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第八章:要留下卿纭全集免费阅读

卿卿我心(姜卿纭)第八章:要留下卿纭全集免费阅读

2021-11-03 架空历史

“对了。”姜卿纭调整自己的呼吸,觉得稍微镇静下来,她这才问,“我,是怎么回事?”

她知道南宫夜玄救了她,还让人给她看病,肯定是晓得的。

“是你自己撞到我身上,而且中了媚药。”南宫夜玄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不过别担心,你身体里的媚药已经解了。”

姜卿纭听到“媚药”两个字,还觉得尤为惊恐。

她这辈子就是不想栽在这种肮脏手段的玩意儿上面,所以她从未想过她也会中媚药,而这一次,肯定不是什么意外之举。

没想到她昏昏沉沉的竟然撞到南宫夜玄了。

不过幸好撞到的是南宫夜玄,如果是别人呢?

她会怎么样?

她还会这么完完整整的活下来吗?

姜卿纭不愿意去想,也不敢想。

南宫夜玄,是真的给了她再次活下来的机会。

“谢谢你。”

她是真的很感谢南宫夜玄。

他如果没出现,她也不再是姜卿纭了。

南宫夜玄想要的,可不是姜卿纭的感谢,也不是她的报答,他想要的永远只有一件事。

一件不为人知的事。

现在的姜卿纭才十五岁的年纪,刚及笄不久,虽然看着有些稚嫩,却也是绝美,所以某人也看的有些出神。

南宫夜玄眼眸微眯,眼光都没有从她身上离开,“郡主在想什么?莫不是郡主在期待什么事?”

他双手环胸,嘴角轻扬,坐在椅子上,一眨不眨的盯着有些脸红的小家伙。

“怎么可能!”姜卿纭咽了咽口水,觉得有些羞耻,慌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继而捂唇轻咳,“那个,这么晚了,我,我还是得回顾府了。”

毕竟她可是顾言庭的未婚妻,这么晚了不回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始料未及的事来。

姜卿纭扶着桌子站起来,可她根本没来得及走一步,就被眼前高大的身影挡住了去路。

“这么晚了才回去,就不怕顾家里的人会误会?”

南宫夜玄突然也跟着起身靠近她,姜卿纭心口猛地一紧,呼吸都跟着变粗了。

她慌忙的伸手抵着他的胸口,结果手像摸到了什么烫手山芋一样迅速的收了回来。

姜卿纭紧张的说,“那个,男女授受不亲!摄,摄政王你别靠这么近!”

她捏着拳头,手心里都是汗。

不知道是不是房间里太热的缘故。

同时又紧张坏了,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你刚醒,宋朝之前说过你不宜舟车劳顿,不如现在我府中休息一晚,明日让宋朝检查一下,之后我再亲自送你回去。有我在,也不会有人乱说什么。”

眸中飞速闪过一丝冷光,很快就归于沉寂。

他,自私的想要留住姜卿纭。

一晚也可。

姜卿纭撑着下巴思考,南宫夜玄也不着急,就等着她的答案。

他像一只狡猾的狐狸,盯着一直可爱的大白兔。

不过也只有他一个人把姜卿纭看作一直纯洁无害的小兔子,在姜卿纭面前,他从未自称过“本王”。

而且,他更多的是——私心。

哪里是身体还需要恢复,其实就是想多跟她待一会儿罢了。

宋朝,就是刚才给她端药的那个人吧。

不过方才听他说起自己的病情好像还好呀,不像南宫夜玄说的或许严重。

可他看起来也不像是说谎。

南宫夜玄不紧不慢的说,“我会给你安排一间客房,明日以救命之情送你回府,顾言庭相必也没那么小气。”

“好。”

姜卿纭还是答应了,不过她还是扭捏的问他,“对了,我,我中媚药的时候,应该没对你做什么吧?”

她只记得跟南宫夜玄说的那几句话的场面,其他的,她记的可就没这么清楚了。

不过这话一出,姜卿纭就觉得哪儿不对劲儿。

不对啊,她应该是受害者才对吧!

“放心,我的清白还在。”

南宫夜玄唇角轻扬,很显然他现在的心情很好,竟然同她开起了玩笑,“就是你中了药对我又抱又亲的……”

他说的有些夸张。

关键是,某人竟然还信了!

他还没说完,姜卿纭自己都听不下去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她斩钉截铁的说。

他看起来就是个很正经的男人,从来没开过此等玩笑。

看来真的是她的问题。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吃亏。”

南宫夜玄口吻淡淡然然的,态度却又十分戏谑。

好看的桃花眼里,好似泛着浅浅涟漪。

这个男人,还真是人间妖孽!

“麻烦摄政王帮我安排一下房间!”姜卿纭赶紧缩到一边,抿着唇,生怕南宫夜玄的温度再次靠近。

也害怕被他的气息灼伤。

***

南宫夜玄给姜卿纭安排好房间便一直呆在他自己房中,他就好像不怕冷一样,静静的吹着冷风,伫立在门外,眼睛望向的地方是他给姜卿纭安排客房的位置。

归屿再次悄然出现,他恭敬的抱拳行礼后才道,“主子,属下已经查明了,郡主所中的媚药是顾韵儿下的手,而您解决的那几个人正是顾韵儿安排要毁郡主清白的,而且打算杀了郡主。”

“呵。”

南宫夜玄低声冷笑。

姜卿纭还未正式过门,就下此毒手了,看来是极其容不下姜卿纭的。

如果不是今天碰巧撞见了姜卿纭,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南宫夜玄阴沉着一张脸,归屿这双腿都在打颤,不知道是不是太冷了。

他又问,“本王让你查姜卿纭身体的原因,有结果吗?”

“这个,还没有查到,顾言庭捂的有些严实。”

归屿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南宫夜玄衣袖一甩,冷冽的寒光立刻落在归屿身上,斥责道,“废物,本王不是让你们都盯紧着顾府吗?”

“这个明天应该就有结果了。”

感受到主子的冷意森然,归屿顶着巨大的压力又赶紧说,“不过属下还查到了顾言庭最近带回来了一个女人,为此冷落郡主,说不定……”

归屿接下来的话没说完,南宫夜玄是何等聪明之人。

说不定正和陆茗香有关。

陆茗香,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