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我心(姜卿纭)第九章:送她回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卿卿我心(姜卿纭)第九章:送她回府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2021-11-03 架空历史

姜卿纭这一夜未敢睡下,她初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又在一个男人的府上,她有一个作为未婚妻的羞耻心,如果不是因为今夜实在太晚,她必定是要回去顾府的。

这时候她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生怕闭着眼睛都能想到中了媚药时在南宫夜玄口中的模样。

南宫夜玄虽然看起来冷冰冰的,跟别人口中的摄政王不同,她的身上散发着让人羡慕的气魄,外人眼中一言一行都显得高贵无比。

她的记忆里,明明没有这个男人的出现。

那个脑海中说要用十里红妆娶她为妻的人是顾言庭,为此,如今的顾言庭的所作所为完全违背了当时的诺言,她的心当然痛。

自以为不会再同任何人有瓜葛,如今又为什么在面对南宫夜玄的时候,显得格外力不从心?

姜卿纭不懂,她觉得自己也没必要懂。

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再跟这位摄政王有什么关系了。

***

转眼便到了第二日清晨,姜卿纭很早就起来了,或许是太冷,忍不住把暖炉抱在怀里,不肯放下,南宫夜玄叫她用早膳,她想到了顾言庭,还是摇了摇头。

“麻烦摄政王派人把我送回府吧。”

摄政王府离顾府还是有点距离的,若是真要走回去,可得花上一阵。

“不急。”

南宫夜玄穿着一身黑金镶边的衣袍,和往常一样,他的头发还是用黑色的发冠束起来的,看着格外神采奕奕。

“我听说郡主从小习武,要和我来一起比试比试吗?”

姜卿纭似是想起了什么,她扯了扯嘴角,拒绝道,“我现在已经不能用武功了,所以怕是得拂了摄政王的意。”

平时的她,嘴角都会挂着淡淡的笑容。

而这一次,经历了昨天事件的姜卿纭,她的眼中已经没有那么干净和纯粹。

南宫夜玄不敢相信,他以为是姜卿纭身体不适,立马叫人把还在睡梦中的宋朝从床上抓了起来。

宋朝迷迷糊糊的被归屿一把从床上拽起来,归屿一边跑一边把宋朝夹在腋下,走起路来还挺轻松。

宋朝被冷的打哆嗦,他被归屿丢在南宫夜玄面前,抱着自己的胳膊控诉道,“喂,我说你能不能当个人!这么早叫我起来做什么?”

而且还冷死个人了!

他可是穿的亵衣啊,死归屿把他拽出来的时候都没有给他穿衣袍的机会,这天寒地冻的,他感觉自己下一秒就冷上天了。

姜卿纭觉着宋朝属实可怜,她叹了口气,“我并没有觉得不舒服,只是我的胳膊受了点伤,大夫看病的时候说了,往后我不能拿剑,也不能再习武。”

南宫夜玄的瞳仁微缩,看来他要知道的,还不仅仅是那些。

宋朝冷的鼻涕都出来了,看的南宫夜玄心烦意燥的,赶紧让归屿又给他丢回房间去。

姜卿纭感觉今天看了这一幕倒是让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忍不住轻笑,心里的话不禁说了出来,“原来你是这样的摄政王。”

刚说完,某个小女人就后悔了。

“你觉得我是怎样的?”

南宫夜玄靠近了几步,姜卿纭像一只猫儿似的炸毛,赶忙往旁边挪了挪,用咳嗽来掩饰自己的尴尬,“没有没有,我胡乱说的,摄政王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南宫夜玄到也不着急,他不在意自己在别人口中是怎样的形象,但是他在意在姜卿纭的心里是什么样子。

日子还长着呢。

他们还会遇见很多次。

姜卿纭离开摄政王府的时候还是南宫夜玄亲自送的,同坐在一辆马车里,姜卿纭坐在最边角,也不敢和南宫夜玄再对上灼热的视线。

男人倒也是闭目养神,没有开口打破这难得的宁静。

顾言庭刚准备出府,就看到摄政王府的马车听在了门口,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南宫夜玄就从马车里走下来。

“顾大人真是好大的心,未婚妻遇到危险都能这么从容淡定,看来顾大人可没有传说中对郡主百般宠爱。”

南宫夜玄似乎说话意有所指,一点一滴的敲在顾言庭心上,面对这个高贵男人的注视,他忽然就想起来自己的未婚妻确实一夜未归。

他昨夜都忘了,也没有派人去寻。

“这是臣的家事,还不劳烦摄政王了。”顾言庭脸色不太好,皮笑肉不笑的说,“不知摄政王来此有何要事?”

这南宫夜玄和他一直没什么瓜葛,怎的这时候过来了?

“今日皇上下朝的早,所以本王才能够及时把郡主送回来不是?”南宫夜玄轻笑,亲自打开车帘,顾言庭一下子就瞧见了坐在马车里的姜卿纭。

顾言庭一下就绷不住了,感情这姜卿纭出去一趟就是为了见南宫夜玄?

真是个不知廉耻的贱人,他明明才是她的未婚夫!

姜卿纭看见了顾言庭脸上一闪而过的讽刺和不屑,心里刺痛了几分,因为身体还很虚弱,她是被南宫夜玄扶着下马车的。

明明昨天南宫夜玄还在说维护姜卿纭的名誉,可现在又在大庭广众之下扶着她下马车,虽说没有别人瞧见,不过这不就是在打顾言庭的脸吗?

姜卿纭对南宫夜玄微微行礼,礼貌性的说,“多谢摄政王救了我一命。”

“郡主多礼了。”

南宫夜玄看着她的时候很温和,不过也只是稍纵即逝,他重新看向在一边脸色铁青的顾言庭,警告道,“顾大人,别忘了,姜卿纭是皇帝亲封的郡主,昨日遇到危险,你却不管不问,就是本王若是参到皇上面前,不知顾大人可担待得起?”

顾言庭猛地想起来这茬儿,他赶紧上前扶着姜卿纭,假装关心的问,“卿纭,你出了什么事?身体还要紧吗?”

“我没事了。”姜卿纭冷漠的抿了抿唇,淡淡的说,“摄政王派了大夫给我看病,只要好好休养便好。”

对于为了另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而伤害她的男人,姜卿纭实在没办法忍受。

如果不是因为南宫夜玄提到了她还是“郡主”,恐怕顾言庭也没那么快就服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