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绵贺崖小说第29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唐绵贺崖小说第29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2019-10-23 古言现言

于是接下来多半场,贺崖都已身体倾斜四十五度的方向,美滋滋的观看电影。

唐绵对于他这种明目张胆撩人的方式表示有些无奈,但她的身体已经没法再退了。

两个小时的电影,看完了,四个人一起走出影院。小桃手动的扯了扯脸,大惊小怪的说:“心心,你快看看,我这脸上有没有长出皱纹来?我今天笑的太忘我了。”

唐绵捏了下她的脸很认真的说:“你别动,好像还真的有诶。”

“啊,不是吧,呜呜,这可怎么办呀?”小桃撅嘴,“不行,不行,我要去商场买些祛皱的化妆品。”

说着,还真的找起商场来。

唐绵扯住她的胳膊,“逗你玩呢,你才十六岁,怎么可能长皱纹。”

“好呀,你坏死了。”小桃追起唐绵来。

两个姑娘旁若无人的跑着,笑声传了好远。

刘门庭凑过来,“诶,州哥,前几天听到星海那小子跟别人打赌,说看谁先追到唐绵,这段时间你还是把人看仔细些吧。星海那小子家世也不错,长得又人模狗样的,关键是他属于那种一看就像好学生的类型。”

贺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口香糖,打开一个放嘴里,“他?哪凉快哪呆着去。”

汇报完了情报,刘门庭没再说别的,其实真要比起来,贺崖比他强多了,他才是最菜的那个。

由于时间有些晚,回去的时候他们没坐公交而是打车走的,贺崖作为这次电影的倡导者,车费当仁不让是他付的。

路上,他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听着后面断断续续传来的谈话声,心里暖的好像要融化了一样。

外面的阳光不错,可怎么也比不上唐绵这束射进他心底的光,冷了这么多年,终于被光照到,他只想紧紧的困住这束光,让她只属于他自己。

马星海是个屁,他这辈子只要认定的人就没有放手的可能。

什么叫配,什么叫不配。

只要他努力,那个有资格站在她身边的人,永远会是他。

这天有个十七岁的少年,为了心底的那束光,做了改变人生的第一步。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依次把小桃、刘门庭放下,贺崖打开后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唐绵把背包放置到身前,身体微动了下,她只要一看见贺崖便想起发生的种种,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燥热起来。

贺崖手慢慢搭在椅背上方,细看下向在揽着她。

司机师傅可能是见多了这种小孩子谈恋爱的戏码,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贺崖:“一会儿把你数学作业借我看一下。”

唐绵:“你能看懂吗?”

问完了,她意识到自己可能说的有些太直白,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要是你看不懂,回头我可以给你讲讲。”

贺崖:“好。”

唐绵话被截住,“那你一会儿等我,我去给你拿。”

车子又行驶了一段路,拐了几个弯后到达了唐家,唐绵跑上楼,贺崖在门口静静的等着。

唐绵没等来,却等来了别人。

“呦,这是谁呀?”阴阳怪气的声音伴着高跟鞋的嗒嗒声传来。

贺崖抬眸睨向前方的人,脸色顷刻间变得冷凝,“大婶,关你屁事。”

这声大婶成功惹怒了孟馨,活到这么大基本都是叫姐姐,最多有人叫声阿姨,没想到这个臭小子竟然叫她大婶,这到底是哪个没娘养的孩子不知道好好教育吗!

“小伙子,你要是没人管束,我不介意教教你。”孟馨说道,“这个称呼可不能乱用。”

贺崖才不怕她,用比她更猖狂的语气说道:“你——也配!”

“你——”孟馨气的瞪起眼,嘴里差点骂出小瘪三三个字。

“贺崖,这是......”唐绵的话在看到孟馨时顿住,她礼貌的点了下头,“孟阿姨。”

孟馨眼神在唐绵跟贺崖身上打转,随后说道:“心心,你爸爸知道你再跟这样的人来往吗?”

她指着贺崖,“他一看就是个小混混,要是让你爸爸知道你跟小混混来往,你爸爸肯定会伤心死。”

贺崖抄进口袋里的手慢慢攥紧,要不是因为有唐绵在跟前,他非抄起转头,拍烂这个臭女人的嘴。

唐绵把作业本交给贺崖,“你先走吧。”

孟馨发话,“别呀,正好奶奶也在,应该让她见见的。”

“阿姨您什么意思?”唐绵的好脾气消失殆尽,“这就是我同学,你让奶奶见什么。”

“——同学呀。”孟馨显然不信,少男少女在一起哪有什么纯洁的友谊,肯定是男女朋友关系。她眼珠子一转,“既然是同学更应该进去坐坐了,不然人家会笑话咱们唐家没礼貌的。”

咱们?

唐家?

若说唐绵还存着一点尊敬长辈的心,这会也被孟馨磨的一点都不剩了。她勾唇冷笑,“孟阿姨,请您不要搞错了,我是我,你是你,这个咱们,你用错场合了。”

“哦,还有唐家,麻烦你搞清楚一下,唐家是我家,跟你没有关系,OK?”

孟馨虽然知道唐绵不赞成她跟唐胜结婚,但没料想到她会当着外人的面撇清关系,这下面子里子都丢没了,眼睛里喷出了火。

好你个唐绵,怪不得唐胜一直不跟她领证,原来是有你在这挡着。

哼,唐家门我进定了,进去后看我怎么治你。

贺崖手里拿着作业本,抬脚向孟馨走过来,只是走了一步,又有声音传出,“都站着干什么呢?”

孟馨背对着来人,一秒进入演戏状态,转向他时,眼底有些水雾,“阿胜。”

这声音活似受了多大委屈似的。

贺崖见状,脚步缩回,身体闪到了大门旁边的小巷里。

唐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爸......”唐绵喊出了一个字。

“都怪我不会说话,惹孩子们生气了。”孟馨直接拦住,小嘴吧啦个没完,“呜呜,都怪我。”

越说越伤心头趴在唐胜肩上,哭了起来。

唐绵见状脸色沉的跟黑夜一样。

唐胜经孟馨这么一闹,脸上有些不好看,这当着孩子的面就这么拉拉扯扯多少有些抵触,他推开她,“走吧,进屋再说。”

孟馨挽上他的胳膊,走了两步想起来,“等一下,还有个人。”

她退回来,眼睛四处看,人呢?跑了?

唐绵走上前,扶上唐胜的胳膊,“爸,您慢点走,腿还没好利索呢。”

唐胜点点头,“爸爸给你买了爱吃的糕点,一会儿你尝尝。”

唐绵:“好。”

孟馨没寻到人,原来的位置又被唐绵占了,心情火大的想发脾气,可偏偏在唐胜面前她要装出一副小鸟依人娇娇弱弱的样子,火都没地方撒,差点憋出内伤。

进去后唐老夫人正在看电视,孟馨凑上前,嘴甜的叫了声,“老夫人。”

唐老夫人扶上她的手,“来的正好,开饭吧。”

听到这唐绵突然明白过来,看来孟馨今晚到唐家来是奶奶受益的,奶奶还是不同意她那天的提议。

可是,怕什么,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她直接说。

“孟阿姨,您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唐绵用的力气有些大, 贺崖胳膊正在护着她, 这么一拉一扯间, 画风变成唐绵倒在了贺崖身上。

须臾, 唐绵红着脸坐直, 贺崖瞧着她红彤彤的脸,心里暗骂了声, 好想摸。

不过,他没敢伸出手, 怕吓坏了她。

唐绵手心里渐渐冒出了汗,她借故去了卫生间。

随后贺崖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十分钟后, 唐绵前脚从卫生间走出,后脚房门打开,贺崖拎着早餐走进来。

少年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一看就是跑了许久所致。

唐绵抬头睨向他, “你去买早餐了?”

贺崖把东西放餐桌上, “吃吧,吃完了给我补课。”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一人坐一端, 静静地吃起早餐来。

餐后,贺崖收的尾。

唐绵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心里颇有感触,原来暴/戾少年私下里也是挺可爱的嘛。

她盯着贺崖的时间有些长,贺崖回眸跟她的视线碰撞到一起。

唐绵尴尬的扭头看别处,“我们一会儿在客厅里补习, 你把书本拿出来吧。”

贺崖翘起唇角,“……好。”

……

两个人还真正儿八经的学习了两个多小时。

十点多,门铃响起。

贺崖充耳不闻,这几天他爸爸妈妈出差了,这个时间找他来玩的,用脚头想也知道是谁。

唐绵:“不开门吗?”

贺崖:“别搭理他,敲一会儿自动放弃了。”

可谁知道,门外的人似乎很执着,这出次说什么也非得把门敲开。

“州哥,州哥,开门,开门。”

唐绵一听,“是刘门庭?”

贺崖这下不好再装听不见了,他把笔扔桌子上,沉着脸,有种好事被打扰的不悦感,一把拉开门,“刘门庭,你最好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州哥,唐绵不见了,小桃给我来电话,说找不到她了。”刘门庭急的满脸红。

唐绵慢慢走过来,迎上了刘门庭急切的眼神。

“你……你怎么在这?”刘门庭变得口吃起来。

“小桃找我了?”唐绵翻了下口袋,这才注意到没带手机。

刘门庭点点头,“哦,是你爸爸给小桃打电话,然后小桃跟你爸爸撒谎,说你在她那,所以后来联系不上你,差点……”

他后面的话没说。

唐绵推了贺崖一下,“把你手机借我。”

贺崖把手机交给唐绵。

刘门庭看着打电话的某人,压低声音,“州哥,你这什么时候把人拐来的,也不跟哥们透个气,我要知道她在你这,我着啥急呀。”

贺崖对着他勾了勾手指。

刘门庭凑近。

贺崖抬脚踢了他一下。

刘门庭躲开的同时,在这一脚里,察觉出了些别的东西,他半眯眼,“州哥,你生气了?怪我打扰你们两个了?”

贺崖给了他个,“你还不算太傻”的眼神。

刘门庭抬肘碰了他一下,“州哥,既然这样,一会儿把小桃叫过来,咱们去游乐场玩会呗?”

贺崖舌尖顶顶牙槽,“你是小孩子吗?”还游乐场。

刘门庭扬唇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游乐场里好多刺激的项目,最适合女孩子找寻温暖了,到时候她们吓得呱呱乱叫时,咱们在一旁……”

他挑了下眉,“州哥,你懂哈。”

贺崖拍了下他的头,“懂得挺多啊。”

随后,两个人眼神交汇心照不宣的定下了去游乐场的路线。

十点半,小桃赶了过来。见到唐绵二话不说,拥抱了好一会儿。

唐绵拍拍她的背,“好啦,我没事。”

小桃松开手,看向她,“你爸打电话时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你们真没事?”

唐绵摇摇头,“没事。”

人到齐了,刘门庭拍拍手开始发话了,“朋友们,这样啊,咱们学习也学了,劳逸结合,剩下的时间该是好好放松的时候了,我提议,咱们出去玩一天。”

贺崖倚着墙,说话的语气很是柔和,“天气不错,一起出去玩玩?”

他这话是向着唐绵说的。

小桃晃了晃唐绵的胳膊,眼底含着期翼。

唐绵摆了下手,“好了,姑奶奶听你的。”

“耶。”小桃跳起来。

四个人到了星梦游乐场。

今天周末,人很多。刘门庭走在最前面,一蹦三跳,“我去买票。”

小桃谦虚的说:“我这人胆子小,太刺激的可玩不了。”

刘门庭拍了拍胸脯,“放心,有哥哥保护你。”

小桃摇摇头,“你可别说大话。”

刘门庭一听,立马不服气了,你可以不认同我的学习,但是你必须认同我的人品,我是那种说大话的人吗!

我最多就是说的跟事实稍微有些偏差——而已。

“放心,我说的向来都是实话。”刘门庭,“大话是什么东西,咱没见过。”

贺崖踢了他一脚,“行了,快去买票。”

刘门庭捂着屁/股跑远。

小桃挽着唐绵的胳膊,压低声音,“心心,你不敢玩哪种?”

唐绵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没有。”

她前世玩过很多极限运动,游乐场的这些只能说是小儿科。

小桃悄咪咪竖起大拇指,“厉害。”

刘门庭票买回来,四个人排队走进去。趁人不注意时,刘门庭扯了下贺崖的胳膊,“州哥一会儿先玩刺激的。”

贺崖没搭理他。

刘门庭走在最前面,看着参天高的过山车,兴奋的说道:“玩这个吧?”

小桃露出为难的意思,“好高呀,会不会很恐怖?”

刘门庭拍了拍胸脯,眉毛一挑,“放心,有我呢。”

贺崖看向唐绵,“敢玩吗?”

唐绵说的有些犹豫,“试试。”

上去之前的画风是这样的,刘门庭在最前面,一想到搀扶着小桃走下来的情景,脸上的笑压都压不住,嘴里还哼起了歌。

唐绵跟小桃在中间,两个人小声讨论着注意事项。

贺崖老神在在倚靠着栏杆,满眼都是唐绵的影子。

少女皮肤白皙,盈润泛光,眉眼弯成好看的弧度,眸底光泽熠熠,整个人漂亮的不像话。

周围不是时有人探过目光来,都被贺崖的眼神打回去,他突然有些后悔,不应该带她来人多的地方。

她的漂亮,他只想自己珍藏。

好在队伍行走的快,那数道视线不一会儿便消失了。刘门庭招呼着大家向前走去,直到上车前,他脸上的笑容就没落下过。

十分钟后,他们四人从过山车上走下来,画风是这样的。

刘门庭身体挂在小桃身上,脸色惨白,额头都是汗,胃里时不时的翻滚,一副我不行了我要就地死去的样子。

小桃用力的扶着他,调侃,“刚才事谁说保护我的,这才一个项目就成这样了,还说不是大话,我看呀,是大话的大话。”

“……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