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饭桌会谈全文阅读无弹窗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饭桌会谈全文阅读无弹窗

2021-04-08 短篇小说

“那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在人声鼎沸的烤肉料理店听见面前之人说出这句话时,星野归一正在给碗里的那块岩烧嫩牛肉蘸柠檬汁。
她诧异地抬起头,颊边的红发微微晃荡,像只呆愣迷惑的红毛仓鼠。
“你指哪方面?”
“就是生计啊、未来啊,打算怎样。”银白色短发的青年解释道,同时把烤肉沾着超甜的酸梅酱往嘴里送。
虽然这人总是浪浪荡荡,相当不正经的样子。但与之相对的是五条悟一旦正经起来,没人能挡得住。
虽然星野归一也没打算在这种问题上撒谎就是了。
“哦,说起来,我也身无长处,又没钱了(说到这里怒视了对方一眼),咒术师的执业许可证也不知道有没有被那群老鬼吊销……”红发的女孩子沉思半晌,恍然大悟道,“看来我只能去外头站街,靠跟不同的老男人上♂床来赚取生活费了!”
“喔!真的吗?那我一定会照顾你的生意!”
纵然五条悟早有心理准备,清楚这个傻逼朋友绝对说不出正常的话,但是突然那么破廉耻还是很吓人的,搞得他愣了一秒才反应过来。
星野归一居然还笑得出来:“提前谢谢老板的美意哈。”
“不客气哦。”白发青年爽朗地挥挥手,“你不介意我组团带人一起去围观你的工作情景吧?”
去你妈的。
星野面带微笑,八风不动。
“不过话说回来,五条你今年才28啊,为什么要把自己归进‘老男人’的范畴?”
说到这个话题,五条悟忽然一反先前的嬉皮笑脸,瞬间变得严肃端重,仿佛浑身上下散发着传道授业解惑者的伟大光芒:“这不是……那什么嘛,为了学生的未来,我五条悟也只能每日为人师表,唾面自干,兢兢业业,从不迟到早退,关心学生……”
“够了够了,太感人了。我担心再说下去你就要当场边表演一个‘春蚕丝尽,蜡炬成灰’了。”
星野归一讽刺道。
对于这么明显的嘲讽,五条悟竟然笑纳了,甚至还洋洋得意:“那不至于。我的丝(头发)还是很浓密的,精力方面也没有要被累死的迹象哦。”
说着他自信地甩了甩那头护理得当、色泽光润的头发,那熟练的架势就跟在拍洗发水广告似的——问题是这里是烤肉店啊!
“大哥,我不关心你的头发还在不在,我只关心你别把头屑甩进那边的肉里。”星野归一满脸愁容,“我等会还要烤的啊。”
“我怎么会有头屑!我天天洗头!”五条悟颇为恼火地蹦起来,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抚弄着自己的银白色短发探过身凑过头来,“你自己看!不许退,过来看!”
“草,要是我发现你有头屑了怎么办?”星野归一被逼得只能往身后的位置缩,根本不想靠近去看。
“那就把老子的头屑直接给你喂下去啊!混蛋!”
这垃圾男人咬着小混混般的弹舌音发出了日常恐吓。
真是了不起的人民好教师,若无其事地说出了这么恶心人的威胁……
“对不起,我错了,我看花眼了。您哪有头屑啊,您的头毛儿干净得就跟新生婴儿一样粉嫩。”
被哄了好几句的五条悟这才哼哼唧唧地坐回去,冷笑道:“阴阳怪气。”
“我这是甘拜下风,甘拜下风。”女孩子皮笑肉不笑地抱拳示意。
两个喜欢恶心对方的幼稚鬼玩了一会儿后,总算话归正题。
“我说……”五条悟悠闲地屈起手指,轻轻敲打着烤肉桌的石板桌面,“你三年前一死了之倒是很轻松啦,剩下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贸然回来,这回恐怕不能用‘出差外国’的借口去糊弄上层那些老头子了。”
说到这里,这个银白色头发的男人感叹起来:“死而复生啊……多么神奇的力量,你又不像同样有‘不死术式’的天元大人那样是个永久植物人状态,反而一复活就能天天活蹦乱跳的。你自己说,那群贪生怕死的老东西,难道不会觊觎你的术式特殊性么?”
在过去,也只有同一届的同伴们和老师夜蛾正道知道星野归一拥有这个“死而复生”的秘密。因此他们经常用“外出培训”、“出国交流”当借口来应付上层的检查和责问。
【不死的红发】——实际上,是真的死了。然后又活了过来。
这其中的缘由是关于某个名为【死亡搁浅】的术式,在女孩子的上辈子,同名游戏出自于岛国游戏大师小岛秀夫工作室之手,讲述一个不死的快递员“弩哥”(他从《行尸走肉》剧组里跑来串场了)主角横穿美国拯救世界的故事。
在那个游戏世界观里,“死亡搁浅”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非自然现象,大致意思就是“人没法正常死,死亡这一概念无法完成”。
正常来说,人分为“灵魂”和“肉.身”两部分,当人死后,“灵魂”会前往地府,同时人间的身体死亡——但是当“死亡搁浅”现象发生后,“灵魂”无法抵达最终目的地,并且会被困在一个名为“冥滩”的中间层。
正常途径是“人间→地府”,但在那个游戏里是“人间→冥滩→地府”,然后灵魂在冥滩那里卡关了,去不了地府,无路可去的亡灵只好回人间。
到了那个时候,返回人间的亡灵会成为不死不活的怪物,游荡在尸体死去的地方并在触碰到活人时引发堪比核弹爆炸的“虚空湮灭”现象。
当然,话题扯远了,这些是游戏里的设定。这里的星野归一只是从游戏里提炼出对自己有用的“死亡搁浅”概念(怪物“BT”之类的概念就暂时没必要用出来了),将其演化成具体的“免死术式”,从而打造出属于自己的灵魂堡垒和中间层。
每个人的冥滩都不一样,会反馈出内心最渴望、最美好的“天堂”。
这一回,星野归一困在灵魂的“中间层·天堂”(冥滩)中长达三年才得以清醒,返回人间。
话题回到烤肉店里。
“……”
星野归一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低头用铁夹子去夹起盘子里的鲜红生牛肉块,放在烤盘上后立刻发出“滋滋”的油烤声响,黑色烤盘四面的排气通风装置将油烟尽数吸走,尽量不沾染到用餐者的身上。
直到做完这一切,她才慢吞吞地说:“你还担心我这个?”
五条悟一如既往地咧开嘴无声地笑着,像是在饶有兴趣地等待一个答案,因此一时间没有回答。
“他们想来夺取就放马过来吧,我也想知道我的术式能不能被别人学走。”女孩子露出了与好友极为相似的笑容,然而血红色的眼眸里没有一丝笑意,“一群冢中枯骨罢了。”
“我这个人啊,虽然又懒又怂,很怕麻烦,还讨厌不必要的社交,遇到事情想的第一个举措就是逃跑,但是,唯独只有一点是确定的。”
星野归一说到这里,开始握着铁夹子给变了颜色的肉片们挨个翻身。
油花声豁然爆裂,仿佛蕴藏着某种无法言明的杀意和决心。
“——谁不让我打游戏,我就打爆谁的狗头。”
对于星野归一而言,“术式”就是“游戏”,“咒术师”就是“玩家”。
关于这个等式公式,五条悟在与对方初见时就明白了。
——毕竟哪个逃课的学生会熟练地在柏青哥的店里大杀四方、狂赚钢镚啊!
天生“六眼”的五条悟在店铺窗外,仅仅用了不到0.1秒就看出她在用某种从未见过的“术式”作弊。
这怎么行呢?
生来即开“六眼”,平日里高人一等、傲慢狂妄的少年冲进柏青哥的店里,他无法理解穷学生同龄人只想靠这个方式赚点生活费的卑微想法,他单纯地觉得咒术这种力量在对方眼里是被羞辱了。
因此他要用自己的方法击溃对方的作弊之举。
作为千载难逢的天才咒术师,玩什么都会获胜的五条悟毫不客气地击败了出千的垃圾选手并当场揭穿她的作弊方法,结果转头就被星野归一这个狼人给两败俱伤地举报了。
原因是:日本法律限定20岁以上的成年人才能涉足赌博场所!
年少轻狂的五条悟就这样被迫和红发女孩儿一起蹲了局子,生平第一次吃警局的猪扒饭,又冷又咸,难吃到灵魂当场升天。他又不肯叫自己的家里人来保释,而星野归一更是冷笑着说她是孤儿没有直系亲属……最后还是小伙伴夏油杰大半夜地打着哈欠过来捞人,顺手把一脸死倔不肯认输的她也捞走了。
这一捞,星野归一就被捞进了东京咒术高专。
现在想想全都是孽缘。
五条悟自顾自地笑起来,眼罩遮住了他眼底的所有复杂情绪:“好快啊。”
一转眼就是那么多年了。
星野归一哪里知道他在回忆什么当年往事,只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什么好快?你说肉熟的速度吗?”
长年与沙雕相伴的五条悟瞬间敏锐地察觉到眼前这个中二病似乎又开始异常兴奋起来,正想阻止,却已经晚了一步。
“没错!是‘时间删除’,我用了‘时间删除’!所以烤熟肉类的中间时间被我删除啦!”星野归一得意洋洋,疯狂玩梗,“这就是我的替身能力——【绯红之王】!”
“哇,好厉害哦。”五条毫无情感地鼓掌,棒读,接着问,“可你上次不是说自己的替身能力是【钢链手指】,再上次是【疯狂钻石】,再再上次是……是什么来着我忘了。”
“……”
“这就是传说中的替身使者吗?还真够好笑的呢。”银发青年用手掌撑着脸颊,发出了足以对任何中二病造成重创的轻蔑嘲笑。
果不其然,星野归一连脑袋都焉哒下去了,满头的红发也没有先前那样闪闪发亮了。
五条悟忽然有些愧疚,毕竟欺负智障这种事谁都能做,但是欺负过头就不好玩了。
不过女孩子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平常心和厚脸皮,笑容镇定自若地招呼他:“肉熟了,快夹走!”
是的,这就是成年人,社会人,打工人的三者结合本性——【一切都无事发生.jpg】
“好的哟!”青年打起了精神,“再来一壶鲜榨橙汁吧?”
由于五条悟长年需要维持【无下限术式】的自动运转模式,大脑时刻处于高速计算的负荷中,因此平时是坚决不会随便碰任何酒水的,就算偶尔喝酒也只是浅尝即止。星野归一作为老同学当然知道这一点,但这并不妨碍她每次都贱兮兮地嘲笑对方“很娘”。
俗话说得好啊,关系一般的朋友谈话间还会有很多规避与注意事项,但兄弟闺蜜之间说话那绝对是想方设法的犯贱。
“橙汁?听起来针不戳。”星野归一眉飞色舞地又开始玩梗,简直是不知刚刚才被打脸的疼痛,“搭嘎,口多哇路!”(注:中文意思是“但是,我拒绝”)
“什么啊,为什么要拒绝啊?”
“哦,想看五条你这张欠揍脸露出不爽的表情——对,没错,就是现在这样,维持住。”
星野归一一边拿出手机试图抓拍对方的表情包,一边抬起手跟服务员打了声招呼。
“请问两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匆匆赶来的服务员态度恭敬。
“麻烦来两瓶冰冻可乐。要可口可乐,玻璃樽装!”
“不要!”五条悟不情愿地拍着桌子喊道,“我不要可乐!那种垃圾碳酸饮料不利于我的健康!”
“哈?”星野归一诧异地看着他,“你以为另外一瓶冰阔落是给你的?”
“……不是吗?”五条悟也愣住了,举在半空中表示抗议的爪爪也讪讪地放下来。
“不是哦。”红发姑娘露出了死肥宅特有的好胃口笑容,“我一个人就能干掉两瓶。”
五条悟撇着嘴,对她嫌弃极了:“少喝点那种饮料吧,小心血糖高。”
“甜食怪你有脸说我?”星野归一直接打出一发人身攻击作为友谊回应。
服务员满头大汗地看着客人们又开始旁若无人地争执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要了一瓶鲜榨橙汁和一樽冰可乐。两人对视一眼,纷纷冷笑不断。
“呵,橙汁。”
“呵,冰可乐。”
星野归一谈吐优雅:“你懂个屁。吃烤肉蘸甜酱还喝甜橙汁的男人都是娘炮!”
“再怎么娘也总比死肥宅要好吧?已经破产的万物老师。”五条悟尽管是帅气地微笑着说话,但是毒舌程度从未减轻。
“——你再说这句话试试看!我到底是因为谁才破产的啊五条悟你个混蛋!”
一旁当做布偶摆设的兔兔发出了也想喝可乐的声音,十分奶声奶气:“百事。”
“闭嘴吧这家店没有百事可乐!你个KY咒骸!”星野归一嚷嚷道。
总之,这两个人就算吃个烤肉也不得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