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第六章:握着刀的人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卿卿我心(姜卿纭)第六章:握着刀的人大结局免费阅读全文

2021-11-03 架空历史

一处破庙里,有三个人从白天等到天黑,身上都穿的有些破烂,像是流浪许久的。

三人坐在篝火前烤火,其中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有些没耐心了,一把拿起抄起地上的石头就往旁边丢去,似乎是在出气似的。

“该死的!竟然让我们等这么久!”

“就是!”另一人附和道,“不是说今天会有人给我们送漂亮姑娘来吗,怎么等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

“谁知道呢!看着天色已经不早了,应该快了吧!”

“不知道事成之后能给多少钱,我还想好好饱餐一顿呢!”

三个人穿的衣衫褴褛,坐在火堆旁边取暖,不过接下来等待他们的不是漂亮姑娘,而是一个死人。

有人从门外“咻”的一下扔进来一具尸体,咕噜噜的滚到他们脚底下,直接把三个人吓的从地上蹦了起来,然后警惕的盯着四周,又不敢出门瞧瞧。

“怎,怎么回事!尸体为什么还会飞进来?”

下一秒有人从黑夜中撕破一个角,华贵的衣袍卷起冬日的风雪,发冠竖着发丝意在随风飘扬,仔细看去,还能看见他的发顶,还飘着几许雪花。

满含戾气的面孔充斥着冰冷的溯源,就仿佛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落在他们眼中,是极致的可怕。

“这就是你们今天要等的人。”南宫夜玄不屑的扫过他们的脸,高贵的身姿傲然伫立,双手紧握成拳,声音比冰窟里的寒冰更要冷上百倍。

“你,你是谁!”

他们三个人本来就四处流浪,现在被找上也不过是因为钱,虽然听过南宫夜玄的威宁,却没见过南宫夜玄的脸是何样貌。

南宫夜玄却没有回答他们任何问题,不为所动的表情上分明挂着嗜血的杀意。

“听说好事成双,你们要等的人已经送到面前,你们说巧不巧,碰巧今天一起死。”

南宫夜玄的薄唇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冷笑。

破庙里很安静,除了方才慌乱的声音,没有留下一丁点的凄厉声。

剑尖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破败不堪的地板上,红得耀眼,那三个人去找已经瘫软的倒在地上,连痛苦都还没来得及叫喊,就已经入了黄泉。

归屿突然出现在他跟前,看了一眼地上的四具尸体,“主子,这种事本不应该您亲自动手。”

以前杀这些无关紧要的喽啰,都是他来办的。

今日主子怎么自己动手了?

男人转身,看了一眼黑漆的天空,他身上的杀意并未因为那三个人的死而减少,反而还更让南宫夜玄愤怒。

他对付这些人,动作快的只需要一剑便足以取人性命,所以从来都是归屿快刀斩乱麻,不会污了他的手。

可今日,他很气,很愤怒。

比听到姜卿纭要嫁给顾言庭的时候更愤怒。

“走吧。”

只是小小的逗留了一会儿,他便迈着脚步走近了黑夜的雪中,脚印一步一步的踩在雪地上,他好似用了力气,恨不得把那些人踩在脚底下。

可不消一会儿,这些脚印留下来的坑便会被新的雪填上,就好像从未有人在这里出现过一样。

***

“怎么还没个消息?”

顾韵儿等了一天,依旧没有任何风口传来。

陆茗香虽说也在着急的等着结果,可她表面上固若金汤,把自己维持着一幅白莲圣女的模样,倒是主动安慰起顾韵儿来了。

“看姜卿纭也没有回来,说不定还没结束呢,我们再等等。”

顾韵儿一掌拍在桌上,冷嘲热讽的说,“呵,她没回来倒也正常,毕竟我没打算留着她的命。只是我派出去的人一直没回来,不知道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了。”

姜卿纭那女人在京城里就没听到过有什么朋友,顾言庭让她住在府里也是有目的的,就是为了防止她在外面结识什么人,想来,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人会帮她。

顾韵儿心里头有些许不安,总感觉有一种搬了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很快,房门就被人推开了,顾韵儿和陆茗香吓了一跳,看过去才知是顾言庭,她们两个松了口气。

还真是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她俩倒是应了这句话了。

顾言庭见陆茗香起床了,他担心的坐到她身边,温柔下来,关心着询问着,“怎么样,身子可还好些了?”

陆茗香佯装虚弱的靠着顾言庭的胸膛,声音温柔如水,娇柔做作的说,“我的身体果然好一些了,卿纭姐姐的心头血真的有用。”

“那当然,她可是吃过雪莲的人,她的雪当然有用。”顾言庭关心完陆茗香后,这才问了自己的疑惑,“我今天回来怎么没见到姜卿纭,你们见过了么?”

“哥哥,我见她很早就出门了,也不知是做什么去了。”

当然不能说她利用了自家哥哥的名义把姜卿纭引出去的事,否则顾言庭一定会又跟她说好多遍“姜卿纭还有用,不能死”的话了。

顾韵儿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的。

顾言庭听后,讥讽的勾起嘴角。

亏他看到姜卿纭躺在病床上虚弱的样子还有一些愧疚。

那女人还有力气出门,看来身体还好好的,看来她真是装出来的脆弱。

姜卿纭惯用的伎俩,果然不应该上当。

顾言庭又嘱咐陆茗香好好照顾身体,又去书房里了,顾韵儿最是瞧不起陆茗香这样做作的性子,她不会让这些女人进入府里的。

至于陆茗香,不过是一颗棋子而已,等姜卿纭死掉的消息传回来,她也找个由头把陆茗香暗中解决了,反正一个小小的民女,无依无靠,死了也没人在乎。

顾韵儿那点小心思根本避无可避,在外摸爬滚打的陆茗香又怎么会不清楚?

不过她没说,就装作自己不知道吧。

只要借顾韵儿的手除掉了姜卿纭,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挡在她和顾言庭了。

就算有人怪罪,也算都是顾韵儿的错。

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才是最受利的那一边。

顾韵儿啊顾韵儿,你终究只是一把刀而已。

我才是握着那把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