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开局洞察之眼,大宋打更人玄幻:开局洞察之眼,大宋打更人:第二章 子承父志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玄幻:开局洞察之眼,大宋打更人玄幻:开局洞察之眼,大宋打更人:第二章 子承父志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1-09-15 灵异恐怖

“呵呵,悬赏?这邕宾县要是有人敢接这道令,我跪下来叫他父……” 下首末位的侯震,忍不住又是一声嗤笑。 那知府脸色未变,忍着羞怒,但还为等他开口,门外便是响起了一道清朗的声音。 “我没你这个儿子,悬赏令,我许宁安接了!” 声落,一道身影,自远处大步流星而来,行进之间,犹如虎豹,携着寒风,几个呼吸,就入了大殿。 只见他粗布麻衣,褴褛血污,虽然衣着狼狈,但身形精瘦,紫眸如星,尤为神气。 这忽然出现的身影,让原本大殿内的众人,都怔在了那里。 可片刻之后,右侧的护卫队反应过来,怒而起身。 “放肆,县衙重地,岂能是你这小子可以擅闯的,外面的是死了么,竟敢放进来闲杂人等!” “来人,将此厮打出去!” “慢着!”不过,那斩妖司的铜甲武者,却是忽然扬手。 “你叫……许宁安?前监天府百户,许平治之子?” 监天府? 这老者话音一落,让在场的众人,都微微色变。 但之后,却都放松了下来。 监天府皇恩不再,已然没落,不复从前,不足为惧。 那许宁安妖异的嘴角扬起,双眸微眯,“没错,正是许平治之子,许宁安。” “呵呵,我想起来了,许平治是有个不成器的儿子,不过我记得你不是整日斗鸡跑马,放浪形骸么!?” “就你这废物,也敢接悬赏,捉拿张叁?” “滚出去,別污了我的眼!” 那末位差点多出一个爹的侯震低吼。 “呵呵,一个区区斩妖司的铁甲士,也配在这里狗吠?” “你没有和本少爷说话的资格!” “滚!” 许宁安看都没看那侯震一眼,目光中尽是蔑视。 “找死!” 那侯震年纪轻轻就已经到了武道第二重锻骨境巅峰,岂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人如此辱骂。 当即手中一震,内劲涌动,荡起雕花木桌上的青瓷茶盏,扫向许宁安。 虽然只是一道茶盏,但是其中带着内家劲力。 在侯震看来,许宁安虽然是监天府百户之后,但也只会些粗浅的第一重肉身境功夫,绝对挡不下。 “砰!” 让殿内众人皆惊的是,那许宁安面不改色,体内陡然爆发出一阵虎豹啸音,一层气芒破体而出,将那茶盏直接震的粉碎。 内劲化气,破体而出,是为气海! 气海外放,乃武道第三重的气海境! 这一刻,看着那许宁安周身淡淡的紫黑色气海,大殿内的所有人都心中狂震,目瞪口呆! 许宁安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就突破到了气海境界!? 这等天资,即便是放在周边四县的风之谷,天下剑庄,天地一刀门,以及慎虚观这些下等门派,都称的上是天才了。 这怎么可能? 尤其是那侯震,脸色阴沉无比,异常的难看。 他今年二十三岁,才堪堪到了锻骨境巅峰。 平素里被旁人看成天才,如今却被一个自己眼中的废物给比下去了。 不等众人缓过神色,许宁安将手中拎着的血污袋子,扔在大殿之上。 一颗冰凉的人头,带着污浊血水,滚落到了王大人的脚下。 吓的那王总好浑身一紧,连忙站起。 “这,这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你们要找的恶人张叁,已经被我斩杀。”许宁安周身的罡气,渐渐消去。 “这是张叁!?”四位斩妖司甲士有人惊呼,起身将那人头捡起。 “看修为和相貌特征,的确是张叁不假。” 那铁甲士看向上首的中年武者,眼中,压着惊异。 “哈哈哈!” 忽然间,上首的铜甲武者仰首一笑,“不愧是许平治大人的子嗣,王大人,既然许宁安已经斩杀了张叁,就按律,授赏吧。” “哦,对,对!来人,取白银一千两!” 那知府这才赶紧招呼。 “王大人,我许宁安此次前来,还有一事,那就是取回家父的遗物,监天府飞鱼蟒衣和龙牙刀!” 不过,许宁安声落,王总好脸色骤然一变,“胡说什么!?本府手中,怎会有飞鱼蟒衣和龙牙刀!” “王大人,无需多言,三年前我父亲和监天府上下一百多位打更人被妖魔埋伏,无一生还,是你和斩妖司带人收拾的战场。” “如果不在大人手中,难道在斩妖司?” 许宁安冷笑,而那斩妖司铜甲老者瞳孔微缩,看向知府,“王大人,可有此事?” “王大人,我父亲的飞鱼蟒衣和龙牙刀可是圣上御赐,若是私藏,便是重罪!” 许宁安言中带着气海,那知府大人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变脸赔笑道:“看我,时间久了,的确是忘了一些事情。” “我不过是帮你收敛了许大人的遗物而已,来人,将我密室中的那个漆木箱子也拿过来!” 不一会,一千两白银,和一方箱子,落入到了许宁安手中,检查无误,他转身便走。 “还有,邕宾县南街前的九条坊市,我监天府,负责了。” “大言不惭!监天府已经没了,你拿什么负责!”侯震终究是忍无可忍,拍案而起。 这许宁安实在是口出狂言,当斩妖司不存在么。 “不牢诸位费心,我可立军令状,明天晚上,监天府接管邕宾九条坊市。” “我许宁安在,邕宾监天府,就在!” 话音未落,许宁安疾步如风,卷着飞雪,已然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张依山副将!就这么让他走了!?他太狂了。” 看着许宁安消失,那王总好胸膛起伏,看向铜甲武者。 “呵呵,不然呢?”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一个只有许宁安的监天府,一天时间,如何来保卫邕宾九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