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贵女日常师生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三国贵女日常师生完整章节完结版免费阅读

2021-06-12 悬疑推理

  曹操用了酒,回到正院便歇下了,等到日落时分才醒过来。      卞氏早已备好了茶饮,待曹操起身梳洗后,又服侍了他用了茶水和小食。      曹操拉着卞氏的手坐了下来,想起袁绍这些日的挑衅,少不得跟卞氏交了底——袁绍那边来者不善,开春之后,少不得要出兵去会一会他。      卞氏脸上神情是满满的担忧:“这次出门可一定要当心些,万不能再出之前那些岔子了。就算您不顾惜自个儿,好歹也怜惜一些府里的姊妹和孩儿。”      曹操“嗯”了一声,对着卞氏继续道:“这次出门,我想着还把二郎带出去。他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出去历练历练了。”      卞氏的脸色瞬间变了。      虽说曹丕是如今府上年岁最长的小郎君,但在卞氏眼中,他本人也是个只有十四岁的孩子。      当初刘氏所出的长子曹昂就是跟着曹操在外征战丢了性命,曹昂的养母丁夫人也正是因为此事怨恨上了曹操,一个人回到家乡不愿再见曹操,夫妻两个最终分道扬镳。      曹昂身陨的那场战役当中,曹丕也差点遇害,最终还是乘马逃脱,也是因着那次的事情,让卞氏开始担心起曹丕在外的安危。      袁绍是个厉害的人物,卞氏即便身在后宅也听过此人名号,也知道这场战争必当是艰苦而危险的。      想起曹昂从前的遭遇,卞氏只觉得心都揪在了一起,对着曹丕的担忧更是多了几分,可若叫她劝着曹操不用曹丕跟随出征,却又实在张不开口。      曹昂亡故后,曹丕就是府上的长子,理当为君父分忧。倘若曹丕不愿,曹操必当会对他失望。曹丕只有曹操一个父亲,而曹操却还有很多的儿子,听说环氏所生养的曹冲就很得曹操赏识,只不过就是身子弱了一些,日后养好身子更是不可小觑。      曹丕作为府上的长子,若是总不得曹操赏识,人生就等于废掉了一半。      况且依着曹丕本人的性格,被父亲当做弃子,日后不再重用,恐怕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      卞氏即便心中有再多的担忧和不舍,最终还是应了下来。      曹操已跟曹丕谈过此事,曹丕已痛快地应了下来,曹操此时提及此事,也不过是知会卞氏一声。      说罢此事后,曹操又想起今日席上情景,忍不住对着卞氏感叹道:“刘赟这人实在不错,是个可交之人。”      这是让她和黎王府中的女眷多走动一些。      这事不难,卞氏当即便应了下来,对着曹操表态道:“平日里总听人说,章太夫人是个极热心肠又疼惜小辈儿的,依着咱们两府的交情,自是要常来常往的。”      = =      今年正是章氏五十岁整寿,虽然还要等好几个月才到时间,但这对于黎王府上是大事,要大办,故而出了正月后,府中就开始陆陆续续筹备起此事来。      既然是寿宴,自是少不了弄些好的酒菜来招待客人。      这年头酒度数低不说,味道也不及后世上头,思齐从前看过一篇资料,说是汉代白酒也不过只有三度,比不得后世啤酒和红酒的度数,更比不得主流五十三度的后世白酒。      如今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思齐心里头开始活动,想着改良一下宴席上的招待用酒。      别人可能对章氏了解不够,但思齐一直都知道,章氏是个极爱酒的,每日哺食用膳之时都会饮上两碗助兴。      思齐也是个行动派,有了想法便开始动手,先制定一些改良方案写下来,也方便日后吩咐厨房帮忙去做。      还不待她将第一步计划完成,刘赟便找来了她的院子,并说起了准备带她去拜师一事。      思齐和章氏坐在刘赟对面,听他将郭嘉郭先生从头到脚夸了个遍,当真是端方君子,学富五车,才高八斗,满腹经纶……任何关于才华和聪慧的词语套在他的身上都不过分。      阿父和舅父为她寻得先生竟是郭嘉,这点思齐也没想到。      在尚未穿越之前,思齐便对郭嘉此人十分崇拜,见过郭嘉本人一面后,更是坚定了当初的想法。      这位先生不论是颜值还是名气都大大超过了她的预期,只是如今成了这位先生,她便不好再继续在这么得过且过混下去下去,唯恐日后学不出什么名堂,给先生和舅父丢人。      刘赟说得入神,一旁的章氏一听这话却有些酸了。      阿瑛不过是个年仅七岁的小娘子,一拜师便能得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先生,而她那两个孙儿已经念了这么多年书,也没听得那几位教课的先生有什么响亮的名声。      章氏不由开始为自己的两个孙儿鸣不平起来。      “这个郭先生我从前也听人说过,的确是个厉害的人物。这样一个人儿,愿意给咱们阿瑛做先生,想来也是看了你的面子,我心里头也是极为欢喜的。只可惜阿衡和阿城便没了这么好的运气,那卫先生名号和郭先生终究还是比不得的。”      思齐也知道章氏的小心思,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也只能看破不说破,再拿求助的眼神看向刘赟。      刘赟收到思齐的信号,对着章氏安抚道:“郭先生这样的人,同寻常先生自是不同的,要求高,人也更严厉一些。我看卫先生就很好,讲书起来也透气得很,很合大郎和二郎的脾气,有他看着两个孩子,我也能更放心一些。”      章氏骨子里有些重男轻女,虽然偏心,但不盲目,也知道两个孙儿在天赋上不比思齐。而郭先生是那顶顶聪明的人,未必会看得上她这两个孙儿。      若是他两个在学里总被先生呵斥,日日都受着委屈,终归也是不妥当的。      男孩子最重要的是要有心气儿,若是心气儿没了,日后就更是不成事了。      见章氏神情有所松动,刘赟又道:“郭先生从不轻易收徒,如今门下的弟子也只有阿瑛一人。当日在席上他答应得爽快,想来也是不想抹了文若和荀家的面子。”      听了刘赟这话,章氏即刻便释然了。      毕竟思齐可是荀彧幺妹的嫡亲女儿,跟刘衡和刘城两人身份上又有一层不同,这么说来,郭先生收她也是天经地义。      思齐忍不住在心里对刘赟竖起了大拇指。      她爹善于结交天下豪侠果然果然不是浪得虚名,这么几句话就能把府上辈分最高也最难缠的老太太打发得服服帖帖的,果然还是这个时代里不可多得的人才。      思齐拜师的那日是个极好的大晴天。      刘赟备了礼物和荀彧一起带着思齐去了郭嘉的住处。      郭嘉原就不是干这份营生的人,只不过碍于同事和领导面子在接下了这份活计,自然没有寻常先生收学生时那些规矩。      三人各有各的忙,能坐下来一起煮茶谈天也算机会难得。      没过多久,那三人就朝中之事聊到了一起,再没说起拜师的事,也很轻易的忽略掉了今天的女主角,特地过来拜师的女学生思齐。      思齐默默跪坐在一旁,低头帮他们看着煮茶的炉子,剥着小胡桃仁,一看就活得很是不像个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