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男友安抚指南(秦游)第六章章节在线阅读

偏执男友安抚指南(秦游)第六章章节在线阅读

2021-04-08 豪门总裁

加百利走了以后,秦游整个人都松懈了不少。他懒散地靠在床沿上任由医生在伤患处忙碌,没绑着夹板的那只手把玩着那张权限卡,有一搭没一搭地与系统聊着天。
也许是感官屏蔽功能解除的那一瞬间反扑作用太过强烈,秦游缓过来以后,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格外能忍耐疼痛,再加上系统有意无意地转移他的注意力,整个上药过程并不是很煎熬。
他其实受伤并不严重,大多都是淤青,以及少许的软组织挫伤和轻微的腕部骨折。这意味着杰米手下的那帮人并没有下太重的手,不过联想到他们顶头老大的品性,秦游丝毫不对这件事感到庆幸。
“你好,我是利维。”
医生终于为秦游腿上地最后一处擦伤清创后,开始收拾托盘里的器具,并友善地自我介绍道。
“秦游。”
出于礼貌,秦游先回复了自己的名字,才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和蔼的中年人身上。
他的气质有些类似于中世纪的古板绅士,笑容和举止都非常端庄得体,秦游对着这张挑不出一点瑕疵的笑容几乎快要忘记十分钟前它略微惊恐抽搐的模样。
“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要知道这是先生第一次把别人带到这里来,”
似乎察觉到秦游的心中所想,利维显得有些尴尬,
“先生一定非常中意您。”
“或许吧。”
秦游不置可否,他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姿势,权限卡有意无意地在指间翻了一圈:
“毕竟还没有实质上的进展嘛。”
任务对象以外的人对于秦游来说都是龙套一般的存在,他潜意识里以为自己经历的世界都是虚构的,所以除非任务需要或者要达成其他目的,并不会放在心上。
还有个原因是被他无意间忽略的:他对穿白大褂的人似乎有强烈的抵触情绪,这像是某种莫名感情的投射,一时没克制住就口无遮拦起来。
这句话一下子让利维坦医生脸上完美的面具裂开无数道裂缝,却竟然没有因此放弃和面前这个口出狂言的无耻之徒交流,他嘴唇蠕动着,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被一阵笑声打断了。
秦游床边的那扇隔离用的长帘被人从里面“刷”地一下拉开,里面有个A国长相的青年正歪着脑袋朝他笑,嚣张的躺姿竟然比起秦游更胜一筹。
他发出夸张的笑声,八颗整齐洁白的牙齿显露无疑,脖子上的头戴式耳机里隐约能传来重金属音乐狂躁的鼓点。身上不是这座监狱里随处可见的宽大囚服,而是一件满是褶皱的白衬衫。
“我好像挺能理解加百利的,兄弟。”
他毫不回避秦游打量的目光,一边笑着,一边从裤袋里摸出一包被压得有些皱的烟,抽出一支递过来:
“你是我在目前曼都灵见过的最有意思的人。”
“海尼尔,这里是医务室。”利维医生在一旁表情恬淡地强调道。
“放轻松一点,最近除了我,还有这位……亲又?是这样念吗,总之就是这位兄弟,还有谁往你这里来?”
“亲又”两个字念得生涩而拗口,不过秦游懒得去纠正,而是没怎么犹豫地接过了那根烟,从外表看不出牌子,但应该品质不差。
“中文实在是太别扭了,我就叫你秦,怎么样?
海尼尔从口袋里掏了半天,似乎是没找着手机,有些懊恼地朝利维医生问道:
“有火机吗?没有的话,火柴也行。”
秦游点了点头,把烟叼进嘴里,看见利维医生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盒火柴,扔在隔壁床上:
“如果你把我的床单烧着了,我就烧光你的头发。”
中年医生的表情依旧从容而恬淡,如果不是系统的同声翻译,秦游甚至会以为对方只是在讨论天气之类轻松的话题。
海尼尔撇撇嘴,丝毫也没有受到威胁,他划燃一根火柴,原本要往自己嘴里的烟上凑,又顿了顿,竟然伸手向秦游递过来,并朝他挑了挑眉。
于是秦游理所当然地歪头,就着他的手点燃了烟,深吸一口,在烟雾袅袅中看见海尼尔点燃自己的然后将火柴甩灭了。
“听着,兄弟。”
他吞云吐雾道:
“加百利的确从没有带人来过这里,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毕竟这里只是个供人消遣的地方——”
“是能给您提供治疗环境的地方。”利维医生用和风细雨般的语气插了一句。
“没错,除此以外,你可以向医生索要任何你想要的东西,烟、酒或者动作片都可以帮你搞到手,包括……”
说到这里,海尼尔故弄玄虚地停顿了一下,眼神有些高深莫测:
“嗯,你懂的。这些都是你服侍加百利所应得的报酬,当然建议你不要考虑后者,那位恐怕不会希望自己的床伴是个瘾君子。”
几乎是海尼尔在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时候秦游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曼都灵光鲜亮丽的外壳下隐藏的泥沼污浊得让人难以想象,du品、jun火甚至人口交易链错综复杂,不论加百利的背景有多大,总归干净不到哪里去。
“秦,你是个有意思的人,肯定也有自己的手段,不过我必须给你个忠告。”海尼尔满意地看着秦游沉思的模样,认为对方将自己的话认真听进去了:
“在加百利手下干了这么多年,我只总结出一个经验——那就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永远记清楚自己的身份。“
他从方才开始就不太正经的面庞上突然显露出迫人的深沉,令人下意识地将注意力击中在后面那句话上。
秦游将这句话一字不落地听进耳朵里,在对方锐利的眼神下,他意识到这丝毫不掺杂威胁的涵义,而的确是一种称得上善意的提醒。
医务室的气氛突然降到了冰点。
十几秒后,沉默再度被海尼尔轻松的口吻打破:
“别那么紧张,秦,你的长相很讨人喜欢,难怪加百利那个性冷淡能看上你。当然,我也很喜欢你,相信医生也一样。”
利维医生早已回到了书桌前忙活自己的事,大概是没有注意到这句话,所以没有出声反驳。海尼尔耸了耸肩膀,继续道:
“以后,医务室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别误会,我只是想给你找些乐子,待在牢房里的滋味不好受吧?”
秦游勾起嘴角,把烟屁股碾灭掉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下床站起身:
“多谢,那我就先告辞了,毕竟分内的事还没做好。”
他自己也没觉得自己的口吻有多么阴阳怪气,只是在“分内的事”四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却没想到利维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了一样乐不可支起来:
“你左手边的抽屉里有套和润滑剂,伺候一个性冷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记得准备得充分一些。”
他一边说,一边用暧昧的眼神扫过秦游腰腹和腿,那些风景因为秦游直立的姿势被宽大的囚服遮掩住了,但并不影响海尼尔凭借着轮廓品味一番。
秦游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而是竟然真的拉开了左手边的的抽屉,都没仔细看就随手拿了两件,塞进口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