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快进到求婚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咒术师选择转职玩家(星野归一)快进到求婚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1-04-08 短篇小说

吃完早饭后,恢复正常情绪的成年人们又要为了生活而开工忙活了。
五条悟拿起一个早已准备好的文件袋扔过去:“快看吧。”
“什么东西,你的卖身契吗?那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了。”星野归一嘴上不饶人,但还是接过来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堆伪造的国外工作经历。
“别做白日梦。等会上午10点高层要召开对你这失踪三年来的问询会。”银白色短发的青年笑嘻嘻地说,“快背吧,我和夜蛾校长加班加点给你搞出来的伪装证明。”
“诶?好贴心哦!辛苦了辛苦了!”女孩子先是吃了一惊,旋即连忙感谢道。
五条悟也连连点头,笑容明媚:“不辛苦!我命苦啊!”
星野归一:?
这人怎么不按照常理来回答问题。而且你命苦个屁啊。
然后她看看手机时间,现在已经是9:43了……
你妈的,你根本就是故意压到这个时间点才给我资料的!
于是,她把一大把资料全部抽出来,往天上一抛,本人则端坐不动,仰头看去。
当所有纸页掉落在榻榻米上时,星野归一点点头:“看完了。”
本想看好戏的五条悟一惊:“什么?那么快?”
“可不是吗,量子阅读法。听过没?”
“没有。”
“那今天老子就带你开开眼界和世面咯,乡巴佬。”
星野归一还记恨着对方故意压缩时间让自己背书的屑教师行为,所以谈吐非常儒雅。随后她站起身拍拍屁股就要出门去参加劳什子问询会,五条悟趴在她身后的桌子上像只大猫一样甩着无形的尾巴,笑着问要不要送她一程。
“不了,我怕被你反方向传送到国外去。”星野归一吐槽道,“然后我就会落得一个‘开会迟到’的恶名了。”
“嘿嘿,被发现了。”银发青年一脸害羞地捂住大半张脸。
呸,人渣。
女孩子暗自腹诽,浑然不顾自己也是个烂人的事实。
她走到门边时,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因此又折返回来。
“对了。差点忘了,手伸出来一下。”星野归一走到他面前单膝下跪,一边拔自己的头发一边示意五条悟伸手。
“怎么了。要向我求婚吗?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哦。”五条嬉笑着调侃她,但还是非常信任地伸出了右手,同时悄然撤掉了时刻保护自己不被其他物质所接近的术式【无下限术式】。
说起来,星野归一还是很羡慕这个类似于一方通行大爷的“矢量操作”技巧的,搞得五条悟从小就跟天龙人一样傲慢……
害,在当今这个世道上,谁不想当特权阶级的天龙人呢!
红发的女孩子心平气和地用手里那根散发着异样咒力光华的红色长发缠上了五条悟的手腕,一边打结一边解释:“最近新研究出了一个术式,觉得蛮有趣的,就在你身上实验一下。”
五条悟当时就惊了。
噢哟,你星野归一好大的胆子!
但是他本身也是闲不住的性子,当即兴致勃勃地问:“什么术式?”
“【术式·OPUS】,意思是‘灵魂之桥’。”星野归一乐呵呵地回答,“还在试验过程中,也许哪天你挂掉的时候,你的灵魂就能去月球了。”(注1)
五条悟:…………
糟糕,这里头的槽点太多了吧。
姑且不提术式名为何是英文,又为什么是什么灵魂大桥……单说为什么人死后要去月球啊!走反方向了吧?你这是把历代的各国登月先驱置身何地啊喂!
“那,实验有结果了吗。”青年紧张兮兮地问,好像下一秒他就要生孩子了。
“……我还指望你能把答案在以后某天告诉我呢。”
这人还在那儿假装惊慌失措地大喊:“不会吧不会吧?我不会是第一只小白鼠吧!”
“呵呵,您自己说呢。”
废话完毕,星野归一低声念咒,眼见那细长的红发化作咒力,悄然隐匿在五条悟的手腕皮肤下,消失了。(注2)
五条悟能感觉到那微弱而不起眼、如同火焰一般富有生命力的咒力安安静静地沉睡在自己的体内,像是一只……乖巧的仓鼠。
怎么回事啊这个人……怎么连本应负面暴躁的咒力都跟她本人一样怂怂的,又有点傻乎乎的感觉。
结束了施咒试验,女孩子却捉着他的手腕没有松开,而是皱着眉头在思考什么。因此五条悟试图提醒她:“喂,你该走了……如果不跟我求婚的话就快滚吧。”
“别吵。”
“喵?”
“我在给你把脉。”星野说。
“好家伙。”五条悟当时就乐了,“查出什么问题了吗?”
“往来流利,如盘走珠,应指圆滑——恭喜,是喜脉。”女孩子一本正经地下结论。
五条悟狂笑起来:“胡说八道!快滚吧你!哈哈哈哈!”
星野归一也爽朗地笑起来,“好嘞!”
一分钟后。
“……为什么还不松开我的手?9点50啦笨蛋。”年轻人像个小孩子一样嘟起嘴表示不满。
“唔……因为一直在纠结一件事要不要开口……”
“哦,我知道了——你要向我求婚了对不对!放心,我这就狠狠地拒绝你!”五条悟喜不自胜道。
“别自恋了。”星野归一满脸微笑地差点没把对方的手腕给硬生生掐断,疼得后者开始思考起自己为何撤掉了【无下限术式】,“我只是单纯地想说——五条,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
似乎被这不按理出牌的节奏打懵了,五条悟明显愣了一下,旋即嗷嗷叫:“松手!你这给别人剁手的架势哪里是站在我这边的!”
“不要插科打诨了,老朋友。”星野归一认真地说道,但还是松开了手,“你明白我的意思的。这可不是什么谁对谁求婚的玩笑话——我说的是今后的立场。”
银发的年轻人沉默了片刻,揉着发红的手腕,像是无所谓地笑起来:“嘿,归一,当你的游戏宅不好吗?何苦卷进来呢。”
“这种事情已经不是我想逃就逃得掉的吧——夏油为了证道而死,你也是同类人,迟早是要对这个糟糕透顶的世界露出獠牙的。”星野归一无奈至极地说,虽然声音不大,可是神态是从未有过的严肃和认真,“我可以赌1日円,如果你出事,硝子肯定也不会袖手旁观……我这辈子就你们这几个朋友啊,你们要是都押上战场了,我还窝在后头打游戏,岂不是怂得爆炸?”
五条悟笑着看向她,感觉像是一团火从心底猛地窜出来,烧得他一时间只想大笑,却又不知为何有些眼眶酸涩的矛盾感。
“——你本来就是烂人嘛!”他像是为了掩盖自己真实的情绪那样捧腹大笑,“怂得爆炸这种事,你不是经常搞吗?”
“你再笑话我,我就生气了混蛋!”星野归一气得拍桌子,桌子啪地一声裂成两半,“总之,你要杀人,我就给你清扫现场。你要放火,我就去给你提前布置。你要是家暴老婆,我就打你!记住了吗!”
“等等?为什么这三个例子感觉都不太对劲?我可是服务人民的好教师啊,说什么杀人放火这么恐怖的话呢?而且最后那个例子不对吧,不是说站在我这边吗?”
“抱歉。”女孩儿歉意地说,“反对家暴是我的底线。”
“那你可能会被我活活打死哦。”五条悟一脸注定要成为最强家暴人渣的表情开口。
“头破血流也要上,被打死也要上……没办法啊,当咒术师这一行,你做人不猛的话,就做不了人啦!”
这就好像她当年打游戏《如龙0》里头,男主角桐生一马经历了百般苦难和各方势力追杀,最后在结局跟兄弟喝酒,吐槽那些社会人无论是黑.道还是老百姓,各个猛得要死,觉悟一个比一个强,看来我们兄弟还是太嫩了……
不管是当咒术师还是当社会人,某种意义上都是一样的。
——没有觉悟的人通常死得最快。
星野归一哈哈笑着站起身,往外跑去。
她开会要迟到了。
“五条!我今天的承诺永远有效!天上的‘月之眼’见证着我们的情谊啊,兄弟!”(注3)
伴随着战机轰鸣的声音拔地而起,狂风气浪吹拂着庭院中花花草草东倒西歪。
“什么啊……”
独自坐在茶厅里的五条悟忍不住捂着脸笑起来。
“突然跑来跟我说这种帅气的话,然后又一溜烟地跑掉……好中二啊那个白痴。”
笑了一会儿,他又想趴下来,却发现趴了个空(桌子裂了),只好抬头看向一片蔚蓝的天空。
“好吧好吧,我接受了投名状。”他言语轻佻但又不满地抱怨起来,“但是总觉得……还不够啊。”
天边似乎有一颗黯淡的星辰,亮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