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在此!第 5 章全文在线阅读

小爷在此!第 5 章全文在线阅读

2021-02-24 灵异恐怖

  市医院不远。      拍完片检查后,发现是肾结石,结石不大,所以只是一个小手术。      结束手术后,裴珉被安排进了病房里,虽然是个小手术,但是开了刀,所以也还是需要住院一周。      他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挂着吊瓶打点滴,脸色惨白,好歹唇色不再是难看的紫。      几瓶点滴终于打完了,一直陪在旁边的江白帆抬头看了一下窗外,经过这一阵的鸡飞狗跳,天已经彻底黑了。      他站起身,拍醒了靠在床边睡得迷迷糊糊的江晨晨,轻声道:“晨晨,该回去了。”      “唔……”江晨晨擦了擦嘴角,口齿不清的问:“很晚了吗?”      江白帆抓起她的书包,随手挂在肩上,点头:“很晚了。”      “多晚?”      “再不走就到门禁时间了!”      “啊,这么晚了吗?可是我还想再吃点东西。”      ……      裴珉躺在床上目送一前一后的两个背影离开。      等到他们的身影彻底消失在医院的长廊时,裴珉才收回目光,抬头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有些发愣。      医院的病房一间住两个病患,所以,裴珉隔壁床也躺了一个病号。      对方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大概十八九岁左右,左脚打着石膏,悠闲的躺在床上,与他同龄的朋友一圈一圈的围在病床边上。      给他削苹果的削苹果,按摩的按摩,讲笑话的讲笑话,显得格外的热闹。      一个病房,两种景色。      他那边有多热闹,裴珉这边就有多冷清。      他一个人冷冰冰的躺在床上,孤零零的,莫名有些可怜。      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被推开了,一个头探进来,熟悉的声音也传进了耳里。      “要喝水吗?”      裴珉一愣,看着江白帆笑眯了的眼晴,下意识的问道:“你刚刚不是走了吗?”      “对呀,晨晨是女孩子,我怕她一个人回去不安全,所以得送她。”      裴珉抿了抿唇,垂眸道:“那为什么……还要回来?”      “我要照顾你啊!”      刚做完手术的人不能喝水,江白帆只能用棉签帮裴珉打湿嘴唇,一边道:“我要是不回来,你一个刚开了刀的病患谁照顾你?”      裴珉扭过头不看他,“我……可以不需要人照顾。”      “那万一你要上厕所呢?”江白帆见他那个别扭样,失笑道:“难道你可以三天不上厕所?”      裴珉:……      他默了默,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苍白的薄唇轻启:“你女朋友呢?”      “啊?”江白帆一愣:“什么女朋友?”      裴珉垂眸道:“就刚刚那个女生。”      “噗……江晨晨吗?”江白帆笑死了:“想什么呢?她是我孙女。”      见裴珉一副完全不信的模样,江白帆解释道:“你别不信呀,她真是我孙女。我是她小爷爷,不是闹着玩的,是很亲很亲的爷爷。你刚刚没听到她叫我小爷爷吗?”      裴珉一愣,“这是什么奇怪的陋习?”      “陋习?怎么能叫陋习呢?血缘上的称呼从古至今一直延续到现在,这是传统。”江白帆顿了顿,顺势道:“其实你……”      “我什么?你想说什么?”裴珉蓦地侧头,目光如刀。      他若有所思,片刻后冷声道:“我知道了,你这几天处心积虑的接近我,对我好,想要和我做朋友,是不是以为我也和江晨晨一样,是你的某个小辈?”      江白帆愣了一下,感觉到裴珉又带上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他顿了顿,摇头:“不是的,你和江晨晨不一样。”      本来也不一样,她是孙女,你是外孙。      “不是最好,我可没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亲戚。”裴珉漆黑的眸子依旧带着冷漠的质疑刺啦啦的直视着他,似乎对这件事情格外的抗拒。      察觉到裴珉根本接受不了这种辈分上称呼,江白帆只得又从缓,试图将事情放一放。      他笑了笑,拍了一下裴珉的肩,轻松道:“想什么呢?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想和你做朋友,不是因为你是谁,也不是因为你是我的谁,就单纯的觉得和你在一起很舒服,很开心。”      “开心?”裴珉的话语中虽然还有质疑,但明显不再是那种冷硬的态度。      “当然,开心最重要,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心思。”江白帆打了个哈哈,不想再纠结这个话题,毕竟他们以后还有的是时间,裴珉将来也一定会接受他这个爷爷的。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我去收拾一下。”      江白帆把江晨晨送回去时,也顺便回了一趟宿舍,拿了需要换洗的衣裤,牙刷、洗脸巾。      又发信息让祁希帮自己和裴珉请了三天的假,然后才又匆匆回了医院。      此刻,江白帆将带来的东西一件件摆进床边的柜子,整理好之后,才拿出盆和脸巾去打了水。      他端着一盆温水回来,将帕子浸湿扭干后,站在床边与裴珉面面相觑。      好半天,江白帆才道:“我要给你洗脸了。”      裴珉没摇头,也没点头,一双乌黑的眼珠子紧盯着江白帆手中的毛巾,神情一言难尽。      感觉他的不自在,江白帆调侃道:“我拿的是帕子又不是刀子,紧盯着我干嘛?”      裴珉:……      “洗还是不洗,给个话。”      “洗。”裴珉抿了抿薄唇,做了个艰难的决定。      “那配合一下?”      “好。”      “好个屁!”江白帆气笑了,直接伸手盖上了他的眼。      “你好歹闭个眼,你见谁睁着眼睛洗脸的?”      感觉到覆在眼睫上温热的手掌心,裴珉的声音不由有些闷:“抱歉,第一次被人伺候着洗脸,还不太熟悉流程。”      “巧了!我也是第一次伺候人呢!”江白帆弯起嘴唇笑出了声,手心中长而柔软的睫毛像把小刷子似的,挠得他掌心怪痒的。      他伸回手,将湿帕子盖上了裴珉的脸,细细的擦拭着,用额头擦到眉毛再到鼻粱。      直到这时,江白帆才有空打量这个小孙孙。      不得不说,裴珉长得很好看,肤色是那种稀有的冷白,鼻梁高挺,唇色润红,因为闭着眼睛的原因,他那一向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脸竟也罕见的柔和。      只是似乎第一次被人擦脸有些紧张,后牙槽咬的紧紧的,下颚线僵硬得很。      江白帆笑了笑,一边给他擦脸,一边道:“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也不等裴珉说话,江白帆又继续道:“从前有只小猪,睡着后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它惊恐的对一旁的猪妈妈哭诉道:“妈妈,我梦见自己长大以后去做水手。”      猪妈妈安慰道:“那挺好的。”      小猪:“可是我不喜欢做水手。”      猪妈妈抚摸着小猪头,想了想又说:“傻孩子,不要怕,梦都是反的呀。”      “你猜后来怎么样了?”      江白帆笑咪咪道:“果然,小猪后来没去做水手,而是做了火腿!哈哈哈……”      裴珉缓缓睁开了眼,侧头看着江白帆,似乎在思索这个故事好笑的点。      江白帆发现裴珉依旧面无表情,愣着问:“不好笑吗?”      裴珉缓了缓,看着江白帆期待的眼神,点头道:“好笑。”      “好笑你为什么不笑?”      裴珉酝酿了一下,缓缓勾起了唇角,笑容有些勉强,但因为这个笑话的缓和,他也没那么紧张了。      “好了,闭上眼睛。”江白帆满意的点头,又伸手给他继续擦脸。      他一边擦,一边小声喃喃道:“我发现你笑起来其实还挺好看的!”      原本闭上眼睛的裴珉,这会儿突然又猛地睁开了。那双黑到不透光的眸子蓦地对上了江白帆干净清澈的眼。      四目相对,俩人对视了片刻。      江白帆被他看得都不好意思了,明明什么都没做,不知道为啥突然有些心虚,于是他瞪着他,不悦道:“不是,还洗着脸呢!你怎么突然又睁开眼了,不会提前说一声吗?”      “知道了。”裴珉又快速的闭上眼,语气平静道:“你准备一下。”      “什么?”      “我要睁眼了。”      江白帆:“……”      幼稚!      ***      晚上十一点多钟,热闹的医院逐渐安静下来,江白帆趴在床边也有了些困意。      此时正是感冒的多发季节,医院里没有多余的陪护床,江白帆就只和衣侧趴在床边准备睡觉。      病房中安静无比,隔壁病床的小伙也变成了孤家寡人一个,他的那些朋友也纷纷都走了。      裴珉侧头,瞧了一眼趴在床边的江白帆,缓缓伸手推了推他。      江白帆揉了揉发涩的眼睛问:“怎么了?要喝水了吗?”      “不是。”裴珉摇头:“你去医院外边开个旅馆睡一觉吧。”      他伸手在枕头下面摸了摸,片刻后,摸出一个手机递给江白帆,又接着道:“用我的手机支付,密码你知道的。”      早在进手术室交费用的时候,裴珉就把手机给了江白帆,并且告诉了他支付密码。      “不用。”江白帆摇头,没接他的手机:“我靠在这眯一会就行了,没关系的。”      裴珉没再多说,他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儿呆,也不知道想些什么,好半天又缓缓道:“你来床上睡吧,这张病床够宽。”      这张病床确实够宽,两个人睡其实也不会挤到。      趴了一会儿手就有些麻的江白帆犹豫了一会儿,问:“会不会影响你?我怕会碰到你的伤口。”      “没事,晚上你别乱动就行。”      江白帆想了想,如果真趴在床边睡一晚,那明天手脚肯定都要麻废了,而且他睡觉很老实,睡着后应该也不会乱动的。      他爬上了床,小心翼翼地侧躺在床边,尽量只占到一点点位置。      “那我睡了,有事你推我就行。”      “好。”      江白帆可能是忙累了,爬上床一会儿就睡着了。      裴珉一直睁着眼,直到不远处传来逐渐轻缓的呼吸声,才渐渐闭上双眼。      ***      本来就是一个小手术,做第二天的时候裴珉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      一早,护士就来给裴珉量体温、输液,一瓶吊水还没打完,裴珉就一脸怪异的看着江白帆,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怎么了?”      “我……”裴珉像是忍不住了,吞吞吐吐道:“我想上厕所。”      江白帆扯了扯嘴角,忍着笑道:“没事,我陪你去。”      他扶着裴珉小心翼翼的下了床,伸手拿过床边撑吊水的撑杆,两人慢吞吞的往医院的厕所走去。      到了厕所,推开门,裴珉又停住了,平日里冷白俊俏的脸,这会儿已经一片涨红。      他右手正在输液,左手胳肢窝卡着一只体温表,两手都不得动,连最简单的脱/裤子都有些艰难,僵着大拇指勾了半天都没把裤子勾下来。      江白帆摸了摸鼻子,将头偏了过去,强忍着笑将手伸过去道:“我帮你。”      脱/了裤子后,江白帆看着天花板,半天都没听到水声,不由问:“要扶吗?”      “不要。”裴珉的气似乎有些不顺。      “那你怎么还不尿?”      短暂的沉默过后,裴珉道:“你可以出去吗?”      “干嘛?害羞吗?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大家都是男人,你有的我也有。”      裴珉:“……”      江白帆还不知死活道:“我以前经常跟我的朋友们迎风一尿三千里,还比谁尿的更远呢。”      裴珉:“你先出去。”      “好吧,要拎裤子的时候叫我。”      “出去。”      “小心一点,你不扶的话,容易溅到鞋。”      裴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