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我胡汉三全文免费阅读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我胡汉三全文免费阅读

2021-04-08 短篇小说

蔚蓝无边的太平洋上,一艘装载着上千台集装箱的重型货轮正在劈风斩浪地航行着。
作为人类工业对于海洋航运事业而推出制造成的“坐骑”,“赤藤丸号”无疑是那徘徊于汪洋之上的赤色大鲸。
如今已经临近这趟旅行的终点期限,渐渐放松下来的水手们三三两两地聚在甲板上聊天打牌,稍有不慎,轻飘飘的纸牌就会被海风吹走。
“呼——”
一阵异样的狂风刮过,吹走了一个水手手里的纸牌。
“妈的,给老子停下!”那人急得起身追过去,因为眼看自己就要赢了这一局,怎么能任由海风毁了自己的牌运?
“喂,平井!别追了!都快到目的地了!再买一副新的就是啦。”相熟的船员喊道。
“不打了不打了。”
“哎呀,一直坐着跟儿子们打牌也没个人过来捶捶背,老子腰酸背痛的很。”
“滚滚滚,谁是你儿子。”
其他船员牌友连忙趁机扔下纸牌,故作遗憾地表示这局已经结束了,没能输钱给平井这种事那都是神明大人的天意。
海上漂泊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敬畏天意,无论是航行还是赌博。
平井不理睬身后的伙伴们的嬉笑和阻挠,有些恼火地大步追着那张飞舞的纸牌冲过去。
他就知道自己一起身,那帮混蛋就会不认牌局,也会故意不掏钱。但是……都已经损失一局牌的赌资了,怎么可能再损失这副用了很久的纸牌?
有这买新纸牌的钱拿去买香烟,难道不香吗?
最终,穿着洗得有些发黄的白背心的壮硕水手穿过阴暗的楼梯,跑过狭长的货仓通道,就在疑惑怎么这股大海上的妖风把纸牌吹得那么远的时候,终于看见这张该死的牌悠悠然地掉落在地面。
他呼吸有点沉重地跑过来,直到弯腰捡起沾满灰的纸牌,看见上面的黑桃K大卫王图案依旧完全无损后方才松了口气。
平井单纯地想着:幸好没损……
“哗啦——”
他面前的集装箱铁质墙壁上忽然浮现出某种宛若旋涡的融化缺口,一只白皙修长的手突然伸出来,把毫无防备的平井抓了进去!
头一回体验“穿墙”的平井吓得想要发出尖叫。
短短几秒钟的瞬间,他想起了老水手长曾经说过的那些海洋诡异传说,想起了睡在吊床时伙伴们讲的鬼故事,想起了自己那在故乡生活的父母和还在上学的弟弟……
——不能死。
我不能死。
死了的话,弟弟就没钱上学了!妈妈照顾生病的爸爸已经很辛苦了!
于是这个小伙子硬生生地克制住自己想要尖叫的情绪,努力瞪大眼睛,环顾着这个本应是存放着羊毛布料的集装箱。
下一秒,他吃惊地看见了端坐在成山的布料上的漆黑人影。
对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仿佛一尊雕像或者一块人形的石头,一旁的屏幕透出微弱的白光,照亮了那人波澜不惊的下颔与脖颈。
白、白光?
平井惊疑不定地看着那台绝对是游戏机的屏幕,以及从游戏机上延伸出的电线一路伸进那个怪人宽大的羽织袖子里。那只白皙柔软的手还握着一个巴掌大的手柄。
众所周知,单纯存放原料布料的集装箱内部是不可能有插座的,更加不可能有电源,那么游戏机的电力从哪儿来呢……真是令人细思恐极的问题。平井拼命让自己的好奇心不要往那个可怕的深渊方向滑去。
“早上好,平井先生。很高兴你能保持冷静。”那人审视了他几秒后,语气愉快地向他打招呼。
原本死气沉沉的气质被一扫而空,此人仿佛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先前做了多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我饿了,你能把你的午餐贡献出来吗?放心,最多半天后你们就靠岸了……”
平井的眼睛终于完全适应了这个昏昏暗暗的环境,看清楚了那人的长相。
那是一位随意地披散着赤红色长发的女人,头发有点乱,仿佛刚睡醒。女人的五官很精致,只是那满脸和善的笑容怎么看都有种奇特的欠揍感。她身上除去正常的休闲便装外还穿着一件特别宽大的深蓝色夏季男款无纹羽织,脖子上戴着一长串零零碎碎的异国风情吊坠饰物,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微妙的,与轮船格格不入的感觉。
换句话来说就是……
“啊!”平井指着她大叫起来,“——偷渡客!”
“……啧,我还以为你比前面那几个零食贡献志愿者要好一些呢。”
星野归一不耐烦地说,用手指卷着自己的红色长发末端转了几圈,“所以你到底交不交午餐?不交的话我就自……”
“大人!放过我吧!别说午餐了!我所有的钱都可以给您!只求您放我一命吧!”平井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倒在羊毛布料上,真男儿就是这样能屈能伸,“我家里还有老人和未成年的弟弟……”
“我要你的钱和命干嘛?等等!你不会以为我是劫匪吧?”
“……不敢。”
“可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腹诽什么。老子可是天下无……不对,反正就是比较厉害的偷渡客!谁稀罕你那几个小钱?”星野归一生怕给自己立一个FLAG,连忙把“无敌”这个DEBUFF咽回去了。
倒是水手平井一脸无语地看着她是如何骄傲地宣称自己是“偷渡客”的。
拜托,这种事值得那么骄傲地说出来吗?你们偷渡客之间还有一个全球排名榜单是吗。
“好了好了,快去拿午餐回来给我。”
“是!”
平井大喜,决定等逃出去就向船长和武装护卫人员报案。
就你丫这神经病模样还想吃午餐?我请你吃牢狱大餐!
“等等。”握着游戏机手柄的女偷渡客似笑非笑地抬起另外一只空置的左手,捏了个奇怪的手诀,“你看我这个美甲做得怎么样?”
绝了,你一个偷渡客还有心情做美甲?
平井自然下意识地循声望去,但是看见的却不是什么指甲上的图案,而是从指间迸射出来、绝非普通人能操作的银白色光芒。
【术式·狩魔人战法——亚克席之印】
亚克席之印,源自古老天体世界的压力下所催生出的速效法印,配合着狩魔人的剑术共同使用……对于精神能力弱于自己的目标可以起到“短暂眩晕”、“催眠”等便捷效果,但对于意志坚定之辈很难起到太多眩晕效果。
星野归一在所有狩魔人法印中最爱用它,原因很简单,它能让目标短时间内降智。
随着三角形的咒力符文在半空中形成,人类水手的瞳孔倒映着法印的光芒,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呆滞空白的表情,眼神也一度放空了起来。
“去为我带来你的午餐。”星野归一柔声道,“你将为我保密与遗忘这一切见闻。”
平井下意识地跟着重复:“……我会为你带来我的午餐。我将为你保密与遗忘这一切见闻。”
“很好,去吧。”
当平井清醒时,发现自己还站在走廊上,手里捏着一张脏兮兮的黑桃K纸牌,上面的大卫王抱着竖琴正一脸威严无语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傻逼。
“奇怪……”
他摸着脑袋,总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抬起手指时,无意间闻到了指间残留的、食物的香气。
等一个小时后的午饭时间,看着周围的水手们嘻嘻哈哈地去食堂吃饭,平井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肚皮,感觉愈发困惑了起来。
好饱……不对,好饿?
好奇怪。
我不是已经提前吃过今天的午饭了吗!!
陷入人生迷茫的水手平井特意去食堂厨师那里咨询了一番,结果被膀大腰圆的厨师长给骂走了——厨师长很了解这些水手小伙子越是靠近岸边就越是想要放纵一回的心情,但是浪费粮食是不对的,他有责任为船上的存粮情况负责。因此厨师长当即义正言辞地拒绝了多给第二份餐这种不合理的请求。
于是饿得实在是受不了的平井抢了两个船员朋友的一个面包和一根香肠,被他们挥着拳头骂骂咧咧地追了半条船的距离。
就在饿肚子的平井被人追得满地跑的同时,躲在集装箱里的偷渡客星野归一翻动着三明治里发焉的生菜叶子,一边感慨着这船上的伙食真是越来越难吃了。
“还好我上船前带了不少零食……但是不是都吃完了?”
她摸了摸扁平的羽织袖子,掏了半天却没掏出什么来,除了一顶发旧的礼帽。
“三年前的礼物……”
女孩子看了看礼帽,确认无法食用后又把它塞回仿佛系统背包的袖子里去了。
然而没等她吞下生菜叶子,宽大的深蓝色袖子里突然自己动了动,旋即一块粉嫩的三瓣嘴探出阴影中。
那是一只兔子,通体呈现出奶黄色的茸毛,眼神呆呆的,就好像一个布偶一般。
没错,这是一个兔子外形的布偶咒骸,是星野归一当年毕业时班主任生怕这傻逼孩子以后会搞出什么不可收拾的破事而送给她的,希望兔兔咒骸能够在劝阻傻逼犯错的路上建功立业。
事实证明,在经过多年相处后,曾经伟光正思想的咒骸已经不幸被传染为新的傻逼了。
“你想吃吗?”星野一脸友善地问自己的宠物。
兔兔慢吞吞地抬起朱红色宝石般的眼睛看向那片无精打采的菜叶,发出了嫌弃的声音:“吔屎啦你。”
“哈哈哈你这么一说我反倒兴奋起来了!我要把它喂你吃!”
星野归一爽朗地笑着,真的把生菜塞进咒骸的嘴里。
兔兔:……
它的腮帮子鼓起,一动一动,颇为不满意地瞪了主人一眼后又钻回袖子里去待机睡觉了。
看到兔兔已经被自己玩坏了,星野归一又觉得无聊起来。
“算了算了,还是加紧通关吧。”
摸了摸那根缠在手臂上的游戏机电线,电流正从人类的肌肤上时不时地迸射出几缕电光,但都被星野归一身上的那件深蓝色羽织很好地压制住了,没有泄漏到外面造成任何一点火花。
【术式·苇名流——巴之雷】
“苇名流”出自硬核打铁游戏《只狼》中作为一个最大的战斗流派,它的概念已经被作为咒术师的星野归一所“提炼”出来。
什么是“苇名流”?苇名流就是——没有流派的战斗方式。
剑术是苇名流,冷兵器枪法也是苇名流、火.药枪械更是苇名流……那么作为来自游戏中另外一个种族的打雷天赋,也可以是苇名流。只要你擅长什么,你就能往前面加这个“苇名流”的前缀。
比如“苇名流·冲厕所秘技!”或者“苇名流·胡吃海塞!”之类的……
笑什么笑,我看你也是苇名流。
星野归一使用了其中名为“巴之雷”的技能(意思是名为“巴”的研究者召唤出的天雷),通过控制输入咒力的大小与持久练习,修改电压程度,最终成功发电!
玩家星野愣是在毫无电力设施的集装箱里非常硬核地玩起了游戏。
别人用爱发电,她用咒力照样能发电,所以请叫她——负面情绪发电机!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