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第七章:不能拒绝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卿卿我心(姜卿纭)第七章:不能拒绝全文完整章节阅读

2021-11-03 架空历史

夜幕十分,街道上也十分安静,雪花一片一片掉落,除了有些人家还亮着灯,会显得温暖一些。

姜卿纭刚睁开眼睛,就被眼前看到的愣的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这地方。

很陌生。

先前发生的一幕幕都浮上心头。

南宫夜玄好看的一张脸,也紧跟其上。

姜卿纭猛地一下从床榻上坐起来,看着周围完全不熟的场景,她用力的咽了咽口水,然后撩起身上盖着的薄被。

她已经换了一套衣服。

谁换的?

姜卿纭咬着唇,忍着心头的疑惑,试图从下床,没走几步,脑袋又突然传来一阵眩晕感,她赶紧扶着旁边的桌子才没有摔倒。

宋朝一进门就看到姜卿纭一副摇摇欲坠的脆弱样子。

他冷不伶仃的想起了南宫夜玄对姜卿纭的重视,赶忙把门关上,端着碗走过去,“你的身体泡过冷水,寒冬腊月的总归不好,你还不好好躺着?”

“那个,我,我的衣服……”姜卿纭身上没药的药效已经过去,现在想到之前发生的事,她脸色不禁染上了几分红晕。

“当然是婢女给你换的。”宋朝把手里的药递给她,没好气的说,“这药大补,对你身体有好处,赶紧喝了。”

姜卿纭也没有扭扭捏捏,接过来一口便喝下了。

宋朝倒是好奇,难得有兴趣的打量着姜卿纭,“你就不怕我给你下毒?”

“你若真想害我,也不用这么麻烦。”姜卿纭抿唇,“谢谢你。”

宋朝摆手,“没必要,反正救你的是南宫夜玄,而且是你自己从性烈的媚药中脱离出来的,跟我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说起来,他也是有点欣赏姜卿纭的,

姜卿纭不过是一介女流之辈,就算是皇帝亲封的郡主,可说到底,这个女儿身又如此之弱,没想到真的能在冰冷刺骨的水中熬过来。

宋朝看着她又忍不住问了出来,“哎,你跟南宫夜玄是不是认识很久啊?”

姜卿纭笑了笑,“不曾。”

她确实和南宫夜玄没什么太大的接触。

这次南宫夜玄帮了她,她也算是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

可南宫夜玄的身份,她实在拿不出来什么好东西可以还人情的,这让姜卿纭觉得很难。

“真的?”

宋朝不相信。

就凭南宫夜玄对姜卿纭那态度,他死都不相信她俩不认识。

“我没必要说谎。”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心绞痛,一下一下的。

难不成是取了心头血的缘故?

宋朝见她并没有说谎,捂着嘴轻声咳嗽了两声,作为一个医者的角度,他交代道,“照你这身体亏空程度来说还不算特别严重,今后你可要好好调理,万万仔细了。”

姜卿纭听到这话也只能点头。

顾言庭取了她的心头血,严重到可以取她的性命。

而现在只不过是亏空,她这条命还在就已经是万幸了。

门“吱哇”一声,落在两人耳里,姜卿纭的眼皮子微微抬了抬,她就看到了南宫夜玄穿着玄色衣袍推门走进来的场景。

宋朝见南宫夜玄来了,他也没兴趣继续停在这儿,脚底一溜烟儿的就跑了。

南宫夜玄是特喜欢了一身衣物,洗去了方才的血腥味。

见姜卿纭穿的单薄,他赶紧让管家拿来一些暖炉过来,又把斗篷披在她身上,表情看起来很冷淡的说,“天气寒冷,你又刚醒,为何不再多休息。”

不得不说,南宫夜玄是真的好看,这张俊美的容貌是真的养颜,百看不腻,温润玉如的气势让人意乱情迷。

可姜卿纭愣怔过后,又很是紧张的握着双手,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男人,他的身上仿佛踱着一层光,太耀眼了。

姜卿纭对他的接近并不反感,只是她身为有未婚夫的人,本能的远离这份奇怪的温暖。

她淡淡的偏头,“我感觉好多了,今天多谢摄政王救了我,若是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也义不容辞。”

他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润好听,“我可是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你觉得我会缺一个人情?”

姜卿纭十指紧扣,没有回话。

是啊,南宫夜玄怎么可能和一般的人相比?

男人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他看着姜卿纭一脸纠结的小表情,嗓音缓和了许多,完全没有杀人时那样可怕窒息的杀气。

“顾言庭的未婚妻夜晚时分出现在另一个男人房中,被传出去,影响的是你的名声,我悄无声息的救了你,所以帮了你两次,我不需要你还我的人情,我只要你答应我两件事。”

带她进来的时候,他谁也没有惊动。

就是因为他知道,现在姜卿纭的身份,是顾言庭的未婚妻,那些闲言碎语他可以让他们闭嘴,可他,并没有那样做,而是静悄悄的带她回了摄政王府。

他说话的时候双眼微弯,柔和的好似温和的湖水,桃花眼泛着的微光,碰一下都觉着亵渎。

她抬头随意扫了一眼,无意中瞥见了他的眸中分明温柔一片。

定眼一看,却又什么也没看见。

是她……看错了什么吗?

“可以。”小女人吸了口气,又问,“什么事?”

“我还没有想好,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到时你不能拒绝。”

南宫夜玄对于她这幅表情没有任何异常,反倒还觉得她很是可爱,本身就很安静的姜卿纭,越发觉得南宫夜玄跟她听说的那个摄政王不一样。

“不,不能拒绝?”

姜卿纭瞪大眼睛。

该不会……

“放心,不可能是杀人放火的事。”

男人一下就戳破了她心中的那些小想法。

南宫夜玄有些想笑,他平视着姜卿纭的双眼,像似有蛊惑一般,他幽幽的靠着椅背,并不着急。

“好。”姜卿纭一咬牙,反正他说了不是害人的事,又有什么不敢认的。

他们分明是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说话,可姜卿纭很安心,她就好像知道南宫夜玄不会欺骗她一样。

为什么呢?

难道是他们之间见过,她又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