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完结全文阅读
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完结全文阅读

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完结全文阅读

作者:顾甄沈瑜分类:古言现言更新时间:2020-02-15

详细介绍

无花果小说小编给你带来了"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完结全文阅读"

主角是顾甄沈瑜的小说《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由未来小说网提供,是作家白风迟所写。小编推荐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完结全文阅读:夭寿哦!全萧国的儿郎在相府出台家规后,差点要集体撞墙。以至于萧国年度经济增长出现倒退,甚至军中一度出现哗变。今上几乎哭晕在金銮殿上,严令沈相必须修改家规。沈相允,繁复家规改为简单守则。

小说简介

第一《娘子篇》
守则一:娘子比天大
守则二:娘子最重要
守则三:娘子放在心窝窝
第二《夫君篇》
守则一:要听娘子的话
守则二:要把俸禄全部上交
守则三:要把娘子放在心窝窝
第三《补充》
守则一:娘子力气大是好事,要辩证看待且顺势而为(生活自然充满和谐乐趣)。
守则二:娘子要和离是情趣(反正她也成功不了)。
守则三:在外哪怕腥风血雨计谋百出,娘子面前必须依旧是个软糯可爱的小书生(期限为一辈子)。

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免费阅读

红梅半天没回过神。

姑爷匆匆交代了今日要宴请同窗的事。

可宴请就宴请,你那奇奇怪怪的菜式是什么鬼!

要炒蚕豆,黄豆炖猪蹄,排骨萝卜汤……

还有,最烈的梨花酿!

姑爷,你知道吧这些吃下去会有什么结果吗?

可红梅不敢抗议,小姐是个金刚大力士她不怕,她就怕这个肚子里黑漆漆的姑爷。

几人再次谈论天下抒发胸臆一番,不多久,堂屋传来阵阵香味。

沈瑜邀请几个同窗落座,不一会就把几人眼前的大海碗给倒满了。

“各位兄长,愚弟先干为敬,祝来年兄长们个个一帆风顺!”

李书生差点没摔倒地上。

这……是大海碗吗?

应该不是小脸盆吧?

看沈贤弟的样子,应该不是。

好吧,一碗下肚。

其余几人看年长稳重的李书生干了,也就一起闷头干了。

香喷喷的炒蚕豆下酒正好,众人筷子不停。

黄豆炖猪蹄已经入味,油汪汪极其诱人,众人赞不绝口。

排骨萝卜汤香味飘了许久,众人吃得不亦乐乎。

还有切得整整齐齐的腊肉,撒了绿油油葱花的蒸咸鱼,几个书生破天荒干掉了三坛子烈酒。

“呃—!”马书生打了个酒嗝,顿觉失礼,又马上忍住。

沈瑜笑容可掬,“马大哥,在小弟家里就当自己家,可随意!”

大家都放松下来,乘着酒意,行为轻松。

马书生放了一个响亮的屁,面露宽色。

江书生狠狠揉揉鼻子,不够,还死命扣了起来。

赵书生脱下靴子,狠狠抠起了脚丫。

沈瑜笑容更深,他优雅举杯,缓缓饮下美酒,丹凤眼因为酒意微醺而湿漉漉的,脸颊粉润犹如桃花,薄薄的唇瓣沾了美酒,闪着星星点点的光泽。

顾甄刚要失望又气愤地转身,突然被眼前美景吸引。

那一群现出原形的丑汉子中,一枚俊俏的小书生一枝独秀。

顾甄几乎看呆了!

顾甄眼神直愣愣不带眨的,瞧着那个颜值爆表差点就要美出天际的小书生,眼睛里欻欻地冒着绿光。

红梅***哆嗦着,差点就给跪了。

小姐啊,你一个下凡的金刚大力士,这辈子注定是逃不脱那黑心团子的手掌心了。

姑爷那是什么人,除了一张白面孔,那就是整个的黑心黑肺黑肚肠,为了不让小姐你多看其他人一眼,这种不要脸往死里坑害同窗的招数都使出来了。

哎呦我的老天爷啊,那群书生不仅打嗝放屁还挖鼻子抠脚丫的,等他们酒醒过来,知道自己今日干了什么有辱斯文的事,只怕跳护城河的心都有了。

作孽啊,没天理啊,姑爷你咋就这么坏呢!

别说这苏州城,就是这全萧国,都找不到你这么坏的人了!

可回过来一想,这肚里黑的姑爷,这么做是为了谁,红梅心里又舒坦了。

“小姐,小姐,”红梅死命拉着顾甄的衣袖,“我们回去,给姑爷他们煮点醒酒汤,回去啦,走啦!”

顾甄眼下心里哪里还有什么醒酒汤。

这一群看上去人模人样的书生,原来竟是一群不能细看的糙汉。

顾甄上将觉得自己的心受到了加农粒子炮的高强度连续攻击。

心碎了一地,碎渣子捡都捡不起来!

摔!

你打酒嗝就算了,你那嘴巴张得老大的蠢样我只当做没看见;

那谁,你放屁还要歪着***,真实又臭又难看!

还有,挖了鼻子不要去抓猪蹄好吗,肘子里放了调料了,不用额外再加了!

还有还有,那谁,你那香港脚的味道都飘到大门外了,没看见那个过路的大妈一副要晕过去的样子吗!

差评!全部差评!

顾甄把视线狠狠盯在沈瑜身上。

我的重甲啊!我的激光长剑啊!我的加农粒子炮啊!

让我好好用美男洗洗眼睛吧!

一直端正无比的坐姿,清澈明亮的丹凤眼,印着彩霞的白皙脸颊,粉嫩水润的薄唇,滚动的喉结,擒着酒杯的细长手指,优雅又迷人的仪态……

顾甄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恨不得马上跑过去,抱在怀里。

“……小姐!”红梅喊了半天,发现她家小姐已经神游天外,也不管她是个金刚大力士了,咬牙拖着就往回走,“小姐,那是都是一群外男,还都喝醉了酒,万一冲撞了您可怎么办?”

顾甄眼看着自家小婢女额头不止跳着青筋了,连豆大的汗珠都在往外蹦,生怕她给急出个好歹了,也只好就随着她往回走。

“冲撞?”顾甄微笑,小脸还有一丝认真,语气中满满都是大度与宽容,“嗯,我是不会被他们撞坏的,再说,就算我被撞了,也不会和他们计较太多的!”

红梅差点又要跪了。

我的小姐欸,我一点也不但您会被撞坏,我担心的是那群弱质男流书生们会不会被您撞坏,他们能不能在您手下走过一招就被您团灭还是个问题啊!

好不容易把自家小姐请了回去,红梅忙着去煮醒酒茶。

沈瑜看着廊下的身影终于消失,几乎一下子就软塌塌地趴到了地上。

好家伙,那最烈的梨花酿可真是厉害,那一海碗下去,他直接就已经头重脚轻了。

可那两道视线一直牢牢锁定,沈瑜用了科考三天不带歇的力气,才完美得保持了优雅的仪态和从容的气质,把小妻子给瞒了过去。

抬起袖子,擦擦额头的细密的汗珠,沈瑜长出一口气。

送走了七荤八素的同窗,沈瑜闷头灌下一碗醒酒汤,倒头就睡。

红梅进来时,看见顾甄正大马金刀的坐着床沿,小脸极其肃穆,似乎在想着什么大事。

姑爷的把戏被发现了?

红梅觉得有些可惜,姑爷把同窗坑得这么惨,可是下了血本的。但想想小姐也不是什么愚笨之人,稍微细想一下,就能明白过来。

看着一声不吭的顾甄眉头越皱越紧,红梅心里咯噔一下。

坏了!姑爷要挨揍了!那团子心是黑,可他水晶琉璃似的的人,可不点也不禁揍啊!这可怎么办?

顾甄突然站起身,小脸紧绷,大踏步就往书房而去。

红梅惊呼:“小姐,管杀要管埋!啊不不不——手下留人!”

顾甄充耳不闻,直接一脚踹开了书房的门。

熟睡中的沈瑜隐约听见声音,微微睁开眼,突然发现娘子和自己近在咫尺,红彤彤的俊脸上,一副不可置信。

沈瑜:秒醒!可娘子你一脸要杀人灭口是几个意思!

顾甄:“沈瑜!”

沈瑜:“我……我在!”坦白从宽,我全部交代,求放过!

顾甄:“我允许你从我这里获得一个机会!”真诚相待,携手未来的机会!

沈瑜:被发现了?怎么办?我是会被揍一顿还是狠狠揍一顿还是往死里狠狠揍一顿?求放过!!!

脑中无数念头瞬间闪过,沈瑜不动声色慢慢坐起身。

顾甄眼睛微微眯起,眼前的男子亵衣领子随着起身的动作微微敞开,露出了白皙精致的锁骨,如墨的长发从肩头垂落,因为醉酒,眼神迷离神情慵懒。

“娘子——”

沈瑜低唤,似又在轻声呢喃。

顾甄眼中有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但她依旧不动。

“只有一个机会,沈瑜,我希望你好好把握!”

顾甄软糯的嗓音中带了浓浓的威胁,无论外表多么萝莉,那金刚大力士的以往手段,让沈瑜心里的设想瞬间崩塌。

美男计已经没用!

老实交代不挨揍!

先过这关再想辙!

沈瑜眨眼,心里又转了数个念头,他缓缓开口。

“娘子,你不再心悦我了!你看着他们的眼神比看着我还要热烈!我担心你看上他们不要我了,所以我才使计他们在你面前出丑,好让你眼中只看到我一人。我想以前是,以后永远都是!娘子,你原谅我好不好?”

沈瑜声音里全部都是委屈,丹凤眼里似乎已经有了水雾,身上的亵衣松松散散的,好像刚刚遭受过摧折的娇弱花枝。

因为没有得到谅解,他连眉眼都有些耷拉下来,头微微垂着,头发胡乱地散落下来,极其可怜。

顾甄眼中危险的光芒再次闪过,可她依旧不动。

沈瑜低着头,没有看到,注定他今日要遭受狂风暴雨般的蹂///躏。

“沈瑜,这我知道。”我需要的是你真诚相待的表示。

话音刚落,沈瑜身体微颤。

天呐!

娘子早就知道了?

那我把同窗好友往死里坑,她竟然就是明明白白地在看戏?

娘子欸!你有了大力气这个终极杀招后,不要再辣么聪明好不好?你这样也太犯规了!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做?

我太难了!

沈瑜心中脑中高速转着念头,并迅速找到应对办法,脸上笑容更甚。

“娘子,如果娘子以后眼中心中都只有为夫一人,为夫一定不再范这种小错误!”

顾甄挑眉,不语。

沈瑜差点要笑出声来。

顾甄眼睛又大又亮,挑眉的动作让她的眼睛如同猫咪的眼睛一般,圆溜溜亮闪闪,十分可爱。

当然,如果忽略她眼中让人胆寒的深邃外。

“娘子,你要知道,你在我心中比天大,你的目光若是落到了别处,我会伤心致死!”

顾甄嘴角微抖,却还是盯着沈瑜,不语。

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全文阅读

比起顾甄这是嘴角微抖,门外的红梅却是浑身都抖个不停。

她竟然不知道,那黑心团子说起情话来,竟然如此——不要脸!她鸡皮疙瘩都起了满身!

姑爷,你读书人的脸面还要不要?

我家小姐比天大,你敢不敢让天下人都知道?

沈瑜说完,细细看着顾甄的表情。

遭了,还不对!

娘子,你要我怎么做?你告诉我,我一定做到成不成?

顾甄看着沈瑜幽怨的眼神,心里差点就要检讨自己是不是对沈瑜做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

“沈瑜!”顾甄开口。

“我在!”沈瑜和顾甄一样,表情十分严肃。

“你若真心相待,我必不离不弃!”顾甄声音掷地有声。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沈瑜马上回应,声音也同样坚定。

红梅差点就要拍手叫好了。

姑爷,好样的!

虽然你手段百出的,但这次,我站你这边!

可没多久,红梅就高兴不起来了。

“啊——”

屋子里传来沈瑜的惊呼。

红梅大惊:小姐欸,你悠着点,姑爷虽然已经被你吃到嘴里,但他瓷娃娃一般的人,你个金刚大力士把他弄碎了可咋办!

急急忙忙推开书房的门,红梅几乎楞在当成。

她家看上去小巧可人柔弱纤细的小姐,正举着她家身材修长的姑爷,往上抛。

“小、小、小小姐!”红梅吓得几乎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要杀人抛尸了呢?

您杀了我帮您埋就是,可您这是在干什么?

还是急中生智的沈瑜在半空中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娘、娘、娘子,这、这亲亲抱抱举高高,是、是要按、按顺序来的!”

顾甄稳稳接住下落的沈瑜,两手牢牢抓住沈瑜的腰,没有再往上举,似乎在思量着什么。

沈瑜低头看看自己腰间白皙的小手,腿还有些软,心里急速的咚咚怎么都无法停下来。

娘子力气大,到底是不是好事?

沈瑜心里在打鼓。

他必须想办法把这不算好事的事,完全变成平生最大的福利!

顾甄似乎心里建设了许久,既然自己已经主动给出了一个承诺,应该做出表率。

一只手往上,攀住沈瑜的脖子,一只手往后,抚上沈瑜的后背。

顾甄微微一个***,将沈瑜拉到自己面前。

眼看那唇红齿白的小书生衣衫不整的被自己搂在怀中,顾甄上将却生不出一丝旖旎来。

她十分疑惑。

自己打仗打多了,荷尔蒙水平大大降低?

还是,自己某些功能已经完全丧失?

天要亡我!

顾甄上街顿时心如死灰!

沈瑜看着近在咫尺的娘子,她好像有些注意力不够集中。

他十分配合地被娘子圈在怀里,就等着那粉//嫩的唇/瓣贴近自己,可突然间,娘子停下了动作,大眼睛里盛满了疑惑。

沈瑜没有多想,也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就在顾甄愣神的瞬间,微微低头,在那朝思暮想的粉唇上贴了个过去。

谁知!

“啊——”

沈瑜偷香不成,瞬间被拍飞到半空中。

“娘、娘子——娘子、救我!”

沈瑜已经有了半空飞跃的经验,甚至能在半空中发出委屈的求救声。

顾甄只是下意识作出了这个保护性拍飞的动作,沈瑜刚刚求救,她就稳稳接住了他。

把嘴巴利索但身体还是恐惧到僵硬的沈瑜轻轻抱了抱,顾甄软糯的声音极其严肃。

“亲亲抱抱举高高,我们可以反着来!”

沈瑜有些小小失望,但想着最后两步已经到位,那甜蜜的亲亲也似乎不太遥远了。

顾甄放开沈瑜,退后一步,看着眼前黑发白衣的男子。

除了神情有些委屈,那精致的五官、出尘的气质、仿佛就是一个完美的雕像。

顾甄捏捏拳头,转身大步离开书房。

“小姐,小姐,”红梅跟得极其吃力,“姑爷都到嘴里了,怎么就不一口吞下去?”

“傻,”顾甄小脸紧绷,“吞下去在肚子里造反,你受得了?”

“哦——”红梅似懂非懂,“等姑爷完全臣服,就不会造反了!”

顾甄点头:孺子可教。

沈瑜看着顾甄离开,却站着半天没动。

一来,是他腿还在抖,从来没有看仔细的屋顶解构,他破天荒看了个仔细。

二来,是他心还在抖,娘子看似金刚大力士,可身体极其柔软,还带着阵阵馨香,让他到现在还云里雾里心神荡漾。

良久,沈瑜慢慢踱步,修长白皙的手指将长发轻轻拨到身后,长及后腰的黑发犹如黑瀑,随着脚步摇曳出绸缎般的光泽。

走到床边,沈瑜慵懒又随意地轻轻拢好亵衣的衣襟,将隐隐可见的胸口又裹了起来。

常年屋中苦读,身体肌肤犹如白瓷,这几天又衣食无忧,白瓷般的肌肤上已经有了着健康的光泽。

沈瑜又伸出双手,细细看着,不放过每一个地方。

这真是一双没有任何缺点的手啊,白皙,修长,干净。

可娘子竟然还能坐怀不乱,还真是无比坚定呐!

不急,来日方长。

娘子力气是大,可她也真是香甜可口呢!

沈瑜辗转半夜,才艰难入眠。

第二天,沈瑜照常早起,买了何芳斋的点心后,看着顾甄小嘴鼓鼓囊囊地几口吃完,他心满意足地去书房苦读。

没几天,衙门来人,送上了文书,沈瑜真真正正成了廪生,还领到了衙门给了廪米。

因为沈瑜得了三个案首,还衙门特意额外给了三十两的赏银。

红梅将沈瑜上交的银子收好,一脸喜色,“小姐,您不但是秀才娘子,还是个优秀秀才的娘子呢,您瞧,这街坊邻居看着您都是羡慕嫉妒恨呢,整个苏州城都传遍了。”

顾甄没答话。

沈瑜刚才一脸羞怯地交着银子,说他也可以给娘子买朵花戴了,还约她明天去城外郊游。

顾甄无法想象,自己挎着激光长剑却头顶一朵花是什么情况,却对沈郊游的提议十分有兴趣。

第二天一早,沈瑜提着一个装满小点心的篮子,叩开了西厢的门。

顾甄在红梅的强烈要求下打扮得好,被沈瑜一手牵着,出了门。

沈瑜今日一身月白长衫,丰神俊朗又气质不凡,看得路边的大姑娘小媳妇个个走路撞墙。

而沈瑜身后牵着的顾甄,翠绿色纱裙飘逸动人,容貌娇美得让路过的后生们几乎走不动道。

两人还没走到马车边,几乎已经成了最靓丽的风景。

何芳斋的老掌柜摸着胡须叹了又叹。

可惜了了,这三案首的秀才和老蒋家的外甥女不能成为他的招牌,否则,这对金童玉女只要往他店门口站一个时辰,他一年的收益就能翻几番了。

可惜啊,可惜!

沈瑜恨不得把自家娘子贴身藏在胸口,那一双双贼溜溜的眼神,在她娘子身上扫了又扫,气得他牙根都在痒。

拉着娘子的小手,沈瑜匆匆往定好的马车走去。

突然,他脚步一顿。

“瑜哥儿,瑜哥儿,不好啦,你娘得重病了!”

乡下族中老宅的邻居沈况跑得气喘吁吁,告诉了小尤氏重病的消息。

沈瑜脸色微变,“况哥,我母亲现在如何?”

沈况在沈瑜面前站定,看了看沈瑜牵着的顾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厌恶与不屑。

“大夫昨日来看了,说你娘得了重病,具体是啥我也不懂,大夫只说需要老参来吊着命,否则性命堪忧。这不,我一大早就进程来找你了,你可一定要拿到老参去救命啊,否则,三婶她死不瞑目啊!记住,是老参啊,是老参,一般的参救不了她的命!”

沈况说得含糊不清,这小尤氏到底得了什么病,具体严重到什么程度,有没有用过药,什么都没说,只是反复强调是老参。

沈瑜眉头微皱,刚要开口再问。

谁知,那沈况斜斜看了一眼顾甄,又开口了,“瑜哥儿,听说你娘子嫁妆中就有一支老参,这救人如救火,你就拿着那只老参,赶紧去救命吧!”

沈瑜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沈况说是来报小尤氏重病,可病情说得不清不楚却对顾甄的嫁妆清清楚楚,连她嫁妆中有陪嫁的老参都明明白白。

这里头肯定有鬼。

可沈瑜又担心小尤氏是真的得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况哥,你先回去,我得了老参马上就回!”

沈况一步三回头,“瑜哥儿,别忘了,要老参,老参!你娘子嫁妆里的就很合适!”

掌心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走,沈瑜这才低头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掌心。

“娘子,不管如何,你的嫁妆我永远不会动!”沈瑜斩钉截铁。

顾甄没说话,大眼睛的情绪很是复杂。

郊游泡汤,沈瑜将顾甄送回家,放下篮子就去了一家书斋。

太阳下山,红梅一边做饭,一点嘀咕。

“这姑爷到底去了哪,不会连晚饭也不回来吧?”

顾甄眼神神幽地看了眼大门的方向,没做声。

心里却想着,那天没有做完全部步骤,倒是明智之举。

沈瑜天色擦黑才晃晃悠悠回来,脸色有些苍白,却一口气吃完了三大碗饭。

顾甄沈瑜小说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以上就是无花果小说给你带来的"状元大佬的模范宠妻守则完结全文阅读",更多免费精选小说大全,好看的完结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尽在无花果小说
展开

章节目录

更多章节 >

推荐小说

更多