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在此!第 2 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小爷在此!第 2 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2021-02-24 灵异恐怖

  对面那群二高的学生一阵沉默,好半天之后突然集体笑抽了。      “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神反转?气势汹汹冲过来,我还以为是他的帮手来了,没想到是咱们友军。”      二高其中一个学生还对江白帆招手,“兄弟过来,你背对着他容易被敲闷棍……”      “谁是你兄弟,”江白帆举着砖头恐吓似的扬了扬,怒气冲冲对对面那群人道:“不准笑,滚开点。”      “你刚说了什么?”裴珉却是愣了一下,刚刚江白帆背对着他,说的什么话他一个字也没听清。      江白帆举着砖头,警惕的瞥过对面一群人,见他们笑得前俯后仰,暂时还没有动手的打算,才微微侧过头对裴珉道:“我说我是你爷爷。”      裴珉:“……”   他敛眉看着江白帆的侧脸,犹豫着要不要真的先下手为强,敲这个傻子一闷棍再说。      而对面一群人笑得更肆意了,“哈哈哈哈哈哈……没错,你爷爷,他是你爷爷,我也是你爷爷,我们都是你爷爷。”      “闭嘴,就你们也配?”江白帆扬起板砖就冲了上去。      “让你们笑,让你们欺负人,让你们欺负我孙子,揍死你们……”      对面一群人没料到他会突然发难,看到他气势汹汹冲过来,一副要动真格的样,谁也不想被他拿板砖开了瓢,纷纷转身逃跑。      不一会儿,现场几个人便被他一个人追作鸟兽散。      等将人全赶跑了,江白帆才扔掉板砖,拍干净手上的灰尘,转身走到裴珉身边,咧嘴露出一抹自认为和蔼可亲的笑容来。      “你好,我叫江白帆,是你外公的兄弟,开学前你外公托我照顾你……哎……你等等……我话还没说完,走什么呀?”      江白帆刚准备将来龙去脉介绍一翻,裴珉却是看都没看他一眼,沉着脸扭头转身就要走。      江白离伸手拦住他,不悦道:“长辈没说完话,你就走很没礼貌,知不知道?……”      裴珉冷漠的回道:“乱占口头便宜的人,就有礼貌了?”      “不是,你听我说完……”      “不想听。”      裴珉绕过他,头也不回自顾自的走着,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江白帆跟在他身后,刚要再解释,却一眼就看见他指尖往下滴的殷红。      “哪来的血?”江白帆眼疾手快的拉住他,握住手腕麻溜的翻过他的手掌,立马便看见了裴珉手心上的伤口。      那是道婴儿嘴大小的擦伤,伤口处血肉模糊,细碎的泥沙深深陷夹进了肉里,看上去挺狰狞可怖。      江白帆瞳孔一缩,吓了一跳。      “你受伤了。”      “松手,不用你管。”裴珉皱眉用力甩了甩,想要挥开他的手。      “这种伤口不处理,容易发炎。”江白帆抓得死紧。      裴珉冷着脸不耐烦道:“让你松手。”      “不松。”江白帆固执的抓着他,与他僵持不下。      “你谁啊?管这么多。”裴珉冷漠的语气中掺杂着浓浓的火药味,大有一言不合就要暴走的冲动。      “我是你爷爷!”江白帆顺着他的话脱口而出。      “神精病,你有病吧。”裴珉黑色的眸子里终于染上了怒火,另一只手已经紧握成拳,青筋根根暴起。      “别以为你刚帮了我,我就不敢动你。”      要不是看着江白帆黑白分明的眼中担忧意味浓重,脸上也不带戏耍之色,他或许真的已经一拳揍下去了。      “你再这么无理,我真不客气了。”      无理?不客气?      江白帆听完却是一噎,气得也想暴打他一顿,可回头一想,人家没见过他,不知道他是谁很正常。      自己这么莫名其妙跑出来说是他爷爷,对方一定以为自己是在占他便宜,这么生气到骂人好像也很正常。      而且就算自己急急忙忙解释清了,在大城市里住久了的裴珉,或许也会对农村这么奇怪的辈份接受不了。      江白帆只得压下了火气,收下了平时在村子里当假老练那一套。      私心想着:算了,熟了以后再好好解释,至于他骂自己神精病这事嘛!等着秋后算账,等回头他一定会跟七哥告状的。      江白帆没再跟他针锋相对,只讪讪道:“喂,裴同学!去学校医务室处理一下吧。”      见他松了手,裴珉刚刚盛怒的神情全敛下,又恢复那副冷漠的模样,他扯了扯袖子,转身一声不吭的走了。      江白帆见他这不可一世、对人爱搭不理的态度,颇有些后悔道:“草率了,当初不应该那么轻松的答应七哥的。”      真草率了,他答应了七哥照顾人家是一回事,可人家愿不愿意让他照顾又是另外一回事。      果然,天底下的孙子不是全都像江晨晨一样乖巧的,还有像江晨羽一样叛逆的。      江白帆叹了口气,抬眼见着前方裴珉的指尖还在缓缓滴血,他有些烦躁的捋了一把耳侧的头发,耐着性子又默默跟了上去。      “裴同学,你的手不包扎不行。”      “还在流血,伤口肯定很深。”      “而且还得把泥沙清洗出来…”      “要是发炎了会很麻烦……”      江白帆跟在他身后试图说服他去医务室包扎伤口。      裴珉面无表情,听着身后喋喋不休的声音,只是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      他走了挺长一段距离,江白帆在他身后跟了挺长一段距离。      “你别把这种伤口不当回事,要真出了问题会很麻烦的。”      “我们村子里有一个人去砍竹子,被竹子刺破了脚掌,他起初没当回事,后来化脓去医院这个时候,已经到了要截肢的地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江白帆好像隐约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      在他念叨了几遍之后,裴珉深吸了一口气,强迫着让自己冷静道:“让你别跟着我,你是听不懂人话吗?”      江白帆点头:“嗯,我听不懂。”      回答的简洁又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      裴珉显然没料到他会这样回答,顿时一噎,然后冷冷的瞪着他。      可刚刚那块压不住的一肚子气,却硬生的没了,就好像一只吹得快要爆炸的气球,突然被莫名其妙的针扎了,“呲”的一下全泻了。      ……      身旁草坪中的自动喷水机正“突……突……突……”的撒的欢快。      裴珉瞥了一眼,脚步顿了顿,而后径直走向了自动喷水机,将伤了的右手对准喷头,胡乱的搓了搓,冲干净了伤口周围的血水和泥沙。      而后举着洗干净的手,朝江白帆扬了扬。      “干净了,你可以走了。”      江白帆仔细看了看,洗干净的伤口外皮有些发白,露出里面粉红色筋肉,细细的血水又开始缓缓渗出。      他还是有些不放心道:“伤口有些深,你还是去上点药吧。”      裴珉无所谓的将手揣进衣兜,转身就走。      江白帆跟在他身后,不厌其烦道:“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伤口最好不要碰生水……”      “可以不跟着我吗?”裴珉的唇越抿越直,显然已经忍耐到极线了。      “你去完医务室,我就不跟着你了。”江白帆又不是没皮没脸的人,他其实也挺烦的。      他就不明白了,有些人怎么就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呢,父母去了以后,他一直是轮流住在几个堂哥家里,所以一直都知道,生病受伤就是负担。      一个人的时候,才要更加学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裴珉很干脆的拒绝。“不去。”      江白帆见他比自己还固执,只得折中道:“要不这样,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医务室帮你拿药。”      裴珉没说话,只默默停下脚步站在原地。      江白帆以为他同意了,转身迅速往医务室跑去,一边跑一边还不忘道:“你在这等我,我很快的。”      等他回来的时候,裴珉已经不在原地了,草坪周围也空无一人。      江白帆有些茫然的看着手中的绷带和云南白药,犹豫半天也没舍得扔。      ***      第二天,操场上。      每周五,做完早操后教导主任便上台例行汇总,拿着话筒说只简单说几句,结果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来来回回都是那几句,听得人昏昏欲睡。      昨晚下了一场暴雨,地面还没有完全干透,清晨的风刮过,带着浓郁的水气扑面而来。      江白帆拢了拢薄外套,漫不经心地听着周围同学们小声聊八卦。      一阵刺耳的电流声过后,台上教导主任的发言终于到了最后。      他重重咳了一声,沉声道:“最后一件事情,也是我今天要说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有人举报,昨天我校学生又与隔壁二高发生了肢体冲突。”      他停顿了一下,颇有些恨铁不成钢道:“步入高中,就代表着步入成年,成年人有成年人的行事规则,动不动就打架,那将来步入社会不就乱套了……”      “而且校园打架就意味着校园霸凌事件,校园霸凌这件事情有多恶劣,大家都是知道的。”      “可我们才正式上课第一周,就发生了校园打架斗殴事件,这不得不提醒我需要再重视重视。”      教导主任眼光如刀,他扫过台下窃窃私语的学生,沉声道:“高一八班裴珉同学上台来。”      听到裴珉这个名字,江白帆愣了一下,刚刚听八卦飘远了的心思终于收了回来。      刚刚还在窃窃私语的学生们,听到教导主任点名,顿时如同油锅里滴了一盆水,瞬间沸腾了起来,一个个仰着脖子,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被教导主任杀鸡儆猴了。      “高一八班裴珉同学上台来。”教导主任又重复了一遍。      江白帆朝高一八班的方向看去,果然那边出现小小的异动,八班的学生自动让出一条道,紧接着一个身形高挑颀长的男生不紧不慢的从后排走来。      那男生长相出众,穿着一套宽大的校服,可在一众学生里依旧也格外打眼。      江白帆一眼就认出了他,目光跟随着他上了台。      “安静。”教导主任拍了拍台桌,调整了一下话筒问:“高一八班的裴珉同学是吧?为什么要跟二高的人打架?”      裴珉没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清早天气冷的原故,他脸色有些发白。      教导主任很会自圆其说,他道:“不说话也没有关系,能认错就是好的,但这件事情影响恶劣,为了避免将来还有人效仿……”      教导主任顿了顿,食指轻轻敲了敲桌台,而台下是罕见的安静,一众同学都伸长脖子听着他接下来的话。      教导主任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他清了清嗓子,继续道:“高一八班裴珉同学,今天上午四节课,你不用上了,就站在这里认真背诵我们一高的校规。”      他才说完,台下便像炸了锅一样沸腾了起来。      “这个八班的同学好倒霉,教导主任简直就是拿他杀鸡儆猴。”      “就是……太倒霉了!”      “真的丢脸丢大发了……”      “要是我被教导主任当着所有人的面点名,然后叫上台去批评,那我以后就当缩头乌龟,不要见人了……”      裴珉双手垂在身侧,十指握紧。      他看着台下幸灾乐祸的人,一双原本就黑的眸子显得更加雾霾沉沉。      九月清晨氤氲的水雾,似乎蔓延进了他的眼中,疏远中带着点若隐若无的脆弱。      他孤零零地站着。      身边没有一个同学。      ……      江白帆站在比较前面,听着这些不太友好的声音,看着落在裴珉身上这些嘲讽的、鄙视的视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教导主任还是继续:“我这样做,不是给裴珉同学处罚,但却是给后来人一次警告,我不希望听到、或看到我一高的学生与本校或外校人员发生打架斗殴。”      “当然,以后遇到包括打架,吸烟,酗酒,偷盗……等等,类似的校园严禁的事情,我希望同学们能踊跃的举报,举报者可以获得学校颁发的奖励,还能给班级加两分。”      “我!”      教导主任的话音刚落,台下的学生里突然冒出一声十分不和谐,却格外清脆的声音。      “我要举报。”      高一三班的人群分开,江白帆阔步走了出来。      清晨的水气散去后,第一缕阳光终于破开云层洒了下来,好巧不巧就落在三班的队伍前,让走出来的江白帆好像踏在软金上,带着一层淡淡的柔和的光。      因为他的这一壮举,所有人都在看着江白帆,裴珉也不例外,缓缓抬起头看过去。      他看过去的时侯,江白帆也正在看他。      那双看过来的眼睛漂亮又干净,黑白分明的瞳仁里落满了细碎了光影,仿若星河坠落,万千星晨造访人间。      他的嘴唇微微张了张,那口型仿佛是在说“别怕”,裴珉愣了愣,缓缓移开了眼。      江白帆扬了扬唇角,继而收回视线,对台上的人说:“老师,我要举报。”      对于这一变故,人群一片安静。      教导主任也愣了一下,他道:“举报什么?”      “打架斗殴。”      “举报谁?”      “我,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