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在此!第 6 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小爷在此!第 6 章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2021-02-24 灵异恐怖

  除结石只是小手术,恢复得当然也快。      一个星期后,裴珉出院了。      经过这件事情后,爷孙俩的感情有明显的进步,裴珉对这位新舍友的态度虽然算不上多亲近,但好歹不再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模样。      江白帆觉得自己离目标又近了一步,寒假之后,他一定可以让裴珉跟他回一趟老家见七哥一面。      江白帆正喜滋滋的想着,隔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喊他。      “小爷,小爷……”      “什么事?”江白帆回头,江晨晨提着校服裤飞快的跑了过来,因为跑得太快了,脸蛋红彤彤的,出气也喘得厉害。      “小爷等我会!”      江白帆嫌弃的看着她,“什么要紧事?怎么跑得大汗满头的?”      “帮我去捉耗子,我寝室进了一只耗子。”江晨晨有些崩溃,眼眶红红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不知道从哪爬进了一只耗子,它在我宿舍里到处乱窜,箱子上桌子上凳子上,乃至衣柜里,它还上了我的床……”江晨晨说完没忍住,真哭了出来。      “没事,别哭了,多大点事儿。”江白帆好笑又好气,女生就是怕这些东西,江晨晨也不例外。      明明也是土生土长的山里妹子,可每次去外面玩,山上的毒蛇,树上的毛虫,沟里的老鼠,水里的水蛭,总能让她红眼睛,然后哭哭啼啼的来找他。      “爷去帮你捉。”      江白帆不怕这些,袖子一撸就牵着江晨晨往女生宿舍走去,他走到一半才想起一件事。      “不对啊晨晨,我记得女生宿舍是不让男生进的。”      江晨晨一愣,经过江白帆提醒,这才反应过来。      她刚刚慌乱之下只顾来找小爷,却忘了小爷是男的,根本进不了女生宿舍。      “那怎么办?”      “我哪知道怎么办?”江白帆摊手,“打老鼠倒是容易,但是你得让我进得去女生宿舍啊!”      “宿管阿姨会同意你进去吗?”江晨晨吸了吸鼻子,鼻尖红通通的。      “不知道……别哭了,多大个人了,哭得丑死了。”江白帆掏出干净的纸,弯腰准备给她擦鼻子。      江晨晨对上他出众的脸,突然眼前一亮,漂亮的眼珠子里染上了一抹若有似物的邪恶。      “小爷!我有办法了!”      “咋?”      “小爷,有没有人说过你长得特别好看,好看到雌雄莫辨?小时候办家家酒,都是你披着蚊帐扮公主的,而我们只能披床单。”      “别说这么多乱七八糟不着调的。”江白帆斜瞥了她一眼,扯着唇角淡淡道:“说人话!”      “你带我的假发,然后我再给你涂点唇膏,化个眼妆……”      江白帆:“……”      他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相信,只要你偏女性化打扮一番,宿管阿姨绝对看不出来。”      江晨晨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她道:“别忘了,你扮公主那会儿,村子里所有的小伙伴都想当驸马。”      江白帆摇头,义正言辞道:“想都别想!小时候是小时候,现在绝对不行。”      “小爷……”江晨晨睁大眼睛看着他,一副可怜兮兮,眼巴巴的模样。      “小爷,求求你了……”      她刚哭过,氤氲的水雾蔓延整个眼眶,让她那双本就漂亮的眼睛像水洗过的猫眼石。      “我帮你洗一个星期的袜子。”      “不行,我不是那种没有节操的人。”      “外加一份哈根达斯?”      “不行,我不是那种……算了,节操好像没有哈根达斯香。”      ***      十分钟后,江晨晨带着一个比她高半个头的漂亮女生进了女生宿舍。      那个女生还挺剽悍,在一众目光中,动作麻溜的将那只猖狂无比的老鼠堵入墙角,提起那双41的大脚,一脚准确的踩死了它。      然后在一众崇拜的目光中,女生单手用塑料袋隔着鼠尸提了出去,动作潇洒。      在经过江晨晨时,那个女生压低声音,悄悄道:“哈根达斯别忘了!”      “没忘。”      ***      江白帆提着死耗子得瑟的下了楼,可能是那只死耗子挺招眼,不少人盯着他看。      江白帆怕露陷出丑,赶紧的将耗子扔进了墙角的大垃圾桶,拍拍手,刚转身准备溜,身后就有人叫住了他。      “帆哥?”      声音犹豫且带着试探。      江白帆下意识的转身,“嗯”了一声。      见真是他,祁希跟支窜天猴似的立马就窜了过来。      “卧槽!!!还真是你呀,帆哥!”祁希满脸夸张的惊讶。      “我就说……乍一眼有一点像你,又乍一眼还是像你,可是这明显是个美女啊!我觉得不对劲,于是就又乍了一眼,结果还是像你。”      江白帆失笶:“得得得,别乍了!就是我。”      “啧啧啧啧……”祁希围着他转了一圈,脸上带着调侃的笑色:“没想到凡哥你还有这爱好?”      “什么这个爱好?我是事出有因。”      祁希对着他挤眉弄眼,挥了挥手,一副了解了解的表情:“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何况这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谁还没点特殊爱好。”      “特殊爱好你个头!”江白帆给了他一记白眼,将刚刚的事发经过解释了一遍。      祁希这才消停,可依旧还是盯着江白帆的脸道:“虽然但是……真的好美!要不是我有女朋友了,我觉得我可以为你变弯!”      “滚啊!”江白帆嫌弃的给了他一脚,话又回到了正题上。      “祁希,你来女生宿舍做什么?”      “来接我女朋友吃午饭。”祁希有些得瑟。      “女朋友?”江白帆看向他,有些八卦的问:“不错呀,你小子动作还挺快!什么时候的事?”      “也就前几天的事情,”      “漂亮吗?”      “还行,”祁希笑完又补充一句:“没你漂亮。”      “滚,找打吧你?”      两人打闹了片刻,祁希朝宿舍门口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刚下楼的一个长发女生身上,然后眼晴一亮。      他迅速朝女生跑去,还不忘朝江白帆挥挥手,道:“好了好了,她下来了,不跟你聊了。”      “去吧!”江白帆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目光又在那长发女生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小声的笑骂了一句:“见色忘友的玩意儿。”      ……      江白帆扯下了头上的假发,回到304宿舍才准备卸脸上的妆。      推门进去就碰到了正在玩平板的裴珉,俩人四目相对。      裴珉定定看了他一会,默默移开了目光,按在鼠标上的手指却无意识的蜷了蜷。      江白帆对于他太过平静的态度有些不爽,不说像祁希那样夸张,好歹问两句话。      只有他问了话,自己才有解释的机会。      解释完后,小孙孙才不会误会自己这个爷爷有奇怪的癖好。      江白帆移到他面前,搓了一把脸,厚着脸皮问:“你就没什么话对我说的?”      裴珉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漂亮。”      江白帆:“???”      见他一脸不高兴,裴珉放下手中的平板,很认真的又说了一句。      “真的,特别漂亮。”      江白帆:“……”      “不是,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有。”      “问吧。”      “假发哪买的?挺适合你的。”      江白帆:“……”      ***      城南一中宿舍里大功率电器还是管得挺严,所以电热水壶、热得快什么的,根本带不进去。      下晚自习后,江白帆习惯性的提着自己和裴珉的开水壶去打水。      打完热水回来,要路过一小片樟树林,这里的樟树枝繁叶茂,路灯朦胧暧昧且透不到深处,是不少男女同学谈恋爱约会的天堂。      江白帆随意的瞄了眼,果不其然,少男少女们成双成对,亲亲我我。      江白帆“嘿嘿”笑了两声,晃动着手中的热水瓶脚步又快了几分。      他走路分了神,迎面便撞上了一对儿情侣。      还好热水瓶没撞破,但瓶边磕在左边在女生的膝盖头上。      江白帆连声道歉,那女生也没说什什,随便摆了摆手,挽着男生的手走了。      江白帆目送他们走远,提着水瓶又往宿舍方向走,走了几步,像想起了什么,又倒回去看了一眼。      瞧着那女生飘逸的黑长直,江白帆的眉头不自觉的开始皱紧。      ……      回了304宿舍后,江白帆把水瓶一放,就匆忙下了楼,走到祁希的宿舍门边,顿了顿,又收回了敲门的手,默默上了三楼。      他在宿舍里心神不宁,走来走去,从门口走到窗户,又从窗户走到门口。      正在看平板的裴珉似乎被他影响了,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随手关了电脑,起身拿了两个杯子。      “你要喝水还是喝奶茶?”      江白帆恍恍惚惚道:“奶茶。”      裴珉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奶茶包,然后弯腰拿起江白帆刚刚打的热水,倒进了水杯中。      白开水的留给了自己,加了奶茶包的递给了一直走的江白帆。      江白帆道了一声谢,心不在焉的接了过来,对着冒着热腾腾白气的奶茶就准备喝。      裴珉眼疾手快地将他的杯子接了过来,“等会再喝,还有些烫。”      “哦。”江白帆抓了抓耳侧的头发,开道:“问你件事。”      “问。”      江白帆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斟酌了一下用词,才开口道:“假如……你女朋友出轨了,你会怎么样?”      裴珉:……      他拿水杯的手一顿,抬眸看了一眼江白帆,缓缓道:“我没有女朋友。”      “我都说假如了嘛!”      裴珉平静道:“没有就是没有,你的假设不成立。”      江白帆真是服了他,这个不会转弯的直脑子。      没办法,江白帆又问:“假如你最要好的朋友的女朋友出轨了呢?你看到了会怎么样?”      “我最要好的朋友?”      “嗯,最要好的朋友!”见裴珉没有立刻回答他,江白帆有些不服气,“别又告诉我,你没有最要好的朋友,假设不成立。”      “……”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吧?想当初,咱们可是一起打过架,睡过一张床,还一起上过厕所的。”江白帆真不高兴了,抢过他的水杯,不悦道:“你要敢说不算,那我就……”      “就怎么样?”裴珉抬眸,目光沉沉的看着他。      “就明天再来问一次。”      “……”裴珉的唇角似乎勾出了一抹浅浅的弧度,转瞬即逝。      他眉尾一挑,缓缓道:“你可以现在再问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