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舰娘来了在线阅读全集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舰娘来了在线阅读全集

2021-04-08 短篇小说

夕阳西下,赤藤丸号缓缓地驶入了东京湾附近的深水港口,水手和船长等人都开始忙碌起来准备停船卸货。
此时一个无人关注的身影从船尾处悄悄地跳下海面。
但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她的双脚踩在海面上,根本没有沉下去的意思。
这一幕要是让别人看到保准三观炸裂,直呼牛顿棺材板掀开了!
但是星野归一只是习惯性地挠挠头,将提前脱下来、避免被打湿的板鞋和船袜塞进袖子里(不是装食物的那一只袖子,而是有兔兔的另外一边)。
袖子里的兔兔咒骸看着近在咫尺的鞋子,立刻发出了萌萌的声音:“恶心心。”
可惜星野根本不在乎。
“好,很有精神!”她自我鼓励道,“让我想想该怎么走去岸上,首先,将查克拉凝聚到脚下,就可以踩水……等等!串词了!”
沙雕咒术师骂骂咧咧地拨动了一下胸前的吊坠,上面零零碎碎地挂着统共十枚截然不同的、风格各异的吊坠装饰物——紫檀木佛牌、狼牙吊坠、弯月状的紫玉、十字架银饰……这次星野归一摸的是一枚黄铜子弹。
一瞬间,无形的力量笼罩住了星野归一那并不高大魁梧的身形。
【术式·万国神兵——阿利·伯克级驱逐舰】
说实话,进入21世纪后,随着军事技术与游戏科技的发展和完善,关于热.武器为主题的游戏已经悄然变多,像什么《使命召唤》、《彩虹6号》、《反恐精英》这种近现代战斗游戏……那么,这些热.武器战斗类游戏只要从中提炼出一个统一的、共同的概念,加以进行本土世界的术式演化,就得到了——【术式·万国神兵】这个体系。
“万国”是个夸张的说法,但几乎包含了所有已知的人类近现代国度,“神兵”这个词就更好解释了。人类对于战争的智慧运用在工业与发明上,诞生出来的战争机器还配不上一个“神兵”的尊称吗?
所以现实中的阿利·伯克级驱逐舰是以宙斯盾战斗系统SPY-1D被动相控阵(无源电子扫描阵列)雷达,结合MK-41垂直发射系统,将舰队防空视为主要作战任务,此后世界各国发展的新锐防空驱逐舰无一例外都借鉴了伯克级的设计理念。
是的,星野归一一旦拨动她胸前的吊坠,就相当于是……点击“技能快捷键”!
键盘玩家都知道,你不提前设置技能快捷键,打怪或者下副本的时候绝对累死你。
十枚吊坠分别对应不同的术式体系,毫无疑问,子弹头对应着“万国神兵”及下属的其他战斗机器。
时速最高能达到30节的海洋驱逐舰的力量与速度降临其身,那是来自人类重工业渴望对大海进行征服的威能与梦想,一时间,她的满头红发无风自动,海浪在她面前避让出通行的道路,平日里憨批的眼神似乎也变得深邃锐利起来。
下一秒,她直接冲了出去!
为什么那么着急呢……
因为“术式·万国神兵”好用是好用,可以让她临时召唤出属于人类各国军队代表性战争机器的能力,但是它有一个缺点,就是很耗蓝。
说白了,极度耗费咒力。
很容易就没电啦!
因此星野归一哪敢停留在原地装逼啊,赶紧加快马力火速开溜才是正经事!回头掉进海里就丢脸丢大发了!
传扬出去的话,别人会说“哎呀这个下忍连踩水这种基本功都练不好吗”……
随着星野归一在海中一路飙船,在快要抵达岸边时一个坐在海岸边上陪家里大人来钓鱼的小男孩目瞪口呆地看到了这乘风破浪的一幕,忍不住自信大喊:“嗨!美人鱼姐姐!”
“美人鱼个屁!”穿梭在海浪中的红发咒术师大声回应,“小朋友,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老子是舰娘!”
话音未落,人形驱逐舰就踩着浪花溜走了。
小男孩:???
恰好此时,小孩的爷爷从不远处的沙滩公厕回来了,于是小男孩就好奇地问他:“爷爷,什么是舰娘啊?”
“啊?”沉迷海钓的爷爷哪里知道这种宅文化,只好硬着头皮胡乱说一通,“大概就是……在舰船上工作的女性工作人员吧?”
“原来如此!”男孩子兴奋地说,“我长大以后也要当舰娘!”
……还是别了吧小老弟。
另一边,星野归一终于成功赶在咒力耗空之前上岸。
看着近在咫尺的东京都市,她怀念地深吸了一口气,从储物袖子里摸出船袜和板鞋穿上。
“呼,三年了……也不知我的那群同学们都老成了什么狗样子。”
时年24岁的“一级咒术师”星野归一总会因为某些原因而与周围的人出现时间错位的情况,当然,这个秘密是仅有几人才知晓的。
“哈哈,就让年轻貌美的俺好好地嘲笑他们吧!”
星野归一暗自点头,然后信心满满地走出沙滩公园,来到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报出了一个地名。
日本的计程车报价都很昂贵。
计程车司机一听是远距离的生意,当即恭恭敬敬地花了大半个小时把闭目养神(努力回复咒力)的女客人拉到目的地。
结果等到了这栋公寓楼楼下后,星野归一才一脸爽朗地说自己没钱。
司机:?
“不过师傅你别担心,我朋友住上边,他有钱,能帮我付车费哒!你在这儿稍等我一下!”
为了增进自己话语的可信度,星野归一这个屑咒术师还使出了【术式·狩魔人战法——亚克席之印】来强行给人降智。
被催眠的师傅傻乎乎地点头信了。
星野归一熟门熟路、大摇大摆地下了车,一路溜上去,直接敲开记忆中的大门。
“喂喂,开门!先生你的外卖!上门送温暖!签收快递!”
可惜敲了半天都没有反应,红发的女孩子忽然眯起眼睛,看见了门把手上积落已久的灰尘。
这起码得大半年没人来过才会积落如此程度的灰尘。
星野的心忽然沉了下去,一种诡异的不详直觉忽然攥住她的心脏。
难道,那个人……不、不会是……搬走了吧!!!
“你果然没死啊。”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背后悄然响起,它来的毫无征兆,就像是夏日的风,“我还在想,你这次可能没办法从冥滩上回来了。”
“哈哈!怎么可能?老子可是【不死的红发】!”
星野归一哈哈大笑着转过身要去捶打来人,这个称号是她当年中二病时期自己选的,本来叫做【不死的星野】,但被女孩子挨家挨户地上门打了一顿后大家就同意改口了。
之所以坚持自称“红发”,是因为……一开口就是老四皇了。
四皇之一的“红发”香克斯给您点了个赞。
没毛病!不想当海贼王的咒术师不是好忍者!
然后满脸微笑的女孩子顿住了脚步,举起的手臂真是捶了个寂寞。
三年不见,昔日的老友额头上多了一条缝线,气息也变得古怪晦涩起来。
“夏油……你怎么……”她呆呆地说。
披着袈.裟、扎着丸子头发型的夏油杰同样眯着眼睛一脸笑容地蹲在公寓护栏上,像只沐浴着阳光的毛茸茸大狐狸,背后就是一摔下去保证粉身碎骨的高空。
“中二病加深了呢?”星野归一补充完自己没说完的话。
夏油杰:……
唯独不想被你这个晚期中二病患者这样嘲笑。
此时星野归一袖子里的兔兔察觉到陌生又熟悉的咒力靠近,探头一看,发出了久别重逢的声音:“哇,光头!”
偏偏还是类似于“超威蓝猫”的配音葛平老师的那种惊叹声。
夏油杰眯起了细长的狐狸眼,露出了让人觉得很危险的神态:“我能把它炖了吗。”
“害,你一个大人跟它计较什么呢。”星野归一说出了中国人最常用的台词之一,随手把兔子脑袋摁回去,“小孩子不懂事啦!”
“我看你也没好到哪里去。”光头讽刺道。
“说明我童心常驻~”
夏油杰跟她曾经是同一所学校的好友。在共同度过了三年的快乐学习后,这哥们终于崩溃了。
对,他在十年前因为一次保密事件而恶意咒杀了上百名普通村民后,彻底叛逃咒术界,从此被定性和通缉为“诅咒师”。
但这并不妨碍曾经的星野归一能时不时地捕捉到他故意留下来的通讯小尾巴。
不知为啥,有些话,夏油杰只会跟她讲,也没有告诉过他们二人共同的另一位好友五条悟。这哥们哪怕被通缉了也依旧乐此不彼地持有着这种小秘密。
一级咒术师和最恶的诅咒师之间仍旧有着隐秘联系这种事……是不能随意外泄的,否则高层并不介意随时给星野归一套一个同样规格的通缉令。
如今三年不见,年龄依旧停留在三年前死亡时期的女孩子扑过来,在眯眯眼青年的脸上摸来摸去疯狂揩油,露出非常关心的神态:“咦?不是画上去的缝线?我以为夏油你终于要出cos了。你真的受伤啦?痛不痛?是谁干的?”
夏油杰脸上的笑容愈发深邃莫测,眯眯眼都快弯成两条缝隙了,轻声回答:“跟你说了一百遍——不要挠我下巴……那当然很痛啊。至于是谁打的,你觉得呢?”
星野归一的表情从困惑到迷茫,再到恍然大悟:“是五条打的对吧!妙啊妙啊!”
夏油杰:“哈?”
“咳……说错了,我是说,我替你去揍他一顿出出气!老伙计咱们回头再联系,先走啦,886!”
话音未落,星野归一直接翻身跳出护栏,直接以一种战机升空爬坡的架势呼啸着冲上天去!
【术式·万国神兵——苏-37战斗机】
苏-37是苏-27改进机型,是俄罗斯空军在从第三代战斗机跨越到第四代战斗机中间的实验机型。它在其原型机的基础上改变了机身结构,并加载机载电子系统,使用了多通道数字电传操纵系统,包括人工智能系统。此外,它还配备了最新型的脉冲多普勒机载雷达系统,带有固定相阵控天线阵和后视雷达。
眼看老朋友就要当场溜之大吉,夏油杰轻笑一声,踏步踩着一只会飞的咒灵直接追了上去。
“你还是那么爱逃避问题呢,归一。”
面对老伙计的指责,星野归一暂缓起飞架势,理直气壮:“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
万一逃成功了呢?那岂不是赚爆。对吧。
“……就算如今我和悟都各自走上了不同的路,但三年不见,只有你是老样子啊。”夏油杰叹气道,“留下来叙叙旧不好吗?”
“不好。”星野归一轻蔑地说,倒不是说她歧视自己的诅咒师友人,而是,“我从不跟穷鬼讲话。”
夏油杰这回再也忍不住了,提醒道:“你自己就是穷鬼啊!而且你跑了,楼下的计程车费用怎么办?”
嘻嘻,想威胁我?
“司机?什么司机?”星野归一厚颜无耻地装傻,“你在说谁。”
夏油杰一愣,低头下意识地看去,发现留在原地等候的那辆计程车竟然是虚影!
他委实威胁了个寂寞。
小丑竟是他自己!
战机的轰鸣咆哮声近在咫尺地爆发而出,当他重新意识到这点时——星野归一早就以2.0马赫的最大飞行速度狂飙到天际去了。
临走前还给他留了一句亲切问候。
“苏卡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