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在线阅读全文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在线阅读全文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在线阅读全文

作者:苻宝上官冲 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在线阅读全文"

辣椒小七所写的言情小说《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特别推荐,主角是苻宝上官冲,小编推荐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没人知道,大梁的摄政王苦恋着一个小姑娘。当某天她扯着他的衣袖,求他放过齐国上下时,他再也无法抑制深埋心底多年的感情。苻宝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生怕他一怒之下要了她的小命。谁知他只是静静凝视她,声音沙哑:“嫁给我,我可以考虑。”

小说简介

身为齐国的嫡出公主,前世的苻宝不得宠。
一朝兵变,大梁攻齐,齐国风行雨散,苻宝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临死之前,苻宝发现,率兵攻齐的梁国摄政王,可不就是当年她见死不救的质子吗?!
真是天道好轮回......
又双叒叕睁眼重回十六岁,苻宝的首要目标就是弄死这个灭她国的罪魁祸首,让他提前下岗!
可是她发现......弄不死QAQ
等一下,这残暴无情的摄政王为什么在对着她笑?还笑得温柔宠溺?
苻宝:我有点慌......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全文阅读

梦与命翌日,虽是巳时刚过,苻宝便已接待了两拨人了。禁足归禁足,人可没闲着。

方才的时候,高贵妃和惠妃都派人来过了,似乎是昨日她撞到邪祟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宫里,她们是后宫中人,又是长辈,于情于理都该来表示一下。反倒是齐帝没有派人来,大概还在生她的气。

他们这父女俩,一个比一个气性大。

苻宝斜靠在床上,翘了二郎腿,吃着床边放的一叠小糕点,过得很是惬意。天寒地冻的,她本也就喜欢在宫里待着,而且孟夫子病了,这几日都不必读书,就算是让她出去,她也不知道该往哪儿去。

“公主!”云锦突然推门进来,苻宝一惊,怕是又是谁派人来瞧她了,吓得她一口糕点慌忙塞在嘴里,又一气呵成的完成了拢被子、躺下来、装虚弱等一系列高难度动作,她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只等着那人进来了。

她眯着眼睛,见是云锦带着顾源走了进来,才松了口气。

她一个鲤鱼打挺,将被子掀到一边,笑着坐起身来,拍了拍床沿,表情要多纨绔有多纨绔,道:“顾源!你来看我啦?”

顾源眼里噙着笑,沿着床沿坐下来,温言道:“怎么几日不见,你就把自己弄成这副样子了?又是禁足又是受伤的,还撞了鬼,寻常人一辈子惹的事也没你这两天惹的多。”

苻宝抬了抬眼,没好气的看着他,道:“撞鬼怎么还能赖到我身上来?鬼要吓唬我,我有得选吗?我都这么惨了,你还奚落我。”她说着,捂了脸,道:“我这么惨,还不都是你害的。”

“我?”顾源有些紧张的看着她,看着就是一副要甩锅的样子。

苻宝看着他那个样子,不觉气不打一处来,她推了他一把,蹙眉道:“干什么?为了朋友,我两肋插刀都行,就算你插了我两刀,我也不打算要你还。都是你让我还上官冲一条命,才惹出这么多是非来。你说,是不是你害我的?”

顾源松了一口气似的,轻笑道:“算是罢。”

她撇了撇嘴,幽幽的看向他,低声道:“这下能把毒药给我了吧?”

顾源无奈的看着她,戳了戳她的鼻子,感叹道:“丫头啊,你昨天刚救了他,今天就要弄死人家。你们女人也太可怕了罢?”

苻宝低下头,抠着被子上的锦缎绣花,叹息道:“一码归一码,我也没办法。”我也是为了活命不是?

顾源看着她的样子,嗤笑道:“这次不算。他是为了你受伤的,你救他也是应该,算不得是还了人情。等你再救他一次,再来问我要毒药。”

“什么!”苻宝踹了他一脚,道:“还要一次?说好的只还一次,还两次我不是吃亏了?”

她说着,瞥了他一眼,道:“你这么左一次右一次的护着上官冲,你和他该不是有什么罢?你修仙问道的,入不入红尘我管不着,可不能玩断了袖子啊!君师父回来,我可交代不了。”

顾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她,道:“你这小脑袋瓜一天天的想什么呢?”

“哦”,苻宝低下头,突然想起什么来似的,很真挚的看着他,道:“顾源,你知道我母后是什么样的人么?”

顾源很温柔的看着她,眼中似有起伏,像是蒙了一层雾气,她有些看不真切。半晌,他柔声道:“我想,她该是个很好的人。不然,师父也不会惦念了她一辈子。”

“可高贵妃说,她手段阴狠,连孩子都不放过……”苻宝的声音很轻,可顾源看得出,她的心很痛。

顾源闭了闭眼睛,轻轻抚着她的肩,低声道:“丫头,每个人都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得已的一面,无论别人说什么,你该相信的,始终是你自己。你觉得,她会做那些事么?嗯?”

苻宝抬起头来,郑重道:“不会。”

顾源认真的点了点头,半晌,突然轻笑,道:“也许她会的。”

气氛破坏大王!苻宝无奈的看着他,狠狠的捶了捶他的背,道:“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顾源不住的笑着,任她撒够了气,方站起身来,道:“不和你说了,我要去给上官冲解梦了。”

苻宝随手拿了块糕点砸他,赌气道:“去罢去罢!什么了不起的梦,解不解又有什么要紧的?”

顾源回过头来,浅笑着看向她,道:“特别要紧。”
*

长安宫中,上官冲和顾源面对面坐着。他面容有些憔悴,可以看出,他在尽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咳嗽出声,连嘴唇都咬破了。

清河端着茶盏走上来,放在顾源面前的是一盏梁国特产的龙井茶,放在上官冲面前的,却是一碗黑漆漆的药。

她看着上官冲,无奈的摇摇头,道:“昨日才好些,偏又出去吹了大半天的冷风,也不知跑到哪去了。”

上官冲端过药,一饮而尽,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将空碗递给她,道:“阿姐,我有话想和天师单独聊聊。”

清河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顾源端起茶盏来,抿了一口茶,笑着道:“果然是只有水草润泽的南国才产的出的茶,极是清冽。”

上官冲看着他将茶盏放下,方才道:“天师,我有一事请教。”

见顾源微微颔首,他便接着说道:“近日来,我总是做一个梦,断断续续的,可我总知道,它是同一个梦。在梦里,我回到了梁国,做了摄政王,更是率兵攻入了齐国。”

顾源轻笑,指节分明的手指轻捻着茶盏的边缘,道:“殿下在梦中,想必过得很顺意。得以结束质子生活,得以建功立业,得以报仇雪耻,这样的梦多做做,人也会快活些。”

上官冲抿着唇,眉头微微蹙起,道:“可我觉得很痛苦。”他抬起头来,眼中有掩饰不住的痛苦,他顿了顿,沉声道:“一个我很在意的人……死了。”

“她是被我害死的。”上官冲的手指痉挛似的拢着,连青筋都凸了出来,他的声音有些暗哑,道:“她在我的梦里死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我都想改变梦里的结局,可我发现,我竟不能。”

他说着,望向顾源,眼中似乎带着一丝哀求,道:“天师,我很害怕这会是真的。”

顾源眼里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缓缓道:“佛经中有云,形神合时,则是人是物。形神若离,则是灵是鬼。其非离非合,佛法所摄。亦离亦合,仙道所依。”

他看向上官冲,淡淡道:“也许殿下所梦的事,早已发生过了。许是在前世,许是在旁的什么地方,只是殿下自己不记得了,可缘法之中,还是要通过梦的形式,让殿下知道。我想,是因为殿下心有不甘罢?”

上官冲默然不语,半晌,重重的点点头,像是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要她活着。她死了,我没法甘心。无论付出什么,都在所不惜。”

顾源拿起茶盏来,吃了一口茶,眼里的笑意更深。

“天师,我该怎么做?”上官冲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他。

顾源笑着道:“殿下心里已有计较,何必还要问我?殿下该问的,是自己的心。”

他略指了指上官冲的胸口,叹息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惜取眼前人的道理,殿下该比我这个出世之人,更明白才对。”

他言罢,便站起身来,一边摇头,一边轻笑着走了出去。

冷风被骤然敞开的门放进来,上官冲不觉重重的咳嗽了几声,他的眉头紧紧的拧了起来,看着掌心的咳出来的血,他不动声色的将五指拢紧。

道理他都懂,可自己日日朝不保夕的,他如何敢面对自己的心呢?

“天师,您这便回去了?”清河站在庭院中抚琴,见顾源出来,连忙站起身来,柔声道。
顾源点点头,浅笑道:“多谢公主的茶。改日再来叨扰。”

他说着,便大步走了出去。

他望着长寿宫的方向,着实觉得自己操心太多。那丫头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呢!

上官冲,这一世,该轮到你了。她那么辛苦,这次,便换你辛苦些罢。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免费阅读

祈福顾源从怀里掏出一只白兔,捧在手心里瞧着,又撸了撸它的毛,见它睡得正香,便又揣回怀中去放好。

他本想着再去瞧瞧苻宝,快走到长寿宫的时候,见八公主苻果从长寿宫中走了出来。她一见到他,先是微微低了低头,又随手绾了绾鬓边的发,方才提了裙子小跑了过来。

她眼里噙着笑,略略咬了咬唇,道:“天师来看六姐吗?”

顾源浅笑着,只略点了点头,道:“是。”

苻果回头看了看长寿宫的方向,嬉笑着道:“我刚从六姐宫里出来,她午后总是爱犯困的,我见她要睡了,便出来了。天师不必去了,六姐起床气大得很,若是被吵醒了,怕是要发脾气呢。”

顾源没说什么,只淡淡道:“多谢八公主了。那我便出宫去了,改日再来瞧她。”

苻果点点头,见顾源转身要走,忙唤住他,又绕到他身前去。她低着头,绞着自己的手指,像是很紧张的样子。

顾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里有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温言道:“八公主还有事么?”

苻果咬了咬唇,抬起头来,露出一双晶亮的眼睛,道:“过些日子,宫中的兄弟姐妹们会一道去长安城外的鸡鸣寺中为大齐祈福,虽说是祈福,却不过是个由头,到时一定会去城郊各处玩玩,也是极有趣的。”

她见顾源看着自己,似乎在很认真的听着她说话,只觉得心头一暖,像是受到鼓舞似的,大声道:“不知天师可有空和我们一起去?到时,四哥一定会准备好酒的。”

她见顾源神色如常,忙补了一句,道:“六姐也是要去的,我问过她了,她顶喜欢这些。”

顾源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他微微颔首,道:“多谢八公主相邀,若是得空,我便来。”

苻果听了,自是喜不自胜,可若是她如苻宝一般了解他,一定会知道,顾源一旦这样说,那十有八九便是不去的意思了。他只是不好意思直接拒绝别人,做人做事总喜欢留三分余地罢了。

果然,当他走得足够远,远到他确信苻果看不见他的时候,他便松了一口气,将怀里的兔子掏了出来。他戳了戳白兔粉红的小鼻子,啧啧摇头,柔声道:“姑娘家真是难缠,对不对?”

那白兔吸了吸鼻子,连看也不看他。

顾源却像是听懂了什么似的,道:“你说小六也是姑娘家吗?”

他思考了半晌,露出一抹笑来,道:“她是挺难缠的……不过,她不一样。”

他抚摸着白兔的毛,悠然的朝前走着,面上依旧是一副清冷的样子,只是像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似的,他的唇角带着温暖的笑。

*

这几日苻宝总是发现云锦、福禄并着宫里的几个宫人时常会消失一段时间,倒不是一起消失的,而且一个接着一个,这个回来了,那个又不见了,倒是井然有序的,她跟前也没缺了人。

苻宝本是不爱操心宫人们的私事的,人人都有点自己的秘密,没得因为你是主子就要告诉你。可这几天下来,她实在是好奇的紧,便在福禄和云锦“换班”的时候,捉住了他们两个,逼着他们说出这是怎么回事。

福禄一脸的委屈,道:“公主,奴才也不爱去,可惠妃娘娘下了令,要宫里所有的宫人都要每日去重华殿里诵经一个时辰。公主您素来体恤奴才,从没让奴才正经跪过,奴才从小到大也没吃过这种苦。这几日跪着诵经,奴才的腿都青了。”

他说着就要撩裤脚管给苻宝看,云锦急忙踢了他一脚,道:“没轻重的,当心污了公主的眼睛!”

苻宝摆了摆手,道:“没事儿,惠妃娘娘干嘛让你们去跪?她吃饱了撑的啊。”

云锦嫌弃的瞪了福禄一眼,道:“公主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瞧你这说了半天,都是些什么事儿?”

她见福禄不言语,便看向苻宝,柔声道:“公主,这些日子惠妃娘娘请了高僧来宫中作法,为的就是超度了那女鬼,也省得她再出来吓人。这法事就摆在重华殿,娘娘的意思是心诚则灵,这才让阖宫的宫人都去,也好为各宫都沾点正气。”

苻宝一听是为着那个女鬼的事,忙不迭的便赶了云锦去了,道:“这个事要紧的很,可不能耽搁了!要是没事你就和大师的弟子们拉拉家常,让他们多少赐我本子开了光的佛经,也好让我摆在咱们宫里。”

云锦知道她是被女鬼吓破了胆子,连忙答应了,便急急往重华殿去了。

*

不到半个时辰,云锦便回来了,苻宝只当她躲懒,忙拽着她一道双手合十的朝着门外拜了几拜,又嗫嚅了几遍“女鬼姐姐莫怪,小孩子不懂事”,方才拍了拍胸口,拉着云锦进来。

“云锦,别的事你偷懒也就罢了,这种事可不成。骗人没什么,糊弄鬼可是要出事的,你知道吗?”苻宝说着,指了指头上,很神秘的说道:“他们都看得见。”

云锦无奈的看着她,道:“公主,您以为奴婢是你吗?更何况此事涉及公主的安危,奴婢怎么敢乱来?实在是……”

她犹豫着不敢说,苻宝便愈发好奇,云锦拗不过她,只得吞吞吐吐的将事情说了出来。原不过是重华殿出了事,齐帝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刚好轮到云锦这一批的宫人来诵经,便算是他们倒霉,被齐帝赶了出来,连带着各个罚了半年的俸禄。

苻宝不觉奇怪,齐帝虽不大信这些,可对高僧也还算是敬重,在重华殿发脾气,倒还是头一次。

可齐帝并没有给苻宝太多时间让她去盘清楚前因后果。翌日,齐帝便下了旨意,让宫中的公主、皇子们即日启程去鸡鸣寺祈福去,一刻也不许耽搁。苻宝自然也在此列。

马车上,苻果垂头丧气的挨着苻宝坐着,仰头看着她,道:“六姐,父皇这是怎么了?年前去祈福是惯例,可这样匆匆忙忙的,倒是头一次。我连换洗衣裳都没准备了几套,这可怎么成?”

苻宝笑着道:“怕什么,去祈福一两天也就够了,最多住上两晚上,就算少带几套,也碍不着什么事。”

苻玉啧啧了两声,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苻宝和苻果,道:“什么一两天,我瞧着这次不到过年,父皇定不会让我们回去的。”

苻宝感觉苻玉肚子里有料,忙凑到她身边,问道:“三姐,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这次父皇让我们去祈福是事出有因呀?”

苻玉嘟囔了一声,径自取了点心吃着,道:“等你们该知道的时候,自然就知道了。”她说着,暗暗瞥了苻华一眼。可苻华却连眼皮都没抬,她的眼里心里,大概也只有手里的那本书。

苻宝悻悻的坐回来,像是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一脸的生无可恋。倒是苻果叹了口气,道:“都是父皇的旨意下得太急,不然天师一定可以和我们一道去的。”

苻宝冷哼一声,道:“带着他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王元修呢。”

苻果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扒着她的胳膊,笑着道:“难不成……六姐喜欢王家公子?”

苻宝见苻华和苻玉都抬头看着自己,连忙摆手道:“你瞎说什么呢?我只是觉得他兔子打得不错罢了。”

她吓得口不择言,浑身都冒起了冷汗,直到看见苻华低下头去接着看书,方才安下心来。苻果这个死丫头,差点害死我。苻华的手段她可是见识过的,着实是不想再试一次了。

周遭渐渐安静下来,苻果和苻玉都已睡着了,只能听见马蹄的哒哒声和苻华不时翻动书页的声音。苻宝闻着若有若无的月麟香气,望着苻华绝美的侧脸,迷蒙之中,不觉又想到了第二世的事。

若不是亲眼见过苻华恶狠狠的嘴脸,她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把面前这个娴静的女子和命人灌她鸩酒的毒妇联系起来的。

“你虽平白担着个嫡出的名头,父皇却从未多看过你一眼,又怎比得上我?我母妃多年来盛宠不衰,我哥哥又是太子,我呢,又是父皇捧在手心里长大的。你说,你若是王郎,会选谁?”

“我本也不想要你的命,姐妹一场,也算是几世修来的缘分。怪只怪你对王郎动了不该有的心思,我便容不得你了。”

“傻妹妹,这样才像乱军砍死的啊,不然我怎么向父皇交代呢?”

苻宝猛地惊醒,她摸了一把自己的额头,果然全是冷汗。她大口喘着气,见苻果正担心的看着她,道:“六姐,你没事罢?你方才一直说梦话呢,像是靥着了。”

“我说什么了?”苻宝擦了擦额角的汗,缓缓清醒过来。她看着四周,只见车上只剩下苻果和她了,中间的案几上已放了燃着的宫灯,想来自己是睡了许久了。

“你让五姐别杀你。”苻果抿了抿唇,柔声道:“六姐,五姐那样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杀你呢?”

苻宝吃了一惊,倒没想到自己会说这样的话,她全身都紧了紧,道:“五姐可听到了?她说什么了?”

苻果取了帕子帮她擦着汗,道:“自是听到了,不过她没说什么,只让我守着你,便与三姐一道下车去了。”

她见苻宝神情呆呆的,不觉轻笑,道:“六姐,你别担心,五姐不会往心里去的。谁还不做梦呀?梦里的事,我们怎么做的了主呢?等你落落汗,我们便一道出去罢,已经到鸡鸣寺了。”

苻宝上官冲小说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在线阅读全文",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