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怨待君第九章 有趣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灵怨待君第九章 有趣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1-02-24 豪门总裁

  千流若顿时耳根一痒,全身开始热,一不的感觉漫上心头。   连忙扶住恒怨双肩,及时阻止了她的亲吻,不敢视她,,“怨儿,流若哥哥方才不过随口说笑罢了,不必当真。”   “要喂怨儿吃糖吗?”恒怨捂嘴笑,“不喂我可不吃的。”   “,我喂……”千流若无奈地摇头,眸色中却全是宠溺。   拿出一颗糖就朝恒怨嘴里塞,还抱怨着,“除了我,以还要谁喂!”   “还要师父!”恒怨边吃边说,样子,像极了世界里有糖的岁孩子。   千流若,是,细数这世间人,有几个将恒怨惯目无王?   ……   一番嬉闹,终于说了。   “怨儿,日便要入墓试炼了,怎的还到处撒野?不怕出不来呀?”千流若轻抿一口香茗,关心这大来。   “这个嘛,曜儿找我做导师时我是无心而来的,师父却说我近日懒散,便准了。”   恒怨一口一颗糖,说甚是简单。   “算算时辰,时应是个人的切磋吧,这丫头,不陪着,来这里做甚?”千流若笑。   “有何陪,他们若单打胜不了,何必寻我做导。”恒怨对于他们还是十分信任的,不不会撇他们自己来。   “再说了,怨儿不是流若哥哥了嘛!难不成,不我?”恒怨问。   “姑娘的,说话不知羞。幸旁边无人,否则又该误会了!”千流若着实对这祖宗又爱又无奈,简甘拜风!   倏亭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接着便听熟悉的声音说着,“楼主大人,熟客来访。”   恒怨知这声音是方才领她上来的女人。   “熟客?”千流若回一,勾唇一笑又说,“快请他来。”   女人恭敬地答应了一声,退不久,两名男子接出现在了亭子里。   一身着华贵紫衣,身材高大气宇不凡,一张俊脸如刀削般精致高贵,眉宇间透露着神秘,特别是双眼,漆黑深邃,如无底深渊,让人捉摸不透。   他身边,长虽没他惊艳,却是俊秀不凡,衣冠整神色,腰间的佩刀出卖了他随侍的身份。   且感受二人的气息,完全不在一个档次,紫衣男子的修为显高出随侍不知少。   恒怨暂时不确人具修为,揣测在神到神间。   修灵依据修为分为灵,主,冥宗,幻尊,夙师,仙,神,神,神尊,圣尊,妙。   六个称号每个称号以灵来划分实力具,的个便不用了。   ,高的妙似乎自古就是个摆设罢了,为从未有修灵成为妙。   现今以圣尊为强,世间共人。   紫衣男子见恒怨他,不禁回以端详,可不经的目对,着实令双方内心惊了一分。   恒怨迅速别开眼,不再他了。   千流若见,方才短短弹指一挥间的时间,这两人便有如应,忍不住扯嘴笑了几。   “离承,坐。”千流若招呼楚离承坐,又对恒怨笑,“怨儿,这是哥哥的朋友楚离承,即六大域圣一的卿离圣主。”   恒怨一听,又了他一眼,踌躇不一会儿便倏站。   千流若忙止她,“怨儿,不必行礼。坐吧。”   恒怨顿时愣住,又忙坐回了。   对,若不是流若哥哥醒,她又要犯糊涂了,师父说过的,不必任何人行礼。   这是在恒怨够白时,雍沉一嘱咐她记住的。   至于,雍沉从未透露半分……可,寒戮门往届弟子们熟知。   紫衣男子楚离承自不会介怀这虚礼的现。   是,从刚才见恒怨开始,他便一盯着她,誓要出个异人处似的。   一双黑曜石般的眼,不时弯了几分弧,既显邪恶又现神秘。   在他眼中,这满头白的仙小姑娘闺名恒怨,名空夜,长不假,她双雪白的瞳孔,藏着什不了的东西。   着实有趣!   “吗?”千流若幽冷的目光射来,调侃的味浓烈。   楚离承了自己的小师妹久,千流若还真知他出什了。   “还行。”楚离承勾唇一笑,终于将目光移开,应了千流若的调侃。   “出什了?久。”   “就眼睛较吧。”   “是吗?真没眼光。”千流若一脸不屑。   两人就这样日调侃来,不过嘛,这价有点大,为调侃的对是恒怨。   不,便听恒怨说话了:   “怨儿自是不,以流若哥哥不的……”   这语气,充满了委屈呢!   “怨儿,我哪有个思,全门阁就了!”千流若察觉不对劲,忙自圆说。   恒怨爱哭了,小时候哭来,他联手几个师兄,哄了半才稍有转。   幸日雍沉不在,否则他们几个师兄又要被罚了……   “汉不当勇”!   “怎不回我的?”恒怨越说越委屈了。   “了了,乖,”千流若倒吸一口凉气,心里着实服了这个祖宗。赶紧站身到她身边,给了一波羡煞旁人的摸头杀,又拿出一个糖锦囊,语气温和地哄,   “怨儿,哥哥这有要忙,听话,不哭不哭……”   “嗯!”   恒怨刻满眼是糖,“没糖哄不”的她还真是名副实。不管千流若说什,他答应就是了。   千流若这才松了一口气。   ,几日掌门即恒怨师父雍沉才来“”过他呢……   另一旁的楚离承和凌白见奇幻一幕,可谓满头黑线。   神奇!太神奇了!   堂堂以孤傲清高示人的则月君,在修灵界是一枚传奇人在,却不……   一言难尽——   楚离承还过,凌白就恰恰了。干脆别过身,不知是不是在偷笑!   “圣人,我白了。”凌白不知何时靠了过来,手挡在脸,含笑对楚离承低语。   “白什?”楚离承没什神色。   “白为何您说,手打不过空夜灵女了。”   “说为何?”楚离承不一笑,了凌白。   “为手可还没与动手,就已被则月君收拾完了。”凌白思说,“啧啧啧,则月君来还有这样一面。”   “圣是上次伤了,添伤。”楚离承笑了笑,邪魅至极的嗓音再次凉透了凌白的心。   “手不敢。”凌白忙弯身请恕。   (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