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就被系统逼着送死第六章不好啦大师兄自杀了全篇章免费阅读

开局就被系统逼着送死第六章不好啦大师兄自杀了全篇章免费阅读

2021-06-12 豪门总裁

“那么水灵一个妹子,有实力有地位要找我双修,就因为你的存在,给老子造成了多大的损失啊!” 心痛,无比的心痛! 林天破口大骂着那什么狗屁的万灭系统,要用死来提升实力也就算了,毕竟死了还会复活,但不能修炼其他功法这可真就蛋疼了。 倒不是我一身正气的林天多想和她箫清荷双修凤凰台的不传功法凤凰决。 实在是自己这瘦胳膊瘦腿的,估计连个小混混都打不过,彻彻底底的一战五渣。 要是一辈子都死不了,自己这趟穿越岂不是显得很没有意义? 回到自己的住所,林天开始冥思苦想自己该怎么死,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得儿,还是得自杀! 撞墙,不行,自己已经试过太疼了。 割腕?听说死的很痛苦!还不如撞墙呢! 林天不由得佩服起前世新闻里那些动不动就自杀的人,这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连死都不怕,干嘛不好好活着呢? 想着,林天推门而出,四处走着。不远传来些许火光引起了林天的注意,还有些白衣人影在四处走动。 好奇之下,林天走了过去,发现居然是一群护宗长老。 二长老严峻一下就看到了林天,当即拱了拱手:“林天,你没去休息?” 其余护宗长老听见严峻的话也纷纷回头过来,感激的目光看向林天纷纷拱手行礼。 凤凰台弟子分九品,九品为入门弟子,没品的就是当初的林天和吕方这种低等杂役,一品为尊地位只在宗主之下,即便是他们这些平日里身份尊贵的长老见了也要行礼。 此时的林天早已经不是当初的低等杂役,反而是成了凤凰台人人尊敬的一品大弟子,当初即便是凤凰台全盛时期也没有一品弟子。 吕方白天说他们发达了,那还真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嗯,我睡不着,所以出来看看。”林天说着,目光却停留在了长老严峻腰间的长剑身上。 一个护宗长老的兵器,应该说得上是削铁如泥吧?杀起人来一定很利索! 严峻听了心中感慨看林天的眼神越发顺眼:“白天怒斥厉绝天救下整个凤凰台,晚上还特地来查看宗门重建的进度,关心宗门建设。林天啊,真是辛苦你了!” 再看看平日里那一个个眼高于顶的弟子,这时候都跟睡得更死猪一样! 林天这种人才是宗门希望啊! 林天没想到,自己只不过说出来看看就引起了二长老这么多感慨,嘴角一抽问道:“各位长老是在商量重建宗门的事宜?” 一护宗长老点了点头,林天道:“那就不打扰各位长老了,二长老能把你的佩剑借我一晚吗?” 严峻二话不说摘下腰间宝剑递给林天。 剑一入手林天差点没接住。 好家伙,看着轻飘飘的东西,居然不下十五斤! “多谢二长老了,我明天还你。”双手抬着严峻的宝剑,林天向自己住所跑去。 一护宗长老看着林天隐入黑暗的背影疑问道:“林天要剑做什么?” “或许是要练剑吧?”一长老说道。 “大半夜练剑?” 严峻瞥了一眼说话的长老:“你懂什么,这等高人行事,哪里是你我能够揣度的?” 那长老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后感叹道:“真不知道咱们这一品弟子练得是什么功法,居然丝毫看不出他的修为境界!真是可怕!” 严峻小心看了看周围:“慎言。” 那长老连忙闭嘴,向四周拜了拜:“在下并无试探之意,前辈莫怪,前辈莫怪。” 很显然,几位长老都认为林天身后有着什么人而且就在凤凰台内! 要不然厉绝天会被臭骂一顿之后还放过了凤凰台? 大庭广众之下堂堂绝天君上被骂的跟个孙子一样,连句狠话都不敢放! 为什么?肯定是林天身后有人啊!要不然林天靠什么让绝天君上屈服?靠人格魅力啊? 你闹呢? 真多亏了咱们凤凰台平时门风好,弟子之间相亲相爱,没啥以大欺小的风气,不然估计早就危险了! 林天自然不知道几个长老心中的想法,捧着严峻的宝剑回了住所,关上门将宝剑抽出。 雪亮的剑身好似一泓秋水,剑身铭刻有“雪晴”二字。 不用看都知道是把好剑! “用这把剑自杀应该很利索!” 心中想着,对准墙壁一划,墙壁上顿时出现一道剑痕,林天心中震惊! 当下翻转剑身,剑尖对准自己的心口,深吸了一口气:“强者的世界,我来了!” 随即刚要将剑尖刺入心口,他的门突然被推开,兴高采烈进来的人傻眼了,看着林天双手握着一把宝剑对着自己。 这是要干嘛? 要自杀啊! 吕方急的冲了上去:“老林!” “诶诶!你干嘛呢?松开我!” “老林,你这是怎么了?好好地干嘛想不开啊!”吕方一把将林天扑倒在地,扯着嗓子大吼道:“快来人啊,林天自杀了!救命啊,快来人啊!” 吕方身高近一米八体重一百六,直接将林天压在身下,林天只感觉一头猪在自己身上无情碾压,偏偏他还发不出任何叫声。 “老林啊,你不能这样啊,咱们兄弟好日子才刚刚开始,你怎么就想不开了啊!”吕方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还不断往林天身上抹。 林天心中那个气儿啊,怎么尼玛想死就这么难呢?别人不杀就算了,老子自杀也有人捣乱,玩我呢? “嗖嗖”几声! 在吕方发出叫声之后瞬间就有十几人冲到了林天的房间中,看着在地上打滚的林天和吕方还有跌落在一边的雪晴宝剑。 这群人都蒙蔽了,这干嘛?击剑? 不滚床单滚地板? “这是,怎么了?”箫清荷再看着两人愣愣发问。 吕方一抬头急忙连滚带爬的跑了过去:“宗主,宗主您可来了,老林要自杀,您快劝劝他吧!” 箫清荷一惊,借剑给林天的二长老急忙将地上的宝剑捡了起来看着林天焦急道:“林天,何故如此啊?” “诶,不是,我不是要自杀!你们误会了!诶,也不是……我是要,妈的解释不清了!” 林天欲哭无泪,原来死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