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在此!第 4 章全文免费阅读

小爷在此!第 4 章全文免费阅读

2021-02-24 灵异恐怖

  罚站完以后,裴珉像害怕什么似的,飞快的溜走了,江白帆都来不及跟他多说两句话。      下午的课上完后,江白帆回了宿舍,拿出本子挠头考虑了好久,都不知道检讨书怎么下笔。      见祁希推门进来,江白帆终于放下一直咬着的笔头,带着希翼的目光问:      “检讨该怎么写?”      祁希一怔,眨了眨眼睛,然后摇头:“我不知道,我从小都是乖乖学生,没写过检讨。”      “乖乖学生?你要真这么乖,那还让我打架的时候叫你。”      “对呀,我就一直很乖的,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突然想知道打架是什么滋味,也想尝试一下被叫到台上罚站的感觉。”      “害!你这迟来的叛逆期。”江白帆摆摆手,“算了算了,不问你了,浪费我的时间。”      他又低下了头,将本子上的条格都快盯出了花,也才硬憋出十多字。      ……      江白帆也没写过检讨,上学的时候虽然调皮捣蛋了些,但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没有犯过什么大错,老师也喜欢他,所以从来都没写过什么检讨。      这么个小东西居然难住他了。      江白帆考虑半天,还是拿着笔和本子起身准备去找裴珉。      一边走一边嘀嘀咕咕道:“不知道裴珉有没有写过检讨,还是去问问他吧。”      原本江白帆是不知道裴珉住的宿舍在哪,但早上罚站的时候问过裴珉了,裴珉虽然有些迟疑,但还是跟江白帆说他住在304宿舍。      江白帆拿着本子利索的上了三楼,径直往左手边走去,还没到地方,远远的就看到304宿舍外围了一圈人。      304宿舍里面有些嘈杂,江白帆走过去就听到里面有些烦躁的抱怨声。      “我不管,我要换宿舍。”      南城一高是J市最好的学校,学生住宿的条件也相对比普通高中要好,这里一个宿舍只住两个人。      “我不想跟裴珉住一间房。”      听到裴珉这个名字时,江白帆脚步一顿,目光准确的落在正在抱怨的人身上。      说话的人是裴珉的室友陈博,而宿舍里除了陈博和裴珉之外,还有五栋的宿管。      陈博此刻的神情有些暴躁:“王叔你再查查看,还有没有其他空的宿舍?别的班也行,实在没有,那……别的年级也行。”      陈博今天是专门把宿管叫过来的,并且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坚决要换宿舍。      “到底怎么回事?住哪里不住。”宿管说:“五湖四海凑到一起也不容易,能相识、能住在一个宿舍更是缘分,有什么事情非要闹成这样?”      “我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吗?”陈博道:“主要是裴珉睡觉有怪癖,我受不了他这样。”      宿舍这才露出一副了然的模样,他看了一眼裴珉。      裴珉还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他没有看宿管,没有看陈博,面上冷冰冰的,好像没有听他们在说什么。      只是眼底很黯,嘴唇抿得很紧。      宿管收回落在这个不合群的同学身上的目光,打了个哈哈,调解道:“睡觉有怪癖很正常,打呼噜的,磨牙的,说梦话的,你就是换到其他宿舍或许也一样,忍忍吧,习惯就好了。”      “不是这些,”陈博摇头:“如果是这些,我也能忍。”      “怎么?是不洗澡?不洗脚不洗头吗?”      “不是。”      被宿管问得烦了,陈博才瞅了一眼垂眸坐在床边的裴珉一眼,咬牙恨恨道:      “裴珉睡觉,一整晚都不让关灯!”      想到这几晚都没睡好,陈博有些烦躁道:“谁TM睡觉不关灯,晚上熄灯后,裴珉居然还要点个超亮的夜灯,这白炽灯射在眼睛上,谁睡得着觉?”      “我都忍了他好久了,昨晚我实在忍不住了,我见他睡着了,就悄悄的关了灯,结果他像被鬼掐了一样。”      想到昨晚关了灯后裴珉像要发疯的场景,更加坚定了陈博要换宿舍的念头。      “我不管,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要换宿舍。”      宿管有些为难,“可是今年的宿舍都已经满员,没有多余的地方给你换了。”      “爱咋咋整,这地方我反正是待不下去了。”      陈博毫不松口,宿管有些为难,而另一个当事人裴珉一声不吭,背脊挺直,斜倚着墙壁,站在角落里。      他的手松松地插在校服的裤兜中,目光很暗,没有为自己辩解,没有看怒气冲冲的陈博,也没有看外面众多看热闹的同学,仿佛这件事情与他无关。      他的脸藏在角落的阴暗里,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连影子也被角落的阴暗吞没。      只有在听到陈博说他关了灯像被鬼掐了一样时,他鸦羽般漆黑纤长的睫毛才微微/颤动了两下。      陈博还在说:“这种人谁要跟他住,我不管,不是他搬走,就是我搬走,我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宿管侧头看着外面看热闹的人问:“你们有没有人愿意跟他换宿舍。”      “不愿意。”      “我也不愿意,一整晚不关灯,这是什么习惯?”      “晚上不关灯我也睡不着。”      “就是,谁要跟他住,我反正不愿意。”      原本站在门外的学生纷纷摇头。      就在事情僵持不下之际,站在门外终于把事情弄清楚的江白帆,想也没想就挤开人群脱口而出。      “我……我愿意。”      听到这个声音,现场顿时鸦雀无声,一众目光全部射了过来。      连一直事不关己的裴珉都抬眼看了过来,黑沉沉的眸子在江白帆的脸上扫过,又缓缓垂下,看不出有什么情绪。      ……      江白帆用本子扇了两下风,看着众人有些奇怪的目光,慢吞吞的解释道:“我睡觉也不关灯,个人习惯而已,这叫什么怪癖?”      又侧头对陈博道:“如果你不习惯的话,那我就跟你换呗。”      陈博喜出望外,像生怕他改口似的,立马道:“你说的,说了就不准反悔了。”      “不反悔。”      “那咱们什么时候换,要不现在?”      “我随便。”江白帆无所谓的耸肩,“你说现在,就现在吧!等会儿,我回去收拾东西。”      “好。”      ***      江白帆拿着本子,又下楼回了自己的宿舍,也没纠结,利索的收拾自己的东西来。      刚准备洗头的祁希端着盆走向他道:“帆哥,借你洗发水用一下。”      江白帆指了指洗发水在的地方,随口道说:“自己去拿。”      顿了顿,又加了一句,“用完之后,记得去304宿舍还给我。”      “??”祁希一愣:“还你就还你,干嘛还要去304宿舍还你?”      “哦,忘了跟你说了,”江白帆一边收拾,一边道:“我要搬去304了。”      “为什么?”祁希人傻了,他有些茫然道:“为什么突然搬宿舍?跟我住不好吗?”      “很好呀,但是……”江白帆将最后一件衣服塞入行李箱,挠了挠头道:“我有其他的原因,跟你无关啦。”      “不换行不行?”      江白帆:“不行,我都跟人说好了。”      祁希显然非常的不高兴,头也不洗了,将手里的盆重重的放下。      “我这个人慢熟又慢热,好不容易跟你才刚熟悉起来,你却又要走,真是烦死了!”      江白帆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道:“就算我搬走了,我们以后还是最好的朋友,而且这才多远,不过是从一楼到三楼的距离而已,你可以经常来找我玩的。”      祁希用力的皱了皱鼻子,摆出一副不稀罕的表情。      半晌,见江白帆拖着行李箱准备走了,才又道:“虽然但是……帆哥,你是我来一高交的第一个好朋友。”      “我也是。”江白帆回头朝他笑了笑,“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现在是,以后也是。”      祁希脸上终于放晴,憋着笑道:“这话说的怪矫情的,但是我喜欢听。”      安抚好祁希,江白帆才拉着行李箱出了门,在二楼的时候碰到了抱着东西下来的陈博。      江白帆朝他点点头,也没多做停顿,径直提着东西去了304宿舍。      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江白帆才发现陈博说的是真的,而且一点都不夸张。      学校熄灯后,裴珉打开了一个超亮的小台灯,小小的宿舍顿时亮如白昼。      江白帆有些疑惑,却没多问。      而裴珉看了面色如常的江白帆一眼,还是找了一张巨大的海报折叠起来,拦住了射向江白帆那边的大半光线。      尽管如此,粉着白墙且没有太多杂物遮挡的宿舍,还是显得亮堂堂的。      裴珉抿了抿唇,慢吞吞的解释:“抱歉,影响到你了,但这个习惯我改不了。”      见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江白帆摆摆手,随手翻出个棉布眼罩朝裴珉扬了扬。      “没关系,办法总比困难多,开灯挺好的,我小时候也有这种习惯。”      ***      周六。      一大早,江晨晨就约着江白帆去学校外的肠粉店吃肠粉。      江白帆收拾好,看了一眼原本起得挺早,但现在又躺在床上的新室友,随口问:“裴珉,一高外那一家杨记肠粉很好吃,你要不要一起去?”      裴珉:“不去。”      窗帘拉开了,太阳也升起来了,一缕金灿灿的阳光,斜斜的落在裴珉的脸上。      江白帆瞅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只觉得他脸色有些发白。      犹豫了一会,还是走近了一点问:“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      裴珉卷了卷被子,声音有些闷:“我没事。”      确定真没事之后,江白帆才出了门朝校外走去。      ……      江晨晨隔老远就看到了他,飞快地朝他扬了扬手。      “小爷,这边……动作快点,就等你了!”      江白帆有些好笑:“怎么来的这么早?”      “这家肠粉店生意可好了,而且是限量的,过了这个点就没有了。”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吃吗?”      “真的真的,不信等会儿你尝尝就知道了。”江晨晨手脚麻溜的给他拉凳子。      她已经把东西点好了,所以江白帆才刚坐下,肠粉也端上桌了。      肠粉的粉皮呈半透明状,能看到里面颜色丰富的内馅,在热腾腾的热气衬托下,让人格外的有食欲。      江白帆吃了一口,脸上露出满足的微笑,对江晨晨道:“这个还真不错,口味层次丰富,挺好吃的。”      江晨晨得意笑道:“我就说吧,咱们俩口味相似,我喜欢吃的小爷你也一定喜欢吃。”      “嗯。”      俩人吃完准备付钱走的时候,江晨晨像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对肠粉店的老板说:“麻烦再来一份,带走,谢谢。”      江白帆点手机支付的手一顿,哭笑不得道:“你最近胃口这么好的吗?不怕长胖了?”      “不是,”江晨晨毫无淑女架子的挠了挠头,“刚刚答应了室友,要帮她带一份的。”      “哦,好。”江白帆又加了十三块钱,准备付钱的时候顿了顿,又返回了手机界面,迅速的拨下了裴珉的号码。      电话铃声响了好久,江白帆准备放弃的时候,那头却又接了起来。      裴珉语速很慢,声音也有些哑,“喂……”      江白帆没听出他的不对劲,只自顾自的说着:“裴珉,你要不要吃肠粉?这家的肠粉超级好吃的,你要不要试一试?我跟你说,不吃早餐这个习惯很不好的,以后会得胃病的,我给你带一份回来好不好?”      电话那头的裴珉沉默了一会儿,好半天才道:“不用,我不饿。”      他说话慢吞吞的,像是有些艰难。      就算隔着电话,江白帆也终于听出了他的不妥,捏着电话的手紧了紧,小声说:“ 裴珉,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电话那头又沉默半天,江白帆甚至都听到了他重重的喘气声。      好半天,裴珉才缓缓道:“还好。”      还好?那是不是说明他真的不舒服?      江白帆来不急多想,快速的付了钱,就往校园的方向跑去。      江晨晨不明所以,但是见他一副着急的模样,想了想,提着肠粉也小跑着跟了上来。      “小爷,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吗?”      江白帆跑得很快,他头也不回道:“裴珉好像不舒服。”      “很严重吗?”      “听他的声音,好像还是很严重的样子。”      江白帆想着手机听筒里对方重重的喘气声,又加快了些脚步。      他到的时候,裴珉斜趴在书桌上,似乎正在经厉着什么痛苦,双手紧紧的按在小腹上,脸色格外白,连唇都毫无血色。      江白帆推开门,焦急的冲了过去:“你怎么样了?哪儿不舒服?”      裴珉的脸色特别差,呼吸声有些重,声线低而哑:“肚子有些疼。”      “疼得厉害吗?”      “还好。”      “什么叫还好?”江白帆拉过他的手腕,发现他的手指冰凉,指尖微微发抖,仔细的看去,发现指甲盖都有些发紫。      “都疼成这样了,也叫还好?”江白帆小心地扶起他,“走,我送你去医院。”      还不忘对刚进来的江晨晨道:“晨晨,快点去叫个车。”      “啊?”刚进来的江晨晨还不在状况。      “我要送裴珉去医院,周六放假学生多,等会儿怕打不到车,你提前去学校门口拦……”      江晨晨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裴珉,也没再多问什么,放下手里的快餐盒,一路蹬蹬蹬快速下了楼,朝学校门口奔去。      ……      江白帆则扶着裴珉在后面走。      似乎真的很疼,每走一步,裴珉都要喘一口气,他佝偻着腰,双手紧按着肚子,仿佛每动一下脚就会牵扯到某个地方,让他疼得倒抽凉气。      江白帆一直扶着他下了三楼,可是离校门口还有一大段距离。      平时几分钟就可以走过的脚程,此刻在他们眼里,却仿佛到不了头。      而裴珉的情况显然越来越糟,苍白的嘴唇都开始有点泛紫了,那模样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      江白帆看着一眼望不到头的校园,干脆松开了一直扶着裴珉的手,走到他身前背过身,半弯下腰来,扭头道:“上来!”      “什么?”      “我背你。”      裴珉:……      “上来啊!”      裴珉没有动,只呆呆的看着眼前不算强壮的脊背,目光茫然。      “疼死和被嘲笑你选哪一个?”见他还不动,江白帆真的有些不悦了。      生病了不去医院,就已经很让人生气了,这会儿居然还磨磨蹭蹭的,他这种情况明显很严重了。      “我力气很大的,不会摔到你。”      江白帆正背向着他,因为是半曲着的姿势,所以能轻易地看到他的发顶,那乌黑的短发像它的主人一样倔强地立着,却奇异地被朝阳映得带上了温柔的光泽。      “上来吧,我送你去医院。”      裴珉愣了愣,恍惚间,他的脸上染上了一种奇异的神采,眼底象是有东西在破碎,可是又混着困惑、挣扎和不知所措。      最终,他向前一步,轻轻覆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