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人后和死对头恋爱了[娱乐圈]006.联合抵制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认错人后和死对头恋爱了[娱乐圈]006.联合抵制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20-09-17 玄幻修仙

     期待着沈白楼能早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夏希曦心情好了不少。      旁边,李曲殷也放下电影的事情。      他起身来到钓台前,拿了鱼竿,检查鱼饵是否还在。      鱼饵都还在,一点没被吃过的痕迹。      “怎么都没鱼?”李曲殷忍不住嘀咕。      李曲殷很少有这样空闲到可以打盹的时间,也很少钓鱼,算起来,这还是第一次。      “你想钓鱼?”夏希曦还以为他们就是来偷闲睡觉的。      刚刚他们到了这里把鱼竿插上之后,两个人就躺到老爷椅上打起了盹,夏希曦更是根本就没关注过是不是有鱼咬钩。      “我问过了,钓到鱼他们可以帮忙加工。我本来还想钓条鱼给你吃。”      别墅提供垂钓工具,要是他们真能钓到鱼,别墅的人会免费帮他们加工成菜,水煮鱼、酸菜鱼随他们选。      听着李曲殷的话,夏希曦愣了愣,刚刚酝酿起来的睡意瞬间消失。      “这样直接下钩是钓不到鱼的。”夏希曦挽起袖子,露出白白的手臂,要帮忙。      他看了看,别墅的人准备的钓具挺齐全,应有尽有。      他从一堆东西里掏出个罐子打开,抓了里面的东西,朝着水里面洒去。      钓鱼之前,要先用特定的饵食诱鱼,等鱼嗅见味道围过来了,才能钓得到鱼。      李曲殷凑过去看了看,罐子里面装着的是红色的米,味道闻着有些奇怪,应该是加了特殊的佐料。      撒完饵,夏希曦又从盒子里找出各种鱼饵,“这湖里草鱼应该比较多,我们钓草鱼好了。”      说着,他选出对应的鱼饵,开始给鱼竿换饵。      “你经常钓鱼?”李曲殷看得惊奇,夏希曦很熟练。      闻言,夏希曦盖盖子的动作顿了顿,他含糊其辞,“有几个朋友喜欢钓鱼,我跟着去过几次。”      说起这事,夏希曦微有些懊恼,一双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加圆溜溜的。      谁让他的朋友全都是一群胡子花白的老头,五十岁在他们里头都算是年轻的。      他们整天不是喝茶喝咖啡就是钓鱼下棋,时间久了,害得他也跟着学得有模有样。      想着那群胡子花白的老头,夏希曦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离他们远一些,他还年轻,可不想过得像个小老头。      而且要是让李曲殷知道他的兴趣爱好就跟一群老爷爷一样,肯定会笑话他的!      李曲殷倒没多想,拿着夏希曦弄好的鱼竿,到一旁去下杆。      夕阳已经挂在山头,暖黄色的阳光铺洒在湖面,微风拂过时湖面斑驳一片。      看这样子,要不了一小时天就要完全黑了。      李曲殷把鱼竿插好,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旁边,不打瞌睡了。他要钓鱼给夏希曦吃。      夏希曦见了,也拿着自己的鱼干过去挨着坐着,在旁边插杆。      两人坐在小凳子上,晒着夕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期间夏希曦的手机又响了几次,他看都没看一眼,就全部拉黑。      他是真的已经受够了那些人,烦不胜烦。      钓鱼这种事,除了技巧之外,很大一部分也要看运气。大概他们今天运气不好,所以直到太阳落山都没有鱼咬钩。      夕阳彻底消失在山那边后,两人不得不收拾东西回去。      夜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对面已经看出他的决心,所以难得的没再骚扰他。      这让夏希曦松了口气,对面再这么骚扰下去,他都想打电话报警了。      翌日一大早,夏希曦就和李曲殷出了门,今天他们要去爬山。      别墅附近有一座不算高,但风景不错的山,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他们早上五点出发,六点的时候已经到达山顶,朝阳初升,把整个天地都照得一片亮堂。      李曲殷逆光而站,身材修长挺拔的他如同T台上走下来的男模,那腰那腿看得夏希曦都有些移不开眼。      夏希曦拿起手机,对着他就是一拍。      李曲殷听见咔嚓声,抬头看来,黑而透明的眸子中是淡淡的疑惑。      被他注视,夏希曦突然就觉得,男朋友长得帅的感觉挺好!至少养眼。      “没什么。”夏希曦心虚的对着旁边拍了两张,不敢告诉李曲殷他刚刚拍的是他。      他耳朵微微有些发烫,要是让李曲殷知道他刚刚在想些什么……      夏希曦装模作样拿着手机到处拍照,正高兴,手机突然就震动起来。      有那么瞬间,夏希曦还以为是沈白楼那边又换了新的号码来骚扰他,直到看清来电显示,他才收起脸上逐渐浮现的怒容。      给他打电话的是他的朋友之一,一个六十多块到七十的精神老头。      “怎么啦?”夏希曦没有和对面客气,电话一接通就开门见山。      老小孩老小孩,都说人越老越像小孩,这一点夏希曦有着非常深刻的认识。      他能和这群老头子走到一起玩到一起,某种程度来说大概就是因为他们就像小孩,比他还幼稚那种。      对面显然也没准备和他客气,直接就问道:“之前是不是有人找你拍电影?”      夏希曦才转晴的心情再次阴霾一片,又是沈白楼?      夏希曦回头冲着李曲殷招招手,又指指手机,示意要到一旁接个电话。      后者点了点头,叮嘱道:“别走太远,注意脚下。”      夏希曦向着一旁的凉亭走去,直走到李曲殷听不见的地方,他才收起脸上的笑容,“是有这么一回事,怎么了?”      “你拒绝了?”      “嗯。”      “为啥?”对面问。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讨厌那姓沈的。”夏希曦说起这事语气很不好,“你都不知道这段时间他们换了多少个号码来骚扰我,赶都赶不走……”      粗略地抱怨完,夏希曦有些不解,“你问这个做什么?”      “早上他们来找我,想请我去帮忙。”对面道。      夏希曦讶然,他还真没想到沈白楼那边竟然真的就放弃骚扰他了。      “行,我知道了。”电话那头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夏希曦看看手机,莫名其妙。      但他也没多想,沈白楼的人不再骚扰他,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收了手机,夏希曦重新回了山顶。      李曲殷正站在阳光正盛处遥望远方,深情专注。他眉目间是偶尔会浮现,却从不曾对着他的冰冷深邃。这衬得他轮廓越发深邃。      这几天夏希曦也发现了,李曲殷并不是个喜欢笑的人,但在他面前,他却总是温柔的。      夏希曦觉得,要是哪天他们分手了,他肯定会不舍的。      就冲这张脸,他就会舍不得。      此时太阳已经彻底升起,阳光一改之前的温煦变得热情,夏希曦站在太阳下,没多久就被晒得脸颊酡红。      李曲殷拿了水递过来,“饿了吗?”      上山之前,他特意带了早餐。      夏希曦摸摸自己的肚子,点点头,饿了。      李曲殷带路,两人找了一处风景不错又避阳的地方坐下,一人一份吃了起来。      吃饱喝足又休息了一会,两人才下山。      下去的路好走,又是在林子里头,不热,两人也就走得慢了些。      等他们回到别墅时,都已经是中午。      吃完午饭,李曲殷那边突然就接到电话,好像是工作上出了事。      夏希曦不想去打扰,留了纸条,就回房去睡午觉了。      没了沈白楼的骚扰,再加上爬了半天的山有些累,这一觉夏希曦睡得很沉很香。      另一边,李曲殷心情却美好不起来。      才吃完午饭,李曲殷就接到助理打来的电话,说是出事了。      按计划,公司原本是要请业内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专家来帮忙做指导的,但一直被拒绝。      昨天李曲殷说不行就换个人后,公司就又去联系了那专家,但依旧没得到回复。      那之后,他们就转移了目标,准备去请另一个颇有名望的老专家。      一开始还挺顺利,结果那个老专家中途打了个电话后,突然就改口,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们。      公司这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又打电话过去问,结果对面没说两句就把电话挂断,顺便还把他们给拉黑了。      公司的人当时就懵了,不明白他们到底说错了做错了什么?      那之后,他们试图再联系对方,但对方却连电话都不接,每次都直接把号码拉黑。      联系不到人,公司这边想了想之后,就决定再换个人请。      找到新的专家,这次,公司的人亲自上门拜访。      结果对方一听说他们的来意,二话不说就冷了脸,还让人把他们轰了出去。      被轰出去后,一群人站门口愣了半天,都不知道为啥。      后来公司就想方设法从各个渠道去打探,直到刚刚,他们才总算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他们被业内所有有名望的专家联合抵制了,具体原因对方没说,但公司的人却猜到。      “肯定是我们最开始联系的那个专家搞的鬼,不然好好的为什么要抵制我们?还联合抵制!”助理挺愤愤不平。      那专家脾气真的很奇怪,简直莫名其妙蛮不讲理。      他自己一直拒绝不愿意帮忙就算了,他们不请他了,他居然转头就使坏让别人也不许帮。      这都什么人啊?!      “确定是他动的手脚?”李曲殷蹙眉。      他不记得他有得罪那人,他甚至都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      “不然还能为啥?”      李曲殷寒眸冷彻,怒火焚心,“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