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

作者:李云初燕墨染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4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

小编带着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李云初燕墨染,李云初,21世纪国际特工队队长,穿越成晋王妃一个忘恩负义,不忠不孝恶毒的女人。 燕墨染,大周朝三皇子,世人皆知晋王阴鸷嗜血,冷酷无情,手段狠辣,对自己王妃深恶痛绝,欺压凌辱。 

李云初燕墨染小说简介

李云初本是来自21世纪的特种部队队长,却在一次作战之中,死在了自己最信任的战友的子弹之下,遭受背叛,心有不甘的她一朝穿越,成了当朝上官大人的义女,死心塌地地爱着大周朝晋王燕墨染,然而那个男人只钟情于上官家的嫡女,她自然也就成了被冷落的炮灰。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免费全文阅读

大理寺内灯火通明。
燕墨洵听到消息就骑着他的神驹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一进门,就看他三哥正气定神闲的喝茶,关切问道:“三哥,这究竟怎么回事?还有人敢在大理寺里行刺,人抓到了吗?”
晋王隔着热腾腾的雾气看了他一眼,“你的消息到是灵通,这个时候过来,不怕被人说与我有勾结。”
燕墨洵走到桌案旁,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你以为我不来就没人说我们暗中勾结了,这次的事太针对你了。”
燕墨染放下茶盏,“针对我也不是一两天了,只不过这次事牵连甚广,你认识这个吧。”从桌案上的一个盒子里取出一枚断裂的飞镖,飞镖极小巧,却十分锋利,现在虽残缺不全,但镖尾的莲花印记清晰可辨。
燕墨洵拿起镖尾仔细地看了一遍,“这可是神器世家林国公的独门暗器,这玩意天下间可就他那一套,可穿墙破壁坚不可摧,怎么在这里,还断了?”
神器林家、神术白家与神将周家并封大周朝三大国公,世袭罔替。
这一代的林国公正是林家嫡长子林煜隐袭了爵位当了国公爷,而他天纵奇才,在造器方面更是达到无人可及之境,天下人人都想得一把林国公铸造的武器。
而这位林国公为人和善,喜结朋友,每次酒过三旬就会答应别人一把武器,就这样几年间,已经欠下许多世家公子的十几把武器。
但他那把暗器之王‘千刃流星镖’却独此一套,可藏于袖中,特制镖匣轻巧,却能装下数十支短镖,每支短镖在镖尾都有林国公的莲花印纹。
“这是杀死那丫鬟的***。被我在空中用剑截断,没想镖头还是刺进她心脏。”燕墨染重新将那断裂的小飞镖放进盒子,修长的食指在盒盖上轻轻的扣了两下。
“凶手没追到吗?”安王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凭他三哥的武功在这世间怕找不到几个对手,怎么会让一下凶手在眼皮底下跑了。
“***是从百米外射出,等我追过去人已经跑。”燕墨染长身而起,在桌案前走了两步,背光而立看不出表情。
“三哥,这***会不会是凶手偷来的,或者是凶手在路上捡到的?”安王问。
燕墨染挑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安王已经知道这话问得没过脑子,那可是暗器之王,林国公贴身携带之物,是能随便偷随意捡的吗?再说哪有凶手杀了人后还把自己的独门武器留下来,告诉众人,人是我杀的,你们来抓我啊。
没想到这事还会牵连到林国公身上,安王顿时坐立不安,“三哥,你说这事与北疆战事频发有没有关系,父皇已经在增调军力驻守临安了。”
燕墨染:“不好说。”
安王看着眼前这位自己从小就敬佩的三哥,他总有一种能力,能马上对事物作出最准确的判断,可现在却不能给出判断。
“北疆战事,太子中蛊,巫医族横空出现,现在又牵出林国公,都赶在万寿节前期,我真的不知道这张网会有多大,撒网的人什么时候收网。北疆战事事关周国公是我外祖家,太子中蛊事管皇位之争我的嫌疑最大,巫医族蛊术只有我的王妃能解,现在林国公杀人还选在我的管辖之地,你说我是带人去抓林国公呢,还是当作没找到这枚暗器?”燕墨染用不急不缓的语气说着这些凶险无比的事,仿佛只是在评论醉香阁的一道道菜品。
安王燕墨洵虽然与晋王一起长大,一直觉得三哥是一个变幻莫测的人,从来也没有真正了解他的本性,以前觉得他温沉俊雅,后来又觉得他阴鸷霸气,现在更觉得三哥事事都有运筹帷幄的淡然稳重。
“不管怎么样,此事必须给父皇一个交代。不然明日早朝怕三哥要成为众矢之地。”安王还是不放心地提醒道。
“那只能牺牲本王的王妃了。”晋王神色淡漠,凉薄之意表露无遗。
刑部大牢昏暗无光。
李云初咬牙切齿道,“你回去跟那个渣男说,老娘死也要让晋王府陪葬。”
宋管家对‘渣男’这个词不甚了解,但直觉不是什么好话,本能的忽略掉,继续给自家王妃讲解女子三从四德,舍小我成大我的道理,想凭借自己三寸不烂之舌让自家王妃就范,同意王爷的提议,牺牲一个王妃,救活整个王府。
“闭嘴!”李云初气得有些胃痛,自己真是瞎了狗眼才会觉得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会跟自己绑在一根绳上,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那男人从来没把自己当夫妻。
宋管家才不听她的,他觉得这个王妃去了,会有下一个王妃进府,何况自己对这个王妃的所作所为极为不满,“王爷说了,王妃要是听话,还可以按晋王妃厚葬。要是不听话,王爷多的是杀人不见血的手段。”
“是吗?正好我也有事想禀告皇后娘娘,晋王觊觎太子妃多年,为了得到她,对自已兄弟下狠手,对自己妻子下毒手,这种男人天理难容。”李云初心念飞转狠狠回击。
宋管家胸有成竹:“王爷说他手里有你写给太子的情诗。”说完从衣袖里掏出来一张宣纸。
李云初拿着大牢墙壁上的火把的光线一看,那是自己在别院里没事抄写的古诗:心心念念月明泽,己知相惜杰白首。怎么就成了写给太子的情诗呢?再待她看清,‘月明泽’三个字,被改成了‘燕墨泽’正是太子的名字,心心念念燕墨泽!
“卑鄙!无耻!”
“王爷也是这么评价王妃的。”宋管家感觉今天出了一口恶气,顿时神清气爽。
“我死不要紧,可肚子里的小世子是无辜的。皇上总不能不要自己的皇孙。”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王爷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王爷是大理寺卿更要秉公执法,绝不因为私情而袒护自己的妻儿。”宋管家正义凛然铿锵有力道。
李云初被气笑了,“宋管家你这寸步不让的气势真是深得你家王爷真传。”

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全文在线阅读

侧殿里坐着三位皇子,气氛有些箭拔弩张,一触即发。
三位皇子一起看向大大方方跟着老嬷嬷进来的晋王妃,三个人三种表情。
秦王殿下最先开口,一脸的正气浩然,却因为弱不禁风的病态让气势大减,连责问的声音都微微颤抖:“咳,咳,御医院的所有太医花了好几天都束手无策的事,这才一盏杯的功夫晋王妃就给太子解了蛊,是该说晋王有福取了个神医,还是该说晋王……”
“秦王殿下你这终年难愈的痨瘵之症怕就是因为话太多,少说两句少咳两声不好吗?”李云初打断他要说的话,现在晋王怎么说还是她的男人,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说晋王坏话,就是说她坏话。
“做都做了,还怕人说!咳,咳……”秦王向来看不惯晋王,现在晋王妃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太子解了蛊毒,他就更加觉得事有古怪,要说不是他们用的计谋,打死他都不信。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这个道理连我这个妇道人家都懂的,秦王殿下怎么就不懂呢?”李云初走到秦王面前停下来,认真地看着他的面容。
秦王有些不明所以,但这女人是不是太无礼了,就这么肆无忌惮地看着自己,顿时怒目圆瞪:“晋王妃还请自重,大庭广众的就对本王眉来眼去的,你不知道检点,本王还怕坏了名声。”
晋王燕墨染和安王燕墨洵都坐在对面,两个人,一个面无表情看戏,一个莫明兴奋的看戏,却都没有说话。
李云初也不理会秦王说的难听话,继续看着他。
李云初不说话专注着看人的时候,那眼神相当有震撼力,秦王顿时有些坐立难安,气血上涌,猛烈地咳起来。
秦王身边的随侍都吓得脸色发白,一边给秦王端茶,一边给秦王顺气。
李云初才缓缓开口:“我只是以一个神医的身份给秦王殿下看看病,怎么就激动成这样。秦王殿下现在可以觉得心口一阵阵刺痛。”
秦王惊讶地一把捂住心口,望着李云初,呼吸都不敢***,感觉到了整个心肺都刺痛。
李云初看到秦王的反应很满意,继续道:“秦王殿下,你再握紧双拳看看,是不是那阵阵刺痛移到了你的头上。”
秦王睁大双眼有些不敢置信,因为他真的握紧双拳就感觉到那刺痛感移到了他头上,右手指着李云初抖抖颤颤:“你,你对本王使用了什么妖术?”
“秦王殿下,刚刚还说我是神医,现在怎么又成了妖女?这大殿之上的人,都可以为我做证,我可离你有五步远,没对你动过手动过脚的,更没有时间往你茶里下毒。”李云初停下来指指晋王那边道,“大理寺卿可就坐在那里,你就算是个王爷也休息诬蔑我。”
秦王听得要吐血,咳得死去活来。李云初却不打算放过他,“秦王殿下,你现在要不要再试下深吸三口气,有没有感到浑身都被尖针刺痛了。”李云初说完也不管他的反应,侧身走向一边的空椅旁,拉了拉衣裙坐了下来。
那边秦王殿下面色刷的一下全白了,浑身似有万根尖针同时***,痛得倒地在上打起滚来。
仆人们手忙脚乱来扶倒在地上的秦王。
李云初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这没头脑的秦王太好忽悠了,自己不过对他下了心理暗示,诱导他条件反射以为自己真的很痛,“秦王殿下,若想治好这经年难愈痨瘵之症,请在三日之内备上一万两黄金亲自来晋王府求医,否则怕是活不过半年。”
仆人已将秦王扶了起来,但剧痛没有减缓,秦王咬牙切齿指着晋王怒喝:“你娶的好王妃,总会有报应。”
气呼呼地秦王殿下被仆人扶回去了。
这边的安王殿下看戏看得很是开心,嘴都合不扰。可一抬眼正看见李云初望着自己,不禁吓出一身白毛汗,连忙拱手道,“王嫂,臣弟这边有礼了”。
李云初一听这声音,不是那天趴在马车底下听墙角的死变态吗?“嗯,是不是觉得王嫂我特别厉害?”
“是是是!”安王点头如捣蒜,看看三哥的耳朵,再看看大哥倒地打滚的样子,这王嫂太可怕了。
“让你看个更厉害的。”李云初找仆从要来三张白纸,在第一张写面写了八个东西,“在纸上的八件东西里选一个记在心里,不要说出来。”
燕墨洵看了看他三哥,想得到他三哥的帮助,可他三哥晋王爷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他只好随便在纸上选了一个,对李云初点头,“记下了。”
对于他的配合,李云初很是满意,又在第二张白纸上写着,“在上面选一件与你记的东西相似的,记下来,也不要说。”
“嗯,嗯。”不知道这位王嫂在做什么,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他笑头点头,选了一个。
“很好。”李云初继续在第三张白纸上写了八个词,“来,再选个跟第二件东西相接近的词。别说话。”
燕墨洵求生欲非常强,所以这次声都不敢出,只点头照做。
李云初,眯了一下眼睛,与他对视,声音平静地说,“看着我的眼睛,你最后选的难道不是‘桂花糕’吗?”
“天啊,你怎么知道的!”燕墨洵张大嘴巴吃惊地从板凳上站了起来。
晋王也抬眸向这边看了一眼。
“那你想不想学这门技术?”李云初洋洋得意地看着那位惊掉下巴对自己一面崇拜的安王。
“啊,不想!不想!”燕墨洵吓得后退,连连摇手。这王嫂简直就是妖精,竟然知道自己内心所想。
“嗯?!”
“想!想!想!”
“那行,三日之内备上一万两黄金亲自来晋王府求医学吧!否则本王妃也让你尝尝刚刚对付秦王那招的厉害。”
设为关注章节
第13章是晋王妃给太子下蛊的
太子在一个时辰之后完全清醒了过来,神智也恢复正常。
太医们又给他检查了一遍,确认已不大碍,静养一段时日便可一切正常。
皇后娘娘喜极而泣,皇帝也下令重重打赏晋王妃。
上官旭却脸色忧忧地来太子府求见陛下。
陛下屏退众人。
上官旭一身官服站在书案前,稳如松柏,肃面正色道:“皇上,巫医族销声匿迹数百年,此次怕不会就这么简单。开国之初先祖皇帝已见识过蛊术的厉害,当年敌方十万大军葬身蛊术之下,这种邪门术法绝不容小觑。巫医族曾助周武帝争战四方夺下这天下,可周武帝却下令巫医族世代不得离开西域莽山之界,应该是深知这邪术的可怕。太子中蛊怕只是对方的一个试探,皇上,还请下令增派临安城驻军。”
“爱卿担忧的,正是朕所担忧的。为何这虫蛊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万寿节前给太子下蛊。趁万民来祝之际,三大家族给朕献礼之时,出现的可真是时候。朕也觉得这只是给朕的一个小小警示,近日一直心绪不宁,恐有大事发生,昨日已下令增派临安城驻军。”周元帝对上官旭很是尊敬,上官旭虽与自己同岁,但却是两朝大臣,更是如今太皇太后的心腹。
“皇上,臣以为这次虫蛊之事与北疆战事频发似有所关联,所以最好不要调动周大将军的兵力。”上官旭一贯都是纵观全局运筹帷幄的稳妥。
周元帝从书案后走了过来,手指摩挲着大指上的墨玉板指,“调派兵马之事交给兵部尚书张鸿川去办。这次怕是早有预谋,可朕一点风声都没有听闻。爱卿调查下蛊的事怎么样了?”
上官旭侧身给皇上让开道,谨慎道,“这三天将太子府老老小小都逐一审问却没能查到下蛊的人,更不知道下蛊的手法,是臣失职。”
周元帝一摆手,“这次事发突然,敌人在暗,是不容易查出结果。爱卿不必自责。”
上官旭略一施礼,“能轻易给太子下蛊的人,臣以为一定是在皇宫,太子府,各王府里埋下了诸多眼线细作,不然不会轻易得手。”上官旭眉目间一派上位者气场,哪怕在皇上面前也是锋芒气势也不逊色。
“这查案询人之事,朕还是信得过爱卿的,此事就交给爱卿去办。对了,晋王妃也算是爱卿抚养大的,她的医术如何应该很清楚,可曾听说过李家有人会解巫医族蛊术的吗?”周元帝道。
“云初从小离开父母,加上臣与她父母算是旧识,所以对她宠爱过重了些,养成了她一些骄纵劣习,但她本性并不坏。李家医术涉猎甚广,有些民间杂症怪病也医过不少,巫术能解不足为奇。”上官旭道。
“嗯。朕觉得即然她能医好太子,不如让她来给太子妃也医治一下。”周元帝想了想道。
“皇上,当年她与焉儿为了晋王之事闹得不可收场,怕是不会想给焉儿治的。”上官旭面露难色道,“臣很了解云初的性格,就算臣亲自出面她都不会同意。”
*
“为太子妃治病?怎么晋王现在相信我会治病了吗?就不怕我假借医治事故把她治死吗?”李云初摇着团扇,看着负手立在她对面的燕墨染。
“医死太子妃也是死罪。”燕墨染闭了闭眼,压下心头怒气,要不是上官旭和皇上让他来跟这女人说,打死他也不求这女人。
“我死了你也活不成,不如一起下黄泉。”李云初对着晋王殿下眨了一下左眼,“怎么样愿意为她死一回吗?”
燕墨染看着她没有说话,耳朵上的牙印还没有消,加上俊美的脸上隐隐的怒气,李云初竟觉得他有些可爱。
哈哈,你不是目中无人,不可一世,一辈子不想看到我吗?现在还不是要来求我。
“医好太子妃,本王便答应你一个条件。”燕墨染磨着牙道。
“什么要求都可以?”李云初哂笑。
燕墨染抿了下嘴唇,惜字如金:“是!”
李云初叹为观止,这男人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什么都可以做,算得上情深意重真是感人。口中故意问道:“行闺阁之事也可以?”
燕墨染万万没想到这女人会在青天白日里跟自己站在太阳底下说这种话,愣了半天,气到耳根都红了,“无耻。”
李云初一拍团扇哈哈大笑起来,“王爷放心,我不喜欢跟吃了药的男人做这事。”
“李!云!初!”燕墨染再也不想压抑自己怒气,对这个女人就只能用暴力。
“好了好了,王爷息怒,我们谈正事。”李云初能屈能伸地退到安全的地方,燕墨染可不是秦王,她也不想真的惹怒这个危险的男人,适可而止的收起了玩笑,但趁火打劫的机会她是不会放过的。
燕墨染侧过身,不想再看她,可也没有要走的意思,还是等着听她后面的话。
不得不说,晋王就算侧颜也是刀刻神造的人间绝色。
李云初抚了下额着被风吹起的碎发,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开了口:“其实我不是个不讲道理的女人,王爷要是好好跟我说话,我也不会说那些难听的话来回击,对吧!即然王爷都求我去医太子妃了,怎么说我也会给王爷这个面子,但是一个条件是不是太少了,她毕竟是王爷你……”
燕墨染飞过来的眼刀打断了她的话。
“她毕竟是太子妃,未来的皇后,”李云初淡定自若地改了口,观察着晋王的脸色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一个太子妃换三个条件不能再少了。当然我是不会提出那些无耻的条件的,其实我真的对那些无耻的事不是太感兴趣。”
燕墨染觉默良久,李云初也不着急,站在一旁给笼子里的小鸟喂食。
“什么条件?”燕墨染咬着后槽牙说出了这四个字。
“第一,让我查阅太子中蛊案的审理卷宗。”李云初说出来的第一个条件就已经让燕墨染觉得这个女人疯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一个深闺妇孺……”燕墨染没有忘记自己来的目标,不停提醒自己一定不能发怒。
“我只是想助王爷早一点找到下蛊的人,不然就算今天救好了太子和太子妃,谁知道明天中蛊的又会是谁呢?这种治标不治本的事,只怕到头来白忙一场,蛊术害人于无形,下蛊于无踪,让人防不胜防,我对于蛊术的事略知一二,说不定可以帮到王爷呢?”李云初知道晋王不会同意,开始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见燕墨染不为所动,继续道:“眼看万寿节就要到了,各大世家皇亲贵戚都齐集皇宫,其中那一个中了蛊做出惊世骇俗的事,都不好收场。最后还不是王爷大理寺卿查案不利来背锅。”
燕墨染将目光移到她脸上,“查案你也会?本王还不知道你这么有本事。”
“王爷过奖了,我只是会医术,嗯。”李云初想了想,“读心术,王爷没听过吧,这可是一门世外高人亲传给李家祖爷爷的独门医术,可通过他人谈话从神态,眼神,动作,细微的表情知道这个人的内心想法。”
‘读心术’这三个字在燕墨染舌尖上滚了两圈,虽然感觉她在胡说八道,可又觉得这个法子其实是可行的,为官多年的老臣,宫里多年的老奴都是很会察颜观色的,但这根本不是什么医术。“不要以为本王跟秦王一样好骗。”
“王爷,你不要小看这读心术,它与察颜观色可是不同的。”李云初眨着眼睛回视着晋王殿下。
被猜中心里想法的晋王殿下,微微挑了一下好看的眉毛,“说来听听。”
李云初笑起来其实很妩媚动人的,特别是她眉飞色舞说着话的时候,“王爷,是不是有点动心了?不如坐下来听我慢慢说。”
正在这时,宋管家带着仆从急急走进晋王妃的别院,“王爷,太理寺林大人在正厅求见王爷,说太子的贴身丫鬟招供了。”
“招供了?”燕墨染有些讶然。
“是,招供了,所以,林大人带着人来抓王妃了。”宋管家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晋王妃,痛心疾首地叹了一口气。
“抓她?”
“抓我?”
“具体老奴也不清楚,只听林大人说晋王妃卖通太子贴身丫鬟给太子下蛊。”宋管家觉得这个王妃就是个祸害,自从她嫁到王府来,自己不过一天太平日子。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李云初燕墨染小说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特工王妃王爷你不配免费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