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友,拿来吧你!第六章全集免费阅读

挚友,拿来吧你!第六章全集免费阅读

2021-09-16 灵异恐怖

  可惜的是,在春山淳说完这个名字之后,太宰治的窃听器就“bi——”的一声报废了。      太宰治也没在意,自己能够听到有关妖怪的事情已经是意外之外了,他并不打算仅仅靠这些窃听器就能打听到那个老板的目的。      “真是有趣啊。”太宰治躺在沙发上,振振有词,成功吸引了国木田独步的注意。      “太宰——”国木田独步拉长声音,正经地走到他面前,“要好好工作呀!”      “嗨嗨,国木田。”太宰治进入侦探社勉强不够两个月,虽然进入时展现出来背景神秘,但他还是在和现在的搭档正在磨合过程中。      坐在一旁的江户川乱步像是看出了什么,拿着薯片的手微微一顿,丝毫不在意道:      “太宰,最近有很高兴的事情哦。”      太宰治笑眯眯:“不愧是乱步先生呢。”      江户川乱步只是随口一说,并不在乎这些。      在他看来,比起现任同事的秘密还是手中的零食比较重要。      但他也感觉出太宰治身上这个秘密,在之后可能与他也有牵扯。      既然是未来的事,本侦探大人才不会费什么心力去追究呢。      太宰治没有太多被点出内心的感受,但是江户川乱步的话,还是让他回想起了那一晚。      *      ”欢迎光临!”活泼朝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刚刚下班,或者说是强制让自己下班的坂口安吾被吓了一跳,但他还是微微鞠躬。      “抱歉,我找织田作之助。”      “织田先生啊,”宫野明美微微一笑,心道估计就是老板所说的大客户了,看这副装扮大概是什么国家公职人员,想到这里,宫野明美继续开口道:      “好的呢,订单显示今晚12点之前您都可以织田先生一起在店里见面。”      “不能出去吗?”坂口安吾脱口而出,话说出去之后就瞬间后悔,毕竟织田作之助什么情况,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      “不可以呢客人。”宫野明美理解地回答。      “抱歉。”坂口安吾轻轻颔首表示道歉,宫野明美鞠躬回礼。      “哎呀——不是我们异能特务科的堂堂安吾先生吗?”一道略带着轻浮的声音传来,引起了整个店里的注意,包括在一旁围观的夏油杰与五条悟。      没有人清楚那两位咒术界的人在想什么,到时坂口安吾,脸色微变,轻轻叹了口气,无奈道:      “太宰。”      “欸?要不是我在这里碰到安吾,安吾是不是要吃独食呢?毕竟有这么好的事情呢。”太宰治继续阴阳怪气道。      坂口安吾瞬间死鱼眼:“太宰,我已经被你拉黑快一年了。”      太宰治:“是吗?不太重要的人我不会太过关注的,况且我只会接受安吾关于讣告的消息噢。”      坂口安吾:……“说不过你。”      明眼人都能看出两个人的关系复杂,但其实语气中还是带有旁人无法插入其中的熟稔感。      太宰治得意洋洋地摇摇头,转身要去找织田作之助。      然后立马就被身后眼疾手快的春山淳拦住。      ”太宰先生,要去找织田先生聊天的话,必须要点单哦。”      太宰治:……这坑爹老板。      他后仰轻笑,态度轻浮:“老板~我要是在你店里自杀成功的话,可不可以让我在这里工作呢。”      春山淳好像无数次回答过这个问题,斩钉截铁道:      “在店里干那种事情的话,很有可能会死无居所呢。”      “啊!那真是神奇的体验——”太宰治夸张地感慨,最后只能妥协道:      “我和您的贵客可是好朋友呢~我们不可以进去吗~”      坂口安吾:刚刚还想收到我的讣告,现在却是好朋友吗?      但是他也只是摇了摇头。      “老板?”      “当然可以,我最亲爱的客人。”春山淳面对坂口安吾立马微笑,是和面对太宰治完全不同的嘴脸,不,态度。      “祝你们今晚愉快。”春山淳笑嘻嘻地指路并且笑道:“因为各位先生今晚的消费很高,本店免费赠送一个小服务,不用谢哦。”      “那真是令人期待。”坂口安吾继续笑笑,三人就这样慢悠悠走进包间。      还能这样?五条悟看到这个场面,挑了挑眉。      织田作之助带他们进入自开店以来就没有开过的包厢,在进入瞬间,本来只是普通样子的包厢瞬间变成lupin酒吧的模样。      “这还真是,让人惊喜的变化。”坂口安吾苦笑一声,穿着酒保服的春山淳瞬间出现。      “欢迎光临,请问要点些什么呢?”      太宰治:……      坂口安吾:……      织田作之助:……      店里不至于这么缺人手吧。织田作之助思绪飘散,倒是太宰治警惕道:      “老板,你这个酒是不是也要另外收费。”      “什么另外收费,这里不是酒吧吗?各位客人再说什么呢。”春山淳装傻疑惑,“在下更不是什么老板,只是一个小小的酒保而已。”      坂口安吾:……      第一次见这种场面的他有些艰难地开口:“这位老板,一直是这样的吗?”      织田作之助不吭声,思绪依然在看着酒吧的模样飘散,太宰治倒笑嘻嘻道:“管老板什么样子?反正今晚不是安吾请客吗?”      坂口安吾:好吧。      这个家伙听起来和那位老板一个德行。      他也只能能无奈叹气,坐在吧台上点了一杯从前的习惯。      太宰治依然活力满满:“麻烦来一杯洗洁精!”      春山淳好像lupin里的服务员一样,并不做声,只是给了太宰治熟悉的酒。      织田作之助才感觉到一丝熟悉感。      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而更久违的是,太宰治非常干脆的与二人讨论:      “大家觉得,公关部的店长是什么人呢?”      春山淳:?让你们宾至如归没让你们连这个都在我面前讨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