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嫡不如谈恋爱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夺嫡不如谈恋爱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夺嫡不如谈恋爱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沈惊鹤梁延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夺嫡不如谈恋爱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火爆小说《夺嫡不如谈恋爱》在众多读者的期待中,重磅来袭,故事主要围绕沈惊鹤梁延的故事为主题展开叙述,情节新颖,情感凄美,实力推荐!更多夺嫡不如谈恋爱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等着你!

小说简介

沈惊鹤望着身后的人挑眉,“怎么我去哪,你都如影随形?”
梁延洒然一笑,“六皇子仗着天家身份,好生不讲道理。我是去剿海寇的,恰好同路罢了。”
“我若去瀚州呢?”
苦思冥想,“沙漠马匪猖獗。”
“我若去陇西呢?”
“早闻羌族蠢蠢欲动。”
“我若……”
梁延微勾唇角,望进他笑意盈盈的眼睛,“你在京城,我便留护天子;你在辽东,我便策马破狄。小鹤儿,你到哪儿,我非跟去哪。你若想着丢下我一人逍遥自在,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夺嫡不如谈恋爱免费阅读

这一问宛如当头棒喝,击碎了沈惊鹤曾抱有的所有脆弱而微小的幻想。
他不愿争斗,他厌倦争斗,可他却又不能不争斗。
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主宰自己的命运前,他希求渴盼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连想在浩瀚深宫中艰难求存都难以做到,又谈何逍遥从心?
沈惊鹤眼中神色宛若被细石惊起涟漪的湖水般变幻闪动,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用从未有过的认真神情俯身对面前人一礼。
“娘娘……皇儿受教了。”
卫毓云看着他久久未抬起来的身形,心中知道他已答允。然而涌上心头的却不是满意和释然,而是莫名一股同病相怜的悲切。
从枝头悠悠飘坠的梅花在风中身不由己地斜飞着,她从宽袖中伸出纤纤玉手接住一瓣,“开时似雪,谢时似雪,花中奇绝。宫中的早梅到底要比别处多几分清丽颜色,然而生在这冷僻的遗华榭,又有谁堪一赏。”
“皇儿却以为,此处梅花之殊艳,不在色,而在香。”沈惊鹤缓缓抬起头,侧首看向漫天花谢花飞,“香非在蕊,香非在萼,骨中香彻。纵是零落成尘,这傲骨中天生的冷香,便已自是花中第一流,又何须非博得赏花人指点嘉赞呢?”
卫毓云定定看了他半晌,终是喟叹着展颜,“怪不得……疏淡高洁,终有一般情别。早梅之心,终究非其他媚俗之花可相媲美。”
她望向已渐高升的初日,口中轻声喃喃,“东方既白,你也是时候回去了。”
“那娘娘……”沈惊鹤目含询问,不知日后该如何与她相传音信。
“不急。”皇后微微一笑,“时机还未至之时,本宫并不会找你做些什么。你如今所需考虑的,却是如何在这深宫中扎根破土,一力求存。”
沈惊鹤心中明了皇后之言并无错处,在他足够强大之前,他们所想的一切不过都是空中楼阁,飘飘然落不到实处。他站定静静回望,“便是娘娘不说,我也是要用尽心力一步步好好活下去的。”
“你会的。”皇后偏首看着他挺拔的身姿,回响在梅林的声音带着预言般的笃定,“早些回去吧,兴许正赶得及收下一份赠礼。”
……
青石板的宫道已多了三两往来宫婢,沈惊鹤小心地一一避开她们,顺着原路从开向后院的偏窗翻回了内殿。他一手撑着窗边轻盈跃下,脱去外袍,仔细摘干净了衣角沾上的花叶,这才带着三分刚起身的慵懒推开了殿门。
外头回廊上遥遥候着的成墨见内殿有了动静,连忙一路小跑到了他跟前,“主子,您可是醒了。这可真是奇了!昨天我们怎么求都见不得一面的司珍司制两房,今晨竟主动派了宫人将份例送了来!”
沈惊鹤略带惊讶地睁了睁眼,下一刻便反应过来这就是皇后所说的赠礼。他轻笑一声,不甚在意地偏了偏首,“可着人打点妥当了?”
成墨一边唤人继续有条不紊地排开东西,一边凑上前答道:“司珍房东西一早便送来了,呈了兽首纹银带钩四件,玉螭纹韘形佩两对,玛瑙扳指一对,錾花翡翠簪两件,云纹玉瑗一件……碧珠昨日去司制房时连正门都进不去,今天他们却自己齐整备下了整套份例,共四时朝服与常服各六套,菱纹深口靴四双,玄纱罗玉扣幅巾四件,白铜透雕双鱼式香囊两件,花鸟斋戒折扇三把,紫绣抹额两条,安息香六匣,苏合香四匣……奴才俱已交代他们收拾妥当了。”
说着他又略带苦恼地挠了挠头,“不过司设房和司膳房到现在也还没动静,也不知还会不会遣人送了东西来。”
“无碍。”沈惊鹤怡然摇摇头,“送不送亦不是他们能决定的事,你且不必挂心。”
成墨偷眼瞅了瞅他,叹了口气低下头。这二司送来的东西虽也是比照着皇子份例来算的,倒也无甚疏漏之处,但却算不得精贵,品相亦称不上多好。也就这六皇子有气量浑不在意,他们做下人的看着心中却是微微有些难平。
沈惊鹤看着他低眉耷眼,神色恹恹,难得生了兴致开口提点一二,“比着如今的份例,日常生活倒也一时不成问题。我一个新入宫毫无根基的皇子,若是一来便鲜衣怒马,翠饰轻裘,别说这本就不合常例,便是那几房当真肯送来,你却又敢往身上套?”
成墨本就机灵,此时圆溜溜两眼一转,哪还有什么不明白。他转脸又挂上了笑嘻嘻的表情,“倒是奴才迷瞪了。主子您方进宫便看了个明明白白,真是天生聪颖,如有神通。奴才纵是比您在宫中多虚待了几岁,却也是拍马都远远及不上半分的……”
沈惊鹤听着他一通天花乱坠的谄媚,轻巧飞了个白眼,倒也懒得与之计较。这般吊儿郎当的举动由他做来,却是满满一股潇洒风流之意。
成墨得了白眼,也只是搓手***地笑着,半天才一拍脑袋,“唉哟,瞧奴才这笨脑子。主子起了这半天都忘记命人来替您梳洗了!”
言罢赶紧匆匆跑去唤人。沈惊鹤看着他风风火火的背影,不由暗叹了一口气。这小太监看着满肚子心思,其实有时候仍存了几分近似天真的率真,在这偌大深宫里,也不知是福还是祸。
他轻摇摇头走回内室等候,对着透进菱花窗的一缕晨光罕见地发起了呆。皇后的话依然盘桓缭绕在心底深处,他再也没法像以前那般继续自欺欺人下去。
鹤鸣九皋,声闻于天。
这是他的名字,也是他今生所要走的路么?
内室的门“吱呀”一声被恭谨地打开,露出用铜盆盛着温水的宫女身影。沈惊鹤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脸上再找不出一丝一毫多余的情绪。
简单清洁后,沈惊鹤张开双手站于床边,任由宫女拿着衣裳配饰在他身上摆弄。
宫女为他挑选的是方才新领的一袭月白色对襟广袖衫,腰间系一条同色革带,带端扣着貔貅纹银带钩。由于沈惊鹤年不满弱冠,满头乌发只是简单盘结挽髻,再取一式样古朴的翡翠簪打斜里贯之以固定。
沈惊鹤昨日身着旧衣之时,尚且令人眼前一亮,情不自禁暗赞一句好个丰神俊朗的少年郎。如今被宫女一双巧手装扮一新,前世端养的世家风骨便怎么也遮掩不住,清远拔群,好似一方温养数年的美玉,使人目眩神迷的华光虽已被时光打磨得温润,但细看来却愈发觉得超然于众,俊逸出尘。
宫女托着铜镜置于沈惊鹤跟前,真心实意地赞叹道。
“原先宫中人只道五皇子袭了静嫔娘娘的好相貌,文雅倜傥,一派君子风仪。如今他们只怕是没见着殿下,要是看到了您,少不得连那潘安宋玉都一股子抛在脑后头了呢!”
沈惊鹤认出这是昨日去司制房领东西的碧珠,对她微微一笑,侧首看向镜中的自己。
镜中映出一个眉目日渐舒展长成的少年,沈腰潘鬓,面如傅粉,俊秀清朗的面容五官精致,却看不出丝毫女气。如琢如磨的下颌棱角分明,一双微挑的剑眉下目若寒星,漆黑的瞳孔乍见之下澄澈清透,再看之时,却只觉那浓浓墨色间蕴含涌动着的漩涡能在不动声色间将一切吞噬殆尽。
随着他扭头的举动,额前一绺未簪好的乌丝倏尔自颊边滑落,仿若一线墨色蜿蜒泅于羊脂白玉上。
质如琮璧润,气等芝兰袭。
碧珠见那一缕不听话的发丝垂落,轻呼一声,登时便想伸手将其重新挽好。沈惊鹤却摆了摆手,止住了她的动作。
“这样就已甚好。替我把成墨叫过来吧。”
得了传唤,外室恭候已久的成墨当即掀起隔开内外室的青缎帘子走进,还未见其人影,口中一连串的褒扬便先行而至。沈惊鹤逐渐能适应良好地将他滔滔不绝的恭维当成耳旁风,他吩咐人将早膳摆开,毫不意外地又看到了熟悉的白粥。
耳边仍嗡嗡萦绕着成墨对他今日装扮的溢美,任是已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沈惊鹤还是忍不住有些头疼。
“打住,再听下去,这早膳我便是不用,也以饱了七八分了。”
成墨摸了摸鼻子,识相地住了口。
待到耳畔终于清静了,他才松了口气准备用膳。沈惊鹤举箸低头看了看白粥,神色微妙地泛起些犹豫。顿了片刻,到底还是停在半空没有下筷。
纵使他对口腹之欲所求不高,顿顿的米汤也着实令他有些脸色发青。
他左思右想,索性一拍筷子,偏头命成墨将今日的早膳盛一半送到正殿贵妃处。
“主子,这,这……”
看见成墨惊恐睁大的双眼和一脸见了鬼的表情,沈惊鹤终于愉悦地朗笑出声。
“娘娘这几日凤体抱恙,想来太医知道了也必会嘱咐用些清淡的。我这个做皇儿的,又岂能不好好孝顺一番,聊表心意呢?”

夺嫡不如谈恋爱全文阅读

成墨走时一脸视死如归苦大仇深,回来时却是脚步发飘,脸上满是做梦一样的恍惚神色,时不时望着提在手上的食盒满面不可置信。
沈惊鹤看着他那呆愣愣的样子,藏去了划过眼角的一丝笑意。他伸手在成墨面前晃了晃,揶揄道:“怎么,去一趟就把魂儿都丢了?”
闻言成墨浑身上下都打了个激灵,他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悚然发问,“主子,您可得帮奴才好生瞧瞧,奴才这一颗脑袋可还稳稳安在脖子上?”
沈惊鹤轻轻一拍他脑袋,笑骂一声,“我身边就你一个机灵的,这下连你都傻了,可叫我去哪再寻一个称心的来?”
成墨揉揉脑袋,回想起来还是一脸心有余悸,“主子您是不知,奴才哆嗦着向那门廊旁通报的宫女讲清来意时,她们的脸色都整个儿变了。娘娘身旁的大宫女没一会儿就出来拿走了奴才带去的食盒,却没让奴才***。走之前她斜斜看来的那一眼,奴才还差点以为自己就要交待在那儿,回不来伺候您了呢!”
“你走这一趟辛苦了。”沈惊鹤安抚地冲他一笑,“可还听得了什么别的动静?”
成墨脸色有些尴尬,“这……奴才虽离殿内隔得远,但倒也仿佛隐约听见了瓷器的碎裂声。想来是哪个粗手粗脚的宫人不小心将杯盏摔了也未可知。”
他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赶忙将手中一直提着的食盒打开,“奴才险些忘了,这是大宫女让奴才回来前塞到奴才手上的,还叫奴才转告您,说是您对娘娘的一片孝心娘娘已知道了。娘娘也没料到宫中竟还有那阳奉阴违、欺下媚上的小人能将她瞒了去,她自将好生敲打一番,再不叫他们将您轻慢了去。”
沈惊鹤看着满满一食盒精致香软的糕点,鼻间嗅得点心甜糯的香气,心情大好。平日矜持清冷的面容也带了几分生动之气,就好似原本画中之人得了一点灵心,精致的眉眼活了过来,神采奕奕令人目不转睛。
他拾起一块放入嘴中,入口即化的香甜让他的双眼餍足地微微眯了起来。
徐贵妃到底有几分手腕,他是不是也应该恭贺一声她终于回过味儿来了?给自己这位初入宫来毫无威胁的六皇子按例配些不咸不淡的物件,既不会费了多少银钱,日后若有朝一日清点起来,又不会落人口实。
徐贵妃出身名门,按理早该对其间弯弯绕绕看得透彻,奈何一时被皇帝气了个正着,这才失了常度。若换做平时,只怕她主动示好来拉拢自己亦是不无可能。
沈惊鹤拍拍指尖上沾着的星点碎屑,又拿帕子仔细抹净手心。能在徐贵妃开窍前送半份清汤寡水去堵一堵她,倒也算是苦中作乐,难得畅怀。
他唤成墨倒来一杯清茶好配糕点,成墨边提着瓷壶边好奇询问,“主子,咱们既然也算拜访了贵妃娘娘,可须亦去颐华宫拜见一番端妃娘娘?”
沈惊鹤抿了一口茶水,双手环住茶盏杯壁借以取暖,“如今我纵是去见了端妃,少不得也要被拦在宫外落顿没脸。我可没有讨骂的癖好,与其上赶着招人嫌,倒不如索性做个不识礼数的粗野小子,倒也乐得自在。”
成墨观得他动作,不由也缩缩脖子抱怨道:“偏殿本就照不见多少日光,如今司设房却是连一个手炉都不肯送来。八月便已这般寒凉,待得入了冬,还不知要怎样冻煞人呢!”
“你且看着吧。”沈惊鹤闻言却是垂下眼帘,嘴角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贵妃娘娘最是菩萨心肠,连糕点都盛了满满一盒送来,又岂会忘了给我们这空旷冷落的偏殿添置些家具物什呢?”
他将手心中的茶盏拢得更紧,热气氤氲而上,沆砀水雾渐而愈肆侵吞着如琢如磨的侧颜。深浅轻烟袅袅,模糊遮掩了脸上深思的神情。
……
北境,涿州。
烽火城西百尺楼,千嶂荒川,长河落日孑然漫绕黑山。
梁延踢开凋敝的碎石,抬腿迈过逶迤碣石间的旌旗。在糙涩黄沙间,他随意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坐下,屈起一只脚眯眼打量着这方自己戍卫了三年多的土地。
西陆蝉唱,关城榆叶早已疏黄,身后传来一阵犹豫的脚步声,愈近愈显得几分踌躇。
梁延没有回头,他轻笑一声,充满磁性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秋场上。
“旨意到了?竟是比平日的军报来得还要快。”
沉默了半晌,怅然的作答声低低响起,“将军,圣上命您接旨后即刻出发,莫延误了时机。”
“知道了。”梁延毫不在意地应了一声,“我走后是谁来接任?”
副将搓了搓手指低下头,憨厚耿直的脸上少见地显露出尴尬的颜色,“……圣旨上说是令卑职来领任。”
梁延右手无意识地摩挲着腰侧冰冷的剑鞘,“是你么?那就好,我纵是走了也能放心了。”他沉吟了片刻,转过头来蹙眉认真望向身后高壮汉子带着伤疤的面容,语调是沉甸甸的严肃。
“边防布线和关隘图我已经收在主营的密匣里了,纵然局势有变,你等切不可掉以轻心。记住,寸土莫可失,一民不可扰。”
“卑职领命!”副将下意识挺直了腰背,满面肃容。
眼前这个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三年的将士仍静静地等候着自己发令,梁延悠悠的目光却是转向了空寂战鼓,漫尘狼烟。北境的凛风挟着尖锐砂砾滚滚而来,高城上驻兵枪头的红缨随着猎猎风声缠络晃动。
“……碛里征人三十万,一时回首月中看。”梁延抬首环望周围金戈铁骑青冢黄云,天边塞鸿哀鸣着飞过一片如血残阳,“如今我却是终于可以亲自回去看看京城三年后的模样了,怎么你却是这样一副伤心的样子?”
“将军!”副将眼角发红地唤了一声,五大三粗的汉子脸上满怀委屈不平,“关外胡人铁马还未撤离,陛下就这么急不可耐地……”
“休要再提了。”梁延瞳孔紧缩,一挥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下一刻神色又恢复了惯常的冷峻,“天家之意如何与我等无关,从第一天踏上北境的土地起,我就率着你们发过军誓。守卫好这一方家国百姓,才为我们浴血多年的夙愿与初心。”
紫塞悲风中,副将望着面前一脸沉稳淡漠的高挺身影,心下唏嘘慨然。这名年青将军还未及弱冠,却凭着骁勇锐气与无双谋略捷战连连,生生在胡人铁蹄下以一己之力护卫了北境三年。
“若是老将军与夫人泉下有知,也必定是要为您感到骄傲欣慰的。”副将揩了把眼角,衷心地感叹道。
梁延轻扯了扯嘴角,偏首没有再言。他看向苦寒秋风中颉颃的一字鸿雁,握紧沉眠腰侧鞘中的长剑,神情淡远而深邃。
“备马吧,我半时辰后便启程。”

小说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夺嫡不如谈恋爱精选章节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