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公是星际政府发的术长空全文精彩阅读

我老公是星际政府发的术长空全文精彩阅读

2021-06-11 游戏竞技

  波依星球帝国最高权力机构叫“长空院”。      长空院共有七位长空,分别是神长空、执长空、战长空、术长空、筑长空、度长空和判长空。其中神长空是首席长空,也是最终决策人。      执长空掌管社会与伦理秩序;战长空负责星际战斗;术长空掌管科技研究与进步;筑长空主管星球建设与开荒,度长空负责经济统筹,判长空掌管司法刑狱。      七位长空各司其职,又共同决策,掌握着帝国的未来发展。      莫离一上班,就被通知术长空禁室召见。      术长空。七位长空中最神秘的一位,从不在公开场合露面,即便是他掌下的修复院,也鲜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术长空亲自召见,看来有要事。莫离脱下白色修复袍,换上黑色禁服,向禁室而去。      …      长长的通道,一片寂静。禁室就在通道尽头。      莫离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模样,乌黑的长发乖顺地扎在脑后,黑色禁服束腰束袖,显得他身形挺拔玉立。      通道两侧的身形识别系统通过了走姿识别,莫离终于来到第一道门前,顺利输入召见口令。第一道门打开。      接着又是一道门,扫过莫离的瞳仁和指纹,终于打开了禁室的第二道门。      一个高瘦的男人站在落地窗边,约摸五十岁左右,浓密的鬓角一直盘旋到腮帮子,眼珠又是极浅的绿色,显得极为精明冷酷。      明明是第一次见,莫离却未敢贸然多看。      他右手抚在心脏位置,执敬礼:“修复师72D,见过术长空。”      术长空直视他数秒,终于开口,声音却极为低沉:“看过B9的病例没?”      脑部受到强烈损伤的那位副舰长,正是素冬所在战舰的副舰长B9。      莫离道:“星脑里的详细病情资料已经全部细阅,躯体目前深度冷冻,正在运送途中,还有一小时左右抵达。”      术长空问:“打算先修复还是先唤醒?”      术长空这样级别的高层,亲自过问具体的修复手术,于莫离而言还是第一次。莫离感觉到了B9的份量。      “先唤醒再修复。”莫离道,“脑部在深度冷冻状态下无法释放电波,我必须得到实时修复反馈,才能保证最佳修复效果。”      术长空浅绿的眼珠略有收缩,道:“B9原本是要升任舰长的……”      莫离明白他的意思。经历过麻醉修复的精英,这辈子都只可能是战士,不可能再当舰长了。      这也是素冬为什么拼着痛掉半条性命,也要咬牙坚持无麻醉修复的原因。      “或许我可以试试无麻醉修复。”莫离提议。      术长空似有一丝意外:“无麻醉修复只适用于C级以下的修复术,脑部修复是A级,很少有人能扛得过,规则上不建议。”      莫离却道:“但也未明令禁止。我手里刚刚有一例,扛过了无麻醉的B级修复术。”      “是吗?”术长空望着莫离,眼神有些莫测,“我看过你的纪录,昨天刚给一名3S战士做完断臂修复,她是无麻醉修复?”      莫离点头道:“是的。她不能接受自己有瑕疵,选择了无麻醉修复。”      术长空转过身子,向窗外望了片刻,又问:“AT2正和你执行繁衍任务吧?”      原来他知道AT2。      果然是无所不能的高层。      莫离道:“回术长空。我临时接到修复工作,目前执行双任务。AT2在我住所居住。”      “仔细观察后续情况。”术长空顿了一顿,“我是说,她的机能恢复情况。”      “一切按修复计划执行,目前看,效果很完美。”      术长空点点头,并没有转回身子,而是伸手,向后挥了挥,沉声道:“去吧,我向你开放星脑单路联系。以后有事可以直接联系我。”      当局高层向一名修复师开放星脑单路联系,这相当于庸众直接得到了领导人的手机号。      这是至高无上的信任。      直到莫离退出最后一道门禁,依然觉得这事有点匪夷所思。但精英忠于执行,并不会质疑。      或许是术长空想及时了解B9的修复进程吧。莫离想。      …      贝尔街区漂亮的独立小屋里,素冬按照莫离设定好的康复程序,做完了今日份的康复锻炼。      并没有动用到修复师助理。      那个一米多高的机器人小助理安静地站在客厅角落,仿似入睡。      素冬调出星脑进行两把虚拟战斗训练,刚结束,发现客厅墙壁上的提示屏亮着,院门外站着一个人。      这是在她进行虚拟训练时,有人按了门铃。      提示屏上显示此人的身份信息,是来为她服务的侍工。      素冬没有遥控开门,而是自己走了出去。从昨晚到现在,她一直在这屋子里,想见见阳光。      花园里还是那么明媚,波依星球上所有的鲜花都可以无视季节,自有专用的肥料可保它们四季常盛。      侍工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矮矮的,长相普通,扔庸众堆里也未见得记得住那种。      见素冬亲自出来开门,侍工很是意外,说话都有些哆嗦:“主人,我……我是事务局派来的侍工,我……我叫阿祥。”      素冬对这个侍工叫什么完全没兴趣,点点头让他进来。      阿祥倒是一秒进入状态,立刻转过身将院门关好。又看了看手表,对素冬道:“离准备午餐还有一个小时,我先进去打扫房间。”      素冬指指屋子里:“二楼主卧应该有一堆床单枕被要收拾,你去看看。”      这些侍工接到任务,都会首先了解精英主人目前的任务状态。阿祥也不例外,他知道这次的主人正在执行繁衍任务,要收拾卧室一点不奇怪。      “是,主人。”阿祥应声往屋子里走。      可走上台阶,却发现素冬并没有跟上来。他不确定地问:“主人,我能进屋吗?”      “能,屋里没人。”      “主人不进屋?”阿祥又问。      素冬摇摇头:“我晒会儿太阳。”她发现自己很喜欢被阳光沐浴的感觉,温暖笼罩之中,早上痛到彻骨的伤口都变得舒服起来。      阿祥怔怔地望着素冬,一时间疑心自己看错了。      主人是在笑吗?      主人是精英,她怎么会看着鲜花笑啊?      阿祥犹豫地问:“主人,这些花……有什么问题吗?”      素冬暗暗一惊,是啊,这些花好像真有问题,为什么自己会觉得阳光照耀在鲜花上,当得起“美丽”二字?      “要修剪掉一些,才会长得更好。”素冬故作镇定,摞下一句技术性指导。      阿祥垂下眼睛:“是,主人。下午我来整理花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