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就被系统逼着送死第八章哪里最危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开局就被系统逼着送死第八章哪里最危险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21-06-12 豪门总裁

“林天师兄,林天师兄!” 一个青年小跑过来,看着蹲在湖边的林天,眼中是满满的尊敬。 林天起身,淡淡道:“怎么了?” 来到凤凰台已经半个多月,林天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死,但都没有成功,这也让林天很惶恐。 身处高位若是没有与之匹敌的实力,早晚会跌落神坛的,林天很明白这个道理。 “没,没事,就是林天师兄你说的撞墙三百下我已经做完了。”青年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却好像没有痛苦一般:“我现在已经感觉身体防御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特来请教师兄下一步的修行。” “撞完了?”林天惊骇地看着面前这个愣头青,那赤裸身体上的伤痕看得他头皮发麻。 “是的林天师兄,接下来我该怎么做?”青年一脸期待的说道。 虽然林天师兄教的办法看起来是有点傻逼,但效果还是很明显的,自己现在的抗击打能力确实提升了。 就是不知道距离师兄说的刀枪不入的境界还差多少! 林天无语了,自从他当上凤凰台首席大弟子之后,身后就多了一群迷弟,每天缠着他想要学习金钟罩铁布衫。 被逼的没办法,林天只能让他们每天不用真气,用身体去撞墙,撞够三百下再来找自己。 因此凤凰台的弟子都掀起了一股撞墙风波,尤其以面前这小子最头铁。 第一天就撞了六十次,活生生把自己撞晕过去了。 这群家伙怎么对自己这么下得去手!果然是无毒不丈夫! 林天不知道的是,他始终是个穿越人士,骨子里和这群人不一样,凤凰台的弟子从小接受的便是强者为尊弱者草芥的教育。 为了变强,这个世界的人基本上啥事都做得出来。 看着小迷弟期待的眼神,林天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教学:“撞完了啊,很不错,进度比我想象的要快,接下来你去找三个师兄弟揍你,不能用真气防御。” “找人揍自己?”迷弟瞪大了眼睛。 林天表情珍重的点了点头,高深莫测道:“李云啊,知道打架最先要学什么吗?” “开辟武府,容纳真气,最后踏入武道!” 李云老老实实道,却见林天摇了摇头,他一惊:“师兄我说错了?” “嗯。”林天尽量语气淡然:“要学会打架首先要学会挨打,金钟罩铁布衫乃是最强的防御功法,你想想你今天能挨入道境的打,明天挨武境的打,等你适应了武尊甚至武君强者的打。” “那么金钟罩铁布衫也就练成了!” 李云愣了一下,林天莫名有些紧张:“怎么你不信?” 李云急忙摇头:“没有没有,师兄教导的事,虽然听起来有点不靠谱,但莫名的觉得有道理!” “嗯,就这样练下去吧,记得让师兄弟下手轻点别打死了。” 林天说着转身看向宗门内的湖泊。 李云好奇道:“师兄,你天天在这看,看什么呢?” “李云,你说跳进去会不会淹死?”林天突然开口问道。 李云不确定道:“会水的话应该不会吧,不过我听说这凤凰湖淹死过不少刚开府修为不足又不会水的师兄弟。” “这样啊。” 林天点了点头。 李云有些慌:“师兄你要干嘛?” “慌什么,我这是练功,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捞我上来知道嘛?”林天回头嘱咐了一句。 “练功?”李云瞪大眼睛,还能在水里练功? “当然,这叫龟息功,就是在水里练得,你不懂很正常,记住啊别捞我上来!” 林天说着纵身跃进了凤凰湖中,全身上下顿时传来失去平衡的感觉。 他当然不是要练什么龟息功,而是跳湖自杀。 然而当他跳入水中之后,求生的本能让他开始胡乱拍打着水花。 李云站在岸边惊叹,不愧是首席师兄,跳水都跳的这么有型。 哇,师兄开始翻白眼了!这就是龟息功嘛?我靠,已经落进水里去了!好强! 诶,师兄,师兄你怎么飘起来了! 感觉到有些不对劲的李云当即纵身一跃跳进水中,赶忙将肚子涨的老大的林天拉上了岸边。 好半天,在李云的妙手回春之下,林天捡回了一条小命,一睁眼林天生无可恋地看着李云。 爬起身来湿漉漉的离开,脸上已经分不出是泪水还是湖水,因为他刚刚听到了系统的声音。 “万灭之体开启失败,进度为零。” 李云我草你大爷! “师兄,师兄!”李云赶忙追了上去,想问问那龟息功练成没有。 …… “宗主您找我?” 林天走进凤凰殿,如今凤凰宗已经重建完毕,各大护宗长老轮流在金凤台下传功,林天依旧没有死成。 箫清荷转过身来抿着嘴角看着林天:“听说你最近在练龟息功,有好些弟子都学你去跳凤凰湖了。” 林天顿时满头冷汗,这个世界的人要不要这么耿直? “额,这个,有长进心是好事,是好事。”林天擦着冷汗尴尬道。 箫清荷却是出人意料地点了点头,进过一场劫难之后,似乎凤凰台的弟子都卯着一股劲,修炼比起以前不知道刻苦了多少倍。 “林天我找你是有件事要交给你做。” 林天听闻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宗主什么事?” 毕竟自己有几斤几两自己可是知道的。 箫清荷也有些犹豫:“这件事很危险,你可以拒绝!” 她也没有没办法,实在是此刻护宗长老都抽不开身来,她自己又要闭关,但是给皇室准备的东西又拖延不得,只能寄希望于林天。 然而箫清荷万万没想到,一听说危险这个词,林天来劲了! 危险?哥哥我现在就不怕的就是危险! 赶紧来个人弄死我吧,求求了! “宗主您说,什么事,我林天去办,就算要为宗门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在所不辞!我愿做凤凰台一块砖,哪里危险往哪搬!” 箫清荷闪过一丝惊喜,林天身份神秘背后有着绝天君上也忌惮的高手,这件事他一定可以办成。 这也是箫清荷寄希望于林天的原因所在。 看着林天一副愿为了凤凰台出神入死的神色,箫清荷大宗主又开始瞎想了。 他为什么一口就答应下来了,连是什么事情都不问?是为了我嘛? 一时间各种少女心思浮起,可惜她想错了,我林天只不过是想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