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火烧浴室全文免费阅读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火烧浴室全文免费阅读

2021-04-08 短篇小说

星野归一猛地睁开眼。
几秒种后,她迷茫地、困惑地看着眼前的陌生环境:她此刻正身处一间非常传统和式风格的客厅,墙壁上挂着一副“天下最强”的狂草书法,液晶大屏幕电视里的夜间新闻主持人正在喋喋不休的说话,敞开的纸门外有着似乎非常精美的园林造景。
很好,现在问题来了——她是怎么出现在这儿的呢?
她的脑袋一片空白,记忆缺失了约莫2个小时的片段……
还好此时客厅外的长廊上出现了脚步声,刚刚洗完澡的五条悟一边用毛巾擦着他那头湿漉漉的银白色短发,一边换了身正常的居家服出现在门口。宽松的黑色棉质短袖上衣领口露出了他性感的锁骨,原本的眼罩也换成了黑色小墨镜,但区区镜片哪里能完全掩盖住后面那双透彻通亮的翠蓝眼瞳呢。
“五条……”星野归一并未被久违的帅哥美色所震撼,相反,她此时完全沉浸在【阿巴阿巴】的呆滞情绪里难以自拔,一时间不可置信地看着这家伙,“你又对我用了【无量空处】?”
“什么?没有,你不要冤枉好人啦。”
盘腿坐下擦头发的五条悟立刻否认,像是一只狡黠的白猫,明明是当面偷吃小鱼干却还无耻地否认喵喵叫。
“绝对有啊!我失忆了2个小时以上!你这混蛋绝对趁我不注意,又拿我来试招了对吧!”
“没有没有,我是那种会痛击队友的人吗?归一你好讨厌呀!”
五条悟如同少女撒娇一样疯狂摇头,就是不肯承认他刚刚实在是忍不住拿领域砸了一下憨批朋友的举动。
事实上,如果五条悟发疯用【无量空处】去砸普通人,哪怕只有0.2秒钟,目标的脑袋里也会被灌入约莫半年分量的大量垃圾信息,当场死机晕厥也是正常结果,起码得休养上两个月才能恢复正常。但是对于星野归一而言,她硬吃了一发0.2秒的生得领域,居然只糊涂了2个小时,这就说明……
——她本身脑袋里就装满了无数垃圾信息!她在两个小时里思考的垃圾信息含量等于普通人思考半年的分量!
是的!就是这样!我们这些从信息时代成长起来的晚期中二病就是那么烂啦!
然而红发的女孩子这回根本不信他,只是伤心地诉苦,宛若弄丢了儿子的祥林嫂一样伤心欲绝:“我知道的……我真傻,我从以前就明白的,不管你和夏油学到了什么新的术式还是新的领域,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新技能打我!夏油刚开始还不是这个样子的,都是你把他带坏了,后来他还试着让我学他那吃咒灵的恶心术式【咒灵操术】。我不学,他就把我堵在学校的女厕所里出不来!”
“哈哈哈哈哈还有这种事吗!”五条悟立刻发出毫无同情心的狂笑,笑声差点掀翻天花板。
“你不要笑!你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你难道忘记你以前最喜欢拿【术式·苍】来打我了吗!气死老子了!”
听闻此言,银发青年理直气壮:“你在说什么啊归一?虽然你失去的是HP值,但我们可是得到了快乐啊!”
星野归一咬牙切齿:“可恶!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冷漠社会,只有硝子的凶部还有一点温度可言……”
昔日的龙傲天学生、今日的人民好教师五条悟先生一边听得津津有味,一边勉强收敛笑容温和安慰:“再说了,那怎么能叫打你呢?分明是建立我们之间坚不可摧的友谊羁绊啊!看到没?这是我们‘心与心’的距离呀!”
他一边说,一边给女孩子比心,搓着手指在两人之间的空气中滑来滑去。
“是吗?”星野归一满是怨念地翻白眼,“为什么我当时听说的学校年度笑话是‘今天也要吃饭睡觉打红发’呢?这个笑话第一个提出来的人到底又是谁呢……”
当然是我啊!
五条悟在内心狂笑,不过表面上他还是不能承认,被憨批记恨是一件很烦的事情。再说了,他现在可是教书育人的好教师,要在美德方面以身作则,光耀世人。如果能让像是星野归一这种笨蛋自行惭愧就更妙了。
所以他说:“快去洗澡吧。”
没想到话题跳得那么快的星野归一:???
“为啥那么早啊?还不到22点呢!”她惊道。
“哦,因为我家是太阳能供热的,刚刚我洗时就感觉热水供应不是很稳定的样子……”
星野归一当时就慌了神,原地弹起拔腿就跑,边跑还边骂:“——混蛋!居家要用天然气啊你个五条家的老古董!要是我洗澡洗到一半没热水了,绝对烧了你家的浴室!”
古有SSR妖怪玉藻前火烧平安京,今有我星野归一物理燃爆五条家浴室!
听闻此言,五条悟露出了大大的笑脸,对着外头喊道:“那你记得十倍赔偿哦!”
没有得到回应。
应该是一溜烟的跑掉了。
看来烂人也是有优点的。
“老古董吗……”银白色短发的年轻人似笑非笑地咀嚼着这个词,“好久没听过了。”
他扭头看向客厅电视机下方柜子上放着的一张不起眼的照片,镜框里的四个年轻人勾肩搭背地笑得一脸青春无敌,浑然不知道多年后,命运会对他们下达怎样截然不同的审判。
他看了那张照片好几秒,脸上习惯性轻佻的笑容慢慢地沉没进阴影里。
“真是的。”五条悟轻声地自言自语,却又像是在对什么人说话,“不是早就约好了吗……不要在我们彼此看不到的地方一个人孤独的死去啊。”
话说回来,这样年轻气盛的约定,是否对于如今信奉着“殒命之时,皆为孤身”的他来说是一种残忍的验证呢?
哈……搞不清楚了呀。
他头上的毛巾随着湿润的银白色头发垂了下来,遮住了脸上的一切表情。
…………
星野归一并不知道此地的主人在刚才难得的伤感了片刻,她此刻正沐浴在热水花洒下,发出了奇怪的、满足的声音。
“啊我死了。”
偷渡客的游轮生活只能用术式搓冷水来洗澡,那滋味谁尝试谁知道。
明明热水还是很充足嘛,垃圾五条悟就知道恐吓她——这破毛病从他们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延续到现在,要不是打不过对方,星野归一早就把这货的脑袋摁进马桶里清醒清醒了。
想到这里,她不爽地扯起嗓子,开始唱着奇怪的歌,同时屈起手指召唤出【术式·万国神兵——沙漠之.鹰】。
然后她一边在浴室里开枪一边用枪击声来打节拍。
“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嘿嘿参北斗哇!生死之交一碗酒啊!”
于是枪鸣不断,宛若大洋对面的自由灯塔国度的日常:“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客厅那边的五条悟当然听到了枪击声,他又不是星野归一这种级别的惊世傻逼。
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又开始犯蠢了……
下次就拿这个当做教学素材,教育学生们不要一边洗澡一边唱歌还一边疯狂开枪打节拍好了。
于是五条悟抬起手掐了个诀,低声念道:“自暗而生,比黑更黑。污浊残秽,皆尽禊祓!”
用来隔绝自家与外界的“帐”就这被放下来了。漆黑的“结界”融入夜色,隐匿无声。
这就是当今最强咒术师对于异性朋友在自家浴室里开枪的态度——打吧,随便打,爱开多少枪开多少枪,反正浪费咒力的人不是他。
后来等人洗完了,五条悟抽空去看了一下那间可怜的浴室。
子弹形的咒力在浴室门上硬生生地打出了一个“?”的破洞,最底下的那个“.”还被多打了几枪形成一个明显的圆形破洞。
五条悟:?
要知道,当他脑袋里浮现出这个问号时,不是他自己有问题,而是他觉得星野归一脑子有问题。
还好还好,他如今这个家不同于五条家祖宅,啥都没有,就是占地面积大,房间超级多。
“你瞅啥呢?”浴室枪击案的罪魁祸首从他背后冒出来,跟鬼魅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在人家刚洗完澡的浴室里探头探脑,一脸的贼眉鼠眼,是想闻闻我的气味吗?”
不愧是星野,哪怕是针对自己的问题也能一开口就老涩批台词上线。
然而出乎星野预料的是,站在她面前的五条悟毫无征兆的转身,发动术式,削减两人之间的距离——等回过神时,银发青年已经几乎贴在了她的面前,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星野归一惊得差点使出忍法逃走。
但是强大的心理素质和好奇心还是让她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仿佛脚下如同大树般生了根。
身高超过一米九的五条悟略微弯下腰来,一举一动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压迫性,像是什么大型猫科类生物那样用鼻尖在女孩子最脆弱的脖颈处细细地嗅了嗅。因为距离过近,他呼吸间带来的灼热呼吸碾在那因为刚刚洗完澡的白皙皮肤上,浴室门前的气氛隐约变得有些奇特的暧昧起来。
星野归一表面超稳其实怂得一笔:……糟糕,好想逃。
他、他在干嘛啊!
大家都是多少年的老伙计了,以前彼此的腹肌都不知道摸过几回,非要这样展现他的老涩批之力吗?
还好,度日如年的漫长几秒后,五条悟唰地一下站直了背,脸上又带起那种她颇为熟悉的嬉笑。
“咦,草莓味的。你用了自带的沐浴液?”
说到这个话题,星野归一叹了口气:“虽然被迫在异性朋友家寄人篱下讨生活,但我还没无耻到跟不是男朋友的家伙共用同款沐浴液的地步吧。”
“什么啊,归一你在这种细节方面保守得不像你本人了。”五条悟咧开了嘴,似乎在嘲笑什么,又似乎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事情很滑稽,“沐浴液什么牌子的?回头我也要买。”
“……晚点发链接给你。”
“好的哟~”银发青年仗着身高,轻而易举地拍了拍她的脑袋,“话归正题,你刚才的心跳和脉搏居然毫无变化诶。你是预料到我会突然来那一下吗?不错嘛,观察对手咒力变化的基本功没有落下。”
并没有。
老子慌得差点使出瞬身术逃离此地,好给你五条垃圾康康什么叫做“瞬身止水”的招牌技能。
虽然以上是心里那么想,但同为老涩批,星野归一怎么可能就这样认输呢?
因此她露出了一个阴阴沉沉、宛若反派的贱笑。
“真不好意思。说起来,虽然有些下流……但是,当五条你靠近我还闻来闻去时,我boki了……”
——来啊,互相伤害啊!吃我吉良吉影的名台词攻击!
不知道名台词攻击是否有效,但是五条悟的笑容愈发深邃了,睁大眼睛凑过来——几乎额头都快碰到她的额头了。
“真的吗?你有那玩意儿吗?有的话可以给我康康吗?”
“没有。”星野归一笑得像个连环杀人狂的痴汉,完全都不是个正常人的范畴了,“但不妨碍我梆♂硬啊。”
已经成年的神经病们对视几秒,忽然异口同声地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有了的话别忘了第一时间给我看啊!”
“嘻嘻嘻那当然啊!”
笑着笑着,五条悟“瞬移”消失了。星野归一只来得及眨眼睛,人就不见了。
话说五条悟这人怎么一副“哎呀人家断网掉线啦”、“今晚营业时间结束咯”的垃圾服务态度……
直到看到此人以超高速的术式消失在自己面前,星野归一才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等等?”
“我今晚睡哪儿啊?”
“说起来你家客房那么多,哪一间可以借我住?”
“……五条你出来!别装死!你再不出来给我安排房间,我今晚就吊死在你家大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