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男友安抚指南(秦游)第七章全文阅读

偏执男友安抚指南(秦游)第七章全文阅读

2021-04-08 豪门总裁

在与海尼尔的交谈过后,利维医生执意要秦游做深度检查排除腹腔淤血的可能,但因为事前系统早已扫描过秦游的身体,并且正在着手缓慢的身体修复,所以被秦游果断地拒绝了。
秦游并没有把自己的伤放在心上,不就是被一群甚至没有经过职业训练的混混围殴一顿,途中还被他有意识地避开了要害,伤本不严重;虽然后劲发作的那一瞬间确实很疼,可是如果连这都忍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于是没消停多久,他便朝着面有难色的中年医生以及一旁看热闹的海尼尔随意摆了摆手,动身离开了五层医务室。
在秦游走后,随着耳机里的节奏抖着腿的海尼尔动作一顿,大喇喇地伸长了腿,神色莫测。
如果有人凑近就会发现,他耳机里本该狂热而鼓噪的重金属乐早已被调至音量最小,甚至能透过耳机清晰地听见秦游的脚步渐渐远离的声音。
“关于加百利的态度,你怎么看?”
片刻过后,他看向在书桌后翻阅档案的利维。
“静观其变,”
利维没有移开凝聚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上的目光:
“如果先生的确重视他,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突破口。”
话音刚落,他听见空气中一阵嗤笑声,海尼尔从口袋里摸到音量上调键,一直长按到耳中响起提示音。
年轻狱警脸上漫不经心的表情莫名让利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他迟疑了片刻,手指合上封皮,问道:
“你要怎么做?”
“很简单,有许多办法。”
海尼尔享受着刺激鼓膜的强烈节奏,跟随鼓点轻轻摇晃脑袋:
“你看不出来么?这个小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
火柴“刺啦”一声被点燃,袅袅冒出几缕焦灰的烟,初生的灼热火光很快又伴随着烟草燃烧的味道化为了灰烬。
海尼尔那双多情的蓝眼睛在徐徐烟雾缭绕中显得更加难以琢磨:
“这就是简单的理由。”
***
秦游用N区西侧那台只有虹膜和权限卡能扫开的电梯回到一层,然后顺着门牌号一间间地找过去。
刚才在医务室里与海米尔以及利维的谈话虽然给了他更加明确的信息,但事实上也更让他感到云里雾里。
事实上如果加百利的确是N区的大人物,按理来说是不会屈尊于一层的牢房的。毕竟这里住的都是曼都灵最底层的囚犯,每间牢房的格局和设施都是清一色的简陋,听说就连布莱迪这样的变态也在二层开辟了自己的小地盘,专门用来□□自己喜爱的“玩具”们。
秦游联想到刚才加百利出面给自己解围时,杰米的小弟们一副愤懑不满的模样,如果这说明那些小喽啰根本不认识加百利……
“宿主。”
秦游正顺着思路有一搭没一搭地思考着,突然被脑里的机械音打断了。
“什么?”
秦游有些烦闷,他对事物完全超出掌握的现状及其不满,却又无可奈何。
“你口袋里那些东西——”
这个向来气死秦游不偿命的系统居然学会了委婉,它特地拖长了音调,趁秦游还没生气,支支吾吾半天,才继续道:
“真的要用吗”
那冰冷的合成音居然一瞬间显露出多种复杂的类人情绪,例如八卦,惊讶,好奇……
秦游发誓如果系统存在实体,自己一定撬开它的脑子看看里面有什么:
“什么意思?”
“请您不要误会,我并非想要取笑您。”
系统敏锐地检测到宿主体内多巴胺和皮质醇有快速分泌的趋势,立即一本正经地尝试挽回:
“事实上,这是一个好办法,不过依照我长期与您合作的经验,您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出乎我意料,要知道以前发生这种事情往往不是您主动……”
秦游一边推算着门牌号,一边皮笑肉不笑地听着,他还想知道这蠢系统在慌忙之中还能抖出些什么事情来。然而系统情商再低也懂得察言观色,他很快就察觉到自己的失言,随后便乖乖地选择闭口沉默了。
N区的确很大,牢房既多又密集,又在某些不成文的规定下被划分了个三五六等,总体上来说简直乱七八糟。秦游遵循着分布规律推断出1—34的具体位置,找过去的时候又耗费了一些时间,终于他来到了一个之前从未来过的地方。
按理来说1—32距离秦游的牢房应该不远,毕竟门牌号非常临近,但实际上秦游的房间已经是N区南侧的最边缘了。
而1—34实际上被隐藏在廊道尽头,最后一个拐角处的后方,这在大致上对称的格局中称得上一个特例,相信N区九成以上的人都从未了解过。
这或许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种可能就是各个龙头的禁令,使得从来没有人胆敢靠近,或是打听这个地方。
秦游停在门口,刷了一下权限卡,门就开了,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走了进去。
与他想象中不符的是,里面虽然比普通的牢房大了一些,却远远不及别有洞天的地步。
里面的设施也非常简陋,一张书桌,一间淋浴室,一张普通的单人床,旁边还十分诡异地拼了一张尺寸不符的铁丝床,上面的床单像是刚铺好的,普通的白色,却很规整。
“先将就一下,明天叫人换张大床。”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背后突兀地响起。
秦游几乎汗毛都立了起来,他从进门就下意识保持了警惕,却根本没有察觉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那一瞬间他心里根本不存在与任务、攻略、目标等一切相关联的东西,只有一个念头:如果和这个男人动手,自己的胜算将非常渺茫!
但随即,一只温热和有些湿润的手掌覆盖住了僵硬的后颈,使秦游以极快的速度恢复了平静。
他面无表情转过头去,看向背后的男人。
加百利似乎刚从淋浴室里出来,浴巾有些凌乱地披在肩上,只在腰部粗糙地打了个结。
他胸前和腰腹上紧实而线条流畅的肌肉还散发着湿热的雾气,未干的红发凌乱地披在肩上,透明的水珠从发梢滴落,没入被浴巾遮盖的隐秘阴影里。
这是一具足以媲美米开朗基罗作品的,美丽而强壮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