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错人后和死对头恋爱了[娱乐圈]008.挨着打电话说了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认错人后和死对头恋爱了[娱乐圈]008.挨着打电话说了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2020-09-17 玄幻修仙

  苗明义这个人性格不好,但从来没捅过大娄子,办起事情来效率也一直还行。      大概是之前那通电话让他知道李曲殷在生气,所以他办事速度更加快,李曲殷才交代他就把事情办妥。      为了那部新电影,李曲殷这边是真的花了很多心思,各方面制作都是国内顶尖的,专业指导公司自然也不会含糊。      他们打一开始瞄准的,就是业界的顶尖人物。      最终决定要请的那个专家,在行外没什么人知道,在行内,却是人尽皆知的天才大佬人物。      那人家里祖辈几代都是做这行的,有考古的,有做鉴定的,又或者其它相关的。而且还出了不少有名的大人物,历史上都记录有名那种。      大概是耳闻目染,在别人还在流着鼻涕搓泥巴汤圆玩的时候,他就已经跟着家里到处跑。      七八岁的年纪,就已经跟着家里见识过很多大场面。      因为接触得比别人早,家里又有不少长辈教导,他自己也聪明,所以他年纪轻轻就从学校毕业,成了行业内最早毕业的天才学生。      不过古董这一行和外界隔阂太大,所以除了学校能查到有这么个天才学生外,外界倒几乎没有反应。      当然,他真正出色的地方也并不是毕业得比人家早,而是他本身的能力。      因为家里的原因,他还在换牙的年纪,就已经会私下帮人做一些简单的鉴定。      虽然只是口头鉴定,不具备任何实际权益,但很快圈子里就都知道有这么个天才。      他们这圈子不大,大家几乎抬头不见低头见,也就都乐得看热闹。      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有不少人特意带着东西过去找他,就想看看这小天才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实。      当时闹得还挺热闹。      后来他毕业,正式入了行,就开始正式帮忙出一些鉴定书。      这样静心沉淀了两年后,渐渐的,他开始很少出现在外人面前,一般人根本见不到面。      再后来,去找他的人就从原本的一般人,渐渐变成了行业内的专家。      现在会去找他的,几乎全都是自己拿不定主意的专家,他也就成了给专家做解惑和鉴定的专家,真正的业界大佬。      也因此,他在行业内有了非常高的地位和身份,一呼百应。      他挺神秘的,外面几乎查不到什么资料。      苗明义给他的资料,除了大概的经历介绍,就只有一张那人还在读书时的证件照,读初中时。      照片里的人看着很小,那眉眼都还没长开,估计有跳级。      人倒是长得挺好看,五官端正,皮肤也白,看着很可爱。      李曲殷第一眼看到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些眼熟,但因为是证件照,照得都有些变形,所以他也没多想。      看完照片,又看看资料,李曲殷只觉得头痛欲裂。      他是听说过这种被称之为‘天才’的人脾气都怪,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如此现实市侩,还会坐地起价的人。      但看着这份资料,李曲殷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样的人说要抵制谁,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行业内稍微有点名气的人,都未必愿意为了钱和那人作对,毕竟这可是得罪整个行业的人的事。      真要有专家接了他的活,下一个被全行抵制的,说不定就变成了那专家自己。      李曲殷看着那照片,满目寒光。      对面,沙发里,夏希曦眉头不受控制的轻轻皱起。      给夏希曦发信息的人,是之前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年轻老头’。      用他的话来说,他们那一圈里他算得上是年轻的,所以他当然是年轻的老头。      “这事情我已经告诉其他老头,你别管,交给我们就好。”      “那姓沈的他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跑到我们的地盘来耀武扬威,还骚扰人,我看他是不想混了!明星怎么了?我要怕他,我把名字倒过来写。”      “现在的年轻人啊,都不知道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就早上还有人跑我这里来让我去,我说不去,你猜怎么着?直接就给我甩支票,说是他们老板有钱,不差钱。”      “当时我也就是没想起来,我要想起来,我不拿扫帚抽他们我就跟他们姓!”      ……      看着那充满怒火的信息,夏希曦好笑的同时又有些好气,沈白楼真的是不断的刷新着他对他的认知。      夏希曦原本以为他也就是德行不行,现在看来,他脑子也不好使。      想了想,夏希曦手指轻动,回复信息,“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们不用参与。”      “这怎么就只是你的事了?”年轻老头立刻不服气,“他跑到我们的地盘耀武扬威还欺负人,我们怎么可能做事不管?”      一想起这事,他就冒火。      他骂道:“总之你不用管,我已经跟其他认识的老头都打过招呼了,他们要是敢再来,非抽丫的不可!”      “其他人也知道了?”夏希曦惊讶,他没想把事情闹大。      “嗯,我挨着挨着打电话说了。”      夏希曦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做何反应。      因为家族的原因,他很小就认识这群老头了。      算起来,他们是看着他长大的。      他们之间的关系说是朋友,也像是长辈和晚辈,更像是爷爷和孙子。      夏希曦心中泛暖,黑白分明的眸子中满是柔光。      “悠着点,可别把自己气坏了,到时候还要怪我。”夏希曦开玩笑。      “滚。”      看着对面中气十足的回复,夏希曦笑着收起手机。      他再抬头去看对面时,李曲殷脸色已经比之前更加难看,好像遇到什么难题。      “你没事吧?”夏希曦问。      李曲殷工作上出了问题?      “抱歉。”李曲殷收起手机。      难得夏希曦和他出来玩,他却一直想着工作上的事情。      “没什么。”夏希曦摇头,“你要是忙,可以先去忙。”      “没事的,我们去钓鱼吧!”      说着,李曲殷就带头去柜台那边拿了钓鱼竿,带着夏希曦向着湖边而去。      苗明义给他的那份资料最下边,有附那人的联系方式,李曲殷倒想立刻就联系对方,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      今天的太阳没有昨天的大,微风拂过时,凉爽无比。      坐在湖边,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注意着面前的鱼竿。      今天下午他们运气还不错,见到了鱼,不过只有一条三个手指宽的小鱼。      见那小鱼没什么肉,想了想,两人又把它放回了湖里。      “学聪明点,别被别人钓了,等我下次来钓你。”李曲殷放掉那鱼时,还不忘叮嘱。      夏希曦在旁边看的好笑,下次李曲殷再来,那鱼肯定会有多远躲多远。      回了别墅,吃完晚饭,夏希曦在屋顶吹风时,李曲殷不见了踪影。      坐在花房中,夏希曦正疑惑他跑到什么地方去了,他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夏希曦习惯性的皱眉,沈白楼那边不是已经放弃骚扰他?      夏希曦选择挂断电话,并且熟练的把对方拉入黑名单。      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又突然想起给他打电话,但他并不想和对方再废话。对于这种压根听不懂别人的话的人,他懒得多费口舌。      楼下,抽空跑出来打电话的李曲殷,皱着眉头看着手里提示对方可能正在忙碌中的手机,对面拒接他的电话?      他挂断电话,重拨。      这一次电话那头很快就传来提示,显然,他已经被对方拉黑。      公司的人之前是说过,他们一打电话过去就会被拉黑。      李曲殷眼神阴鸷,他又拿出另外一部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用自己的私人号码再拨号。      号码输入到一半,想了想他又把手机关掉。      对方显然是不准备接任何陌生来电,就算他换个号码,对方也不会知道这号码是他。      说不定再打过去,也只会被直接拉黑。      想了想,李曲殷再次打开苗明义之前给他的资料,翻到最后,找出对方的邮件。      复制了邮件地址,李曲殷打开邮件,稍作思考后,编辑了信息,发了过去。      既然对方不想接他电话,那他就用其它方式联系,无论如何,他都想和对方直接谈谈。      如果对方只是单纯的想要抬价,看在对方能力的面子上,只要那个价钱不是特别的夸张,他都可以考虑。      但如果对方只是纯粹的想要给他使绊子,那他也不是好欺负的人。      发完信息,李曲殷去了躺洗手间,洗了把脸。      他不想把这些情绪带到夏希曦面前,他和夏希曦是来这里约会的,他不想让这一次约会变得不开心。      收拾完,李曲殷上了楼。      大概是因为夜色太舒服,他上楼时,夏希曦已经在花房当中睡着。      夏希曦躺在躺椅上,修长笔直的双腿自然的放在前方的脚垫上,他双手叠在腹部,手机放在一旁,睡颜恬静。      他粉色的唇微微张开,那毫无防备的样子,看得李曲殷呼吸都是一滞,喉间更是一阵干涩发痒。      李曲殷不受控制地走上前去,他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伸出手,想要触碰。      大概是月色太朦胧,再加上四周又是花房,他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就好像他面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境。      他现在都还没想明白,夏希曦为什么会同意和他交往。      也许这真的是梦?      就在他的指尖即将碰到夏希曦的脸颊时,夏希曦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一阵震动后,屏幕上显示夏希曦收到了一封新的陌生邮件。      李曲殷被那动静吓了一跳,本能的朝着那手机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