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哄我第13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乖哄我第13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9-12-28 古言现言

自从交了男朋友,齐亚蕊每天晚训后都要约会,剩下秦暖、苏梓欣和周盛楠三人一起回宿舍。

这天,三人照常挽着胳膊回宿舍,想到最近经常见到的齐亚蕊男朋友,苏梓欣道:“那个田飞章学长,看上去好像还行哦,你们俩觉得呢?”

周盛楠话不多,只点了点头。

秦暖也应着:“好像是不错。”

苏梓欣:“等军训结束得让他请咱吃饭才行,这是规矩。还有你们俩,以后脱单了也得守规矩,听到没?”

秦暖和周盛楠互望一眼,不置可否。

快到宿舍的时候,苏梓欣突然一拍脑门儿,站在原地:“忘了件大事!”

秦暖和周盛楠诧异看过去。

苏梓欣说:“我答应了我们班男生,给他们买军训神器。”

秦暖:“什么东西?”

周盛楠:“卫生棉吧,垫在脚底下可以吸汗,而且比较柔软,站军姿的时候会***点。好多男生都用,但自己不好意思买,就找女生帮忙。”

苏梓欣叹气:“是啊,我们班女生就我一个,他们磨了我好久,我只能答应了。”

说完看向周盛楠和秦暖:“你们班男生没找你们帮忙?听说好多系男生都有用的。”

秦暖和周盛楠很默契地摇头。

“……怎么就我摊上了这事儿。”苏梓欣无语望天,她吸了口气,咬牙决定,“反正我一个人也拿不下,走吧,你俩跟我一起。”

——

大校区比较大,小卖部也有很多家,为了方便交给男生,三人去了离男生宿舍最近的那家。

苏梓欣指着柜台上的卫生棉,对秦暖和周盛楠说:“你们能拿几包拿几包吧,越多越好,我们班男生要用的还挺多的。”

周盛楠嗤了声:“你们班男生真矫情。”

“这种事就是严重的从众心理,一个人说好用,其他人跟着就想试试,最后班里大多数男生都说要。”苏梓欣说着,已经开始抓着卫生棉使劲儿往怀里塞,专挑便宜的,免得浪费。

“你们俩也赶紧拿呀,傻愣着干嘛。”苏梓欣怀里都快塞不下了。

秦暖以前都是家里的佣人帮忙准备的,她从来没自己买过,对于做这种事,有些羞涩。何况这是男寝附近的超市,来来往往挺多男生的,就更不自在。

周盛楠抿着唇也没说话,似乎跟秦暖一样扭捏。

苏梓欣好笑地看着她俩,“不至于吧,都大学生了,你俩怎么跟小姑娘似的。”

被她一激,周盛楠默不作声也开始从货价上拿,揣在怀里。

最后轮到秦暖,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

三人各抱了一堆去收银台结账,秦暖走在后面,一时没抱住掉了几个,情急之下她弯腰去捡。

却因为她这个动作,怀里越来越多的卫生棉往下掉。

秦暖:“……”

苏梓欣和周盛楠自己都顾不过来,也没法帮她捡,她只能自己匆忙弯腰一一捡起来。

这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帮她捡起了远处的几包,在秦暖起身后递过来。

对上顾言清那张熟悉的脸时,秦暖整个人都懵了,蹭的下一张脸红了个透彻。

他他他他怎么在这里……

顾言清刚从实验室回来,进宿舍前顺便来超市买水的。

在他们宿舍门前的超市遇到秦暖他有些意外,正要打招呼,见她东西掉落一地,顺势便帮她捡。

只是这一刻,看着秦暖石化了的表情,顾言清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捡的是什么东西。

顾言清:“……”手里的东西一下子变得格外烫手,耳根也热得泛红。

秦暖已经伸手接过来,干巴巴开口:“谢,谢谢!”

之后佯装淡定地去柜台结账,仿佛内心毫无波澜。

顾言清手里拿着一瓶纯净水,跟在她后面。

秦暖付过款之后阿婆给了黑色袋子,她胡乱往袋子里一塞,撒腿就跑:“学长再见!”

她刚走,阿婆就跟着喊:“小姑娘,你少装了一包!”

然而秦暖早逃的不知所踪。

阿婆看向后面的顾言清:“小伙子,你俩认识吧?”

顾言清:“……”

阿婆看他一眼,拿黑袋子把秦暖留下的那包装起来,跟顾言清的水放在一起:“这地方人来人往的,下回我就不一定认得了,还是你带给她。”

顾言清脸上青红难辨,欲言又止,想拒绝又不知说什么。

——

顾言清推门回宿舍时,丘远侧目看过来,见他手里提着东西,好奇地凑过来:“什么好吃的,这么神秘?”

顾言清心头一跳,避开他的触碰:“别动。”

以为是什么贵重东西,丘远也没再好奇,剥了只棒棒糖塞嘴里。

见靳裴年没在床上,桌边也没人,顾言清问:“裴年没在?”

丘远抬了抬下巴,示意阳台的方向:“抽烟呢。”

顾言清拧眉:“怎么抽烟了,有心事?”

丘远摇头:“那就不知道了,没准儿是老田顺利脱单,***到他了。说起来田飞章真不够意思,平时一言不发的,下手倒是迅速,这就谈起恋爱了……我还跟做梦似的。”

顾言清往阳台那边看一眼,把手里的东西放进衣柜,拉开阳台的玻璃门走出去。

他们宿舍的阳台正对着一个户外篮球场,这会儿篮球场路灯下有人在打篮球,昂扬着几分朝气。

顾言清走过去,双手担在护栏上,侧目看向靳裴年:“丘远说你被老田***到了,才来这儿抽烟的。”

靳裴年刚吸了一口,被顾言清的话呛到,猛咳几声,笑骂:“他扯淡!”

“那你这是干嘛呢,哪根筋搭错了,感念一下自己的情伤?”

靳裴年递烟给他,顾言清拒绝。

他不抽烟,也不会抽。

靳裴年也没强求,手指捻着烟蒂,默了会儿开口:“今天在餐厅,恍惚间我好像看见了她的背影,晃神间又消失不见。感觉跟做梦似的,突然间魔怔了。”

靳裴年心里有个女孩,两人初中和高中都是同学,具体为什么没在一起顾言清没问过。

他只知道,靳裴年对那个女孩念念不忘。

“放不下怎么不去找找,或者问问其他同学。”顾言清说。

靳裴年苦笑一声,摇头:“什么也打听不到,她跟所有同学都断了联系,可能,她故意躲着我吧。”

顾言清拍了拍他的肩膀:“有缘的话,就会再遇见的。”

两人正说着,田飞章从外面回来,在宿舍跟丘远说话。说了几句后一起走向阳台,丘远探脑袋出来:“老田说过几天请吃饭,我觉得趁这个机会两个宿舍搞联谊,主意不错吧?你们俩觉得呢?”

靳裴年笑丘远:“你想脱单想疯了吧,但凡有接触妹子的机会,就不放过。”

丘远叹气:“我本来是没什么的,但老田赶在我前头恋爱,这很伤我自尊心的。”

田飞章给他一拳,丘远笑着躲开,又问顾言清和靳裴年:“吃饭的事,你们俩没意见吧?表态呀。”

靳裴年摇头:“我就不去了,你们三个去,省得跟你们争。”

顾言清也说:“老田请吃饭就行,联谊还是算了。”他不喜欢那种氛围。

“别呀,你俩真没意思。”丘远哭丧着脸。

靳裴年手臂搭在顾言清肩上,语气懒散:“跟老田女朋友的宿舍联谊,你不去可别后悔。”

顾言清疑惑地看向他。

靳裴年勾唇:“知道老田女朋友谁吗?”

顾言清还真不知道,他平时比较忙,没怎么关心过这种事,只知道是大一学妹。

靳裴年告诉他:“齐亚蕊,跟咱们一起吃过饭的那个姑娘。秦暖室友。”

“秦暖?”丘远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之前崔浩说人家漂亮,打算追的姑娘是吧?清哥还穿着大黄鸡跟人拍过照呢。”

丘远回忆着那张照片,脸上的表情难掩激动:“绝世大***啊,颜值明明比李冉高,但是论坛上的校花评选她怎么一直都是第二啊,我都怀疑李冉刷票了。”

“清哥和裴老大都不去是吧,那刚好,我就不劝你们了。”丘远一脸小期待地说完要回宿舍,被顾言清按住了肩膀。

丘远疑惑回头,就见顾言清俯首过来,嗓音淡淡,带着警告:“我的人,别动。”

之后面无表情离开阳台,进了浴间。

“……”丘远愣神好一会儿,冲着浴间的方向喊,“怎么就你的人了,是你女朋友吗?”

浴间里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没想到顾大神,也有***的一天。”丘远靠在栏杆上,眯眼摸着下巴,“不过,他什么时候看上秦暖的?”

他问靳裴年。

靳裴年含笑摇头。

他也说不上来,他只知道餐厅吃饭那次,顾言清“疑似故意”弄脏了秦暖的裙子。

至今,裙子引发的千丝万缕的纠缠,好像还没彻底结束。

还有几天前秦暖在草场被人表白,他带着学生会的人拿灭火器灭火的事,他也有所耳闻。

说顾言清这事做的没点私心,他可不信!

顾言清洗完澡出来,打开衣柜整理衣服时,瞧见里面躺着的黑色袋子装着的卫生棉,又想到今晚在超市遇到秦暖的画面,一时有些头疼。

这玩意儿,他要怎么交给她呢?

——

秦暖宿舍这会儿也在说联谊的事情。

秦暖不想去,被齐亚蕊和苏梓欣俩人按在瑜伽垫儿上挠痒痒,最后只能求饶说去。

旁边的周盛楠彻底被吓着了,见齐亚蕊和苏梓欣又朝自己这边走来,她蹭地从位子上站起来,后退几步,紧紧抱住通往上铺的爬梯。

齐亚蕊挑挑眉:“小周周,去不去?”

“……”周盛楠扫一眼秦暖,见她蓬头散发,泪流满面,顿时松口,“去,我去!”

齐亚蕊回头看秦暖:“看小周周多听话,哪像你?”

秦暖笑:“杀鸡儆猴,我都给她树立过榜样了,她敢不听话?”

齐亚蕊笑着张开胳膊上前:“来,给你个爱的抱抱。”

“……”秦暖推她,“抱你家男朋友去。”

之后拿着换洗的衣物进浴室。

出来的时候,她们三个都各自爬***忙自己的事,见周盛楠在看书,她就没关灯。

齐亚蕊刷着手机吐槽:“我上午看的时候,暖暖的票数已经超过李冉了,这会儿怎么又掉下去了。论颜值,暖暖比李冉好太多吧,若说跳舞,上回晚训我们暖暖那支舞,足够跟李冉拉开距离了吧,怎么没有呢?”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苏梓欣:“这叫有钱能使磨推鬼。李冉家是C市数得上号的富豪,跟远商集团长期有合作,这几年傍着远商这棵大树,赚了个盆满钵满。人家处处吆喝自己跟远商是世家,这话一出,多少人想巴结,拉人投票还不容易?”

市有两大家族,远商秦氏,腾瑞陆氏,家族底蕴深厚程度在国内屈指可数,多少人拼尽全力想跟他们攀上关系。

李冉家跟远商有关系,那就难怪这么多人支持她了。

齐亚蕊叹息:“照这么说,校花应该非她莫属了。这年头,评选个校花还得拼家世背景,如果暖暖也有这么好家世,就没她李冉什么事了。说起来,我们暖暖还姓秦呢,说不定往前数个几个百年,就是跟远商秦氏一个老祖宗。”

秦暖静静听着她俩一言一语,默了会儿,戴上耳机和眼罩,闭目听催眠曲。

一夜无梦。

她睡得正香甜的时候,被手机震动给吵醒了。

被惊扰好梦,秦暖有些不高兴,皱眉拿起手机,等看到是顾言清的微信电话时,心里终于没那么不满了。

室友还在睡着,她插上耳机,悄悄下了床去阳台,这才接听:“喂。”

“是我。”顾言清沉默了一会儿,“我在你宿舍楼下,你出来一下。”

“??”秦暖看了眼时间,“……现在是凌晨五点半。”

顾言清:“太阳已经出来了,不算凌晨。”

秦暖看着外面初升的朝阳,没有反驳。只是,他这么早突然叫她下去干什么,连征兆都没有,也没提前跟她说。

顾言清声音又响起:“不用洗漱,我就是有个东西要还给你,你下来拿上去就好了。”

“什,什么东西?”秦暖刚醒,脑子还有点短路,听得一头雾水。

然而那边已经切断了电话。

“……”

想到他在楼下,秦暖只好匆匆忙忙穿衣服,临出行前,还是没忍住在镜子面前捯饬了一下发型,觉得没有凌乱了才跑着下去。

宿舍门刚开,这会儿几乎没人,顾言清在门外站着,背影挺拔颀长。

听见脚步声,他回头,微怔了下,把一个用白色A4纸包着,用胶带缠了好几层的长方体递给她:“你的。”

“??”秦暖不明所以地接过来,正想问他里面是什么,他抢先开口,“没事了,回去睡吧。”

之后抄着口袋大步走了。

秦暖:“……??”

回寝室的路上,秦暖对这东西充满了好奇,心里思索着会不会是顾言清送她的礼物,或者里面还有情书什么的。

她加快了步子,迫不及待回宿舍,拿刀子将那一层层的A4纸剥开。

然后,看到里面躺着一包——卫生棉。

上一篇: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