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第四章:引她出门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卿卿我心(姜卿纭)第四章:引她出门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2021-11-03 架空历史

姜卿纭再次睁眼的时候已经是夜半时分,她满脸苍白,双目有些溃散,没有焦距,像一只破碎不堪的娃娃,连挪动身子的力气都恨不得用尽了全力。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没有半点儿暖意的房间立马就有冷气涌了进来,她连连咳嗽,抬眼望去,只见顾韵儿端着一个碗走了进来。

碗里的水是黑色的。

顾韵儿一脸担心的坐到她身旁,把碗递到她面前,“卿纭姐姐,哥哥让我把这种药端过来,说是有利于你身体恢复的。”

姜卿纭眼睛里闪烁着寒光,胸口的疼痛一遍遍的在提醒着她的神经,顾言庭对她做的那些事情,在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年少的感情,哪里是这样就能够放下的?

姜卿纭侧过头,她的脸上浮现出几滴虚汗,看着黑漆漆的药水,还有难闻的气味,她当然是喝不下去的。

于是便出言拒绝道,“不用了。”

她推开了凑近的碗,声音在说话的时候很嘶哑,她的喉咙甚至还不太舒服。

顾韵儿颦眉一紧,这该死的姜卿纭,是非要让她伺候着吗?

“你不喝,可是浪费了哥哥的心意呀,卿纭姐姐不是最喜欢我哥了吗?不会连一碗药都不赏脸喝吧?”

顾韵儿打着感情牌,不肯定这样放弃。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药里有什么东西呢。

姜卿纭皱眉,尽管这张绝美的容颜被苍白和病态所代替,却依旧挡不住她娇美的脸,还有她冰冷的气势。

顾言庭先前差点要了她的命,现在要弄这一出,是为什么?

姜卿纭实在拗不过顾韵儿,还是把药喝了。

这药很苦。

比想象中的还要苦。

她没有看到顾韵儿见她把药喝光后嘴角微微上扬,留下一个得意的弧度。

顾韵儿临走前还特意阴阳怪气的嘱咐了她一句,“卿纭姐姐,哥哥今天在西郊的铺子等你过去,说要给你买首饰好好补偿你,你可要去赴约哦~”

姜卿纭没有回答。

不过顾韵儿知道,这姜卿纭这么喜欢顾言庭,哥哥说什么话,她肯定也会照做。

而顾韵儿,就是要让姜卿纭出这个门!

纵使经过取血和污蔑的事,姜卿纭的心已经被顾言庭伤到了,可是有些人就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她还是拖着这幅随时都可能会倒下的身躯出了顾府的大门。

陆茗香站在顾韵儿身后,顾韵儿还是如天之骄女一般看着姜卿纭郁郁寡欢的背影,走的每一步都让她觉得这个女人有多废物!

陆茗香抬眸扫了一眼满脸不屑的顾韵儿,装着有些担心的说,“韵儿,我们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呀?”

一幅白莲花一样的惺惺作态。

实际上,背地里恨不得姜卿纭早点死了为净。

“呵,有什么不好?”顾韵儿瞥了一眼没有半分担心的陆茗香,冷嗤,没有戳破她的心思,继续道,“姜卿纭不是一向自视清高吗?这一次我要让她身败名裂,主动交出兵权离开顾家!”

姜卿纭坐在郡主的位子上,一坐就是这么多年,皇帝也帮着她,明明姜卿纭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偏偏跟他们顾家扯上了关系。

要不是因为姜卿纭手里还有那一半的冰泉实在诱惑,她断然不可能叫姜卿纭“卿纭姐姐”这么多年。

这个未来的嫂嫂,绝对不能让姜卿纭坐上去!

****

姜卿纭刚出府没多久,她就觉得头晕眼花,四肢乏力,起初没觉得有什么,还以为是因为自己身体问题,完全没有想到她已经慢慢的落进了一个陷阱里。

顾言庭眼前模糊,脑袋突然一阵眩晕,她赶紧扶着墙,这才险险稳住身形,路上的人也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一个个从她身边擦肩而过。

对面的酒楼还很热闹,有人推开三楼的窗户,无意间看见了撑着墙的姜卿纭,她身形很弱小,弱不禁风的模样,让他不禁回想起了一些往事。

姜卿纭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

“夜玄,看什么呢?”

朋友喝了口酒,见他一直望着窗外,不禁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一下就认出了姜卿纭。

疑惑的摸了摸下巴,思考着,“姜卿纭?她皇帝亲封的郡主,那么一个意气风发的姑娘家,怎么现在看起来这么憔悴了?”

男人一句话也没说,站起身就准备离开,宋朝看他头也不回,酒杯往桌上随手一丢,也不喝酒了,赶紧就跟着南宫夜玄出去了。

姜卿纭扶着额头,后背靠着墙壁,想减少自己的眩晕感,不知道是不是太虚弱了,她居然看见了一个长相谪仙一般的男人朝她走近。

他很好看,长发用发冠竖起,额前的几许发丝随着他的动作往后飘扬,他有一双很好看的桃花眼,仿佛泛着波光潋滟,明明他这张脸很冷漠,却让她觉得有些无比的熟悉感。

南宫夜玄的右手刚伸出去,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顿,又收了回来,暗中还有些局促不安的捏了捏拳头,声音放松了很多,“你既然身体不好,那我送你去医馆吧。”

宋朝在一边听着,觉得牙都要掉了。

不是吧?

南宫夜玄什么性子他最清楚不过了,啥时候对一个女人说话这么温和了?

姜卿纭咬着唇,她的手指杵着墙,身体里有一种无名之火在喷涌叫嚣着,想要找到冰冷的泉水灌溉才能熄灭。

她的脸,现在不再是苍白,而是带着病态的红晕。

没有听到她的回答,南宫夜玄并不介意,反倒是姜卿纭脸蛋上的变化,让他更加担心了起来。

反观是姜卿纭,不是不想说话,而是现在根本说不了话,眼前猛地一黑,双眼一闭,整个人都往后栽了去。

南宫夜玄一个健步走上前把她拉到自己怀里,温热的胸膛传来姜卿纭身体的温度,吓得他立马就抱起她飞奔到自己的马车。

他就好比一块冰冷的玉,众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摄政王,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却杀伐果断,残忍可怕。

谁也想不到,他会对一个脆弱不堪的女人心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