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两宝:农门娇妻致富忙(书虞)第5章 平安喜乐在线阅读全集

一胎两宝:农门娇妻致富忙(书虞)第5章 平安喜乐在线阅读全集

2021-11-02 游戏竞技

“我可以,不然就谁也别看。”想着待会的场面,陆平安实在无法接受。

态度过于强硬,书虞仰头直视他,真是越发看不懂他要做什么了,按照原主记忆里的陆平安,他不厌恶自己就不错了,虽然她想不明白这厌恶从何而来。

看着二人僵持不下,王正德自己都忍不住插话,“让他来吧,我也没被女人看过。”

行吧,病人都开口了,书虞点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陆平安,才背对二人坐下,“那开始了,先检查……”

为了数据准确,她还拿了笔墨纸砚来记录,确保准确性,她让陆平安摸得特别仔细,等着全部结束,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

王正德穿上裤子,脸色绯红。

陆平安则黑着脸,在书虞说了好之后,直接冲出屋子,找到池子疯狂洗手。

他绝对疯了,居然会干这种事,可想着如果是书虞做,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屋内的书虞也给王正德吃下定心丸,“按照检查来看,只是精子质量不佳,不能喝酒,多吃一些鸡蛋,动物的内脏,我晚几天会送来草药,慢慢疗养就能改善了。”

“好,就这样吧。”王正德看到陆平安看自己的眼神,格外的瘆得慌,开口就要送客。

书虞没多想,叫上了陆平安就走。

回去路上,她满脑子都是要采什么药,又能采些什么药卖钱,现在他们一家五个人,都靠着陆婶从染布坊挣的微薄工钱活着,根本不够。

陆平安时不时目光落她身上,忽然沉声问,“孩子到底是谁的?”

啊?这问题书虞直接懵了,仰头盯着陆平安一脸茫然,“我要是知道就去找孩子爹了,这丫也太不负责了,睡完就跑,还把人肚子搞大了。”

她的话像是个第三者的角度,陆平安一瞬疑惑,继续追问,“是不知道欺负你的人是谁,还是不知道是其中的谁?”

能清楚看到他在克制怒气,搞得孩子像是他的一样,书虞稍稍一想就知道两句话的区别在哪,也知道是自己今天在镇长家说的话引起了他的误会,耐心解释,“我从始至终就只有个一个男人,至于我说看过了那么多,就是哄镇长的。”

“嗯?”陆平安鼻腔哼出一声,可还是觉得不太对劲,“那你今天做的都是假的?还签了契约?”

“会治病是真的,我娘给我留下的医书,我看完之后烧了。”

虽然说理由有点牵强,但无从求证,起码能勉强糊弄过去,书虞看着他半信半疑,没打算过多解释。

片刻的安静后,他忽然开口,“我感觉你像是两个人。”和之前很不一样。

“我也觉得你像是两个人,说话总是莫名其妙,做的也是。”书虞立马反驳,反正人还是这个人,只是性格变化,她不担心身份问题。

可陆平安不一样,闻言脸色一震,脚步放缓,一路上再无话。

两个人到院门口的时候,就听婴儿哭声不止,就好似要哭断了气一般,二人急忙加快脚步进去。

本该在家的陆婶不知道去哪了,没看到人,书虞顾不上找她了,摸了摸男娃娃的尿布,又软又烫,显然是拉了。

她再去摸女娃娃的,还干,应该是听到哥哥哭才跟着哭的。

“平安,你抱着妹妹出去哄一下。”

陆平安看着她两头忙不过来,迟疑了下,接过孩子小心翼翼的抱着出去。

书虞急忙起身出去,从墙边的竹竿上扯下一张干净的尿布,又打了一盆灶台里温的热水,转身进屋。

擦洗完,换上干净的之后,书虞又喂了奶,等着孩子逐渐安静下来,没多久就熟睡过去,她又去抱妹妹喂奶,等着喝饱了,她才松口气,看着熟睡的孩子,忽然想起关键问题。

“我是不是该给孩子取名字了?”

陆平安打量着,眼神微微流转,试探问,“你打算让孩子跟谁姓?”

这是个好问题。

书虞侧身看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多的他,陷入纠结。

他眼神一冷,大写的不悦。

书虞没想他反应这么大,无奈翻了个白眼,“我不要姓氏,反正孩子都是我的,他们爹是谁都不影响我。”

所以她怀上孩子是有备而来?陆平安看不懂她了,总觉得话牛头不对马嘴,可又没理由追问,选择沉默。

“喜乐怎么样?喜喜,乐乐。”

“你还说不是……”陆平安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我想让孩子一辈子平安喜乐,你娘希望你平安,我也希望我的孩子平安。”书虞嘴里念叨孩子名字,越发喜欢。

“天杀的,老娘乐意给你干就不错了,竟还敢撵我走!”陆大丽人未到声先到,听着声音显然气得不轻。

书虞看了眼熟睡的孩子,和陆平安出了屋子,关上门,怕把孩子吵起来,小声问,“婶,你咋这么大的火气?发生什么了?”

陆大丽后知后觉还有孩子呢,忙一敲脑袋,后悔不已,“怪我怪我,孩子没出事吧?”见书虞摇头,她才安心的拍拍心口,又是满眼恼怒,“染坊呗,非说咱们家生了双胎不吉利,把我给辞了!”

没了收入,这一大家子要怎么活啊?想着,陆大丽十分愧疚。

“是她们不懂,龙凤呈祥,是好兆头,我会让她们看见咱们家蒸蒸日上,过上好日子的,到时候她们羡慕不来!”书虞十分认真,以她的能力,治病救人应该足够。

可陆大丽不敢信,就觉得是自我安慰,不忍打破这美好想象,“嗯,会好的,明天我再去镇上找找活干。”

“不着急,婶,咱家有多少土地?”书虞已经有计划。

陆大丽干笑了声,“没有,以前有,但是为了生活就全卖了,种粮食不挣钱。”

“我没说种粮食,咱们种草药,婶,你去打听打听有没有哪家卖土地的,我明天跟平安上山,摘些草药卖钱,吃喝是不用愁了。”

书虞过于自信,陆大丽都不忍用现实打击。

“我打猎物应该能卖不少。”他忽然想知道书虞是自说大话,还是真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