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护卫小管家(庞三金)第九章:后台真硬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

仙家护卫小管家(庞三金)第九章:后台真硬完整版完结全文阅读

2021-11-02 游戏竞技

就在庞三金陷入极度的恐惧之中的时候,那股威压却突然消失,阴风呀戛然而止;过道安安静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庞三金确信,那种恐怖的感觉绝不是单纯的幻觉!

庞三金并不是天生就开的阴阳眼,而是跟着观心道人学了道术之后,在三清祖师面前开的天眼。

这种后天开的天眼是非常消耗精神力的,所以正常来说是时灵时不灵的。

听观心道人说,如果用太多了可能还会头晕昏迷。

庞三金一直也没刻意用或者不用,反正正常也都是能看到的,就是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负面影响。

从警察局出来了之后,庞三金明显感觉到一阵头晕眼花,自己摸了摸额头,已经烧得烫手了。

抬头一看天旋地转,好像看到了有人跑了过来,眼睛却已经模糊得像电视里一样满是雪花,什么也看不见了。

等再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一看,白花花的天花板,转头一看两边还睡着一床人,是在医院里了。

刚一醒过来只觉得舒服了很多,至少头不晕了,但伴随而来的是强烈的饥饿感。

肚子咕噜噜直叫。

“你终于醒了。”黄云雪仿佛得救了一样的话音传来,随即就来到了床边上。

那张婴儿肥的脸蛋微微有些憔悴,显得愈发的苍白,似乎是没有休息好一样。

“我睡了多久了?”庞三金问。

“你还敢问,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黄云雪嗔了庞三金一眼,样子像是在生气,那白嫩修长的手却伸过来放在了庞三金的额头上。

那掌心柔软而又湿润,还带着淡淡的清香,庞三金只觉得说不出的受用。

“嗯,已经退烧了,你真是吓死人了。”黄云雪说着,顺势在庞三金额头上泄气的拍了一下。

庞三金这时候回想起来在警局里战马从他身体穿过去的一瞬间,无数厮杀鲜血飞溅的画面瞬间在脑海中闪回而过,那种来自远古的壮烈气息,那无数生灵的绝望让庞三金犹如陷入了沼泽一般,无力挣扎。

一直到这一刻在医院醒过来,庞三金依然感到心有余悸。

“你没事吧?”黄云雪看庞三金脸色有点异常,有些担心的问。

“没事,我就是饿了。”庞三金摇了摇头,轻描淡写的说。

他现在脑子里乱糟糟的,实在不想费劲去说那些难解释的事了。

“我买了艇仔粥,给你吃吧。”黄云雪拎起一个袋子放在了桌子上。

“你一直在照顾我吗?”庞三金看到吃的就两眼放光,一边拆开一边问。

“不然呢,你倒好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黄云雪没好气的说。

“你...干嘛对我那么好啊?”庞三金喝下去一勺粥,暖和和,心中不由自主的就生起一阵感动。

上一次有人给他粥喝还是观心道人还活着的时候。

“你救了我妹妹,我当然不能亏待了你。”黄云雪理所当然的说。

庞三金忍不住抬头看过去。

这个长得稚气未脱的女生看着像个小仙女没心没肺,我行我素;不过对亲人到真是百般呵护了。

一说到妹妹表情都格外的认真。

“没什么啦,举手之劳而已。”庞三金满不在乎的说着,三两下就把粥咕咚喝光了。感觉好像喝了一碗水,完全不顶饱。

“你怎么觉得是你的事,反正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一定会报答你的。”黄云雪一双明亮的眼睛透着坚定的光。

“所以做你的私人管家也是报答的一部分吗?”

“当然不是了,我觉得让你进黄府和保释你已经仁至义尽了。私人管家的事,应该说是各取所需吧。想不想做,你自己决定吧。”黄云雪说着在衣架上拿下来外套,说:“你没事了就赶紧起来走吧,我去给你办理出院。”

黄云雪走了之后,庞三金起身简单洗漱了一番,想着反正想在也没活计,秉着在哪做不是做的中心思想,决定答应黄云雪。

出了医院之后,黄云雪开车送庞三金,问他去哪里,庞三金撇过头去,说,回宿舍。

黄云雪听完愣了愣,过了一会她给了庞三金一个埋汰的眼神,然后就忍不住勾起了嘴角,两个明亮的眼睛也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状。

黄云雪把庞三金送到了宿舍楼下就说要回警局去了,让庞三金先休息,等她打电话。

进楼的时候也是巧了,正好碰上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刘宝,刘宝看着庞三金两个眼睛瞪得像是要掉出来了一样。

“你又回来了?”刘宝吞了口唾沫不敢置信的问。

“是啊,有什么问题?”庞三金不以为意的说。

“还得是你啊,后台是真的硬,这你都还能回来。”刘宝一脸崇拜的说。

“对了,小宝你这也太不厚道了。你怎么没告诉我,除了比基尼,还有人会在那里...果泳的啊...”庞三金颇有些埋怨的说。

“你也没问!”刘宝瞪大了眼睛无辜的摊开二楼双手。

果然意料之中的回答。庞三金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个白眼,说到底只能怪自己主观能动性太强了。

刘宝一路屁颠屁颠的跟着庞三金回宿舍,发誓要认庞三金做大哥,为大哥上刀山下火海,两肋插刀。对大哥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源源不绝云云...

庞三金看他没完没了了起来,听得脑子嗡嗡作响,赶紧说:“行了,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我想先休息一下可以吗?”

“好的,大哥你先休息,有事吩咐我一声就行。”刘宝虽然有点狗腿子,不过也有点好处,那就是说话好使,话没说完他就颠颠的关门出去了。

庞三金长出了口气,直接倒在了床上。

明明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却还是感觉很疲惫。

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会不停的回想起来那阴兵过境的瞬间,那些血腥厮杀的战场,被鲜血染红的长河,历历在目,让庞三金心惊肉跳。

最奇怪的地方在于,这种将士阴灵基本上都因为杀孽过重无法投胎,只能选择成为阴间的使者。

他们有的已经在地府服役了上千年了,都在期盼着杀孽还清的那一天,可以重新投胎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