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贵女日常事变在线阅读全集

三国贵女日常事变在线阅读全集

2021-06-12 悬疑推理

  转过年就是建安五年,思齐也即将成长一岁的年纪,由六岁变为七岁。   七岁在古人眼里意义是不同的,一直都有男女七岁不同席的说法,也等于基本告别了孩童时代。      进了腊月以后,思齐身边的婢女小喜就提出了要赎身嫁人。思齐想着这姑娘到底伺候自己一场,便求着章氏痛痛快快放了小喜身契,又赏了银钱给她添妝。      小喜离开以后,皇后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此事,还特意提出了要赏婢女下来,当然也不出意外的被婉拒了。      章氏没说什么,刘赟却把这事放在了心上,又过了两日便挑了丫头给思齐添了进来,又因着觉得思齐年纪见长要开始出门交际更加了两个。      如今思齐房中贴身伺候的婢女增至了六人。      思齐还是用惯了从前房里的阿霏和阿玉。      进了腊月之后,府上就开始了紧锣密鼓新年筹备诸事。      腊月二十三送灶王爷,二十四家中大扫除,等到了腊月二十五,家里已经焕然一新。      等过了午后,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雪。      思齐窝在房中午睡许久,醒来时坐在妆台看到窗外,发现外头地上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白雪。      前院阿青踏雪而来,道是大王在扶玉轩设了家宴,太夫人请小娘子穿得暖和一些过去。”      等思齐到了扶玉轩的时候,大家都已经在了。      刘城坐在靠外的位置,见到思齐就起身将她迎了进来,招呼妹妹过来坐。      今天虽说是家宴,但也比较随意,刘赟也没叫着准备多么复杂的菜色,而是直接备了涮锅。      思齐进来的时候,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碟和蘸料。      思齐前世的爷爷曾经是京市大酒楼的主厨,后来回到家乡,在市郊开了间饭馆,不过短短一年时间便发展成为了市内最知名的私房菜馆,更有无数政客富商远程驱车过来,只为了吃上思齐祖父亲手做的一顿饭。      爸爸虽是证券公司的主管,但也继承了爷爷的天赋,烧得一手极好的家常菜。思齐从前跟着爸爸和爷爷耳濡目染学到了不少,前几个月恰逢青梅熟透之时,在她的指点下,珠红和管厨房的杨氏一同做了两坛出来,味道竟然意外的不错。      三国时候有个著名的成语曰“望梅止渴”,讲得就是曹操在行军打仗之时缺少水源,鼓励军士们不远处有梅子可以止渴,从而最终找到水源的故事。      思齐不知道曹操是不是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喜欢吃梅子,如果是真的话,明年再做出话梅来,倒是可以叫阿父去司空府送礼的时候顺便捎上两坛。      这时候就是生产力低下了些,过了今年吃梅子的季节后,想吃蜜饯的话还要等到明年梅子生产时节。      这年头火锅虽然算是比较常见的食材,但是蘸料的味道比起后世差得很远。      思齐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做了许久的婴孩,第一次被允许吃火锅还是在去年春天。      章氏养孩子一向不算精细,叫人给思齐备下的也是大人们常吃的酱料。      思齐吃着那蘸料又干太咸,便说要自己调制一些。      章氏从前是穷苦人家出身,家里头父母都要出门下地干活,像思齐这般年纪的时候已经要看顾弟妹并给家里人做饭了,虽然乳母和婢女们都觉得不妥当,但章氏觉得养孩子不必这么金贵。      听了思齐的想法后,章氏觉得很有趣,当即便叫厨房将酱料用小碗装好送过来。      没成想思齐随手一调,竟然味道出奇的好,干碟配肉片,油碟配青蔬都是难得的美味。      章氏记得,自己小时候带着弟妹在家里生火做饭时,味道总能比旁人更好一些,也难怪思齐小小年纪能有此天赋,不愧是她养的孙女儿。      章氏和刘赟等人都对她的酱料赞赏,还举一反三用在烤肉和其他的菜上。      席间,刘协身边得力的内侍庞监来了府上,给黎王府上送来了年货。      刘赟对着庞监客气,庞监对着刘赟更是殷勤热情:“许久没见殿下了,陛下在宫里可想念得紧呢。您近来在府上一切可好?景园这边可还住得惯?”      刘赟笑眯眯地应了一声。      庞监又替皇后问候了章太夫人、两位公子和一位女公子,而后才进入了正题:“陛下差奴家来问问殿下,今年可是和往年一样?还是除夕带着家眷去英华殿住下,正月初一再同去祭天?”      依照宗族礼法来说,刘赟的确是刘协最亲近的长辈,刘赟一家住在宫中同皇帝及家人一同过年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迁都许昌的这几年里,刘赟也的确是入宫和刘协一起过的新年。      但最近京中局势不好,曹操和袁绍之间的战争一触即发,又逢年关之时,刘赟还是想着能低调便尽量低调,能在家待着就尽量不出门。      年初一不去同皇帝一起祭天拜祖宗那是不行的,等于是明晃晃打皇帝的脸,置祖宗家法于不顾,但除夕并没有明确的说法,刘赟便想着能免则免。      刘赟转头跟庞监打起了太极。      章太夫人这几年身子不好,孩子们又小,府上还没有女主人,景园里到处都乱糟糟的……这一想家里头净是些闹心的事,实在不宜大年下的还乱跑,不如他们一家就年初一早起过去吧。      庞监知道,刘赟这人虽然好说话,但若是一旦下了决定便很难转圜,只得点头应了下来:“那殿下到时可少不得要早起一些了。这样也好,在家里头过出席到底能松快一些,既如此,奴家这就回宫跟陛下复命,等到了初一那日,奴家再给殿下磕头拜年。”      庞监从景园出来,一刻没有耽搁,很快便回到了宫中同刘协复命。      刘协听了刘赟的回话后脸色便暗了下来。      庞监站在那里,闷着头站着,看着刘协渐渐冷下来的神色,只觉得越发的局促不安。      刘协将手上的竹简搁在桌上,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董承曾经去刘赟那里探过他这位皇叔的口风,刘赟明确表现得不想站队,刘协知道这个叔父的性子,最是不爱掺和事情的,这事也无可厚非。      让刘赟除夕过来宫中本就是计划中的一环,可既然这次刘赟不愿早些过来宫中,少不得又要叫他摘了出去。      虽然这样一来,就很难将刘赟拉下水了。      发动宫变捉拿曹操的计划就定在年初一这一天。      这几年下来,刘协实在是忍够了曹操那些人。      父皇刘宏虽然荒唐,但到底也还是个正经皇帝,从来不会像他这样,被一个臣子压得喘不过气来。      如今的他感觉自己朝不保夕,生怕曹操哪天一个不高兴把他给废了。      而皇叔刘赟不管在朝堂还是宗室,都有着极好的人脉的名声,相信只要他站在自己这边,宗室里头的人也愿意站在自己这里。      刘协相信,血浓于水。刘赟可是他的亲叔叔,不管怎么说,真出了什么事情,一定不会向着外人。      毕竟得道多助,失道寡助。      曹操逆天而行,不敬君上,理当如此。      = =      建安五年的第一天很快来临。      思齐起了个大早,更衣洗漱,再同章氏一起乘车入宫拜见皇后。      章氏一早起来,懒懒的没有胃口,便只叫厨房准备了简单的烙饼、汤面和酱菜,和孙女一同用膳。      就在祖孙两个朝食用了一半之时,外头阿青冒着寒气走了进来,对着章氏和思齐匆匆行了个礼,道:“就在方才,外头张辽张将军亲自来了府上,接大王入宫,说是要代皇帝陛下祭天。大王临走时候留了话,请太夫人和小娘子在府中等他归来,不必去宫中拜见皇后了。”      思齐心里“咯噔”了一下。      张辽是曹操最亲近将领,由他过来接刘赟入宫代皇帝祭天,却没有说明皇帝不能祭天的缘由……思齐直觉宫里头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才会让刘赟来不及交代什么,只是让她和章氏留下来,不要再去宫里面送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