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在此!第 8 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小爷在此!第 8 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2021-02-24 灵异恐怖

  跟祁希分开后,江白帆准备回学校,看着时间还早,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收起了拦出租车的手,穿着高跟鞋苦逼的走向了公交车站。      穿过小巷时,隐约听见嘈杂的吵闹声。      “出门在外,闲时少管。”这一句话是江太爷给他的忠告。      江白帆顿了顿,收起了管闲事的心思,他刚准备抬脚走,隐约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杨业东……又是你?”      这声音好熟悉,江白帆认真听了一下,确实是裴珉的声音。      紧接着巷中又传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嗓音中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嘲弄。      “是我啊!怎么了?小结巴。”      裴珉:“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阴魂不散?呵!”那个叫做杨业东的人又开口了,“我跟你同小学、同中学,没想到竟然还来到一个市高。虽然你是一高,我是二高,但是学校距离这么近,早晚得遇到,不是吗?”      “要打就打,少这么多废话。”      “打啊!上次打架突然冒出一个爷爷来帮你?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冒出一个姐妹,或爹妈来?”      杨业东的声音懒洋洋的,带着刻薄的戏谑:“噢,我忘了,你亲爹和你亲妈都不要你了,又怎么会有别的爹妈愿意要你?哈哈哈……”      裴珉没再说话,巷子里的灯光阴暗,让人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只隐约看见他的拳头捏得很紧,指节苍白到泛青。      江白帆远远的听了一会,顿时心口一酸。      他没忍住,在巷口垃圾桶里随便翻了两根粗壮的木棍,穿着高跟鞋就冲了进去。      ***      穿着白色衣裙的窈窕少女,杠着两根不太应景的粗木棍,风一样的窜进了巷子里。      这个阴暗的巷子里,像突然射进了一束光,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冲散所有的晦涩和阴霾,也冲进了墙角阴暗处那个少年的眼里。      裴珉看着这个陌生的少女毫无畏惧的冲到他面前,愣了一下,眸中全是茫然和疑惑。      他着眼仔细打量了一眼,奇怪的熟悉感涌上心头,当目光落在少女微微突起的喉结时,茫然瞬间散去,剩下的是前所未有的、他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安心。      “是你?”      “是我。”      江白帆的出现,犹是二高的一群老混混都吓了一跳。      “你哪位?”杨业东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一眼眼前的漂亮姑娘,扯着嘴唇笑出了声:“小结巴,上次你多了一个爷爷,这一次难不成还真多了一个姐?”      江白帆:“姐你妹!”      “不是姐?难道……是女朋友?”      ”别猜了,老子是你祖宗!”江白帆将木棍分了一根给裴珉,而后与他并肩而立:“想打架是吧?来!算我一个。”      他或许都忘了,自己穿着高跟鞋,还有干净的白裙子,脸上画着精致漂亮的妆容。      此刻,他双手拿着木棍横在身前,用着最呆萌的表情,说着最狠的话:“不是要打架吗?来呀!120和110我都打了。”      “今天要么你们被120拉走,要么我们被110拉走,总要走一个,看谁命大。”      他晃了晃手机,手机的拨打页面真的停留在110上面。      见他动了真格的,杨业东终于白了脸,小打小闹就算了,要真进了局子,那还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他小声的啐了一口,吆喝着身后四五个兄弟准备走。      还不忘朝裴珉放狠话,“明天一早,青河桥下见,不来是狗。”      顿了顿,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不准带爷爷,不准带女朋友,不准……反正不准带家属。”      等人全走完了,江白帆才松了一口气,删了刚刚截的110的图,然后随手扔了棍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回头问:“又是上次那群人?原来你认识他?”      “嗯。”裴珉也扔了手上的棍子,“老仇人了。”      “说来听听呗!”      “有什么好说的,而且一时半会说不清,以后有空了我再跟你解释。”      “那……”江白帆突然想到了杨业东说的那句话。      他犹豫着问:“刚刚杨业东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的父母……”      “你听到了?”裴珉身体明显一僵,脸上的笑容也僵住了。      “听到了。”江白帆声音有弱:“什么叫不要你了?他们为什么……”      “离婚了,各自有了新的家庭,而我就成了多余的。”裴珉说得云淡风清。      江白帆一愣,七哥不是说,自父母离婚后,他就谁都不跟吗?      难道事情不是七哥说的那样?不是裴珉谁都不跟,而是父母谁都不要他了?      江白帆突然没了继续问下去的勇气,明明简单的几句话,可对裴珉来说,或许就是在他的伤口上洒盐。      “那你其他的亲人呢?”江白帆有些透不过气来,可依旧小声试探着问道:“为什么不去找他们?”      “找他们又有什么用?”      “他们会照顾你的。”      “嗤……”裴珉似乎在笑,笑声有些嘲弄。      他道:“不用。”      街灯昏暗,裴珉的脸藏在阴影里让人看不见神情,只是听得到他的声音很冷很平静:“我一个人挺好的,不需要那些累赘的亲情。”      累赘?      江白帆有些难受,更多的是心酸,没有人不渴望亲情,可是如果爹和妈都不要他了,那其余的人的亲情又有什么好渴望的。      还有他一直误会的是,裴珉可能不是接受不了辈分差,而是根本就不想要亲情,难怪在医院那天,他会如此的抗拒。      江白帆突然有些丧气,该怎么办?他该怎么办?      答应了七哥要照顾他,要带他回去,可是到目前为止,他连承认自己是谁的勇气都没有了。      ……      江白帆叹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会儿,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他为什么叫你小结巴?”      裴珉看了他一眼,缓缓道:“我很大了还不会说话,后来会说话了却又结巴,一起上学的都喜欢嘲笑我小结巴,叫着叫着就习惯了。”      他语调轻轻的,没有多大的起伏,仿佛在说一件平平淡淡、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江白帆却听得心口一紧,落在裴珉身上的目光更多的是心酸和徨急。      他在想,如果七哥早早的把这个小外孙领回家的话,那么自己一定会罩着他的。      只要有自己在,不管他是真结巴,还是假结巴,自己一定不会让任何人嘲笑他。      不过现在也不迟。      “放心,以后有我在,谁都不敢嘲笑你欺负你,我会保护好你的。”      听着这个很玛丽苏很中二的话,裴珉的表情有些无语,抬眸后却在江白帆眼里看到了很诡异的神情。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呢?不是同学与同学之间的,也不是朋友和朋友之间的,更不是舍友跟舍友之间的,而是长者对晚辈才有的殷切的关怀和保护欲。      他愣了一下,清冷的眸子中有片刻的迷茫,随后才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薄薄的唇露出些许弧度。      半晌才半真半假疑道:“保护我?”      “对。”      “你认真的?”      “认真的。”江白帆郑重其事的点头,虽然裴珉还不认他这个小爷爷,但是他显然代入的很真切,还不忘补充道:“我会一直照顾你的。”      “一直是多久?……一辈子吗?”裴珉顺着他的话饶有兴趣的反问。      “呃?”江白帆噎了一下,看着他期待的目光,鬼使神差的还是点了点头,“也行,一辈子就一辈子。”      反正……帮小辈出头什么的,他最在行了。      裴珉再次愣住了,他直勾勾的盯着江白帆的眼,恨不得把目光像利刃般将对方剖析个透彻,试图看见他眼里半点谎言或虚伪。      可江白帆的眼中黑白分明,干干净净,像颗世间最纯粹的猫眼石。      裴珉只得再一次确定道:“你认真的?”      “我认真的。”      “你的话,我记住了。”裴珉的眼底闪着奇异的光芒,似是破开深渊黑雾的一线光,那缕光带着无可匹敌的气势,摧枯拉朽的融化了所有的寒冰。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江白帆,抬脚从阴郁漆黑的小巷走向前方灯火通明的大街。      “很晚了,我们回去吧。”      “哦!”江白帆跟他并肩走着。      夜晚的凉风让江白帆的白裙边随风飘摆,飘逸的裙摆时不时划过裴珉的裤腿。      江白帆拢了一下裙摆,神情有些尴尬。      他其实没有怪癖的,他也其实并不爱穿女装的,自己穿女装真的是迫不得已,也真的是事出有因。      只是为什么两次都被这个小孙子给撞到了呢?他觉得这一次自己真的有必要跟他解释一下。      “咳……那啥……今天我穿裙子了……”      “嗯,我看到了,很好看。”裴珉打量着他,一寸一寸认真的扫过,连腰,腿都没错过,他的眼睛不再是阴影里的暗色,仿佛落了一颗星辰,没有下流和欲,只有不加掩饰的惊艳,和对美的欣赏。      江白帆愣了一下,看着他似坠繁星的眼睛,突然觉得好像也没有必要再解释了,穿女装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笑了笑,抓着他的衣袖轻声道:“你觉得好看就行。”      裴珉侧头看了他一眼,心口突然像被电触了一下,麻麻痒痒的。      ***      离公交车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江白帆穿着高跟鞋,开始觉得脚后跟有些疼,每走一步,都像被刀割了一样,磨得生疼。      裴珉感觉到身边越走越慢的人,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一眼,终于将目光落到了他穿高跟鞋的脚上。      “脚疼?”      “有点。”江白帆点头。      “等会儿,我去给你买双鞋。”裴珉将他拉到一条街边长凳上坐着,转身准备走。      “不用,也不是很疼,休息一下,还是可以走的。”江白帆眼疾手快的拉住他,不说还没感觉,一说起来脚脖子更疼了,连脚掌都开始疼了起来。      “反正再前面一点点就是公交车站了,没关系的。”      见江白帆坚持不要,裴珉也没再强求,而是走到江白帆的身前,弯下了腰。      “干嘛?”      “上来!我背你。”      “啊?不要,很丢人。”江白帆下意识的拒绝。      裴珉侧头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很丢人吗?可是上次……你也背了我。”      “上次是事出有因啊,我肚子又不疼,反正不要背,坚决不背。”江白帆固执的将手放在身后,捂着裙边。      裴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借着路灯,侧头看了一眼江白帆的后脚跟,才发现那里磨破了皮。      脚踝后,原本雪白的皮肤呈现出小一片鲜艳的红色,破皮的地方渐渐有血丝渗出,特别的突兀。      裴珉脱下校服外套,伸手将它系在江白帆的腰上,然后弯腰,一声不吭的将江白帆打横抱了起来。      打!横!抱!了!起!来!      公!主!抱!的!那!种!      江白帆一愣:“喂,你干嘛?”      “不背,那就用抱的。”裴珉双手抱着他,往上搂了搂:“别动,再动就要摔了。”      “可是……”      “脚被磨出几个泡和被人嘲笑你选哪一个?”      “呃?”江白帆皱了皱鼻子:“这句话我怎么觉得有些耳熟?”      “不就是你那天对我说的吗?”      “可是……”      江白帆还欲挣扎着下来,耳后却突然传来另外一个陌生的声音。      “咦!裴珉同学?你也来逛街吗?”      说话的人似乎是裴珉的同学。      江白帆一愣,像是做贼心虚似的,条件反射,立马将头埋进了裴珉的侧颈窝。      他才不傻,这种时候若从裴珉身上下来,被人认出来了,才是自寻死路,还不如像只鸵鸟一样躲起来。      果然……      那位同学的目光在裴珉身上打量了一番,然后又落在了他抱着的江白帆身上。      “裴珉,这是你女朋友吗?”      裴珉僵了一下,一时半会不知道摇头还是点头。沉默了老半天,见同学还在等他答案,他才不轻不缓的点头“嗯”了一声。      他同学听到一愣,似乎很惊讶:“哈!看你平时不苟言笑的模样,结果速度这么快,撒狗粮撒到马路上面来了,裴珉你可以呀!速度挺快,但是……”      同学顿了一下,然后笑眯眯的往他系在江白帆腰上的校服口袋里,塞了一个小东西,扬了扬眉,给了裴珉一个你懂的眼神,然后很识趣道:“哎嘿嘿~我先走了……你们慢慢逛。”      裴珉抱着江白帆,不知道他往口袋里面塞了什么,只是隐约听到了硬质塑料袋的声音,他抿了抿唇角,没有说话,目送同学离开。      ***      江白帆一直将头埋在裴珉的颈侧,一动也不敢动,生怕被人认出来。      听到耳旁没了声音,也没敢抬头,只是特别小声的问:“是你同学吗?”      裴珉点头:“是。”      “他应该认不出是我了吧?”      “嗯。”      “那就好。”江白帆松了一口气,又问:“他走了吗?”      前方同学的背影已经快要消失了,裴珉却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鬼使神差的摇了摇头。      “还没。”      江白帆听完,将脸埋得更深了。      俩人距离实在太近,鼻尖萦绕着全是对方的味道。      裴珉用的是某牌的沐浴露,味道是清淡的青柠味,可是这被少年的体温酝酿得发了酵,薰得人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他还没走吗?”江白帆避开裴珉的脖子,小心翼翼的喘了一口气:“再不走我就不行了。”      “怎么?”      “我透不过气了。”江白帆咽下口水,润了润喉,小声喃喃道:“感觉有点怪。”      “怪吗?”裴珉缓了缓,脖颈处轻轻的呼吸像猫爪一样,挠得他心尖发痒,他轻声道:“我感觉……还可以。”      江白帆:“???”      沉默好半天,才又继续问:“他走了吧?”      “走了。”      “呼!”江白帆松了一口气,从他身上快速窜了下来。      他的动作太快,带动了围在腰上的校服,校服太宽大,口袋也不深,一个小东西在袋口晃了晃,然后掉了下来,刚好落在江白帆的脚边,响起一阵清脆的塑料薄膜的声音。      江白帆一愣,问:“你掉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      江白帆低下头,伸手捡了起来,借着街灯暗淡的光线,仔细一瞧,顿时面色怪异。      “d……durex!……呃?”江白帆的笑容僵在脸上,接着又迅速涨红,再迅速黑成了锅底,然后又渐渐从黑转红,仿佛一个调色盘。      查觉到他的变化,裴珉缓缓问:“你怎么了?”      “裴珉……你……”江白帆不知所措,但转头一想,又觉得自己管太多了,况且裴珉已经是成年人了,那啥很正常,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于是他像个长辈似的伸手在裴珉肩上拍了拍,深沉道:“挺好的,社会就需要你这种有安全意识的青少年。”      裴珉:“??!!”      “还你,收好了。”江白帆将东西放到了他的掌心中。      裴珉低下头认真一看,那小小的东西躺在他的掌心,四方四正,有着暗紫色的花纹,上面明明白白的写了几个字。      【冰爽3D大颗粒,超薄贴合,超多润滑剂,让你爱无阻碍。】      裴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