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爷在此!第 9 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小爷在此!第 9 章火爆章节在线阅读

2021-02-24 灵异恐怖

  第二天,裴珉早早的就起床了,换完衣服后正在系鞋带。      江白帆还想睡会,迷迷糊糊中突然想到一件事情,他搓了搓有些发涩的眼睛,侧头问:“昨天那人约你去青河桥,你去吗?”      “去。”      “不去行不行?”江白帆听完浓郁的睡意消除了一半。      裴珉把鞋带牢牢的系紧,缓缓道:“不去是狗,可我……不想做狗。”      江白帆听完,缓缓爬起了身,搓了一把脸道:“我陪你去。”      “不用了,我一个人可以解决的。”      江白帆爬下床,嘟嘟囔囔道:“那不行,我会担心的,万一你要是伤了,那咋办?而且那小子不讲武德,每次都带那么多帮手,我一点都不放心……”      裴珉看着他顶着鸡窝头,摇摇晃晃地进了洗浴室,一边埋怨一边刷牙,冷冽的眉宇都忍不住扬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      这感觉……真的可以。      ***      刷完牙好短清醒一点了,江白帆一边洗脸,一边又道:“打架是不好的,况且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什么事情非得用打架解决,而且我发现你其实也不是一个喜欢逞强斗殴的人,为什么非得跟他打架呢?”      “我知道打架不好,但是我跟他的老仇旧恨,必须要用拳头解决。”      “多大的仇?”      两人穿好衣服出了门,一路上江白帆终于知道了,所谓的老仇旧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时候的裴珉说话结巴,因为结巴,所以轻易不开口说话,久而久之,同学们以为他难以相处,都不愿意跟他玩。      上学的时候,他一个人独来独往,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面。      所有人都以为,他没有玩伴,他会一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      可是人又不是天生孤僻的,他也想要玩伴,他也想要大方的与人交流。      但想要与人交流,就必须能说一口完整且流利的话。      所以每天放学后,小裴珉都会悄悄的溜去宜和公园的阳东湖,找一个没人的湖心亭结结巴巴的大声练习说话。      宜和公园里有许多流浪狗,裴珉胆小,一见到狗就跑,狗一见了他跑就追,裴珉每次都被追的狼狈不堪。      但好在阳东湖有一只大白鹅,裴珉喂了它几次面包后,那只大白鹅就跟他熟了。      一来二去,一人一鹅还相处出了默契。      一到傍晚,大白鹅就会准时在东阳湖边等他,帮他赶狗,赶完狗之后,又会乖巧的蹲在他面前,当他一个人的听众。      小裴珉会很有勇气的对它大声结巴的说话。      久而久之,裴珉也把它当成自己唯一的好朋友。      ……      直到有一天,裴珉发现大白鹅不见了,而当晚鹅头出现在杨业东家的屋檐下,鹅肉则出现在他的碗里。      第二天上学,杨业东还兴冲冲的用鹅毛做了一个毽子,送给他一直暗恋的那个女同桌。      还不忘得瑟的跟他的女同桌说,他昨天在宜和公园捉了一只大白鹅,那只大白鹅傻乎乎的,见了人都不跑,还主动往上凑。      然后他捉住了那只大白鹅,炖了一锅,煮了一锅,用毛还做了一只毽子……      一向冷漠的跟块木头似的裴珉第一次红了眼睛,他撸起袖子,默默抽出了屁股下的板凳。      …………      那是他第一次动手打人,却不是最后一次。      往后的每一次,只要两人一见面,就一定会打架。      裴珉是因为那只鹅,而杨业东则是因为在暗恋的女同学面前出了丑。      ……      江白帆默默听完了一切,他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      在旁人看来,那或许是一只鹅。      但是在当时的裴珉眼里,那是他幼年时期唯一的倾诉对象,乃至唯一的朋友。      裴珉感觉到江白帆有些低沉的情绪,知道是自己说的影响到了他,想了想又道:“其实也没什么,后来每一次打架都是我赢。”      “我每一次打架都把杨业东打得落花流水,他不服,又每次都叫来帮手。”      江白帆:“叫帮手?”      “对啊,”裴珉想到江白帆见到自己第一眼时的狼狈样,立马解释道:“刚开始叫一个,后来叫两个,到现在越叫越多……”      他有些无语道:“上次居然叫了四个……”      江白帆扁了扁嘴,有些鄙夷道:“真不要脸!”      “我也觉得。”      ……      故事讲完,目的地也到了。      青河桥上聚集了一大批人,其中有几个还穿着二中的校服,粗粗的数一下大概有十几个人,而其中就有杨业东。      这十几个人众星捧月般将一个染着黄头发的人围在中间。      那个染着黄头发的少年,显然是这一群小流氓的头头,他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根棒棒糖,大刺刺的坐在桥头,后牙槽有一下没一下的磨过棒棒糖,一副痞子样。      他看了一眼围在旁边的杨业东,不爽道:“小东子,你说的人什么时候到?不会不来了吧?”      一旁的人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立马附和道:“就是就是!不会不来了吧?浪费羽哥和弟兄们的时间。”      杨业东紧张的搓了搓手,一脸谄媚着道:“不会的,羽哥信我!他一定会来的。”      黄毛少年懒洋洋道:“那就再等一会儿。”      杨业东刚准备点头,垂眸就看到桥下不远处慢慢走来的两个人,顿时惊喜道:“羽哥,不用等了,他们来了。”      黄毛少年闻言,狠狠的咬碎了口中的棒棒糖,糖块清脆碎裂的声音瞬间响起。      他随手弹掉手中白色的棒棒,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嚣张道:“走,兄弟们!跟着我打架去,看看谁这么不长眼,敢惹我二中的人。”      他们一群人气焰嚣张的走到桥下,杨业东甚至兴奋到提前急不可耐的带着人,把江白帆和裴珉围住了。      “裴珉你这次完了,老子这一次,一定要把这十几年的仇给报了。”      对方来势汹汹,又人多势众,饶是艺高人胆大的江白帆也有些慌了,开始后悔自己不该拦下裴珉刚开始要拿的钢管了。      草率了!      怪只怪……这年轻人不讲武德。      上一次的五个都是小意思,这一次居然叫了几十个,日tmd杨业东,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江白帆在肚子里将对方十八代祖宗骂了个遍,咬咬牙,做好了血战一场的准备。      大战一触即发,围着他们两的人却快速散开一小截,人群让出了一条道。      刚刚那个咬着棒棒糖的、明显是他们头儿的黄毛少年,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      他缓缓抬眸,动作极度酷帅拽的撩开额前一撮黄毛,嚣张道:“让我看看是哪俩倒霉蛋惹上了我二中一霸的人,也让你们两个倒霉蛋认认脸,至少知道是谁揍了你们,下次可长长眼,别再招惹……卧槽……卧槽……卧槽……”      这个刚刚嚣张的不得了的黄毛少年,在见到江白帆的第一眼,像见了鬼似的瞪大的眼睛,一连说出了三个卧槽,然后像被老鼠咬了屁股似的,飞快的转身就逃。      而江白帆看到他也是一愣,摸棍子的手换成了撸袖子,二话不说拔腿就追了上去。      见他跑了,裴珉怕他有危险,也没犹豫,立马跟了上去。      见三个主要人都跑了,对方那一群所谓的二中一霸也是一愣,面面相觑了一会,又都跟了上去。      于是青河桥边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场景,一个人在前面逃,两个人在后面追,身后还有一群疯狂喊着老大的人也在追,场面一度很滑稽,让桥边不少晨练的老头看歪了眼。      黄毛少年跑得飞快,江白帆也不赖,两人围着青河桥你追我赶。      半个小时后也没停一下,江白帆炸毛了,刹车停下,破口大骂。      “江晨羽,给我站住,你再跑一下试试。”      “试试就试试。”黄毛少年抽空回头答了一句,“老子还怕你不成?”      “在我面前自称老子?好样的。”江白帆被他给气笑了,“头发黄了,胆子也肥了。”      黄毛少年回头看了他一眼,伸出舌/头对他“略略略……”了几句,竟然还准备开溜。      江白帆干脆利索的把鞋子一蹬,弯腰捡起鞋子,动作熟练且喵头很准的砸向了黄毛少年。      那只鞋准确无比的砸在了黄毛少年的眉骨上方,力道不重也不轻,刚好把他的额头敲出一个小红包。      江白帆拍了拍手上的灰,凶巴巴道:“再跑啊,下次扔过来的就不是鞋子,而是板砖了!才几天不见就这么跳,谁给你的big胆。”      黄毛少年揉着额头终于消停了,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整个人像是落败的小公鸡,垂头丧气的撅着嘴,满脸的不开心:“骂就骂,怎么还动上手打人了?”      “就打你怎么了?”江白帆指着他,恨不得破口大骂:“你刚说的那句话我记住了。真是白疼你了,上次还真不该拦着你爹打断你的腿,个臭小子,没大没小的,一点规矩也不懂……下次你爹打你,我再拦他,我就是狗。”      “倒也……不至于。”黄毛少年扯了扯嘴角,厚着脸皮反驳道:“你老要是狗,那我不得是狗崽子啊?”      “狗崽子个屁,你就是狗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