44号棺材铺(林飞)第10章 到底该相信谁完整版全本阅读

44号棺材铺(林飞)第10章 到底该相信谁完整版全本阅读

2020-05-28 架空历史

我瞪大眼睛看着瘦高男人,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楚凝香是鬼。

我跟她说过话,亲眼看见她有影子,还给了我一个荷包保命,当时如果不是她救我,我说不定已经被黑脚印害死了。

想引我怀疑楚凝香,这瘦高男人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冷笑道:“还想骗我?我是不会跟你走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我没有必要骗你,楚凝香是第二任老板的女儿,她跟着她父亲一同死在了这间棺材铺里面!”瘦高男人镇定自若,没有一点谎言被揭穿后的慌张。

“你胡说!”

“我有没有胡说,你出去打听一就知道。好好动动你的脑子,别被人卖了还好帮着数钱!想清楚了,就给我打电话!”

瘦高男人留下一张名片,转身走出棺材铺。

“鬼才会给你打电话!”我看也不看,直接把名片扔进了垃圾桶。

瘦高男人虽然离开了,但是一整天我都心神不宁,鬼使神差的,我又出门找到告诉过我真相的大妈。

“张姨,我想再跟你打听个事儿,棺材铺第二个老板的女儿,你还有印象吗?”

跟她来往了几次,算是我在这条街上的熟人,所以我改口叫她姨。

张姨想了一下,说:“是有个女儿,长的漂亮的。”

“那她现在是什么情况,你知道吗?”

“嗨,你问这个干啥,多晦气!”张姨奇怪的看着我,“他女儿也死在棺材铺里,好像是生了什么病,怪可惜的......”

我的心猛的一抖,她后面说什么再也听不进去了。

满脑子都是她死了......

怎么可能?

楚凝香有影子也有呼吸,怎么会是鬼呢?

“不过,我听说那个老板有两个女儿,不知道死的是哪一个。”末了,张姨又补充一句。

两个女儿?

这大喘气,吓死我了!

我顿时回过神来,接着问:“张姨,没死的那个长什么样,你还记得吗?”

“这谁记得住?反正两个闺女都挺漂亮的......小飞啊,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随便问问。”

跟张姨告辞,我回到了棺材铺中,怎么也坐不住。

第二个老板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去世了,瘦高男人正是利用这一点,让我对楚凝香产生怀疑,要不是张姨记得清楚,我差一点就上了他的当。

这个人,实在是太奸诈了!

我本想不再理他,可转念一想他没得逞一定还会再来找我,到时候不知道又用什么谎话来骗我,与其被他牵着鼻子走,不如我主动出击。

于是,我从垃圾桶里翻出他的名片,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有他的名字和电话。

名字有点怪,叫荆无名。

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没响两声就接通了,好像就等着我打过去似的。

“喂,姓荆的,我查清楚了,楚老板有两个女儿,病死的是另外一个,不是楚凝香!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话,你以后别再来烦我,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你确定死的那个不是楚凝香?”电话那头,荆无名似乎在冷笑,“你自己回忆一下,她是不是只在晚上出现?”

“谁说的......”

我话没说完就愣住了,楚凝香的确是晚上出现的,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时候她已经离开,我并不确定她是在天亮之前,还是之后才走的。

如果她是鬼,在我睡着以后的确有条件趁着天黑离开。

“我已经查到楚凝香的老家在哪里,楚家到底死的是哪一个女儿,你跟我去一查不就知道了?”

“可是......”

“我知道你担心棺材铺,你白天出门不也没事吗?放心,就离开一天的时间,当天来回。我拿性命保证,你不会出事!”

荆无名的条件非常有诱惑力,我思考再三,最终还是同意了。

我身上还带着楚凝香给我的荷包,如果不弄清楚她到底是人死鬼,我心里始终拧着一个疙瘩。

而且我也想借此机会,看看荆无名到底打什么主意。

晚上,我躺在床上,我把荷包拿在手里,闻着上面的淡淡香味,心情很是复杂。

对身边的一切充满怀疑的感觉并不好受,可现在我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

情感上我更倾向于相信楚凝香,但她确实有可能是鬼,而且是死在棺材铺里面的鬼,有害我的嫌疑。

荆无名这个人神神秘秘,我摸不清他的底细,嫌疑更大。

想了半天,我决定暂时两个人都不要相信,先查清楚楚凝香是人是鬼再说。

第二天一早我就接到荆无名的电话,他已经到门口了。

我拉开卷帘门,发现外面停着一辆高档小汽车,感情这荆无名还挺有钱的。

“干站着什么,你要是想在天黑之前赶回来,就速度点!”荆无名拍了拍车门不耐烦的催促。

他今天戴着一副墨镜,配合他高冷的气质,看起来有点酷。

关好门,我就坐着他的小汽车出发了。

楚凝香的老家在一个叫月圆村的地方,离这边比较远,开车也得一个多小时,当天来回时间确实有点紧迫。

一路上,荆无名一言不发,把车开的飞快,总算是在中午十二点之前赶到了月圆村。

村里不通公路,我们只好把车停在外面的马路上,选择步行进村。

村口有棵大黄葛树,几只土狗趴在树荫下乘凉,不断的吐着舌头。

我和荆无名刚靠近黄葛树,那几只土狗一下子站起来,眼睛紧紧的盯着我们,嘴里发出威胁的呜呜声。

农村的狗就是这样,看见生人就会预警,我并不觉得有什么。

荆无名却脸色一变,停下脚步,说:“这几只狗有问题,我们进村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我很不解:“有什么问题?”

“这几只狗的眼睛和普通的狗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看你是故意拖延时间!”

“你要是不信,自己走近一点看!”

我上前两步,盯着那几只狗仔细看了看,除了眼神凶狠一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就催促着荆无名赶紧进村。

我们绕开土狗走进村子,我总感觉身后有目光,回头一看,那几只土狗一直远远的跟在我们后面,眼睛里似乎有一点绿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