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贵女日常赏花宴免费在线阅读

三国贵女日常赏花宴免费在线阅读

2021-06-12 悬疑推理

  刘赟虽是皇帝刘协名义上的叔叔,拜封黎王,但素来胸无大志,即便之前跟着袁绍等人讨伐过董卓,也是想着过河随大流不容易淹死,并不是有什么理想和抱负在心上。      刘赟性格平和,处事圆滑,自打曹操在许都当中占了上风后,刘赟便将自己素性擅长的和稀泥本事发挥到了极致,几年下来以后,在许都竟意外混得人缘不错,世人都道黎王一副慈悲心肠,最是乐善好施。      思齐看着阿父这几年声名鹊起,就连跟曹操、刘备、公孙瓒都不对付的袁绍也能称赞上他几句,觉得自家这个阿父也是神奇,这要搁水浒里,那就是妥妥儿的及时雨宋公明。      故而刘备能找到刘赟头上做说客倒也不奇怪。      朝廷内外几乎人人都知道,黎王在曹操面前甚为得脸,但大多数人对于内里缘由并不大知道,还以为是曹操即便大权在握但终归是忌惮汉室,不敢太出格,所以才对刘赟格外优待,实则不然。      当初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之时,刘赟很欣赏曹操,对当年还不算大佬的曹操十分不错,还曾在一场十分激烈的战役之中将自己的软甲借给了他,等于间接救了曹孟德一命,故而两人的关系一向是非比寻常。      而曹操处在如今的位置,依然不想树敌太多,即便曹操跟如今支持汉室的那些人都不对付,却也不能全与之为敌,所以便愿意跟还算中立派的刘赟交好。      今日曹操家中来人,讲明了府中女主人已换了人的事情。但章氏的满心满眼都只在曹家送来的礼物上,自然没有太过关注来人话里话外的那些东西。      两家如今也算是有交情的,既然司空府的夫人换了人,于情于理黎王府都该送点贺礼过去。      想到这里,思齐对着阿父委婉提醒道:“今儿曹司空府上送了好些锦缎和礼物过来,听那个司空府上的阿嬷说,曹家夫人已经换了新人呢,这可是喜事,难怪那阿嬷说起来都是一脸的欢气。”      刘赟立马抓住了重点:“司空夫人已经定好了么?”      他只知道因着养子曹昂阵亡的事,曹操的原配夫人丁氏埋怨丈夫没有看顾好孩子,一直在跟曹操冷战,后来发展到了需要离姻的程度。      丁夫人离开后,再没听得曹府那边夫人的消息,没想到这就定了下来。      原本午后这段光景最易叫人犯困昏昏欲睡,但此时说起曹家的事情,章氏突然又来了精神:“前儿似乎听谁说了一嘴,曹家正夫人要定了二郎的母亲卞氏,今儿曹家来人也道此言不虚。”      刘赟一家都对曹操离婚再娶的事情很是关心,倒也并非单纯出于八卦。      刘赟和思齐的母亲荀越也因着性格不合的缘故一早便离姻了,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二人至此井水不犯河水。荀越是荀彧的妹妹,也是出身高门的世家女,家中有父兄撑腰,再嫁到了江东,据说过得很是不错。      和荀越离姻一事对于刘赟打击不小,刘赟离姻后没多久,曹操也紧跟其后同原配丁氏分开了。刘赟和章氏看到位高权重的曹操也离婚了,心中难免会生出一两分慰藉之情,就好像一直考试不及格的人发现另一个大佬考试也会不及格一样,心里好受了不少。      想到这里,刘赟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没想到,我和孟德也是一路人。”      不光都离姻了,还都是被原配嫌弃离婚的,可不就是同一类人吗!      思齐:……      想什么呢。你们除了都被原配妻子抛弃外,并没有其他相似之处,明显就不是一路人。      自从荀越离开后,刘赟也一直没动再娶的念头,无他,只是觉得娶亲这事实在麻烦,多一个人管束自己实在让人烦恼。      可这家里没有女主人,章氏又是个半辈子都没经历过什么事的内宅妇人,这些内宅女眷之间送礼的事情都刘赟需要亲自操办。      好在刘赟在为人处事方面一向擅长,尤其这几年下来,做起这些事情更是游刃有余,手到擒来。      说起来,这几日需要备的礼物还真不少,刘备的生辰就要到了,刘备是刘赟的远房堂兄,两家也算是通家之好,这份贺礼自然是不能省的。      曹操将曹丕、曹植之母卞氏扶正做了夫人,虽说不是重新迎娶,不必大操大办,但贺礼还是要挑好的送去。      除了刘备和曹操那边之外,还有袁绍的次子袁熙娶亲之事。虽然这几年袁绍近来一直同曹操交恶,但据说对刘协还蛮“忠诚”,跟刘赟也一直有来往。      刘赟便想着也备上一份贺礼给袁熙送去。      章氏对这事也有印象:“听说袁绍那二子娶得是上蔡令甄逸家的小娘子,是个远近闻名的美人,这可是真的?”      刘赟也没见过甄氏,自然对此事也无定论。      而思齐却在心中默默点头。      这传闻自然是真的,甄宓的美貌在后世也广泛流传,否则怎么会叫破城后的曹丕一见倾心,直接带回家中金屋藏娇。      事情商量得差不多了之后,刘赟就起身准备回去。刚才和刘备交流了不少的种菜心得,他这就准备回去看看自己新开发的那片菜地。      一旁伺候的珠红见大王要走,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说,忙提醒章氏道:“太妃,昨儿宫里伏皇后还遣人送了请帖,邀请您和小娘子去她宫里头赏花,您说问过大王再给皇后那头答复的。”      经红珠这么一提醒,正是也想起了此事:“是了。昨儿伏皇后遣了宫人过来,想着请我和思齐过去宫里头赏花。我虽不待见他们一家,不愿去他家里头掺和,但总也不好因着这点子小事碍了你的仕途,还是请你拿主意的好。”      思齐忍不住抬头看向刘赟,希望他可以帮着出面回绝了这事。      但凡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就在差不多这个时候,刘协、伏皇后、董承等几人联合起来想端了曹操,被曹操反杀后一锅端了,就逃出去个刘备。      她心里头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去,如今时间敏感,对于这些是非旋涡,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刘赟想了想,道:“有司空在那里坐镇,朝廷内外也相对太平,没什么人敢在宫中乱来。既然是皇后诚心相邀,阿母就带着阿瑛去宫里头看看今秋新开好的花儿罢。”      刘赟说完这句话后,才发现了小女儿的不对劲,脸色几乎是在自己答应的一瞬间里垮了下来。      刘赟俯身,轻轻摸了摸女儿的脑袋。      虽然他和荀越从前闹得很不愉快,但他却是真心的喜欢荀氏给他留下的这个女儿——聪慧,机敏,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子机灵劲儿,是少见的早慧孩童,跟她那两个成日里只管得过且过的兄长完全不是一类人。      越是这样的孩子,就越该同她把利害关系讲清楚,不让她把疑惑留在心中不明不白。      刘赟对着思齐柔声道:“皇后宣你们进宫赏花,同时帝后对咱们府里头的示好。你和两个哥哥如今的爵位都没着落,即便咱们家同帝后不算亲近,但毕竟日后还用得着,少不得要给几分颜面。”      思齐听了这话,也只得乖乖应了下来。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没有拿到封号那还好说,毕竟两个兄长如今还是白身,如果她说不去,耽误了两位兄长的前途,老太太那必然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 =      赏花这日,思齐起了个大早,被章太妃按在梳妆镜前一番打扮,直到过了将近半个小时才算完。      章氏虽然在诸多方面都没什么建树,但审美却一直是在线的,章太妃看着装扮完成的思齐,越看越是满意。      不得不说,她这孙女生得就是好,五官精巧,肤白胜雪,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眸子满满都是灵动,即便挑剔如她,也说不出半分不好。      虽然思齐不愿去宫里掺和,但如今事情已经定好不能转圜,便尽量调整好心态接受此事。      好在章氏身份够高,思齐也和皇帝刘协是平辈,总不至于在宫中被什么人为难。      黎王府的马车依例是不能入宫的,章氏的马车也在宫门前被内侍拦了下来。      章氏也知道宫里的规矩,但此时很明显没有想要下马车步行去皇后宫中的意思。      珠红塞给了那领头的内侍一个荷包,对那人赔笑道:“入秋了,天气转凉,又接连着下了几场雨,我们太妃的腿疾又犯了,这宫路漫漫,若是要凭着一双腿走进去,怕是不好呢。”      思齐:……      就在昨天,祖母还为着消食在院子里散步来着,一散就是大半个时辰。      那内侍也知道这驾马车内的来人不能得罪,眼下又收了银钱,自是不好再继续为难:“太夫人乃是天家长辈,黎王又是朝廷的股肱之臣,奴家岂能如此不识好歹劳动太妃?请太妃在这里稍等片刻,奴婢这就着人备轿辇给太妃和小娘子。”      看到那内侍殷勤的样子,思齐再一次笃定地认为,刘赟在刘协面前混得不错,才会惹得那内侍如此巴结,给章氏行大礼时也格外虔诚。      思齐陪章氏在车内等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对方就弄来了一顶小轿作为章氏的代步工具。      章氏对于这边内侍的办事效率表示满意,带着思齐上了轿子。      轿子里的空间并不大,同王府的马车并不能比。      许都新建的皇宫规模并不算大,不用太久的功夫就能到达皇后的宫殿,章氏虽然觉得这轿子有些拥挤,但想着到底是在皇帝的地盘上,不好太过出格,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大概走了两刻钟的功夫后,思齐感觉到轿子突然停了下来。      紧跟着外面有个娇滴滴的女声响起:“这轿子里的是皇后的哪位贵客?”      一旁领路的内侍忙道:“是黎王府的章太夫人和小娘子。”      “原来是黎王叔家的太妃娘娘,妾身董氏有失远迎,还望太夫人恕罪。”      章氏打开帘子,带着思齐走下轿来。      思齐也不是第一次进宫了,宫里有头有脸的人基本都是认识的。刚才听到声音心里已经有主意了,如今抬头一看,果不其然,是刘协的爱妃董贵人。      这年头贵人跟后世的贵人不一样,贵人在清代只是庶妃,没有册封礼,算不得正经嫔妃,但如今的董贵人在宫中是极高的位份,后宫当中仅次于皇后的所在,比后世的贵妃也不差什么。      董贵人是车骑将军董承的闺女,思齐听阿父刘赟对她的评价,似乎也不是一个很有脑子的人。      不管在史志还是演绎当中,董承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其中以“衣带诏事件”尤为出名。      传闻,刘协不堪忍受曹操对他的不敬和对朝政及百官的把控,曾经一封用血写好的书信缝在衣带当中,让心腹之人交予董承。      董承取得诏书后,联合刘备、吴子兰、王子服、种辑、吴硕等人诛灭曹操,最后却被曹操反杀,除却逃走的刘备外无一幸免,是东汉末年政治斗争的著名事件。      思齐记得,历史上衣带诏事件发生的时候,董贵人就是有了身孕,刘协还曾请求曹操看在孩子的份儿上,可以留董贵人一命。      而现在董贵人腰身已经很粗了。      近来京中世家异动,曹操和刘备之间的关系也是越来越剑拔弩张了。      难道距离衣带诏事件的发生已经不远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