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作者:张牧萧笺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张牧萧笺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一叶菩提 ,讲述了张牧为渣攻出柜,没了工作被赶出家门,渣攻却给他戴了顶绿帽。他一无所有,寻欢酒吧对萧笺一见钟情,遂展开猛烈追求。谈情说爱领完结婚证,张牧才发现,他的结婚对象是权势滔天的豪门首富,兼渣攻他爸。

张牧萧笺小说简介

张牧为渣攻出柜,没了工作被赶出家门,渣攻却给他戴了顶绿帽。
他一无所有,寻欢酒吧对萧笺一见钟情,遂展开猛烈追求。
谈情说爱领完结婚证,张牧才发现,他的结婚对象是权势滔天的豪门首富,兼渣攻他爸。

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全文阅读

昨晚饱食餍足,却还有精力做那场翻云覆雨的美梦,这让张牧因为一早身体坦诚的反应,有些无颜面对萧笺,特别是萧笺还用那种怪异沉思的眼神认真注视着他。
张牧低垂着头满脸羞愧,也觉得他近来太贪心了。
明明没遇到萧笺前,他还保守禁欲,怀疑过自己是不是性冷淡,更无法理解为何会有人沉溺□□,还对此嗤之以鼻很是不屑。
却没想到自己如今竟也深陷其中,尝到一点甜头,就像上瘾般,对萧笺极度的迷恋起来,他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但只要碰到萧笺,他就特别容易失控,难以自拔。
萧笺眼神清明,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张牧总感觉他在笑话自己。
“这很正常。”张牧没头没脑地突然解释,音量倒挺高,底气却心虚不足:“我也是血气方刚的男人,又跟你抱着睡了觉,会有这种反应一点都不奇怪。”
“哦。”萧笺回得漫不经心:“我没说奇怪。”
“但你就是这么想的吧,你一直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几渴了?你肯定是这么想的吧!”
“我没有。”萧笺道。
张牧怀疑地盯着萧笺:“你没有干嘛心虚?”
“我没心虚。”
萧笺表情平静,张牧看不出端倪,却还是感觉萧笺在偷偷笑他:“像我这种年龄,想做这种事是很正常的。我还算好的,你是没见过更夸张的,而且明明是你太禁欲了,你要是热情一点,我也不会这样的。”
“你这种年龄?”萧笺眼眸微沉,问:“你是在跟我表达不满吗?”
张牧见萧笺语气不对,连忙解释道:“我没说你老,你别瞎猜!再说你体力超棒,技术也很好,我是说你太消极怠工了。虽说这样也没什么,但你如果能再热情一点,我也是非常乐意的。”
萧笺冷睨张牧,面无表情地翻身下床,接着开始慢条斯理地穿衣服。
身后张牧絮叨道:“你可能不信,我以前其实很纯洁的,对做这种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也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沉迷。说起来,还是你把我带坏了,我是跟你做过,才一直想着做这种事的,而且你根本就没跟我做过几次……”
他说着就越来越没底气,情绪也越来越消沉。
好像自从遇见萧笺,自己就像完全变了个人,想跟萧笺接触,想跟萧笺疯狂,越是了解他就越觉得他好。可是反观萧笺,却一直冷静得不像话,看着也不像对他有多大的兴趣。
他越想越挫败,很受打击,心想萧笺怎么就对他没有冲动呢?都说男人沾了性很容易冲动的啊,难道是他的吸引力不够?萧笺对他缺乏兴趣?
萧笺穿好衣服,见张牧还坐在床上发呆,不知想到什么,满脸的沮丧失落,有点可爱,也有点可怜。
他并不善于理解感情,也不知道张牧突然沮丧的原因,但顿了顿,还是犹疑地走过去亲吻了下张牧,语气也温柔了些:“不是说要出去玩吗?”
张牧没想到萧笺会过来吻他,毕竟对方在调情方面毫无天赋。
然而一吻结束,张牧还是瞬间精神了,刚刚低迷的胡思乱想转眼也被抛到脑后。
他愉快应了声,跳下床就往浴室跑,途中太慌乱还险些一头撞到浴室的磨砂玻璃。
萧笺心也随之悬了下,感慨年轻人就是热情洋溢充满活力,虽说吵闹了些,黏人了些,火气大了些,却也还是挺招人喜欢的。
张牧冲了个澡出来,就见萧笺站在阳台外接电话,表情一如既往地严谨,窥探不了情绪。
或许是萧笺很少提起私事的缘故,张牧很好奇跟他通话的对象,不过也就是好奇,他不能随意窥探萧笺的***,更不知道萧笺愿不愿意跟自己分享他的生活。
这之前,他跟萧笺聊过很多话题,也做过最亲密无间的事,萧笺却从没提过他的家庭。
除了父母健在家庭还算和睦之外,别的张牧一无所知,这总让他觉得不安,仿佛跟萧笺的相识就是一场梦,等梦醒来一切都会消失。
不知怎的,他今天总是莫名其妙就多愁善感,连自己都控制不住。
可等萧笺接完电话进来,却主动提起道:“是我爸的电话。他今天生日,我没办法回去,就打了个电话祝福。”
张牧“哦”了声,顿时高兴起来,想了想又问:“你跟我说干嘛?”
萧笺审视着张牧,戳破他那点小心思:“因为你看起来很想知道。”
张牧瞳孔放大,狡辩道:“胡说!”
萧笺默然。
张牧自知理亏,想想又挣扎着道:“好吧,其实是有一点,但就一点点,你不说也没事的。不过你爸也今天的生日?这么巧?”
萧笺疑惑看他。
张牧满脸惊讶与不可思议,兴致勃勃道:“我爸也今天的生日啊,我们真是有缘,还好你提醒了我,我前两天还记着,今天就差点忘了。我也得赶紧给我爸打个电话,不然他又有机会跟我妈抱怨,说我翅膀***就不记着想着他了。”
萧笺见张牧情绪高昂,很不想打击他,却还是不得不提醒道:“我记得你上次说过,你爸因为你跟前男友的事,闹得很不愉快。”
“嗯,是啊。不过我也想通了,我们再怎样还是亲人,这点永远变不了。我爸养我这么大,他能生我的气,能不理我,我总不能也跟他对着干吧。再说父子没有隔夜的仇,没准他早就消气了,就等着我递台阶呢。”
张牧说得很乐观,满脸笑容,说完便拿出手机拨了他爸的手机号码。
萧笺没阻止他,心里却有某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没过一会,张牧脸上的笑容就倏然消失。
他表情尴尬失望地看了眼萧笺,硬挤出笑解释道:“打不通。我爸可能在上课,手机关机了吧。”
他显然在自欺欺人,但萧笺也没拆穿。
张牧兀自思索了会,还是没压住一探究竟的心情,对萧笺道:“萧哥,你手机能借我试下吗?”
萧笺很爽快地把手机递给了他。
张牧接过手机,拨通他爸的号码,他心情复杂,攥着手机的手很***,这次没等几秒,他爸就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他爸的声音紧接着响起来。
张牧紧抿唇,心情沉甸甸的,特别难受。
他沉默半晌,才哑声喊了句:“爸……”
刚要接着说,那边却一句话没说地立刻挂断了电话,听筒里只剩“嘟嘟”的忙音。
张牧顿时被震懵了,举着手机好半天都没回过神。
萧笺也没想到张爸会这么直接,他想安慰安慰张牧,毕竟对方此时看起来非常难过,可又因为缺乏安慰别人的经验,一时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这短暂的间隙,张牧就迅速调整好了情绪,抬起头冲萧笺笑道:“我没事,你不用安慰我。我爸那人就这样,特别固执,他想不通的事,你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也就我妈能稍微治治他。反正我就这样了,改不了的,他是我爸,总不能这辈子都不理我吧,等再过段时间他消气了,应该就没事了。”
他这番安慰的话也不知道是说给萧笺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他说完便将手机还给萧笺,有气无力地道谢,刚还说得很有底气,转眼就遮掩不住失落的情绪了。
这之后,萧笺本想就在酒店休息的,但张牧却执意要出去玩,说之前就定好的,不能随意更改计划。
他们租了辆车去马拉喀什,吃了当地最具特色的塔吉锅,还参观了举世闻名的马约尔花园。
张牧全天都表现得像没事人般,跟萧笺有说有笑,可萧笺还是能感觉到,那些都是张牧装出来的。
他说说笑笑,却时不时地就发呆或是走神,没跟萧笺在一起的时候,更会异常沉默,甚至连他自己或许都没发现,他跟萧笺聊天的话题基本都是他爸。
他说他爸是教授,在他们当地很有名望,教出过很多优秀的学生,他们那的人都特别尊敬他爸。还说他小时候很崇拜他爸,对他爸说的话言听计从,所以从小到大,他一直都是他爸的骄傲。
毕业工作之后,他爸就盼着他能尽早结婚生子,让他早点抱抱孙儿,可是他这一点却注定只能让他爸失望了。
萧笺从没打断过张牧,对他说的话都认真听着。
俩人逛完马约尔花园,往外走的时候,萧笺突然说道:“你该找机会跟你爸好好聊聊,把你的想法,你的苦衷都告诉他,耐心跟他沟通,他如果爱你的话,一定会试着理解你的。”
张牧闻言气馁道:“我也想跟他沟通啊,可你也看见了,他连话都不想跟我说一句,我怎么跟他沟通。”
他说的时候紧皱着眉,心情极其烦躁,今天还是他爸生日,他却把一切都搞砸了。
萧笺像能猜到张牧心事,微微沉默后问道:“想亲口跟你爸说生日快乐吗?”
“想当然是想。”张牧沮丧道:“但想又有什么用,他根本不想听我说话,我倒是可以找我妹帮忙转达。”
萧笺平静道:“我有办法,能让你亲口祝贺你爸,还能跟他解释沟通。”
“怎么可能!”张牧有些不敢相信:“你有什么办法?””
萧笺说得轻描淡写:“你说过,你爸每周六晚上十点,都会准时收听一档电台节目,据我了解,这档电台节目每到结束的时候,都会接听一位幸运听众的来电,而今天刚好就是周六。你可以等到节目结束的时候打电话过去,把你想说的话告诉你爸。”
张牧觉得萧笺简直是异想天开:“你想的不错,但现实根本是不可能的。那档电台节目很火,到时候打电话的人没有上千也有上百,你觉得从那么多人里,抽中我的概率能有多少?我可不是锦鲤。”
“是不是锦鲤,没试过又怎么知道。”萧笺语气淡淡,却透着让人无法拒绝的自信:“你会被抽中的,因为有我帮你。”
俩人接着直奔酒店,张牧越想越觉得他简直是鬼迷心窍,才会真信了萧笺说的话。
他怎么可能拨通电台电话,这概率得有多低,正常人根本就没这种好运吧,特别是他最近还一直霉运加身。
到了酒店,萧笺只让张牧好好准备等会跟他爸说的话,自己则将笔记本搬到书桌上。
张牧这才知道萧笺是带了电脑的,或许是想心无旁骛地旅行,所以才没拿出来用过吧。
想到萧笺明明是来旅行放松的,却又因为自己要辛苦加班,张牧就很是过意不去。
萧笺却没注意到张牧的那点愧疚,他开了机,找到那家电台的信息,随后就极快地输入着指令。
张牧好奇过去看了眼,见萧笺满屏幕都是密密麻麻的代码,看着一个字都不认识。
那点好奇心顿时就烟消云散了。
转眼间,电台节目到了尾声,陈老师准备接听某位幸运观众的来电。
张牧心情也随之紧张,攥着手机极其忐忑地拨通了节目的电话。
那之后的等待极其漫长。
直到张牧拨出的电话被接通,那边响起陈老师熟悉的声音。
张牧刹那第一反应不是回话,而是迅速转过头看萧笺。
他看到萧笺神情淡淡,好像只是随手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知怎的,眼圈竟瞬间有些泛红。

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免费阅读

电台主持人声音悦耳,带着笑意说道:“您好。”
张牧坐起身,也道:“你好,陈老师。”陈老师是节目的粉丝对主持人的称呼。
“请问您怎么称呼?”
张牧道:“我姓张。”
“好的,张先生。恭喜您成为今晚的幸运听众。”陈老师紧接着问道:“您是有话想对谁说呢?”
张牧深吸口气:“我有很多话,想亲口对我爸说。”
陈老师没问他为何要选择通过这种方式,而是娴熟控场道:“好的,那接下来的时间就留给您,您可以把想说的话都尽情说出来。您父亲如果也是我们电台的听众,那相信他一定能听到您说的话。”
“谢谢。”张牧道:“我爸他是节目很多年的粉丝了。”
陈老师微笑道:“那他这时候或许已经听到您的声音了。”
张牧微愣,顿时有些紧张起来,明明刚整理过措辞,此时却还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短暂的静默之后,他低低的透着颓靡愧疚的嗓音才从电台内传出:“爸,生日快乐。很抱歉,我此时没能陪着你庆生。”
他停顿了下,语气也变得凝重而坚定:“我最近碰到了很多糟糕的事,但最糟糕的,还是让你跟妈对我失望了。爸,你是个好父亲,我从小就敬佩你,对你说的话言听计从,觉得你说的都是对的。这还是我第一次反驳你,顶撞你,说你错了。我知道,你对我肯定很失望。对不起,是我太自私,辜负了你跟妈。但我记得,你还教导过我,让我要诚实勇敢,无愧于心,所以我选择面对跟接纳真正的自己。我知道你们期望的是什么,可是很抱歉,我也曾经努力过,但我真的没办法做到,更可能永远做不到了。”
他说着喘了口气,才接着道:“我的选择很自私叛逆,没考虑到你跟妈的心情,我能理解你们,所以你们骂我也好,打我也罢,我都不在意。但我希望你们也能理解我。爸,妈,你们是我最亲的人,我希望,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不理解我,起码你们也要理解我,要站在我这边。因为我还是我,还是你们的儿子,我从来就没有变过。”
他一口气说了太多话,情绪一时间还收不住:“我其实一直很痛苦,我隐瞒着一切,怕被你们知道,怕你们用厌恶的眼神看我,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们,所以你们知道后,我反倒松了口气,我总算不用再装了。爸,妈,我很爱你们,谢谢你们养育我,教导我。最后,爸,希望你跟妈永远身体健康,幸福快乐。”
“我想说的就这些。陈老师,麻烦你了。”张牧低垂着眼眸,道。
陈老师中间一直没插过话,只安静地听着,此时才出声安慰张牧,感谢他今晚的来电。
挂断电话,张牧都还没缓过来,他性格向来乐观,只记得高兴的事,也没想到自己心底竟压着这么多情绪没能释放。
萧笺坐在床边,对张牧说的话微微动容,刚琢磨着想安慰他两句,张牧却先转身猛地撞进他怀里,手臂***紧箍着萧笺腰。
萧笺没提防被撞得后仰了下,连忙稳住身形,看着埋在怀里的张牧满脸无奈。
张牧浑然未觉,紧抱着萧笺,感受着他的温度,嗓音闷闷的带着点鼻音道:“萧哥,谢谢你,我特别感动,真的,特别谢谢你。你真好,你怎么能这么好,我都快感动哭了。”
萧笺有点茫然。
就事论事,他并不认为自己做了件多了不起的事。他做过的项目太多,动辄左右全民,跟那些比起来,对电台节目动点小手脚这种事,根本不值一提。
不过这是件有损他职业道德的事,由此可见,张牧还是很特别的。
而对张牧说他好的事,萧笺就更不认同了。
他从没觉得自己是个好人,他听过很多形容他的词,冷漠苛刻,薄情寡义,没有感情,就是没人夸他好过,就连楚尔琛也说,他活得像台冰冷的机器。
萧笺听着张牧的话很新鲜,心尖蓦地柔软了下,情不自禁地伸手揉了揉张牧软软的头发,动作堪称温柔。
“我没你想的那么好。”萧笺说。
张牧摇头,不赞成道:“你就是太谦虚了,不擅长表达,总之我是知道的,你别想骗我,我真后悔,要是能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他语气笃定,萧笺知道打消不了他的想法,也就没再徒劳解释。
张牧抱着萧笺腰,满脑袋的胡思乱想,半晌才稍微冷静,低声问:“萧哥,你爸妈知道你的事吗?”
他问的算是***,刚说出口就心情忐忑,他还摸不清自己跟萧笺究竟进行到了哪步,能不能肆无忌惮地分享这些。
萧笺沉默了很久,神情肃穆。
张牧还以为他不想说,顿时有些失望。
萧笺却在这时候开口说:“知道。”
张牧唇角悄悄上扬,又笑着问:“那你爸妈能接受吗?你是怎么跟他们说的?”
他很好奇以萧笺的性格,会怎么处理这种事。
萧笺沉默得更久,像想起些很糟糕的往事:“我那时候很偏激,我行我素,他们知道我性向,强烈反对,我自然不从,想一劳永逸堵他们的嘴,就一时冲动做了件错事。那件事之后,我爸妈很受打击,都不敢再管我。我对此一直很后悔。所以我希望,你能跟你爸妈好好沟通,很多事情,都没有必要走到极端。”
他说的那件事必然极其沉重,可萧笺没接着说的打算,张牧也就没再问。
只是心里对萧笺说的那件错事,还是难免有些好奇跟在意。
他还想着手机就响了,是妹妹张俏发过来的消息。
“哥,刚节目那幸运听众就是你吧?”
张牧偷看眼萧笺,美滋滋地打字:“对,是我。”
张俏惊讶至极:“我的天,你这也太厉害了。你是怎么办到的啊?那么多人,怎么刚好就抽到你了?”
张牧神秘道:“我有秘诀啊。”
张俏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想到什么又连忙跟张牧打小报告:“对了,你刚说的那些爸都听到了,他没关机也没发火,还坚持听完了,我觉得是个好预兆。现在我回房间了,妈正劝他呢,爸这次没准能想通,等有消息我再通知你。不过你这招还真是绝了,我都给吓了跳,更别说爸妈了。哥,总之你别想太多,也别有太大压力,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会一直支持你,站在你这边的。”
妹妹说的话让张牧倍感欣慰,心想总算没白疼她。
他们接着又聊了几句,张牧转头便跟萧笺报告喜讯:“萧哥,好消息,我爸听到我说的话了。我妹说他态度有缓和,没准能消气。”
萧笺也替张牧高兴,道:“那就好。”
“还是多亏你帮我,没有你,我也办不到。”张牧坐起身,满脸笑意地看着萧笺,又问:“你这么做没事吧?”
萧笺言简意赅:“没事。”
“嗯。”张牧注视着萧笺,满心的感动欣喜,内心也蠢蠢欲动,像有旺火焚烧。他喉咙干涩,心跳加速,满是渴望地动情道:“萧哥,我想吻你。”
他想跟萧笺接触,想跟萧笺亲密,想借此发泄满心的亢奋情意。
萧笺眼眸染着笑意,没说话,却主动揽着张牧吻了上去。
还是下午,窗外天色大亮,俩人***吻了很久,还是没能接着做别的。
张牧低喘着,紧紧拥抱着萧笺,就像真正的情侣那样。
他满心甜蜜酸涩,感觉越来越喜欢萧笺,心想萧笺真是他的该有多好,可惜这一切都是假的,等旅行结束就会化成泡影。
张牧越想越不甘,他努力地挣扎着想,没准萧笺也有一点喜欢他呢?哪怕就一点,他还没问过萧笺,不该就这样轻言放弃的。
他想着就假装若无其事地提道:“萧哥,你还没跟我说过你前任,我都跟你坦白过了,这样很不公平啊。”
萧笺带着笑意:“你想知道什么?”
张牧欲盖弥彰道:“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你谈过几次恋爱?”
萧笺表现得很配合:“准确来说就一次。”
“只有一次?”张牧惊讶。
他觉得像萧笺这么优秀的人,一定有很多的追求者,只谈过一次恋爱简直不科学。
“嗯。”或许是此时气氛太美好,让萧笺有了述说的欲望,他还是第一次跟人提起感情的事:“我跟他是通过网络认识的,我们都是计算机专业的,也都对这行很感兴趣。刚开始是一起技术交流,之后发现很聊得来就约了见面,接着就顺其自然地在一起了。”
还是志趣相投啊,网恋也挺浪漫的,张牧心里顿时酸溜溜的。
“那他一定很优秀吧?长得也很帅吧?”张牧试探问。
“嗯,还好。其实我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样了。”萧笺认真想了想:“就记得他做饭很好吃,别的也没太深的印象。”
做饭很好吃啊……张牧想起他之前做过的那些黑暗料理,顿时欲哭无泪,心像漏了个洞,嗖嗖地刮寒风。
“我有个朋友做饭也特别好吃。”张牧闲聊了句就又迅速拉回正题:“那你们为什么会分手?”
“性格不合,我们彼此都有很多问题,相处并不愉快,所以分手是迟早的事。”
张牧感觉抓到了重点,连忙追问道:“所以你觉得性格比其他的更重要?”
萧笺没多想地点头:“优秀的人很多,但要找合适的却不容易。”
张牧认真听着,顿时又多了些自信,他除了不懂萧笺的专业领域跟不会做饭以外,别的其实还不错吧,起码长得不错,性格好,专情还顾家,最重要的是,他跟萧笺这段时间相处也很愉快。
他越想越飘飘然,激动又紧张,没忍住满怀期待地忐忑问道:“那你觉得我……”
他话还没说完,手机铃声就猛地乍响,在寂静的房内显得格外突兀,顷刻打破了刚刚营造好的暧昧气氛。
张牧满脸懊恼,心想怎么早不打晚不打,偏偏这时候打过来坏他好事。
他边想边摸手机,脏话都到嘴边了,拿起手机却看到来电人是他爸。
张牧连忙正襟危坐,瞬间紧张起来。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全本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跟渣攻他爸离婚后揣崽了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