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之旅:丞相不好撩(梁邱云梦傅浔)第10章 以身相许全文阅读

前世之旅:丞相不好撩(梁邱云梦傅浔)第10章 以身相许全文阅读

2021-11-02 校园纯爱

傅浔别开眼:“二公主有事?”

梁邱安乐娇笑一声,却扯开话题,自顾自的走进房内,说道:“郎君可听说过山阴公主?”

历史上的山阴公主,养面首,戏重臣,荒淫无度,谁没听说过?

傅浔:“没听说过。”

梁邱安乐面容一僵,这人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她接下来准备好的话都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郎君可想当驸马?”梁邱安乐只好换一种说法。

傅浔想了想,驸马不能入朝为官,驸马和丞相哪个更有实权?好像是丞相。他面色认真的摇了摇头:“公主另寻他人吧。”

梁邱安乐衣衫半退,走到傅浔的床上。她神色暧昧,一步三喘,露出勾人的笑容,贝齿轻轻的咬着下唇:“郎君真的不想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张脸,傅浔竟然想起了梁邱云梦。明明是差不多的相貌,笑起来居然会差这么多。

一个笑起来风情万种,一个只叫人腻烦。而且梁邱云梦也不会穿着薄如羽翼……等等!

他在想什么?梁邱云梦可是男的!长得再娇艳也是男的!

他居然敢出神!?梁邱安乐咬牙切齿,一脸的愤怒。

她就是当这人长得比她先前的面首都好看,才起了心思让他当驸马,没想到这人竟然不知好歹不受抬举不识时务,那就不能怪她了。

梁邱安乐手伸入袖子里,正准备有什么动作。房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只见梁邱云梦在门外哭的梨花带雨:“你们,你们竟然背着我行苟且之事?”

代入感太强,傅浔已经感觉自己是个负心汉了。不过他神色只有一瞬间的不自然,又立马恢复如初:“你误会了。”

而另一旁,梁邱安乐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扫兴!”

一边说,一便拢着衣服,用眼神剜着梁邱云梦,离开了客房,仿佛梁邱云梦扰了她的好事。

直到梁邱安乐离开,梁邱云梦才擦了擦用茶水抹上去的眼泪,笑吟吟的看着傅浔。

傅浔竟一时被看的有些心虚:“皇上,可是有事?”

“不是说了,叫我傅云么?”梁邱云梦接着又问:“为何要拒绝她?”她说的是梁邱安乐。

“可能我心不在此。”也不知道这个此,指的是梁邱安乐,还是风花雪月的情事。

“今晚又帮了兄长一次,要怎么报答?”梁邱云梦说着,从手中拿出了一包药粉。

傅浔看着药包,面露疑惑。

梁邱云梦好心解释道:“从二公主袖中顺过来的,风月楼里有不少这种助兴药。”语气里的调笑,是少不了的。

傅浔的耳尖瞬间染上红晕:“多谢。”

梁邱云梦“唔”了一声:“英雄救美,不都是以身相许吗?”

看着傅浔欲言又止的样子,梁邱云梦大笑着离开。

傅浔想,这人真是活的恣意又张扬,让人忍不住羡慕。

梁邱安乐像是南巡途中的一个小插曲,很快就被抛之脑后。次日,两人就离开了客栈。

徐州***闹得最厉害的按说应该是广陵郡,梁邱云梦和傅浔两人到达徐州不久后,就朝着广陵郡的方向赶去。

***这东西,怕热不怕冷,广陵郡属徐州温度最低的地方,理应是闹得最厉害的地方。

但梁邱云梦跟傅浔到了广陵郡之后,竟然发现这里的情况比别处好上许多。别处都有流民乞丐,在这里,梁邱云梦走了许久,才在街上看见了一个乞丐。

“你们广陵……”梁邱云梦话说了一半,这乞丐就跟见了瘟神一样,神色惊恐的跑开了。

梁邱云梦一脸无奈的看向傅浔:“我有那么吓人吗?”

傅浔心想,一向是梁邱云梦把别人弄得不知所措,难得她吃瘪,心下有些好笑。但是正事要紧:“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两人一合计,决定先假扮皇上派来探路的刺史,去太守府邸先看看情况。

接到消息的广陵郡太守王毓,早早带着一众家眷在府邸门前恭候。

傅浔刚从马车露头,王毓就笑脸相迎,四十多岁的脸上笑出了褶皱,口气十分热情:“这位就是傅刺史了吧?”

傅浔态度不咸不淡的招呼了声:“王太守。”

“哎呀,这江南的风景就是比我们京城好啊,养出来的人都不一样。一路上走来,美女如云。”梁邱云梦一身红衣,手上拿着折扇“唰”的一声打开,口气轻佻,真真是一个纨绔的公子哥。

“这位是?”王毓口气疑惑。

梁邱云梦按照先前准备好的说辞,笑道:“在下傅云,傅刺史的弟弟,随兄长来看看这江南的风景。”

一直摆着一副清冷高贵姿态的傅浔,口气这才柔和下来:“家弟不懂事,太守多多担待。”

王毓一听,笑的更加热情了:“哪里哪里,快里面请,里面请。”

一个是带着公务出身却不忘徇私,敢带着弟弟来江南游玩。

一个是风流不羁只知玩乐的公子哥,看着似乎也不是什么正经人。

王毓心下微微松了口气,那事情就好办了。不过这兄弟俩,还得再仔细观察观察。谁知道他们是真的,还是做出来给人看的。

王毓迎着傅浔和梁邱云梦,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府上已经备好了美酒美人……”

傅浔目光一扫过去,王毓立马改口,打着哈哈笑着,说道“备好了美酒美菜,傅刺史,傅公子快请。”

梁邱云梦却眼睛一亮,似乎十分兴奋:“这江南的美人我倒是想见识见识。王太守,莫要管我兄长,他是怕家里的嫂嫂,我又没娶妻,有什么好怕的。”

王毓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哈哈哈,傅公子也是性情中人。”

傅浔思来想去,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跟梁邱云梦准备好的戏份里,他是何时娶妻的。

他看了梁邱云梦一眼:“不要玩的过头了。”

他是在警示梁邱云梦,不要给自己加戏加过头了。

但在王毓的眼里,这明明是一个哥哥对弟弟无可奈何的纵容。看样子,只要搞定了这个傅云,这位傅刺史就没什么难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