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人后和死对头恋爱了[娱乐圈]004.立刻马上分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认错人后和死对头恋爱了[娱乐圈]004.立刻马上分手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0-09-17 玄幻修仙

     摇曳的烛光下,李曲殷怔怔地看着夏希曦,整个人都是懵的。      啥?      沈家?      沈白楼?      欺负?      谁欺负谁?      李曲殷脑子里乱哄哄的,他打量着对面的夏希曦,夏希曦不像是发现了他的身份。      可如果夏希曦没有发现他的身份,那他那话又是什么意思?      沈白楼欺负他?他自己欺负自己?      李曲殷沉默不语,夏希曦看到这一幕,眼神愈发坚定。      他不清楚沈家为什么要那样对待李曲殷,但这并不耽误他更加讨厌沈家。      “我们已经在交往,所以我希望你以后能不要再瞒着我,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夏希曦无比认真严肃地说道。      说到最后那句,夏希曦微微有些不自在起来。      他和李曲殷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交往的时间也还短,他现在就说这些,是不是有些太轻挑?      可他们都已经在交往了,而且李曲殷对他挺好。      夏希曦眨眨眼,还处在做梦的感觉中的他点点头,白净的脸上满满的都是认真。      没错,李曲殷都是他男朋友了。      大胆些没什么不好。      “你为什么会觉得……”李曲殷嘴角抽搐,他努力克制才掩饰住。      李曲殷很想问一句,夏希曦为什么会觉得沈家对他不好,但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问起。      从他认识夏希曦开始,他就知道夏希曦讨厌沈白楼。      回想起那天的事,李曲殷都有些恍惚。      他主动走过去搭讪时,夏希曦回头看见他的那一瞬,他本能的就皱起了眉头,眼中更是抑制不住的憎恶。      在被夏希曦那样注视着之前,他甚至从没想过夏希曦那样干净得都快不食人间烟火都人,居然也会露出那样的神情。      作为一个明星,李曲殷见过太多人在认出他后露出的表情。      有惊讶的,有惊喜的,也有紧张的,但这么不受控制就满脸厌恶的,夏希曦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所以只那瞬间,李曲殷就知道夏希曦讨厌他。      再后来,阴差阳错鬼使神差的,他就变成了沈白楼的哥哥,李曲殷。      见李曲殷还想试图掩饰,夏希曦压低声音慎重道:“你放心,我会帮你的。”      如果不是被苛刻对待,沈家怎么会从来都不承认家里还有另外一个儿子?就好像李曲殷根本不存在。      轻抿一小口红酒,再慢慢咽下,夏希曦舔了舔嘴唇。      这酒真好喝,甜甜的。      李曲殷嘴唇翕动,他总觉得他应该解释下,但看着夏希曦那双满是认真的黑眸,他却说不出话来。      而且,夏希曦这一脸认真地说会帮他的模样……      李曲殷端起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要驱逐喉间那口干舌燥的感觉。      酒下肚,那种感觉却并没被驱散,反而愈加强烈。      灼热的感觉自他喉间蔓延开,让他整个人都变得滚烫。      他移开视线,不去看夏希曦,他怕他再看下去,会忍不住想做些什么。      李曲殷拿了酒瓶替自己倒酒,也好转移注意力,拿起酒瓶,他却发现瓶子不知何时竟已经空了。      他愣了愣,再抬头去看时,夏希曦正开心地舔着嘴唇。      昏暗模糊的烛光下,夏希曦单薄微粉的唇水水的,看着就让人想要咬上去狠狠亲吻。      李曲殷呼吸一滞,眼神愈发滚烫。      “甜甜的。”夏希曦舔完嘴唇,心满意足地咂咂嘴。      末了,他期待地把杯子递到李曲殷的面前,他还想喝。      李曲殷晃晃已经空了的瓶子,再看看对面脸颊微红眼中氤氲着薄薄水汽,状况明显有些不对的夏希曦。      “你喝醉了?”李曲殷舌尖划过上颚,心口痒得厉害。      夏希曦怎么能这么没防备?      他就不怕他做点什么?      夏希曦闻言,惊讶地瞪眼,他微微歪着脑袋,有些呆呆的,“喝醉了?”      他想到什么似的赶紧低头,先摸摸自己的肚子,又摸摸滚烫的脸颊。      检查完,他认真摇头,“没有啊,我还认识你,你是李曲殷,我男朋友,嘿嘿。”      想到面前的人是自己新捡来的男朋友,夏希曦高兴坏了,嘿嘿地笑个不停。      他也是个有男朋友的人了。      李曲殷本来还不确定,现在却是肯定,肯定夏希曦就是喝醉了。      “你以前很少喝酒?”李曲殷有些不敢置信地拿起酒瓶对着烛光看了看。      这酒确实是他特意让人运过来的那酒,度数很低,基本算得上是果酒。      除了滴酒不沾的小孩,它基本喝不醉人。      李曲殷看完瓶子再去看对面的夏希曦,他由心发笑的同时,又有些莫名的失望,夏希曦刚刚那些话看来只是在说醉话。      有那么瞬间,他的心脏都因为夏希曦的话而都狂跳不止。      李曲殷打量喝醉了的夏希曦。      夏希曦常年晒不到太阳,所以皮肤十分白皙,再加上他身上那少年感,他给人的感觉格外白净漂亮。      但真正吸引李曲殷的,却并不是夏希曦出众的长相,而是他那双眼睛。      夏希曦睫毛黑浓而长,还自带微卷,瞳孔漆黑似是被蒙上薄薄水雾,他偶尔会露出朦胧而暧昧的眼神,在李曲殷看来,那性感得让人窒息。      此刻,坐在他面前,喝醉了的夏希曦,那双眸里就满满都是那种朦胧暧昧感。      李曲殷收回视线,有些狼狈地端起酒杯大喝一口。      甜甜的酒水下腹,却一点不能安抚他躁动不安的心,反而让他愈发想化身为狼。      李曲殷把空了的酒瓶放到一旁,一旁还没开的也不准备开了,“没有了,就一瓶。”      夏希曦嘴唇微微张开,有些呆呆的。      他看看李曲殷杯子里的酒,又看看空了的酒瓶,他都还没喝够。      “以后再喝。”      没有酒,夏希曦失望地放下杯子。      他再舔舔嘴唇,像是在回忆那酒的味道。      对面,李曲殷深深看了他一眼后,突然就埋头苦吃起来。      舔完嘴唇,夏希曦一边漫不经心地吃着东西,一边偷看李曲殷。      李曲殷地嘴唇不算太薄也不算太厚,看着就很好亲的样子……      夏希曦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心砰砰地跳着,他为自己刚刚的想法感到面红耳赤。      偏偏李曲殷却好像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从刚刚开始就只一个劲地吃。      “笨蛋。”夏希曦气鼓鼓,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什么?”食不知味的李曲殷抬头,他脑子里都是刚刚夏希曦舔嘴唇的样子。      心不在焉的他,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以后绝不让夏希曦随便喝酒。      就算要喝,也只能在他面前喝。      “没什么。”夏希曦摇头。      他这一晃脑袋,顿时把自己晃得更加晕乎乎的,晃得都忘了要生气,也更加想不起来自己为啥要生气。      想不起来,夏希曦就低头吃东西。      这里的厨师手艺很好,东西很好吃,这让他的心情也很快就又好了起来。      这其中,大概还有几分那晕乎乎的感觉带来的作用。      不知道为什么,他从刚刚开始就有些晕乎乎的,他不讨厌那感觉,反而觉得挺开心。      “吃饱了吗?我送你回去。”见夏希曦吃完,李曲殷起身。      “这么快?”听说要回去,夏希曦有些不舍。      他还不想这么快就结束,这是李曲殷送他的第一份礼物。      他跟着站了起来,刚想说他还想要在这里吹吹风,脚下就是一个踉跄。      好在李曲殷早有防备,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他,才没让他跌倒。      “奇怪。”站稳,夏希曦揉揉脑袋,怎么脚下的房子都在晃动?      地震了?      夏希曦往旁边走了一步,刚想询问,身体就是一晃,紧接着他整个人撞进了李曲殷怀里。      靠在李曲殷胸口,嗅着李曲殷身上的气息,夏希曦脸颊滚烫滚烫的,他不讨厌这种感觉。      晕乎乎的他大着胆子赖在李曲殷怀里,不想那么快离开。      “还好你不是沈白楼。”因为做贼心虚,夏希曦故意找话说。      “嗯?”李曲殷注意力果然被吸引。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就是他,谁让你们两个长得那么像。”夏希曦看向李曲殷的脸。      他一会皱眉,一会又微笑。      皱眉是因为想到沈白楼,微笑是以为李曲殷。      “你们长得真像。”夏希曦嘀咕。      李曲殷眉眼深邃,皮相骨相都好看,就算老了也会是个帅老头,就和沈白楼一模一样。      这一点,就算夏希曦不愿意承认,也不得不承认。      想到沈白楼,夏希曦扁扁嘴,忒讨厌。      李曲殷拥住怀里都醉得站不稳的人,心情复杂,“……如果我就是他呢?”      “什么?”      “我是说,如果我就是沈白楼呢?”李曲殷看着夏希曦的眼睛,不错过他任何微表情。      夏希曦想想,也跟着认真起来,“如果你就是沈白楼,那我们就分手,立刻马上就分手!”      他眉头轻蹙,就好像想到了什么恶心至极不能忍受的事情。      他站直,不赖在李曲殷怀里了。      他灼灼目光看向李曲殷,但他面前的李曲殷总是乱动,都晃出重影晃得他脑袋晕。      夏希曦不得不伸手捧住他的脸颊,这才让他乖乖的别乱晃头晃脑。      与他对视,夏希曦一字一句认真地说道:“你不是他,你和他一点都不一样,你就是你。”      他觉得,李曲殷是自卑,所以才会有那种荒诞的想法。      这不奇怪,如果他有那样一个受尽父母宠爱,还享受着家族企业经济支持的弟弟,哪怕他并不喜欢,肯定也多少会觉得嫉妒羡慕。      但是,他选择交往的对象是李曲殷,而不是沈白楼。      “我的男朋友是你,是李曲殷,不是沈白楼那个垃圾!”夏希曦凶巴巴地骂道。      “你不用和那个垃圾比,你就是你,你比他好一千倍一万倍,该自愧不如的人是他才对。”夏希曦超凶的,那么那么凶!      看着近在咫尺的夏希曦的脸,听着他深情的表白,李曲殷却想哭的心都有了。      表白就表白,能不能别还顺道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