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男友安抚指南(秦游)第十章全文免费阅读

偏执男友安抚指南(秦游)第十章全文免费阅读

2021-04-08 豪门总裁

秦游其实对米勒没有什么印象。
这个M国男人虽然在一众囚犯中外表还算突出,但远没有达到引人注目的地步,如果不是对方行为举止太过张扬,秦游或许压根就不会注意到这个人。
他最开始只是被孤立。
洗衣房的工作相对而言较为轻松,被分配到这里的囚犯大多和秦游一样背后有关系。这一类人最擅长趋炎附势,而米勒作为N区龙头布莱迪的人,本来就是众囚犯争相攀附的对象,加之其人及擅于笼络人心,秦游刚来洗衣房没几天,就遭遇了许多次下马威。
不过都是些尖酸刻薄的风言风语和见缝插针的刁难,秦游神经较粗,原本也没有融入这些群体中的打算,即使初来乍到许多详细的工作分配都一无所知,又遭人排挤,他最多有些不爽,却也不至于动怒。
然而接踵而至的一些事情让秦游意识到,糟心事永远不会因为当事人的无所谓而绕道而行。
比起洗衣房那些繁琐而无关紧要的杂务,讨好靠山以巩固自己的地位显然对于这群人来说更加重要。秦游每日把自己分内的事做完就走人,从来不去管其他人的事,倒真没想过以米勒为首的那批人竟然会借机在这上面做文章。
他们平日里见不着人影,却在某一天突然浩浩荡荡地到齐了,秦游对那些偷工减料吊儿郎当的小动作目不斜视,只对这群人今日的出勤感到怪异,结果接近饭点的时候,他心中不祥的预感终于灵验。
那些平日里一秒也不愿意多待的人竟然也不着急走,一群人懒散地横在廊道旁边吸着烟,秦游要去食堂就一定要朝着那个方向走,他也不避讳什么,稍侧着身就要从他们身边经过,却突然被人叫住了。
秦游回头去看,只见米勒靠在墙上,指间夹着一根烟,皮笑肉不笑地看过来。他身边的一众人高马大的小喽啰均是一脸的不屑与鄙夷,却谁都没有出声,仿佛正在等着看什么笑话。
那种神态秦游早就习惯了,他面无表情地环视一圈,却看不出来刚才是谁在叫自己。
但他很快得到了答案。
两个狱警从廊道的另一头走了过来,他们的制服腰带上别着电棍和木枪,均是秦游从来没见过的面容。
“都先别走。”
其中一个狱警抄着半生不熟的英文,脸上的横肉因为故作严肃而显得有些狰狞,他对廊道中间那群吞云吐雾的人熟视无睹,一席话好像是单独对着秦游说的:
“例行检查。”
秦游站在原地没有动,他听见米勒在不远处轻嗤了一声,就带着一众小弟和两个狱警一起回了洗衣房。
他心里顿时警铃大作。
秦游在洗衣房待了十来天,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联系到米勒等人今日集体出勤的情况,他只能想到一种可能性——
这都是他们提前串通好的。
将内心的剧烈波动强行抑制下来,秦游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还没迈出几步,就听见了狱警的怒吼:
“308到312是谁负责的?”
秦游心里“咯噔”一下,这几台机器早就在他来之前就故障了,他负责的是302至307号,这还是当时海尼尔负责交接的时候跟自己提过的。
“去找值勤名单来给警官看看。”
紧接着,秦游听见了米勒不紧不慢的声音,随后便是一阵脚步声,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帮人在打什么注意,啧了一声,还是硬着头皮往前走。
刚只听见身材彪悍的狱警咆哮一声,即使语言不通也能听出那不是什么好话,秦游刚探出个头,一个篮筐就正对着他的脸砸了过来。
他反应很快,一闪身就躲了过去,却没有躲过篮筐里的东西。伴随着酸腐汗臭味的囚服铺天盖地地掉落下来,其中有两三件就这样挂在秦游身上。
秦游脑子里空白一瞬,火气直接就上来了,恰好这时候另一个狱警抄着电棍过来,照着他的膝盖就来了一下,这无疑是火上浇油,秦游只被电得麻痹了一瞬就被系统屏蔽了痛感,当时就抡起脚边的篮筐,抄着那个狱警的脑袋挥了过去。
那装衣物的篮筐是塑料做的,但因为体积庞大多少有点重量,加上秦游力气大,一下子就把那个狱警的脑袋拍得斜飞出去,一头撞在一台机器上,立即肉眼可见地肿起了一大片。
“416号!不按规定完成任务,竟然还殴打狱警!”
那高胖个的狱警被这个看上去软弱可欺的东方男人如同疯狗一样的举动吓了一跳,勉强镇静下来以后立刻拔出了腰间的左轮,枪口直接对准了秦游。
“不按规定完成任务?”
秦游丝毫不受威胁,反而冷笑着将他的话复述一遍,扯下肩上一件囚服慢悠悠地朝着脚边捂着脑袋痛号的狱警走过去,在那人痛苦不已地求饶声中卸掉了他的下巴,将那件囚服一点一点地塞进了他的口腔里。
“尝尝着上面的味道,警官。”
只塞了三分之一就再也塞不进去了,秦游语气温柔地拍了拍那个狱警的脸,突然站起身来给了他一脚,狠厉地抬高了音调:
“你他口妈说是我没有完成任务?”
308到312那段序号的机器因为故障早就停止使用了,秦游一直安分守己地负责自己的机器,至于这些凭空出现的发霉的脏衣服从哪里来,他用脚都能想出答案。
秦游抬眼过去,看都不看那黑洞洞的枪口一眼,反而挑衅一般地望向狱警身后的米勒。只见那个M国男人脸色发青,却依然强壮镇定地与他对视。
米勒或许被秦游那不要命的狠劲震慑了一瞬,但他灵活的头脑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原本他的目的只是想栽赃秦游使他受罚,眼前事况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大体上是按照他的台本走的。
秦游这一顿沉不住气的泄愤反而正中他下怀,或许只是挨一顿揍,增加更多繁琐劳累的杂物,绕操场跑几十圈这样不痛不痒的惩罚,此时此刻已经升级到了更严重的地步。
曼都灵里的狱警可不是好拿捏的软柿子,他们虽然平日里被各个头目们势压一头,但本身都是不好惹的狠角色。平时被压迫驱使的怨气累积起来,根本不是秦游一个背景薄弱的囚犯能承受得住的。
按照现在的情况,够这个不识好歹的东方人进刑罚室里关大半个月了。
米勒越想越觉得满意,好像已经看见了秦游被折磨得半生不死的模样,却没想到就在这时听见走廊里传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声音:
“在做什么?这么大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