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第五章:中了媚药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卿卿我心(姜卿纭)第五章:中了媚药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2021-11-03 架空历史

南宫夜玄直接把姜卿纭带到了自己的府邸,然后毫不留情的抓着宋朝的衣领子,一把给他甩到床边,

“干嘛!”

宋朝撇撇嘴。

靠,这个人怎么还上手呢?

南宫夜玄冷漠的扫了一眼幽怨的宋朝,“给她看病。”

宋朝,是大夫。

世人都说,宋朝做的药可生食,肉白骨,曾经还救过一个被所有大夫都认为必死无疑的人,为此颇有威望。

宋朝当然没那么快答应,他抱着胳膊有些许小傲娇的昂着头,“我有什么好处?”

南宫夜玄冷着脸,气定神闲的说,“不救,那你以后每个月不准在府上拿银子。”

“??”

宋朝一听,急坏了。

没有银子,那他还能干嘛?

他是南宫夜玄的人,在这王府住的很合心意。

准确来说,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更像是下属和主子,只是南宫夜玄待宋朝,一直都不错。

宋朝摸了摸鼻尖,“哼!看就看,银子不可以断!”

不就是晕倒了吗?

有什么关系?

宋朝起初没放在心上。

只是,当他把完脉后,脸色稍微有些变化,

南宫夜玄一直都是看着的,宋朝变了脸色,他一下就注意了,情急之下的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急迫。

“她怎么样了?”

宋朝啧了一声,拧着眉,收起了刚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道,“姜卿纭的身子亏空很严重,气血不足,脉息虚弱,刚才的晕倒也是被下了药的缘故,必须得好好调理。”

气血不足?

不可能啊。

南宫夜玄赶紧上前几步,他望着姜卿纭的面孔,又问,“她被下了什么药?有解药吗?”

宋朝对着他眨了眨眼,“是媚药,身体就是解药,不过这药性子太烈,没几个时辰解不了。”

“?”

南宫夜玄阴沉着脸,姜卿纭身体虚弱,怎么可能承受得了这样性烈的药?

他捏着拳头,漆黑如墨的眼眸里隐藏着层层杀气,仿佛能穿透一切云雾,给予最沉重的毁灭打击。

他让手里的人赶紧去查,一刻都不能耽误。

宋朝双臂放在脑袋后头,拖着后脑勺,不急不慢的问,“姜卿纭怎么打算?看她这样子,应该是要发作了吧。”

姜卿纭的脸,本就红的不行。

而且她轻哼了两声,似是要醒了。

手,也开始不安分了。

她的手在空中胡乱挥舞着,一把就拽到了宋朝的衣服,宋朝还被吓了一跳,但是一抬头,看到南宫夜玄,就忍不住缩了缩肩膀。

“我,我什么也没干。”

宋朝赶忙跳到一边瑟瑟发抖,生怕南宫夜玄一巴掌给他拍飞了。

“出去。”男人没看他。

宋朝赶紧一溜烟的就跑了出去,他可没敢再回头看,不然生怕眼珠子没了。

南宫夜玄刚坐在病床边,姜卿纭的眼睛就睁开了,这双充满了血丝的眼眸,显着疲惫和焦躁,双手直接抓住了男人的手腕,冰凉的触感让她想要索取更多来降低自己的燥热。

外面很冷,可姜卿纭一点儿都没有感觉。

现在的姜卿纭,只会让南宫夜玄更加心疼。

“热……”

姜卿纭梨花带雨的面孔让人无法宁静,漂亮的的眼眸里,仿佛带着悴泪的勾引,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在他心上。

“我知道,且再忍忍便好了。”

南宫夜玄的声音稍稍哑了一些。

他此刻恨不得把谋害姜卿纭的人统统杀光。

姜卿纭用力摇了摇头,她还残存着一些理智,没有做出什么其他的行为,只是莫名的靠着南宫夜玄,他的温度,他的气息,让她姜卿纭不可自拔。

不过,她还是在陷入陌生环境里有些害怕。

南宫夜玄声音都放低了一些,克制着杀意的波动,安慰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眸光温柔了些许,“这里是我王府,别担心。”

“谢,谢。”

姜卿纭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早就从昏迷中醒了,方才那人把脉的时候说的话她也听见了,只是这媚药她也听过,不想是她也被下了。

心脏跳的好快。

她喘着粗气,努力的压制住内心的躁动,声音都带着娇嗔与嘤咛,又有些祈求的开口,“你帮我找一些冷水来可好。”

她不是不认得眼前的人。

这个南宫夜玄,是摄政王,高贵如神祗般降临到她眼前。

每次在进宫里的时候,她都能看到他。

年少时只觉得他长得很俊俏,是她看过众多人里最特别最好看的“美人儿”。

只是这个男的气息好冷好冷,来路又格外神秘,姜卿纭不敢接近,听别人说他手段凌厉的让人心惊胆战。

姜卿纭不晓得南宫夜玄会不会继续帮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拼死活着,才会克制不住的靠近他。

“我会帮你,所以别怕。”

南宫夜玄的声音特别温柔,他看着姜卿纭的面容亦是十分柔和,在她的耳边厮磨的嗓音就好像对着极其心爱的女子一般柔情蜜意。

怎奈姜卿纭处于被妹要制止于的状态下,更没有看出她面前的男人露出来的神色,是有多让人不可思议。

宋朝抱着暖炉在房间里等着,等了好几个时辰,都不见动静。

南宫夜玄喜爱清净,所以王府里除了一个管家和几个丫鬟服侍以外,本来也没什么人了,这才显得也有些冷清,在这冬日里,只觉得分寂静。

或许也是因为他的人都在暗处藏着的原因罢。

宋朝叹了口气,也不知南宫夜玄情况如何,他搓了搓手,依依不舍的把暖炉放在桌子上,他刚刚走挽纭阁门口,就差点儿被突如其来的掌风袭击了。

宋朝吓得一哆嗦,看了一眼他身后几米的地上断了的树枝,说话都结巴了,“夜玄,你你你你可看着点儿啊!我,我可不会武功啊!”

这一掌要是拍在他身上,估计得断好几根骨头。

南宫夜玄却快步的越过他,脚步匆忙,边走边吩咐道,“我有事要亲自出去一趟,你帮我看着姜卿纭。”

宋朝不解。

什么大事,需要他亲自去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