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们男二正常点(简晓栀)03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求你们男二正常点(简晓栀)03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1-01-27 短篇小说

“你打算怎么让我,尽兴?”
他的断句咬字,让意思有点变味,不过这并不妨碍简晓栀发挥表演天赋。
在博士好整以暇的目光注视下。
简晓栀拿出史诗级演技——她缩了缩身子,抖着声音说:“人家真的好害怕哦!”
这是她演技史上的最高峰,但对方毫不动容,甚至想把她丢出去。
事实上,他确实也这样做了。
锻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拎起来,连人带衣丢了出去。
实验室的门重新关上,简晓栀穿好衣服,还在回想手臂上的感觉,怎么那个人的体温这么凉,像刚从冰箱里拿出的一瓶冰水,上面还有冷气的那种。
简晓栀走下楼,忽然间感受到无数目光的聚集,她抬起眼,果然看到大大小小的眼睛盯着她。
倒是没有恶意,只有不可思议。
所有的怪物,原本在走路的,聊天的,打架的,在这一刻都被按下定格键,有史以来整齐划一的举动,以及前所未有的安静。
简晓栀:“???”
好像她能活着走下来是多么伟大的壮举。
那朵食人花最先靠近简晓栀,流了一地的口水,然后对着她张大嘴巴。
简晓栀本来想着被谁杀不是死,懒得挣扎,结果这朵大花有口臭,张嘴就来极其浓烈的味儿,简直精粹汲取化粪池和垃圾堆的气味。
这样死,不就等于被扔进化粪池里闷死的么?
体验感真差。
“等等,”简晓栀捂住鼻子急速往后退,“你暂时还不能吃我,我是博士的人。”
她差点想说我上头有人,毕竟她这个站位,对上去就是博士的实验室,这样说也没撒谎。
“他今天太忙,打算过两天再杀我。”
不管其他在场的怪物怎么想,大花是信了,不敢再靠近简晓栀,只停在原地继续对着她流口水。
以往都是博士取下人类的血管、心脏、肝、肺和肠之后,尸体扔下楼,食人花去吃的,死人没有反应,所以她并不知道自己有口臭。
第一个作为活人遭受食人花口臭冲击波的简晓栀陷入深思,她望着这一圈怪物,突然决定要死的话还是给楼上的博士杀。
他符合她的审美,死在他手上比较能接受。
一瞬间,简晓栀又想起他冷白修长的手握枪拿刀的样子,浅茶色的眸子微垂,动作散漫随意。
二层楼的一间房门打开,鹰茂揉着脖子走出来,刚好和简晓栀对视上。
对视三秒。
鹰茂打了个大大地哈气,极度困倦地问:“我是不是在做梦啊,怎么还能见到你?”
“我可能要过个夜,”简晓栀礼貌道,“请问还有空的房间吗?”
“鹰茂你别理她,”下面一层传来狼刑的声音,“左右不过是个死人,管她这么多。”
隔这么远,听力挺不错,从他的意思里,简晓栀解读出鹰茂很好说话的信息。
“博士说让我先住几天。”简晓栀假传圣旨。
鹰茂笑了笑,似乎觉得她很有意思,但对她的话没有半分相信。
不过,他还是给她找了间房。
简晓栀进去后,门自动关上,这间房比洗澡的房间大很多,不过又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床被枕头,也没有桌椅柜,就空荡荡一间房。
她走了一圈,只看到一块镶在墙里的长方镜。
镜子里照出的她,和原世界里的她一模一样。
她转身掀起衣服,照到后背上的一颗痣也一样,如果不是这具身体没有痛觉,她几乎要以为自己不是魂穿,而是身穿了。
“系统,0710系统?”
简晓栀在脑海里叫一下。
“嗯,我在。”一道女音响起。
简晓栀本来打算尝试一下,按照她以前看小说的经验来说,哪有宿主穿过来老半天也不见系统给出提示,发布任务什么的。
她还以为系统没跟过来。
“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0710系统:“你想听什么?”
“比如说我的任务是什么,最起码告诉我应该怎么做吧?”
“不能说。”
“……”
安静片刻。
简晓栀又问:“有没有什么任务奖励,积分兑换什么的?”
“不能说。”
“那我死的话会剧情崩塌,还是重置,我怎么样才能回家?”
“不能说。”
这回简晓栀沉默的时间更长了。
简而言之,什么都得靠她自己,系统相当于人工语音,没什么用。
行吧。
简晓栀很快接受这个事实,在墙边摸索起来。
参照刚才洗澡间的设定,一定有什么按钮在墙上,启动之后能有张床睡觉。
但她把墙都摸了个遍,愣是没启动到什么开关。
她想再去问问鹰茂,结果门都不知道怎么开,没有把手也没有孔的自动门。
简晓栀摸索半天,最后瘫在地上。
到了深夜,她还是睡不着,冰冷的地面和墙壁,又硬又硌,感觉有股冷意都侵入骨子里。
其实她的睡眠质量一向很高,对她来说,洗澡睡觉乃是一天之中的头等养生大事。
但现在,她那个干洗相当于白洗,浑身被那个怪博士涂的红色药剂干掉之后有点像502胶水凝固变硬,这里还没有个像样的睡觉条件。
百无聊赖地,简晓栀又仔细地读一遍剧情线,有关于博士的剧情很少,书里只给他简单贴了个疯子的标签,只有跟主角相关的情节,才有他。
博士名叫锻渊,枪法准,擅长研发药剂,杀人手段残忍,人类原本有A、B、C、D、E、F六大基地,被他单人屠城,毁掉两大人类基地。
配角这么牛逼当然是为了烘托主角,男主徐权昊的人生还挺励志,他本是普通佣兵所生的孩子,吃不饱穿不暖,住在人类基地最外围,生存环境恶劣。
他凭借多次外出的勇猛作战,慢慢从佣兵升到少校,最后杀掉段渊,成功升为上校,成为一言千斤重的掌权人物。
.....
终于熬到天亮,简晓栀枯撑着眼,差点神魂分离。
她好久没有通宵熬夜了。
简晓栀现在十九岁,刚读大二,在宿舍里每天雷打不动十点洗澡,十一点上床闭眼,舍友们都挺好说话,十一点过后动静会放轻些。
简晓栀爬起来,照了照镜子,黑眼圈浓重,这具身体连这种神奇体质都和她原来的身体一样——超过零点睡,第二天必有黑眼圈。
“叩叩。”
听到敲门声,简晓栀连忙跑到门边:“谁在外面,请问门怎么开?”
“是我,”鹰茂说,“本来想问你要不要营养液,门啊?墙上有触扭啊。”
“我找不到。”
“那你将手掌贴门上,随意一个方向转四十五度就行。”
简晓栀操作了一下,门果然向一侧移开。
“那想睡觉的话,是不是也有个启动按钮,在哪儿?”她又问。
鹰茂示意她让一让,侧身走入房间,抬手一触墙面,房间立即传来失重感,简晓栀漂浮起来。
很快,他再一碰触键,重力恢复。
“不是,”简晓栀说,“这触键怎么设置这么高?”
昨晚她将伸手能摸到的墙面都摸了一遍,完全没想到是这个高度,跳起来都不一定碰到。
“不高啊。”鹰茂没想过身高问题,起初还以为是她不知道用。
简晓栀明白过来,也对,鹰茂几乎没怎么抬手就碰到了,这里的怪物平均身高两米起步,房间高度也是普通楼房的两层楼高,按照比例来说,研究所的设置确实适合大多数大块头的怪物。
对于她这种自小排队按身高来排,永远排第一个的人来说,有种矮人国居民误闯巨人国的错觉。
她估摸着锻渊的身高大概一米九左右,如果不是她的出现,他就是这里最矮的。
简晓栀问鹰茂为什么她干洗的那间房可以碰到按键。
“三层楼和下面的一二层不一样,”鹰茂只说,“他和我们不一样。”
最后,简晓栀只得让鹰茂帮忙启动触键,然后赶紧补觉。
房间失重,她悬浮在空中,尝试闭眼休息。
但是,更加睡不着。
明明困得要死,脑袋昏沉,脚下发软,但是这种没着落的感觉,睡着很不踏实,全身难以放松,她再次思念自己的床铺。
折磨了大半天,简晓栀终于忍无可忍,使用难看的泳姿,划到墙边,按下停止键。
一瞬间落地,脚跟发麻。
打开门,一股粘液涌进来,那朵食人花堵在门口,对着简晓栀流了好几个小时的口水。
简晓栀绕过她,经过长廊,往楼梯上走。
众怪物的眼神从不可思议渐渐转为“这人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含义。
简晓栀熟门熟路来到实验室门口,盘腿坐下,然后敲门。
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忙什么,还是根本不想开门,总之没理她。
简晓栀锲而不舍,又敲得毫无节奏。
门开了。
一把银色手枪的枪口松散地抵住她的发顶,前上方传来懒声懒调:“怎么,活得这么不耐烦啊?”
简晓栀睡眠严重不足时,暴躁之气蓄满,不但能怼天怼地,还能怼锻渊。
“有些人活着,但已经死了。”
“听过说猝死没。”
“麻烦让让。”
简晓栀语气“温和”的三连以后,明目张胆地走进实验室,躺上她上次能睡着的试验台。
锻渊走近,浅茶色的眸子微垂,发现她已经睡着了。
“呵。”他轻笑出声。
胆子真大啊,如果她知道这台上死过多少人,还能睡着么。
真想将她的肝胆取下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