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之旅:丞相不好撩(梁邱云梦傅浔)第5章 朕在拉拢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前世之旅:丞相不好撩(梁邱云梦傅浔)第5章 朕在拉拢你完结版全文在线阅读

2021-11-02 校园纯爱

出了丞相府,梁邱云梦径直去了风月楼。

梁邱云梦走到一间包房门口,便听见里面传来花遇的声音,还伴随着琴音:“多谢姑娘今日答疑。只是有一事,在下不吐不快。”

“哦?”那姑娘的声音似黄鹂鸟一般清脆。

花·直男·遇态度极为认真,面不改色的说道:“姑娘今日的口脂与衣服极为不搭,显得肤色暗沉。”

琴声戛然而止:“奴家今日累了,想先休息了。”

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那姑娘看见梁邱云梦,低头福了福身,抱着琴离开了。

“打探的如何?”梁邱云梦让花遇先来风月楼,让他打听打听这傅浔在京城中人眼中的印象。

“口碑极好,毫无爱好。”人流量最多的地方,便是信息量最大的地方,风月楼再合适不过。

“倒也不难看出,今日去探病的朝中官员,不在少数,品阶参差。”这个傅浔还真是不简单。那些去的官员,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但足够证明傅浔此人的价值。

他位列三公,家底清白,左右逢源,不拉他站队,梁邱云梦都觉得暴殄天物。

大梁的根基,其实并不稳。姚海国姚太尉是前朝重臣,自她父皇推翻周楚,建立大梁,一直与姚海国明争暗斗。

当年的姚海国,身为皇后的嫡亲哥哥,前朝太子都要唤他一声舅舅。姚海国又手握京城二十万兵马,权他有,势他也有。

纵然梁邱云梦的父皇身为大梁皇上,也不得不受他掣肘。且时时刻刻都提着一颗心,怕一不留神让姚海国揭竿而起,兴复前朝。

也难怪沈鹤生说,梁邱云梦此一入京,便是步步为营。

正说着,梁邱云梦刚走出风月楼,正巧就在门口遇见了沈鹤生。梁邱云梦语气关心的说道:“沈大人,美色虽好,但也要注意身体。”

沈鹤生笑的戏谑:“与其操心我,不如多操心操心自己。”

“哦?”

“如果我所猜不错,近日,朝臣该要你立后了。”沈鹤生附在梁邱云梦的耳边,小声说道。

梁邱云梦:“???”我一女的?

正如沈鹤生所言,第二天,吴公公正准备宣布退朝,底下就有人站出来。

“皇上,国不可一日无后,请皇上尽快准备选秀事宜。”说话的人正是奉常楚行。

“朕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梁邱云梦眯着眼睛,靠坐在龙椅上,说的漫不经心。

可一旦有人开了头,就像水龙头拧开了闸,大把的人都站出来。

姚海国跨出一步:“臣以为,楚奉常言之有理。”

“臣附议。”

“臣附议。”

“……”

底下不停的有人站出来。

梁邱云梦伸手揉了揉脑袋,嗤笑一声。她才回来多久?就有人想往她这儿塞人了。

她眼睛往下扫了一圈,留在了傅浔身上,梁邱云梦眼神突然变得狡黠:“朕记得傅相早已过了弱冠之年,为何还未娶妻?”

“臣心中只有大梁,暂无儿女情长。”听听这回答,多天衣无缝,多忠君爱国。

梁邱云梦勾唇一笑,伸手摸了摸下巴:“朕和傅相所想无异。如此,傅相何时娶妻,朕便何时立后吧。”

好一招祸水东引,傅浔在心中笑道。这小皇帝,是拿自己当挡箭牌?

底下一众朝臣都在心中暗骂皇帝有多么无耻,但也不敢说出来。他们能过问梁邱云梦的后宫,不过因为皇帝后宫有关国事。但傅相的家事,谁有权利过问?

梁邱云梦点了点头,很好,我就喜欢你们这副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退朝吧。”

……

“花遇,去把我在扬州得的那副怀素的字拿过来。”梁邱云梦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很滑、很嫩、也很厚。她暗暗想道:不愧是我。

今天摆了傅浔一道,总得做点什么才好。

于是梁邱云梦和花遇两人大摇大摆的进了丞相府。走到门口的时候,梁邱云梦突然停住,上下打量了花遇一翻,点了点头:“你不用进来,就在外面等着。”

“是,主子。”花遇面上答道,内心却已经演完了一场宫斗戏。都怪他知道主子太多事,要不是他够英俊潇洒,武艺高强,肯定会被灭口。

梁邱云梦到的时候,傅浔已经在前厅候着了。

梁邱云梦将手中的卷轴放在桌子上,笑的有些讨好:“丞相今日的衣服似乎格外好看。”

“臣穿的是官服,还未来得及换下。”傅浔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小皇帝一本正经的胡乱吹嘘他,并且毫不留情的戳穿。

“哦,朕的意思是,丞相今日格外好看。”梁邱云梦轻咳一声。没关系,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不过话说说回来,即使是古板的官服,穿在傅浔身上,似乎也有了可取之处。梁邱云梦看了一眼傅浔那张脸,果然啊,能让京城贵女趋之若鹜,傅浔确实有这个资本。

傅浔看了一眼桌上的卷轴:“皇上今日前来,不知……”

梁邱云梦顺势打开桌上的卷轴,说道:“朕去年在扬州得的字,傅相看看是不是真迹?”

“确实是真迹。”傅浔一向喜欢怀素的草书,对他的字颇有研究。不过,这小皇帝拿怀素的字来,是有意,还是巧合?

“哦,那便送给爱卿了。”梁邱云梦说的毫不在意,仿佛这一字千金的卷轴轻如鸿毛。

“无功不受禄。”

“傅相看不出来,朕在拉拢你么?”梁邱云梦坐正了身子,摸了摸椅子扶手。

傅浔轻笑一声,这么多年,来行贿收买他的人何其之多,哪有人像眼前的小皇帝一样,话说的如此直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