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整篇免费阅读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整篇免费阅读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整篇免费阅读

作者:苻宝上官冲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整篇免费阅读"

主角是苻宝上官冲的小说叫做《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为你提供小说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全文免费阅读。小说主要讲述了:身为齐国的嫡出公主,前世的苻宝不得宠。

小说简介

身为齐国的嫡出公主,前世的苻宝不得宠。
一朝兵变,大梁攻齐,齐国风行雨散,苻宝成为第一个牺牲品。
临死之前,苻宝发现,率兵攻齐的梁国摄政王,可不就是当年她见死不救的质子吗?!
真是天道好轮回......
又双叒叕睁眼重回十六岁,苻宝的首要目标就是弄死这个灭她国的罪魁祸首,让他提前下岗!
可是她发现......弄不死QAQ
等一下,这残暴无情的摄政王为什么在对着她笑?还笑得温柔宠溺?
苻宝:我有点慌......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免费阅读

当然是,不一定的了。这谁敢打包票?
苻宝顿了顿,挣扎道:“那也比现在好,起码我绝对不去招惹上官冲了。我,我还要去勾引王元修,让他早日把我娶了,这样我就能活下去了。”
顾源轻轻抚着兔子的绒毛,摇摇头,道:“丫头啊,勾引发小是要遭天遣的啊。你若是想死,就去死罢,索性我豁出一条命去陪着你。我早说过,这阵法一旦启动,便会一直轮转下去,直到你平安度过命定的劫数。的确,你死了或许就能重来一次。可如今瞧着,这阵法的力量日渐消弱,说不定这就是最后一次机会了,你死了便什么也没有了。你且三思。”
苻宝哀叹一声,将手上的剑扔在了地上。她坐下来,双手托着腮,仔细的思索着,突然,她眼睛亮了亮,道:“师父,你带我走罢?你带我走,我不就能活下来了?”
顾源的眼睛暗了暗,斩钉截铁的拒绝道:“不行。”
“哦。”苻宝倒也没有抱太大的希望,除却第一世,她不记得有没有和顾源说过这种话,第二世和第三世,她都问过他,可每一次,他都会回答她,“不行”,半分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丫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上官冲不带走你,他是有苦衷的。”顾源浅浅一笑,又恢复了那副淡然的面容,像是方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
苻宝冷笑道:“他能有什么苦衷?他能有我苦?我都死了!”
顾源摇摇头,浅抿了一口茶,道:“我不知道,但兴许他是有的。”
可他抛下她,却是不争的事实。就算他有苦衷,苻宝也不想知道了。高贵妃杀她,她不恨,她五姐害她,她也不恨。她原本就没把她们当亲人。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没办法接受上官冲对她的伤害,哪怕他根本没杀她,只是抛下她不管。
沉默了半晌。
苻宝倏的抬起头来,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狠厉,分析道:“师父,这三世,无论我是怎么死的,归根结底,是因为上官冲率兵攻入了齐国。无论是我父皇赐死我,抑或是高贵妃勒死我,其实源头都在上官冲攻打齐国这件事。对不对?”
顾源将茶盏放下来,淡淡道:“姑且算是对的。”
苻宝仰天大笑一声,双眼噙着笑意,道:“那岂不是只要我们想办法把上官冲弄死,就没事了?我觉得那梁国皇帝并不怎么待见他,若是他死了,梁帝还不知道要怎么谢谢我呢,根本不会找齐国的麻烦。对不对?”她怎么那么聪明呢,真是,她自己都佩服自己。这逻辑,无懈可击。
顾源苦笑着,勾了勾手,让她坐近些,道:“丫头,你知道乌合之众是什么意思么?”
见她不解的看着自己,顾源便接着说道:“我就是乌合之,你呢,就是众。我们两个加起来,就是乌合之众,尤其是你,你就是凑人数的那个。明白么?”
苻宝艰难的点了点头,道:“然后呢?”
“那上官冲是什么人,他一个梁国的质子,在齐国待了三年。在回到梁国后,仅用了短短一年的时间,就掌握了梁国的军政大权,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了梁帝。还趁着齐国与北方匈奴作战之机,率兵攻入齐国,使得齐国几乎灭国。其手段之高明,手法之狠戾,是咱们两个可以比拟的?”顾源叹息着,道:“所以啊,你就别做梦了。”
他见苻宝一副生无可恋的颓败表情,不觉轻笑。他站起身来,叹息道:“想通了就抓紧去抱上官冲的大腿。你要相信一句话,只要够狗腿,这世上就没有抱不上的大腿。”
言罢,他便抱着兔子,款款向外走去。
苻宝留在殿里,幽幽的看着他的背影。这个神棍,说个俏皮话都像禅语,果然是走火入魔了。
殿外,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顾源迎风玉立,风裹挟着他的衣袖,在风中翩跹着,夕阳温和的照射下来,把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在外候着的书童侍书见他出来,忙把没吃完的瓜子揣到怀里,又伸手在身上蹭了蹭,方将一件银白色的披风抖落开,为顾源披上。
侍书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却已经出入宫廷许多年了,是个见过世面的孩子。无论是见皇子公主,还是侍候顾源,都很是轻车熟路,掉不了链子。
顾源略紧了紧披风,便大步朝着长寿宫外走去。走至宫门口,他停下了脚步,望着长安宫的方向,微微眯了眯眼睛。
侍书跟上来,踮着脚尖看了看他的神色,不觉疑惑,道:“公子,您为何一定要把六公主与上官冲撮合在一处呢?”您明明才是待六公主最用心的那个人啊。
顾源没说话,他想起他师父的话:“阿源,小六这孩子的命格不好,是注定活不过十八岁的,你也不必太过自责了。就算真用了这阵法,耗损你许多寿数,也未必能逆天改命,反而会伤了你自己啊。除非,找一个命格霸道的人,让他与小六永永远远的在一处,或许能压一压小六的命格,也未可知。”
“公子……”侍书小声唤他,把他从回忆里生生的拉了出来。他见顾源看着自己,忙挠了挠头,道:“公子,您是不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了?您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我害怕。”
顾源微微一笑,道:“没什么。”他说着,揉了揉侍书的头,像是安慰他似的,轻叹了一声:“走罢。”
“公子待六公主真是好。”侍书笑着,蹭在顾源身侧。
顾源微微拢紧了披风中的手,没有说话。他不过,是欠她太多罢了。只是,他还不了了。希望上官冲能替自己还一份安乐静好给她。
建元八年不好么……丫头,但愿我没选错日子。
*
苻宝手里捂着一个汤婆子,披了件白狐皮的氅衣,斜靠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悠悠的荡着。她的头枕在铁链子上,身子紧紧的蜷缩着,只一条腿在秋千下面荡着,她望着天边的月亮,静静的想着这几世的事。
不知为什么,第一世在她的记忆里是断断续续的,她想不起来建元六年之后的事,她只知道自己死了,可究竟是怎么死的,却一点印象都没有了。不过还好,有顾源在她身边,他记得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
她记得第二世和第三世,自己都是建元六年十二月初四认了顾源做师父的。每一世的今天,父皇都会差人来传她,说天师顺应天命,要收自己做徒弟。也不知道顾源说了什么话,把她父皇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好像她不认这个师父,齐国就要亡了一样。
她父皇很是紧张的看着她,担心她会脑子一抽拒绝了天师,毕竟她的一根筋是出了名的,只要她自己不想,那就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开玩笑,她虽然每天装傻充愣的,又不是真的傻。认了天师当师父,多大的面子啊!这种百利而无一害的好事,她会拒绝?更何况,她很小的时候就认识顾源了,这个神棍虽然道貌岸然又毒舌,但对她还是很不错的。
话说回来,如果这些年不是君师父,也就是顾源的师父、上一任的天师,和顾源暗地里照顾她,她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在这深宫里活下来。起码,没法养成现在这样爽利洒脱的性子。不过,自从她认了顾源做师父,好像越来越凶了。果然底气足了,人就容易膨胀。
可是再膨胀,遇到了上官冲也没戏。她上一世在上官冲面前,那可是真正的低姿态。
对了,上官冲和云锦都说,她昨天和上官冲闹了一场。可是为了什么事呢?她上一世和个***狗一样扒着上官冲,会跟他闹?
苻宝揉了揉脑袋,***闭了闭眼睛。每次都回到建元六年,这次回到建元八年,还真是不习惯呢。天知道,她记性一向不好,能记住开头和结尾就不错了,中间发生的事,每世又都不大一样,实在有些记不住。
福禄见时辰不早了,便去关了宫门。他回身走到云锦身边,与她一处蹲着,抱了抱胳膊,低声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大冬天的穿一身白在院子里荡秋千,怪瘆人的。”
“闭嘴吧你,不许编排公主。”云锦瞪了他一眼,站起身来,走到苻宝身边,柔声道:“公主,今日休沐不必去读书,明日可要去了。不如奴婢早些服侍您歇着罢。”
苻宝眼波流转,一下子来了精神,她忙拉了云锦坐下,道:“云锦,我问你啊,我昨日干嘛要去找上官冲闹呢?”
云锦瞪大了眼睛,道:“公主,您真的不记得了?”
苻宝叹了口气,颓败的看着她,道:“云锦啊,我要是记得,何必要问你呢?”

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全文阅读

“哦。”云锦点点头,很是担心的望着她,道:“还不是因为您过生辰的事。”
云锦说到这,苻宝就全想起来了。能不想起来么,上一世她也算是个能忍的人,这件事她是实在忍不了,才会去找上官冲闹的。
现在想来,她还是要说,该!
前些日子是她生辰,她一早便和她父皇说了,她什么都不要,也不必大操大办。其实倒不是苻宝有多节俭,主要是给自己个台阶下,毕竟也没谁会真的给她操办生辰。
她只要齐帝同意,让上官冲和清河公主搬到长安宫来,理由是她与清河公主交好,想住的近些,彼此能有个照应。这个生辰礼不要钱又不费力,齐帝没多想,也就应了。
她本想着在上官冲面前卖个乖,长安宫是新修过的,位置又绝佳——就在长寿宫隔壁,自然比偏在宫里西北角的凤阳阁要好住的多。但好像后面发生的事,不仅没把这个“乖”卖出去,连带着面子里子都丢了一地,头都给人家笑掉。
苻宝想着,卖了乖,自然要提个非分的要求,有来有往,才不算辜负了自己的一番谋划。她便去找上官冲,各种撒娇卖萌撒泼打滚的,要他答应陪她过生辰。他虽不愿意,但那人家手短,到底也没说出什么拒绝的话。
依着苻宝对他自以为是的了解,上官冲这个人,只要他没说不要,那就是答应了。凭他怎样别扭,趁着生辰,苻宝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一番,自然能让他看到自己铁了心当他的小弟的决心。
到时候,吃人家嘴短,她这个小弟上官冲不认也得认了。
她巴巴的命人备了一桌子的菜,还准备了一堆奉承的话。为博上官冲一笑,她就差去学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了,倒不是她不愿意,主要是实力不允许。一个半吊子受宠的公主,做到这样也算是拼尽全力了。
结果呢,她从下午等到晚上,上官冲连根毛都没出现在长寿宫。最后还是清河公主来了,说是上官冲身子不适,没办法来了。
苻宝也不是小气的人,总不能让人家带病陪着你,太不人道了,也违背了一个做小弟的基本准则——不能让大哥为难。这事也就罢了。
昨日去读书的时候,她五姐的侍女不小心说漏了嘴,道:“公主,前些日子上官殿下陪您在长安城里游玩时挑的首饰做好了,今日店家已送了来。奴婢瞧着这外面的东西虽比不上宫里的精致,但到底胜在新奇,倒也不错了。”
苻宝当时就觉得不对,便多问了一句,果然是在她生辰那一日。
她用脚想都知道是五姐故意的,可她就是生气!妈哒!姑奶奶对你那么好,结果你放了姑奶奶的鸽子,陪人家去游玩了。苻宝登时便有一种自己养大的白菜被人家拱了的感觉,虽然没真的拱,可带出去溜溜也不行。
苻宝本也没胆子去找上官冲闹,左右自己的定位是小弟,哪能当真去找大腿闹,不过是平白问一句。
可他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淡淡道:“不行么?”
见苻宝沉默,他又逼近她,低声道:“六公主,你以为,你是我的什么人?”
他眼中的冷漠和脸上的不屑便那样直直的摔进了苻宝的心坎里,一瞬间,她只觉得他的声音带着蛊惑——让她由不得想揍他。
她不是受不了委屈,可不知道为什么,她真的受不了这种委屈。然后,冲动之下,她大概摔了长安宫里的三四个花瓶、撸秃了一两株梅树、砸了几个茶盏,好像……好像还咬了上官冲一口。
真的,冲动是魔鬼。冲动起来的苻宝,是大魔鬼。
*
“啊!”想到这里,苻宝不觉捂脸呐喊,自己这是干了些什么!把人都得罪的透透的了,还指望人家把你当小弟带你走,人家没趁着机会把你砍了就不错了。要是换了苻宝是上官冲,谁要是敢咬自己,自己一定放狗咬死他!
上一世,好像是自己被顾源骂了一顿,才不情不愿的端了一堆吃的去找上官冲负荆请罪的。说尽了软话,认尽了错,在清河公主的说和下,这件事才算完。
可这一世,她是死都不想再去一次了。毕竟看上一世的结局就知道,她做了这么多,上官冲还是没原谅她嘛。要不然就他那千军万马的,还差多带苻宝一个?
云锦见苻宝崩溃的挠自己的脸,慌忙去拉她,道:“公主,您别急啊,那上官冲算什么,您别为了和他置气就抓自己的脸啊!”
苻宝拗不过她,只得把手拿下来,无奈道:“云锦,我不是抓自己,我是没脸见人啊!我悔恨啊!”她说着,又锤了自己的头两拳,才算泄了气。
云锦怕她又做出什么自残的事,连忙把她的手攥在自己手里,才算安心,道:“公主,咱不去想了啊,就当这个事没发生过,日子久了就好了,上官殿下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毛线,他上官冲就是这么小气的人。哎。
苻宝靠在云锦身上,半晌,她眼眸微转,坐直了身子,道:“云锦,你明日传个太医进来,就说我失忆了,这一两年的事都不记得了。”无论如何,她是不会去给上官冲赔礼道歉了。
云锦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嗫嚅道:“公主,这不成罢,您这个事别说你失忆了,就算您傻了,这个事也翻不了篇罢?阖宫里都知道了啊。奴婢觉得,您也不必怕丢人,您干的丢人的事那么多,也不差这一件。”
苻宝又忍不住去捂脸,可是手被抓住了,她也只能在云锦的肩膀上蹭了蹭脸。哎,那些丢人的事,还不都是为着上官冲……罢了。
“不是为着丢人不丢人的,你家公主是要脸的人吗?你就这么做,我自有打算。”苻宝认真道。
云锦点点头,又担心道:“公主,奴婢觉得还是不妥,您这好好的,怎么就会失忆呢?那话本子里讲的失忆故事,总得是摔了一下或是撞了一下才行。别到时候陛下不信,别人还栽赃您一个欺君之罪。那就得不偿失了。”
苻宝思忖着,云锦说的也有道理,顿了顿,她迟疑道:“只要摔一下就行?”
云锦帮她紧了紧身上的氅衣,道:“话本子上是这么说的,奴婢也不懂。”她瞧着天色,已然是很晚了,便扶了苻宝起身,道:“奴婢伺候公主歇了罢,明日公主又该贪睡起不来了。”
“哦。”苻宝顺从的点点头,脑子里还在想着云锦方才的话。摔一下,这可不大容易,要摔得自然而不做作,不能太轻,会显得假,也不能太重,万一摔死了可找谁说理去?最好,还得有个见证人,好证明她是不小心摔的……
她觉得这个事有点超出她的脑壳容量。
苻宝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直到天快蒙蒙亮的时候,她才想到了对策。四哥太跳脱,五姐太精明,八妹……算了,别吓到她。三姐,只能对不住你了。
*
翌日,苻宝一早便收拾整齐了,坐在大殿里算着三公主苻玉出门的时辰。她三姐性子虽大大咧咧的,却出奇的怕夫子,从不迟到的。
“公主,看到三公主啦!”福禄溜进来,像蹲到了兔子的农夫,激动的什么似的。苻宝一早就吩咐了他躲在宫门后面等着,三公主一出现就迅速进来喊自己。
苻宝放下筷子,一把抓起身边的几本书,一边喊着,“今天我自己去,谁都不许跟着”,一边直直的往外跑去。
谁知她话音还未落,便见上官冲正直挺挺的站在长寿宫门前,看着样子,倒像是在等着她。
她愣了一瞬间,便想起来了。她恨得拍了一下脑门,悔恨!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是她求了齐帝,说既然长安宫与长寿宫那么近,不如让上官冲每日等着她,和她一起去读书,也好用榜样的力量激励自己。
在读书这件事上,她和上官冲简直是两个极端,她是极端的差,上官冲是极端的好。齐帝懒得管这些小事,左右不指望她读出个状元回来,她自己想上进,应了她也就罢了。反正早起受罪的是上官冲,又不是自己,犯不着心疼。
苻宝正愁怎么假装没看见他,便见上官冲什么都没说,只上前拿了她手上的一叠书,就转身朝着南书房的方向走去。他那个冷淡的样子,就像是来抢书的一样。
谁稀罕你和我说话,哼!
苻宝风一般的略过了上官冲,急急的朝着她三姐的方向跑去,全然没有管在风中凌乱的上官冲。
他站在原地,看着苻宝远去的身影,脚下的步伐不觉顿了顿,不知道为什么,他竟有些害怕。“形单影只”这四个字不觉浮现在他脑海里,让他一时觉得有些荒谬。他本就是孑然一身,也不知道在这患得患失些什么。
他的手指微动,便又缓缓朝前走去。
“三姐!”苻宝大声唤着,两手将***拉起来,跑得飞快。
三公主苻玉听见了,向后一看,便见一团石青色的影子直直的朝自己撞过来,她慌忙往旁边一躲,扯着嗓子道:“快别跑了,我等你就是了,怪吓人的。”
苻宝刹住了步子,笑嘻嘻的走过来,凑到她身侧,挽着她的手,甜甜的叫了一声“三姐。”
苻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甩了甩胳膊,可苻宝抓的很紧,就像是挂在她身上一般。苻玉叹了口气,道:“你今日怎么这么早?不是一贯迟到的么?哎,我说,你先放手,咱俩没那么亲近……”
苻宝悻悻的把手放下来,撅嘴道:“还不许人家早来一趟呀。我和三姐最要好了。”
苻玉冷冷一笑,道:“别,和你要好的是八妹,不是我。”她朝后看了看,接着道:“你怎么不和上官冲一起走了?平素不是总腻着人家么?连我多和他说一句话你也不依的。”
苻玉说着,凑近了她些,低声道:“你这丫头不是要害我吧?”
“哪能啊?”苻宝堆了一脸的笑,无比真诚的看着她,道:“我就是突然想三姐了,想和三姐一起走。”她说着,晃了晃苻玉的袖子,撒娇道:“好不好嘛?”
苻玉忙不迭的把衣袖从她爪子里抽回来,道:“走便走,别动手动脚的啊。”
苻宝重重的点点头,安分的走在她旁边,笑了笑,不动声色的长出了一口气。
是哪个傻子说她三姐苻玉性子大大咧咧,人家明明是粗中有细嘛,要不是她从小练就了胡话张口就来的本事,方才都要露馅了。
苻宝一路走着,仔细观察着四周的地形,她记得前面便是个不大不小的湖,上面有一座石桥,石桥墩子上每五步便雕着一个小狮子,这些小狮子的头高高耸立着,若是不小心撞到上面去,说是失忆了,也许也有人信。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些小狮子的头都被摸得光滑圆润,没什么尖角,不至于真撞出什么问题来,最多就是头上起个大包。
苻宝看准了位置,走到桥半中央的时候,便装作不小心崴了脚,直直的朝着小狮子头上撞去。
她找好了角度,控制好了力道,眼看着就要成功,只见有人一把扶住了她,那人死死的拽着她的胳膊,她努力了半天,手脚并用的扑腾着,却无论如何也倒不下去。

小说推荐

不知不觉今日美文到这里就告一段落啦!感谢每位可爱的小伙伴。喜欢的书友赶紧收藏哦!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反派摄政王竟然暗恋我整篇免费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