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关于黑泥攻略了魔鬼这点事第二章:下棋?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ABO】关于黑泥攻略了魔鬼这点事第二章:下棋?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2021-02-24 耽美小说

  “蓝山,少糖,谢谢。”在店员有些惊愕的目光中,陈默把自己哥哥递给自己的卡放到收银台。   “先生……你没事吧?”   陈默歪着头,似乎还没意识到什么。   “需要我帮您叫救护车吗?”   陈默摇了摇头,他总算意识到自己刚刚拍戏的衣服还穿在身上,上面的假血迹估计是吓到别人了:“不用,假的,在拍戏。”   店员从陈默的词语中得到解释,松了口气:“下次记得换衣服啊……先生。”   拿到咖啡,陈默准备离开,但是却被堵在门口。   不是因为人多,他自己也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一群穿西装的就这样背对着自己拦在门口,陈默只能从旁边挤出去。   对方来头估计很大吧,看上去就几千万的车和这么多私人保镖。   但这些和自己无关,陈默对如此引人注目的场景选择了无视。   “楼下怎么回事啊?”   “这人什么来头啊?”   这几句话几乎是在陈默上楼的过程中重复了好几遍。   但这些与他无关。   把咖啡和卡递给还站在吸烟区的亲哥后,陈默跑到了片场角落,那里一般是放道具的地方,但那里是为数不多人少的地方。   “听说楼下那位就是我们这部电影的投资者诶!”   “难怪,看起来就很有钱。”   “听说他这次是来视察的,一定要好好表现。”   “如果我有机会被他看上,那可是人生大放异彩的好时刻啊!”   带着气场和保镖走来的人,还带来了……酒的味道。应该是威士忌,毕竟离得比较远,陈默连对方的脸都没看见。   看见了也无所谓吧……反正也没想过会有什么关系,只需要知道对方不是自己能惹的人就行。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小陈!”脑门被轻轻拍了一下,年轻的道具组组员小姐似乎是需要自己帮忙。   被递过来了一包粉红色的东西。   “能不能拜托你帮我给陆总啊?”   “陆总?”陈默确定这个人自己不认识,毕竟在自己的交际圈里没有这样称呼的人。   “就是……”组员许甄小姐示意陈默看向人群,用手指给了个大致方向:“那个,很高的,很帅气的,被保镖围了一半的,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在笨也明白了吧,被人群围住的人只有一个吧,做排除法还是能知道的吧。   陈默接下了这个委托,走向人群。   不得不说那个人太受欢迎了,不少年轻一点的女性成员争先恐后的往前挤。   要不……等等吧,人群应该很快就会散去吧,毕竟热闹,是有限的啊……   那位陆总身边的人很快就被导演他们打发掉了,大人物的到来总是会有重要的事情,毕竟不是谁都这么闲。   他们进入了导演的办公室,跟着进去的是几位主演。   应该用不了多长时间吧……陈默看着天花板,继续等待,不远处,许甄小姐正在观察着自己的行动。   也许身为beta的她应该不需要对那个什么陆总这么上心,但陈默不会想去理解那些感情。   很快,几位刚刚进去的主演出来了,看起来谈的不太好吧,脸色有点黑。   跟着出来的是总监,似乎是在召集什么人。   “小陈?有空吗?”似乎是被推荐到了呢,总监过来询问自己是否会下国际象棋。   陈默微微点头,但仍然不解。   “麻烦你陪陆总下会儿棋吧,我得和导演商量一下。”   商量什么?谈判估计不顺利,应该是后续方案吧。   于是自己就被推进来了。   面对脸色不太好的男人,以及普通的棋盘,陈默也想不出任何活跃气氛的话语,就算想到,也说不出来吧。   空气中弥漫着讨厌的味道,是刚刚的威士忌吧,自己并不喜欢酒精。   “陆总,您不介意的话先下盘棋吧,我们去商量一下。”导演陪着笑,试图讨好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男人。   “希望你们能在这段时间里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毕竟,我的条件就是这样。”男人只是瞟了陈默一眼,随后便撂下这句话。   “小陈,麻烦你了。”   男人看了陈默一眼,便挪动了自己前面的黑棋。   陈默没有忘记许甄小姐的委托,把那个粉红色的包裹递了过去。   “什么意思?”对方在询问,不管怎么样语气里的不屑令人很不满。   “委托。许小姐给你的。”   “你这人说话方式真奇怪。”   “……”   似乎是感觉无所谓了,男人接下了那个包裹,扔给了一旁的下属。   陈默的委托完成了,现在的任务是陪那个人下棋。   他没有多说什么,起手,挪动了白棋。   当然,只要是个人都很难忍受这份尴尬吧,毕竟无视你说的所有话保持可怕的沉默可不是让人喜欢的交流。   在黑马吃掉白皇后时,男人似乎是忍不住尴尬的气氛了:“足足半个小时,你一句话也不说,如果不是你之前开过口,别人会把你当成哑巴吧。”   白车向前,吃掉了黑兵。   “你和他们不一样呢。”对方的黑王往前挪动,离开了会被车吃掉的那一行。   白兵向前,吃掉了黑皇后。   “你不打算说什么吗?”黑马吃掉了白兵。   陈默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该说的,而且自己也没有必要开口。   白兵向前,逼近底线。   “哪怕是一句话也不说?”   陈默看着对方的车逼近己方的王,仍旧一言不发,只是抬手把王的位置改变。   “算是要求吧,稍微向我证明一下你没有语言障碍吧。”   白兵来到底线,升变为车。   “没必要。”这是陈默这大半个小时来开的第一次口。   “为什么?”黑马向前,和黑车一起包围了白王。   陈默盯着棋局,伸在半空的手微微一顿。如果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到陈默微微皱起了眉头。   “原来你闻得到啊。”然而罪魁祸首还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我讨厌……酒。”憋了半天,陈默还是把想法吐露,虽然这可能对对方而言不是很尊重。   “哦?”男人凑了上来:“理由这么幼稚吗?”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调戏,他凑到了陈默脑袋旁边:“那我这么说吧,我不讨厌奶油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