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护卫小管家(庞三金)第五章:韦陀和昙花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仙家护卫小管家(庞三金)第五章:韦陀和昙花大结局全文在线阅读

2021-11-02 游戏竞技

刘宝见庞三金还发起了呆,赶紧上手拉他走,紧张的说:“记住,这个地方就算扫地也得是快速的扫完就走。确保快速而又干净,一定要少在这里呆着。”

“为什么?”庞三金回过神来,不解的问。

“里面的花好看大家都想看,之前就有两个站在那里看,第二天就让卷铺盖走人了。你到时候被踹了可别说我没提醒你。”刘宝煞有介事的说。

庞三金点了点头,没再问。不过心里还是很疑惑,看看花怎么就不行了?真是奇怪的规矩。

当然他并不只是因为花好看,而是因为里面种着有几朵昙花。

观心道士一直都有种植昙花的习惯,对昙花情有独钟。

他给庞三金讲过一个关于韦陀和昙花的故事。

而且观心道士对昙花的种植非常的有心得,总能养出健康好看的昙花。

庞三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昙花总是在黑夜里开花,在黎明之后就凋谢。

所以他就问观心道人,为什么花开一下就谢了,你还老是喜欢养这种花呢?

观心道人只是意味深长的笑而不语,像是在回想着什么事,好一会才缓缓的说:“在漫长的时间里,有很多事都是一瞬间的绽放凋零的。重要的是,那一瞬间是否足够回味余生。”

一直到现在庞三金也是对这句话感到费解,完全领会不到其中的意思。不过有一点他很确信,老头子清修之前肯定有过一段风流往事。

不过眼下生计要紧,也不做多想,继续跟着刘宝了解这个大得离谱的黄府。

又走了饭堂球场等地,这院子里真的是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最让庞三金吃惊的是里面居然还有一个零食部,各种饮料泡面零食,随便吃!简直是离了大谱了,壕无人性。

到了厕所的时候刘宝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人到厕所想尿尿,一头就钻了进去。庞三金也顺手尿了一泡。

出来之后等了半天都没见刘宝出来,正想进厕所看看是不是掉茅坑里了;刚到门口却被一个男人给挡住了路。

“你是新来的小管家吗?”男人笑问。

庞三金打量了一眼。

这男人看起来四五十岁年纪,一头花白的板寸发,中等身材,面容和善,穿着一身中山服。

“是的。”庞三金点点头,让开路示意对方先走。

“找刘宝?”男人似笑非笑的问。

“对。”

“逢找了,他拉肚子呢,一时半会出不来。”男人说着话,一双浑浊深邃的老眼一直在庞三金身上打转,面带微笑,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古怪感觉。

“那怎么办...我等着他带我熟悉场地呢。”庞三金纳闷的说。

“我带你咯。”男人说。

“您也是这里的管家吗?”庞三金虽然这么问,不过怎么看都觉得这老头不是什么下人。

“你看我的服装就知道了,我可是这里最老资格的管家了,所有的管家女仆都得听我的安排。”男人挺了挺身子,似乎想让自己看起来有威严一点。

“大总管好,我叫庞三金。”庞三金赶紧躬身自我介绍一番。

“大小姐特别指定来的嘛,大家都知道。”男人看着眼前浓眉大眼的庞三金,一脸满意的神情缓缓的点着头。

“跟我来吧,带你到主屋里转转去。”还没等庞三金回话,男人一甩手,迈步就往外面走。

庞三金一听进主屋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为前面李桂忠说了他还不能进主屋,现在这个自称大总管的居然要带自己去。

不过转念一想,估计李桂忠也得听这个大总管的话,所以既然他这么说,肯定就是没什么问题了。于是庞三金也不啰嗦去问了,跟着去就是了。

毕竟在他看来,再大再高贵的房子也都是一桩一瓦磊起来的,只要征求了同意,哪里有什么去不得的。

主屋的正前门立着四根缠龙石柱,顶着高高的屋檐,从底下经过有种莫名的压迫感。

进入了主屋,不管是墙壁还是地板一水的光滑锃亮,各式古董家具更是琳琅满目看得人眼花缭乱。

如果说外面是壕无人性,那么这里面已经是凡人无法理解的壕了。

“这一楼都是一些活动场所,客厅,餐厅,会议厅,游戏厅等等,重要的是要记住,二楼平时是只有女仆才能上去的。你们管家们,主要是负责一楼的一些杂务。”男人慢条斯理的介绍着。

“对了,你会开车吗?”他忽然问庞三金。

“不会。”庞三金木讷的摇了摇头,感觉脸上都快挂不住了;心里苦笑着,我连坐都没坐过几回呢。

“后面再安排你去学吧,暂时你就先跟着老忠学习处理内务给他打打下手。”男人说着示意庞三金看房子里来来往往各司其职的女仆管家们,流露出了深沉的目光,说:“也许有些人会觉得端茶送水是一种下等的工作,难道大家平时不都是这样伺候自己的吗。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一切都井然有序,人在做该做的事,东西在需要用的地方。”

庞三金竟是莫名的湿润了眼眶,事实上他都没仔细听男人在说什么,只是已经很久没有人像这样跟他讲道理了。

“怎么了吗?”男人看着热泪盈眶模样的庞三金有点茫然,似乎并没感觉自己说的话哪一点有这么感人的。

“没事,谢谢你大管家。”庞三金说着郑重的给男人鞠了一躬。

“我看刘宝应该差不多出来了,你找他去吧,让他带你去宿舍。”男人愣了愣,说完转身走向了长廊的另一边,看他不时的挠着头,好像还在想着自己哪句话感动到庞三金了。

庞三金整理了一下情绪,走出了主屋,来到旁边的独栋楼下,正好看到刘宝蹲在墙角啃着火腿。

“阿宝,你肚子没事了吗?”庞三金看着一口咽下一根火腿的刘宝有点担心的问。

“哦...好了好了,我那个...便秘而已,已经好了。走,我带你去宿舍。”刘宝说着撅了撅屁股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