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农门娇妻致富忙(书虞)第4章 再无瓜葛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一胎两宝:农门娇妻致富忙(书虞)第4章 再无瓜葛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2021-11-02 游戏竞技

次日清晨,她被哭声惊醒,急忙给两个孩子喂了奶水后,才有机会回味昨夜里的梦,那个男人若隐若现,完全看不清脸,倒是一句话格外清晰:再无瓜葛。

好一个再无瓜葛。

吃完早饭,又喂了孩子后,她和陆平安一起出门。

他们所在的,名叫落霞村,离镇上约五公里远,走了半个多时辰,才进了镇口。

不比村落,镇上更加繁华,进去后是青石板铺的路,街道两旁全是商铺,卖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有吃的玩的。

书虞已经见怪不怪,问到了镇长家在哪,就直接奔着那边走,没半点迟疑,直接敲门。

片刻后门从里打开,开门的是个年纪四十好几的男人,狭长的眼睛打量着门外的二人,自带威严的容貌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就连语气也带着冷漠。

“哪个村的,有事找村长,村长解决不了的,再来找我。”

听这话,他就是镇长王正德了。

“我叫书虞。”她笑着自我介绍。

哦?她就是书虞?王正德上下打量她,确实与画上的差不多,甚至比画上还要漂亮几分,再联想到她过几天就是自己的妻子,他脸色缓和几分,带着淡淡笑意,“进来吧。”

至于身侧的陆平安,他是听书远说过的,是她寄住那家的儿子,便也笑颜相待。

进了院子里坐下后,王正德给二人倒了茶水,又拿来了新买的点心,忙完后才坐在对面,笑着问,“怎么想着过来了?”

“我爹说了婚事,但我没答应。”书虞直入主题,看着镇长的脸色瞬间苦拉了下去,又补充了句,“我要是不能生,镇长也会休了我吧。”

是陈述不是疑问句。

王正德直直盯着眼前的姑娘,认真思考片刻后没半点要遮掩的意思,点头道,“会。”

“既然如此,那我不得不想到后果,我再被休就彻底没名声可言,所以来找镇长……”

她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打断。

“我给了你爹一百五十两,总不能打水漂。”王正德往椅子上一靠,手摩擦着茶杯,玩味的看向她。

一百五十两,够普通的百姓家生活十几年了,怪不得这么多人还愿意嫁。

书虞震惊之余,缓缓开口,“镇长娶了那么多任妻子,大概是因为镇长自身的问题。”

王正德脸色一瞬变得难看。

这直来直去的话也要分场合说,她太鲁莽了,陆平安急忙打断,“镇长,她的意思是……”

“我知道是什么意思。”

没等到对方说完,书虞急忙打断,“镇长肯定已经看过大夫了,而且得到的结论应该是镇长的身体没问题,所以才会不断的娶妻休妻。”

王正德脸色惊讶,显然全猜对,一瞬后神色有些恼怒,“你到底想说什么?”

“只要镇长的身体没问题,我就能让镇长有自己的孩子,毕竟娶了我也好,我的孩子终究没有你的血脉。”书虞说话速度很快,但咬字清晰。

陆平安默默听着,不禁高看书虞几眼,起码懂得谈条件,而不是他预料的,来求情,找镇长哭诉,那就真是蠢得可以。

王正德闻言,就听出的话里有话,“条件?”

“我要土地。”完成种田发家的任务她才能回去,有土地是必须的。

“你要是做不到呢?”王正德不傻,会全然相信一个丫头片子。

“那我嫁给镇长,孩子改姓。”书虞猜得到镇长娶她的目的,她也只有这么一个交换的条件。

这么多年,药也吃了不少,大夫更是看了无数,书虞的笃定让他愿意相信一次,“好。”

“白纸黑字写下来吧,各有保障。”这年头,嘴巴说出来的话完全没有可信度。

王正德闻言,夸了她一句谨慎,便麻溜的拿出文房四宝,写契约时加了一笔,若是书虞做不到,休妻后需要赔偿一百两纹银。

书虞对自己的实力有把握,直接答应,拿到契约后往怀里一揣,她开始了。

“房间在哪?我需要给你检查。”

王正德一脸奇怪,“不是把脉?”

陆平安则瞬间凝神想到了她要检查什么,浑身的不自在,嘴比大脑先做出反应,“不行。”

“为什么?”书虞一脸问号。

为什么?陆平安沉思片刻,冷冷道,“你是以后真不打算嫁人了?”

噗,书虞忍不住笑了,“我还能嫁人?我要的男人条件太高了,既然找不到,还不如不嫁,活着才是最重要。”

像是异想天开,可陆平安没觉得她在玩笑,相反十分认真,既然条件高,当时为什么又随便跟了男人?

他心中奇怪,面上不显,仍沉声提醒,“会长针眼。”

“那是骗小孩的。”书虞无奈。

王正德则看着二人,一头雾水,似懂非懂,“要检查下面?”

“在治病救人的时候,大夫是不分性别的,再说,我都不知道看了多少,镇长不用害羞。”

书虞蛮无所谓的说着,毕竟读书的时候,解刨课可是赤裸裸的尸体,多年的习惯让她看到的不是外在,而是内里的血管肌肉等。

她都不在乎,自己还扭扭捏捏像个媳妇儿,再说他也见过不少男大夫为妇人诊治,几番安慰下王正德点了头,“行。”

陆平安听着着那句看过不知道多少,心口就梗的慌,她什么时候见过,又见过谁的?

“走吧。”王正德在前带路。

书虞看着陆平安怒气冲冲的模样,大概是思想上还不能接受,也没逼着他,“要不然你在外面等?”

“不用。”陆平安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吐出二字,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不是不知道男女之别为何物。

进屋之后关上门,王正德开始按照书虞的指示,脱干净了裤子躺在床上。

陆平安看着王正德,再看背对的书虞,无法接受,深吸一口气,冷声开口,“我替你看。”

语气不容置喙。

书虞下意识回头,只看到陆平安,他把镇长挡住了,说实话,她也不想碰,可由他来又不懂,苦笑着解释,“你不懂这个,还是我自己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