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贵女日常我的梦想全文阅读

三国贵女日常我的梦想全文阅读

2021-06-12 悬疑推理

  终究是新上任先生郭嘉比较知道心疼人,他叫住了低头剥小胡桃的思齐,道是外头院子里的花已经陆陆续续开了,让她出门随意转转便好。      郭嘉妻子早故,府中只有他和公子郭奕两人。郭嘉本人也不是那等讲排场、爱享受之人,家中仆役数量十分有限,和刘赟书房的人员编制可谓是相差甚远。      思齐一路走来,只遇上了几个年纪不大的书童,并未见任何婢女红袖添香。      思齐刚走出院门不久,就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在乳母的看护下,迈着轻快的脚步向着这边走来。      乳母对前头思齐投来疑惑的目光,跟在思齐身后的婢女魏紫冲着乳母颔首,介绍道:“我们小娘子是黎王殿下府上的女郎,如今也是郭先生的女弟子了。”      思齐图省事,便用牡丹花名给后来的两个婢女取了名字,分别作魏紫和姚黄。      只可惜,这年头人与人之间相互称呼习惯用“阿”加名字中的一个字,于是这两个婢女便分别被称呼为了“阿紫”和“阿黄”。      原本听起来颇有风雅韵致的两个名字,如今这么一叫,倒是让思齐生出了几分“造化弄人”的感慨。      那小郎君正是郭嘉的幼子郭奕,听说这位阿姊是黎王府上的女郎后,忙端正了姿势向思齐问好。      糯米团子一样的嫩生生的小郎君,五官生得精致好看,说起话来口齿清晰,小大人一般地对她作揖,唤她“阿姊”,直叫思齐喜欢得不行。      转过一圈后,思齐对郭嘉附上的布局和构造有了大致的了解,还意外邂逅了郭奕,也算是不虚此行。      衣带诏事件后,刘备仓皇出逃,杀了徐州刺史车胄后策应袁绍。      曹操接到消息后十分愤怒,准备近日出兵攻打刘备。      郭嘉和荀彧午后还要去曹操那里议事,思齐和刘赟也没有在府中多待。思齐逛完了园子,刘赟用完了茶,两人便乘车回府。      今日的景园也有客人到访,来人正是刘赟的远房堂哥兼故友刘晔。      刘晔也是汉室宗亲之一,族谱记载为光武帝刘秀之子阜陵王刘延之后。      刘晔论身份虽比不得刘赟,但在名气上却又高出了刘赟不少,据说此人明见万里、断事如神,素有“佐世之才”。      刘晔前几年一直跟着庐江太守刘勋打天下,识破了地方孙策诡计,后来又和旧主一起投奔曹操,成为了曹操座下举足轻重的谋臣。      刘晔和刘赟同为宗亲,早先年也曾受过刘赟的救济,同刘赟关系一向非比寻常。      刘晔带了家眷来访,刘赟想着都是自家亲戚,便叫了思齐和刘衡、刘城三个孩子出来见客,章太妃今日心情不错,便叫人开了拂云轩,设宴款待刘晔和妻子孟氏。      思齐另换了一套新衣,跟着章氏去拂云轩赴宴。      刘晔这几年一直跟着刘勋在外,在思齐看来并不算熟悉,比刘备出现在景园的频率更要低了不少。      刘晔面容清秀,这几年在外跑得多了,脸上有了那么几分沧桑意味,但丝毫不减魅力。      刘晔和刘赟一样,都是很会说话的人,席间,刘晔便以侄儿的身份一直同章太夫人说话,奉承得章氏满面红光。      等散了席后,章氏看刘赟用了不少酒,便叫珠红给他打水洗脸,又让珠翠给大王上了醒酒汤。      刘赟半仰在榻上让珠红伺候着洗好了脸,对章氏说明了刘晔今日的来意。      曹操过几日便要带着刘晔出远门,他家中妻子孟氏少不得还要母亲代为照顾。      章氏对刘晔印象好,看孟氏也是个文静知礼的,想也没想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思齐方才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只觉刘晔对章氏殷勤得过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      思齐对着刘赟好奇道:“听说伯父年前才刚刚回京,这就又要出远门吗?”      刘赟道:“此次孟德率兵东征,想来子扬也会跟随左右,再回许都怕是又要几个月下去了。”      思齐后知后觉,既然刘晔这次要跟着曹操出门,那郭嘉作为曹操最倚重的谋士之一,想来也会跟着曹操东征的。      她才拜师第一天,师傅就跟着他的主公去打仗了吗?      那她不等于是拜了个寂寞吗?      事实证明,像思齐这样的小人物永远摸不透大佬的心思。      没过几日,曹操就点齐兵将向东去打刘备了,并留了郭嘉、程昱等人留守许都。      据说曹操临行之前也没有去宫里同皇帝辞行,应该还是怕像元月初一那日一样,再发生什么事情。      思齐记得,历史上有个说法,道是曹操在这件事情过后,便再不去面见皇帝了。      刘备如今已经投奔了袁绍,打完刘备之后,打袁绍也是不可避免的了。      这么一来,想来战线会拉长,离开时间也会更久一些。故而曹操临走时带着荀彧、荀攸、刘晔等一众谋士和许褚、张辽等几位将领,却把郭嘉等人留守在了许都。      曹操的决定倒也不难理解,出去打仗固然重要,但许昌这边到底是他的大本营。衣带诏事件之后刘协老实了不少,可这边关系错综复杂,太多汉室宗亲和旧臣虎视眈眈,也要留心多多看顾。      创业不易,守业就变得尤为重要,郭嘉此人向来靠谱,机警善变,如今又跟刘赟交好,留他在京中再合适不过。      = =      府上两位郎君的先生卫夫子家中有事,暂时停课三日,思齐的先生郭嘉这几日一直都在衙里忙碌,也无暇顾及这位女弟子。      而刘赟每日上朝也不过应卯,他的身份放在那里,即便不出现在早朝之上也不会有人说出什么话来,便主动承担起了先生的职责。      刘赟和先生到底不同,教课起来也没什么章法,不过半个时辰功夫,便从《墨子》课本聊到了这次的衣带诏事件,询问三个孩子对这件事情的看法。      一般人家是不会在家中讨论这些问题的,就连卫先生在教课过程当中也会可以避开这些事情。      但刘赟觉得自己府上身处旋涡当中,孩子们多做了解、提前避开风险,增强自身遇事处理的应急能力不是坏事。      曹操的行事风格想来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董承等人也都被处理得十分干净,就连怀着龙胎的董贵人也难逃厄运。      作为长兄,面对着父亲的询问,刘衡自然也是第一个起身回话。      刘协平日里待刘衡这个堂弟着实不赖,而刘衡作为刘赟长子,在这一代汉室宗亲当中也算是领头人物,刘衡自然还是站在了皇帝这边,对曹操一系列行为不认同的同时还有着隐隐的担忧,担心日后曹操权柄过大,殃及的不光是皇帝,还有整个汉室。      而刘城的想法更是单纯一些,假如这次董承的行动得以成功,朝廷会不会再经历一次动荡,百姓原本稍稍安定的生活会不会再一次被打破。毕竟祖母也一直念叨,从前刘宏在位时候,他们家过得比现在可差远了,若是如今的平衡再次被董承等人打破,府中的境遇究竟是好是坏谁都难以预料。      刘赟听得不住点头,见两个儿子把观点都表达得差不多,又把头转向了一旁的幼女思齐:“阿瑛你呢?可也觉得孟德此举过分了些?”      思齐想了想,道:“如果我是曹公,经历了这些事情,或许不会像他做得那么绝,但我可以理解他的气愤。换个角度来说,如果这次赢的人是董承王子服等人,相信曹操的妻儿和家眷也不会比董承父女好到哪里去。”      再说了,曹操原本就不是圣父性格的人,若是将来董贵人孩子生下来坐上皇位后,将来又是一番风波。      刘赟点了点头,又谈起了曹操这次东征一事。      刘赟和曹操、刘备关系都不错,对于曹操东征刘备也是持中立态度,只是不好同孩子们明说,便跳过了这项讨论,转而聊起了袁绍和曹操之间的战争会不会爆发,谁会输谁会赢的问题。      卫先生还是很推崇袁绍的,刘衡和刘城对也听他说了不少袁绍的事迹——袁家四世三公,真正的世家大族,袁绍年少英才,当初十八路诸侯讨伐董卓时,袁绍还是领路人,不管刘赟,曹操还是刘备,都在他手下办事。      况且曹操现在论兵力的确不如袁绍,刘衡和刘城都一致认为,如果两方之间发生战争,袁绍应该会占据优势,最不济也是平手。      刘赟也表示同意,这次孟德的确是着急了些,虽然不至于大败,但应该会胜利得比较艰难。若是在这场战争里,袁绍最终压过曹操,不知会不会改变朝廷格局。      言下之意并不是太过看好曹操。      这场战役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官渡之战,作为一个对这段历史相对熟知的穿越女,思齐觉得有必要给家人打一下预防针,防止他们因做出什么失误的判断,影响到日后一家人的未来。      思齐对着刘赟委婉道:“战场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没准曹公就能赢呢。再说了,我从前听舅父说过,打仗这事能不能赢主要还是看那带兵的将领,以少胜多的事情战国时候就有了,比起素未谋面的袁绍,我倒是更看好曹公一些。”      刘赟听了这话后,转头看了思齐一眼,半晌无语后,最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 =      许是在之前的衣带诏事件中受了不小的打击,曹操走后,刘协变得更安静了些。      朝廷众臣也都各司其职,少了之前的那些猜测和较劲,政事推行顺利了不少,郭嘉等留在许都的曹操属臣反而比从前时候更闲了几分。      在思齐拜师的半个月后,终于见到了便宜师傅的第二面。      思齐一大早就穿好衣服套了车去郭宅,等她到了授课用的书房时,郭嘉还在衙里没有回来。      倒是留在家中的郭奕还记得思齐,听说那天遇到的长得好看的阿姊来了,便过来书房见她,还给她带了朝食过来。      上次见面匆忙,此时两人坐了下来,思齐才正经打量起郭奕来。      作为一个只有四五岁大的孩子,郭奕的衣服料子虽然称不上不好,但跟他的年纪不太相符,有些老气横秋。      郭奕这身衣服料子质地不够柔软,绣线也不精致,而章氏和刘赟都是惯会享受的,府上各色好东西都是不缺的,几乎是这个时代生产力的巅峰之作,郭奕身上的这套衣裳跟思齐小时候穿的衣服可谓是天壤之别。      郭奕带来招待客人的朝食是菜饼,豆羹和酱菜。      虽说在这个时代里,大多是人家早餐吃得都是类似的这些东西,但思齐已经不吃这么素简的早餐很多年。      她是早上用过糕饼出来的,就算是没用早餐,想来也是吃不下去的。      而郭奕如今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饭食上尤其不能懈怠。      思齐想起景园距离郭宅这边并不算远,而看这情况,郭嘉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于是就吩咐了今日跟着出门的仆妇罗氏回去一趟,取了煮好的鸡汤放在瓦罐里,将配菜过一遍热水装盒,再取两把新制的细面原样儿带过来。      等将食盒带来后,将那细面在先生府上那开水滚了端过来,莫要提前煮好了,否则面粘在一起就不好吃了。      而郭嘉从衙里回来的时候,并没有在书房里看到思齐的身影。留在书房看门的书童回禀,女郎现在小郎君房里。      郭嘉去到郭奕房中之时,看到郭奕和思齐两个正坐在那里用鸡丝面,白瓷碗中的细面之上点缀着各色菜肴,而一旁佐餐的酱菜大抵也是从黎王府上,和他们家常吃的那些小菜很不一样,味道好不说,颜色看着也鲜亮。      郭奕显然吃得很是高兴,昂着小脸唤他“阿父”,又问思齐,阿父可不可以一起坐下来吃。      思齐已经用得差不多了,看到郭嘉到来后敛了神色站起身来,对他发出邀请:“当然。不知先生什么时候回来,厨房那边还有一半的面条没有下锅,听说先生早上出门匆忙,想来朝食也没用多少,不如坐下来一同用一碗鸡丝面可好?”      郭嘉的思绪似乎还停留在衙内,听得思齐这话忍不住重复了一下:“这是……面条?”      思齐“嗯”了一声。      其实汉代的面条不叫这名字,而是被称作“汤饼”,种类也没有后世齐全,只不过思齐上辈子这么称呼习惯了,在家时候总点名要这么吃。      这名字听起来也贴切,她说了几次后,章氏和刘赟等人就也跟着这么叫了。      在两个孩子的盛情邀请下,郭嘉从善如流地用了一碗鸡丝面,也大大地赞了声好。      思齐也开心起来:“正好,日后我来先生府上读书时,便带了朝食一并过来。”      否则说不定要跟郭奕一起吃菜饼和豆羹,她真的做不到啊!      郭奕一直没有像刘衡他们那样请了专门的先生讲课,大多数时候都是郭嘉自己亲自上阵指导儿子的功课。现如今学生里多了一个思齐,不过是多讲上几句,倒也不劳累什么,郭嘉便把两个小的笼在了一处上课。      郭嘉对思齐的课业程度并不了解,便先查问了她的功课。      通过查问,郭嘉发现,思齐底子很牢固,记忆力很好,书本通读三遍后基本能够复述出来,是个天资聪颖的好学生。      难得这段时间不忙,郭嘉就每天尽量抽出时间来教书,连着而给郭奕和思齐上了小半个月的课。      小半个月下来后,郭嘉发现自己这位女弟子对四书五经兴趣平平,却对朝政、用兵、土地政策等东西最是感兴趣,倒是同寻常人家的小娘子很不一样。      这日课讲到一半,郭嘉临时有事出门,放学之前丢给了思齐一个问题。      “阿瑛你可曾想过,将来要做些什么……或者说,你想成一个怎样的人?”      思齐一时怔住。      这是她穿越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从前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年纪小,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生长,故而一直保持咸鱼状态,也可以回避一些大人才需要考量的事情。      如今一转眼,她在这个世界已经长到了七岁,到了红学家们推定黛玉进贾府的年纪,就连章氏和刘赟也开始不再单纯地把她当做小孩子,的确要思考一下将来该做些什么比较好。      思齐愁眉苦脸地应了下来。      活了两世都不擅长写作的她,却要完成新先生留下的课后作业,命题作文——古代版《我的梦想》。      = =      曹操率兵东征刘备,刘备毫无悬念地很快败了下去。      刘备败阵以后,袁绍紧跟着发了一篇指责曹操“包藏祸心,打压忠良,意欲颠覆汉室”的檄文,曹操也没有跟袁绍客气,转头北上攻打袁绍,两方之间的战役正式打响了。      郭嘉那天被临时叫走就是因为这件事,此时的他需要出面去调度粮草,起码要一个多月才能回来。      而思齐也有足够的时间想明白自己想做什么。      思齐本来就是知天安命的性格,穿越过来后,有刘赟和章氏在上头顶着,她也乐得清闲,放任自己变成六七岁的小孩子心态,安心做一只咸鱼。      可能因为命题作文的事情让她有了点压力,这日清晨,思齐起床后就觉得嗓子有些疼,章氏请了医女来看,得知是果然是有些上火。      前世她感冒上火的时候,爷爷都会给她熬冰糖银耳雪梨汤,爸爸也会特意做一些容易消化的清粥小菜。      现如今的时代,植物油还不普及,菜品主要以凉拌、烧烤和蒸煮的方式烹饪。      今天阿玉给思齐带来的朝食就是白粥和玉米面、小米面、麦子面加野菜烙成的饼,章氏可怜她生病了不能像平时一样吃东西,特地违背医嘱给她一份拿腌制的鸡肉片做好的嫩炙,但现在的思齐对于这种烧烤过的食物也提不起半点兴趣。      这时候的生产力跟后世实在是不好比,若是让思齐说一下现在的梦想,就是能够吃够八大菜系的特色菜和小吃,有吃不完的甜点和糖果,穿更轻薄美好的衣服,把寝室的窗户换成透光更好且挡风遮雨的玻璃,日常当中能用得上更精美的瓷器,有抗生素类药物能在关键时候保障生命安全……      换言之,她想拥有更美好的生活,并愿意为之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